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团灭的明军,伤不起的明朝

100多年前,康有为花150万在欧洲买一座岛,如今岛权属于谁?

“国之将亡必有,老而不死是为”——章太炎 这是文学大师章太炎对自己的学生康有为作出的评价,这两句话分别出自《礼记》的“国之将亡,必有妖孽”以及《论语》的“老而不死是为贼。”由此我们可知,章太炎的这句话明显是在讽刺康有为是“妖孽”和“贼”,很

明朝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经济之声《那些年》

/wp-content/uploads/2021/1/e2Yvay.jpeg插图

文 |《那些年》悦悦

“1449年”、“土木堡,这两个关键词构架起了一个特殊的时空战场。在那里,发生了一场足以影响历史进程的战争——土木堡之变。这场战争,同时也改变了很多人的运气。好比,被俘的明英宗、被杀的太监王振(一说自杀)、生命在战场上戛然而止的60多位明朝大臣,另有更多没有在历史的硝烟中留下姓名的将士……

明英宗率领20万雄师出征瓦剌之前,谁都不会想到这场战争会以这样惨败的方式收场。固然,也没有人会想到这场战争将改变明朝的国运。

武将的陨落

明朝开国以来,天子们多以武力稳固天下,一代又一代的武将们也依附战功成为了朝廷的中流砥柱。然而,在土木堡一战中,一直强势的武将勋贵团体却遭到了毁灭性的袭击。

明英宗的亲征雄师在出发后一直都没有和瓦剌主力在战场上直面作战。雄师抵达大同后,听说了前线明军大北的新闻,指挥者王振以为不应和瓦剌直接匹敌,以是尽力劝说英宗率师回京。回军途中,由于王振的指挥杂乱,明军照样被一起追击的瓦剌军队赶上了,情急之下只得急急应战。

王振先派出一队人马阻击瓦剌。很快,这队人马在也先的凌厉攻势下全军尽没。

紧接着,王振又派成国公朱勇出征。这位朱勇可是来头不小。永乐初年,朱勇由于父亲的恩荫得以承袭成国公。虽然最先有“拼爹”之嫌,然则他很快用战功证明了自己的能力。永乐年间,朱勇追随明成祖北征蒙古;宣宗时,他追随刚刚登位的朱瞻基乐成平定汉王朱高煦的叛乱……朱勇还常常到疆域巡视,很有斗争履历,在以往和蒙古军队的征战中也颇有胜绩。

这一次,瓦剌主力追来,朱勇领命殿后,率领的是四万精锐,其中另有相当气力的骑兵。凭实力,朱勇本无惧和也先一战。然而,他却在这场意义重大的战斗中“失手”了。

/wp-content/uploads/2021/1/MFZ7ji.jpeg插图(1)

明军进发到鹞儿岭时,监军刘僧在没有探明敌方虚实、没有弄清楚地形、明军也没有摆开军阵之时,就指挥军队贸然前进。朱勇由于忧郁刘僧出岔子,急急率军跟进,效果中了瓦剌的潜伏。鏖战之后,明军大北,朱勇战死。

让人扼腕叹息的另有英国公张辅。张辅堪称明军中战神级的人物,他一生叱咤沙场近半个世纪。追随英宗出征时,张辅已经是古稀之年。虽然无论在朝廷中照样在军中,张辅都很有威望。然则,这次出征过程中他却迫于王振的压制,始终 “默默不敢言”,基本无法施展军事才气。最后,这位赢了大半辈子的宿将战死在乱军之中。

军中名将的陨落,在战场上对明军的士气是极大的袭击。而经此一役,明朝廷中武将的整体气力也一蹶不振。

文臣的折损

在这场战争中,明朝的文臣同样损失惨重。由于明英宗决议出征的时刻,带走了朝廷大臣的半壁江山,其中不乏尚书、内阁首辅这样的高级官员。

随行的户部尚书王佐是永乐年间的举人,永乐、宣德年间他都在户部任职。正统年间,他逐步晋升为户部尚书。王佐做事能力极强,醒目理财之道,以是无论是督理军饷、治理盐税照样整理纲纪,他都有可圈可点的政绩。尤其在战事频仍、花费伟大的时期,全凭他的一个钱打二十四个结和合理调剂,才保证了国库收支的平衡。

兵部尚书邝埜是永乐年间的进士,正统十年(1445)晋升为兵部尚书。在军务问题上,他很有先见之明。那时明朝的边疆不安宁,邝埜便请求朝廷普遍选拔智勇双全的良将,以备不时之需;意识到瓦剌也先的势力逐渐坐大,他上奏朝廷增添边防军力,增强巡视,提前做好防止;他还请求废止京城士兵修建城池的劳役,让他们集中精力应付紧要情况。 

另有内阁的新生代首辅曹鼐。他是宣德年间的状元。正统年间,他经由杨荣、杨士奇的推荐,进入文渊阁任职,介入秘密事务。在三杨相继因年迈退出朝政后,文渊阁就基本上交由他来掌舵了。

可以看到,这些大臣中多数履历了永乐盛世和仁宣之治,是一批有才学、有履历、正当年的股肱之臣。而且在正统年间,他们的职业生涯都处于巅峰期,在朝廷中语言很有分量。

然则,在整个亲征的过程中,他们对明英宗的建媾和劝说却总是以碰钉子了结。

/wp-content/uploads/2021/1/YZnmEr.jpeg插图(2)

出征之前,朝中大臣就对天子亲征有异议。邝埜曾上疏说:“也先入侵,一个边迁就足以制服他们。陛下作为一国之主,怎能不珍重自己。”然而英宗基本不听。

在行军途中,大臣们仍然起劲劝说英宗回銮。王振知道后震怒,竟然责罚邝埜、王佐两位尚书随大营行军。在行军途中,邝埜坠马受了重伤,有人劝他留在怀来城治病。邝埜却说:“天子仍在行军途中,我那里敢托病不追随呢?” 曹鼐以为天子关系到天下安危,因此雄师不应该再轻率前进,然而他的上书也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哪怕到了最紧要的关头,瓦剌追兵将至。为了平安,邝埜否决雄师驻扎在土木堡,却照样被王振反驳了回去:“迂腐的儒生怎么明白用兵之事?再说者正法!” 邝埜力争说:“我为国家国民语言,畏惧什么?”说完他却被王振叱令左右拖了出去。

从始至终,这些朝廷重臣的合理建议都没有被明英宗采取。从这个角度看,土木堡之变的失败也着实难以避免。只是惋惜了这些大臣,最终葬身在了土木堡。明朝的领导班子也因此塌了一半。

精锐部队的覆灭

除了文臣武将之外,明朝的精锐部队也受到了重创。

明英宗出征时,紧要召集起来的主要是京军二十万人(号称五十万)。这些京军通常的义务就是“内卫京师,外备征战”,都是从各处选拔出来的精兵良将。而且,其中还包罗了三大营的将士。这三大营(五军营、三千营与神机营)可不容小觑,听说是明军中最精锐的野战部队,始建于明成祖时。三大营战术先进、还装备了火炮等热武器,战斗力十分强悍。反观来势汹汹的瓦剌,听说事实上的精锐部队是2万多人。因此,无论是比拼军队的体量,照样军队的素质,明军和瓦剌作战都不至于惨败。


/wp-content/uploads/2021/1/JFrqIj.jpeg插图(3)

怎奈明军急急出战,一方面战备不足、后勤不继,另一方面在明英宗和王振的杂乱指挥下失误重重。再加上前面几场征战中,明军次次惨败、节节败退,让明军军心极为不稳。以至于最后在土木堡决战时,明军“竟无一人解甲与斗,俱解甲去衣以待死”,基本上都是坐以待毙的状态。

当初,明英宗率领军队亲征瓦剌时,既有百官相随,又有数十万的精锐护驾。然而,这一仗打下来,明朝赔了天子又折兵,雄师去的时刻是声势赫赫的阵仗,归来时职员已经零零散散不成建制。最主要的是,文臣武将、守卫军队的大量减员让明朝元气大伤,险些陷入了无人可用、无兵可战的田地。

以是,这也给了也先集结军力直击北京城的机遇。虽然大明王朝在于谦的指挥下奋力度过了生死危急,然则被伤了元气的大明今后走上了下坡路。

空手套白狼:西方资本玩家打劫开平煤矿

1900年7月,在八国联军攻占天津的战争中,清政府蒙受了极大的损失,先前多年投入精力和财富创建的北洋水师学堂、北洋机器制造局、天津电报局等都受到严重破坏,有的甚至被付之一炬。 联军的破坏是一个方面,而外国资本家趁火打劫,谋取中国资产则更为普遍。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