唐朝名将留下一石碑,曾被当成农具,现在却成了美国菲尔德博物馆的镇馆之宝

解密老北京八大胡同的前世今生

编者按:八大胡同,不在正史中。广义上,老北京的“八大胡同”指的是铁树斜街以南,珠市口西大街以北,南新华街以东,煤市街以西这一大片区域内的许多条胡同,公认的八条胡同是:百顺胡同、胭脂胡同、韩家潭(现名韩家胡同)、陕西巷、石头胡同、王广福斜街(

/wp-content/uploads/2021/1/bIB3Mr.jpeg插图

注:唐仲英(1930-2018),祖籍江苏苏州,美国唐氏工业团体董事长,美国唐氏工业团体创始人,唐仲英基金会董事长,着名善士。

芝加哥菲尔德博物馆“唐仲英中国馆”中,有一件八面体石幢形式、高达2米多的唐碑——《石堡战楼颂碑》。

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呢,这和它的碑文内容有着直接联系,它记录了唐朝时期在石堡城发生的一场凄惨的战争——石堡城之战。

/wp-content/uploads/2021/1/zM73y2.jpeg插图(1)

据《资治通鉴·唐纪》卷二百一十六纪录,天宝八载(749年),陇右节度使哥舒翰率六万三千唐军收复青海湖东岸的石堡城,唐士卒死者数万,可谓一将功成万骨枯。

唐代诗人杜甫《兵车行》“君不见,青海头,古来白骨无人收”,就是形貌石堡城之战。

哥舒翰攻克了石堡城之后,命人刻了一个石碑直立在石堡城边,即文物史上著名的“石堡战楼颂碑”。

通俗石碑都是扁扁的长方体,有正反两面可以镌刻碑文,这块石碑却是极为罕有的类似圆柱体的八棱柱形,体型纤巧,有八个面,因此又叫“八棱碑”。

每面都镌刻五行碑文,每行有三十六个字,详尽形貌了唐军攻克石堡城的“绚烂战果”。

/wp-content/uploads/2021/1/J3uYj2.jpeg插图(2)

随着岁月流转千年,昔日的军事要塞已被废弃,“石堡战楼颂碑”也不知何时在风雨中倾倒潜匿,不为人知。

清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甘肃洮州老城(今临潭县)农民周肇南在自家农庄无意中发现这块碑。

据地方志纪录,周肇南,临潭(今卓尼县)人,清贡生,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入基督教,是当地最早入教者之一。

《甘肃唐代涉藏金石目录提要》纪录,老乡们无从知晓这块石碑的来源与价值,只对它似圆非圆的形状产生了兴趣,加之这块碑长度重量都不算大,经由革新,把它变身一件农具,成了农村打麦场常用的碌碡(liù zhóu),又叫石磙子、石碾子。

/wp-content/uploads/2021/1/6jQNzq.jpeg插图(3)

劳费尔

清宣统元年(1909年)11月18日,美国德裔汉学家劳费尔率美国布来克斯通探险队来中国考察,途经洮州老城,有时发现了碾场上的这件碌碡,奇异的形状和密密麻麻的碑文引起了他的注重,此人是个中国通,辨识碑文后知道这原来是唐朝的记功碑,其价值不可估量。

一番讨价还价后从周肇南处获此碑,辗转运回芝加哥,成为菲尔德博物馆的镇馆之宝。

/wp-content/uploads/2021/1/fyIbUr.jpeg插图(4)

不幸的是,由于风化严重,“八棱碑”只有部门碑文保留下来。碑上文字有界格,每个汉字刻在一个方格内。

有人推测,碑文是著名书法家、唐朝高官颜真卿所书。

沉没百年多的泰坦尼克号,为何没有被打捞?专家表示不能碰

1912年4月10日,号称“永不沉没”的泰坦尼克号从南安普敦港码头起航,开启了它的处女航之行,而此次最终的目的地将是纽约!就在14日异常平静的晚上,悲剧发生了——泰坦尼克号撞上冰山沉没于海底!如今已经沉没一百多年,为何还没有打捞上岸?专家表示不能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