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将洪学智:两度被授予上将军衔,为张国焘彭德怀鸣不平三落三起

陈云:毛泽东一个无可比拟的功绩,是培养了一代人。邓小平:我读书就一条,相信毛主席讲的实事求是

文/曹应旺 党的七大前夜,1945年2月15日,毛泽东在中共中央党校作《时局问题及其他》的报告时讲了这样一段话: “一九三七年、一九三八年,进抗大的学生过五关斩六将,像潮水一样涌向延安,滔滔而来,源源不断。我那时不太忙,给他们三天一小讲,五天一大讲,

文/刘明钢

/wp-content/uploads/2021/1/vUnmqa.jpeg插图

开国上将洪学智是人民解放军战功卓著的高级将领。他戎马几十载,为革命的乐成和新中国的建设付出了所有心力。他既坚持正义、原则,又福禄双全、高寿而去,在众多将领中屈指可数,可谓一员福将。

多次与死神擦身而过,但都“死去活来”

洪学智戎马一生,身经百战,数次事业般地转败为功,是福大命大之人。

1929年,16岁的洪学智加入商南起义,后被编入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从当红军之日起,洪学智就不怕牺牲,敢打敢冲;19岁任重机枪连连长,每遇险恶战斗,他都冲锋在前。洪学智厥后写道:“我的想法很简单:打死一个够本,打死两个赚了,只要没被打死,就继续与敌人拼命!”在一次战斗中,洪学智身负重伤,人人都以为他牺牲了。等他伤势好转,重新出现在家乡时,乡亲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长征过草地时,洪学智得了伤寒,危在旦夕。军队找到当地著名的老中医。老中医开了个方子,但缺几味主要的药材,战士们漫山遍野去找,果真找到了。洪学智活了过来,真乃命大。厥后洪学智之子洪虎谈及此事,说:“正是由于在过草地,才气找到草药,父亲的病才治好了,也可以说是长征救了他呀!”

/wp-content/uploads/2021/1/aYzmiu.jpeg插图(1)

◆抗战时期的洪学智。

抗日战争中,洪学智担任过八路军的团长,以后又是新四军3师的副师长兼参谋长;解放战争中,他调到东北野战军,介入指挥了横扫东北全境的战斗;尔后入关南下,打平津,战湘赣,解放海南岛;抗美援朝战争中他紧要受命,成为彭德怀元帅的得力助手、中国军队后勤保障的最高指挥官。

在历久残酷的革命战争中,洪学智九死一生,百炼成钢。

晚年的洪学智回忆起自己的革命生涯时,心潮久久不能平静。他说:“从战争中活下来的,都是劫后余生,而从四方面军活下来的,更是死里逃生。”他还说,“我十几岁随着共产党闹革命,从鄂豫皖根据地转战川陕到加入长征,从坚持敌后抗日斗争到东北会师南下的解放战争,后又受命介入指挥抗美援朝战争,在20多年的战斗岁月里,哪一天不是在同敌人举行殊死的格斗,哪一天不是面临着生与死的决议……我们举行了几十年的战争,不正是为了要换来今天的和平吗!”

两度被授予上将军衔,在我军的历史上举世无双

洪学智是人民解放军功勋卓著的高级将领,也是一名军政兼优、多谋善断、有胆有识的全才。在朝鲜战场,他率领军队顽强抗击美军的狂轰滥炸,确立起了一条打不垮、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为争取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起到了主要作用。洪学智创造性的后勤指挥艺术,深得中央向导同志的嘉许,毛泽东要求“研究朝鲜战争中后勤事情的状态和履历,以到达我军后勤事情现代化和正规化的目的”。朱德总司令称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后勤起一半的作用”。

廖仲恺夫人、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何香凝女士是著名的社会流动家。抗美援朝战争发作后,她一直关注中国人民志愿军保家卫国的壮举,得知洪学智战功卓著,这位辛亥革命时期的老革命家异常兴奋,欣然为洪学智作画《富贵长寿图》,以嘉勉他对抗美援朝战争所作出的巨大贡献。

1955年9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次授衔,42岁的洪学智被授予上将军衔,成为共和国开国上将之一。

/wp-content/uploads/2021/1/faMNFz.jpeg插图(2)

◆1955年10月1日,在天安门城楼上。左起:洪学智、萧华、粟裕、陈赓。

1988年9月,中央军委举行盛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上将军官授衔仪式。再次被授予将官军衔的共有12人,占原将官人数的0.75%,人们称其为“二度将军”,其中原少将授上将的9人,原中将授上将的2人,原上将授上将的1人,就是洪学智。这在我军的历史上举世无双,在国外也没有先例。在第二次授衔时,中央军委已经取消了元帅和上将的设置,上将成为新时期的最高军衔。

被授予最高军衔是许多战将求之不得的事情。然则洪学智的子女从未听父亲提起这件事。洪学智以一颗坦荡的心,淡然处之,总是说,与那些战争中牺牲的人比起来,我是幸运的。他以为当官就是要多做事,为人民多做有益的事。

洪学智获此殊荣,固然是实至名归,当之无愧,但也不乏运气的身分。洪虎这样注释:“1955年执行军衔制,我父亲被授予上将军衔。厥后,1959年,由于彭德怀问题的牵连,我父亲就脱脱离军队了。1965年改造,军队就把军衔制度取消了,没有军衔了。1988年又决议重新恢复军衔。有些人就不在军队岗位上事情了,固然就不再授衔了。那时我父亲由于在军委担任副秘书长事情,照样武士,保留着军籍,就给他又授了一个上将军衔。应该说他赶上了这个时机。这并不是说什么稀奇的,就是由于他的时机,赶上了。”

长征成就的完善姻缘,比金婚还要长20年

1936年5月30日,红四方面军翻越了两座大雪山后,在草地上开了个三军运动会,洪学智坐在主席台上。体育比赛竣事后,又演出文娱节目。张文(原名张熙泽)带着供应部一班的女兵走上台来,唱了一支《打骑兵》歌。歌声铿锵有力,引得台下战士们热烈鼓掌。

看到张文的演出,洪学智怦然心动,以至于几十年后他仍清楚地记得,“唱完后,她们羞得不行,低着头跑回队伍中去”。在军长王宏坤等人的“拉拢”下,洪学智和张文喜结良缘。“婚宴”是一顿面疙瘩汤。

娶亲刚一个月,洪学智便到“红大”(“抗大”前身)学习,一别三年,杳无音信。

“是在延安,照样上了前线?”张文朝思暮想。

/wp-content/uploads/2021/1/EJbyMv.jpeg插图(3)

◆1977年8月,洪学智重回军队事情后与夫人张文合影。

“要是他还在,怎么不来找你呢,别等他了,再找一个吧。”女兵们纷纷为张文出谋献策。然则张文执拗着要等下去。

一年初夏,张文来到“抗大”学习。一天,她正在窑洞里看书,溘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叫她,推窗一看,见洪学智站在坡下笑。厥后她才知道,洪学智是受到“张国焘门路”牵连而“失踪”的。

在漫漫的长征中,在茫茫的草地上,洪学智与张文结为伉俪,并将恋爱融入毕生为之奋斗的革命事业。他们是名誉的,他们是幸福的。

从那以后,他们心心相印,相濡以沫,患难与共,携手渡过风风雨雨,直到晚年,依然恩爱如初,这让许多军政向导干部羡慕不已。人们常说,娶亲50年是金婚。洪学智与张文能够一起革命、奋斗70载,比金婚还要长20年,这是多么大的福气!

历经崎岖,三次被贬又被提升

在历久的革命生涯中,洪学智曾经三次被贬又被提升,真是应了“吉人自有天相”那句老话。

第一次是1937年6月,洪学智加入红军抗日军政大学高级班学习。学习时代讨论张国焘祸党的事情,洪学智不同意一些人的极“左”看法,他说:“张国焘是有功有过,他在鄂豫皖和厥后的川康边也照样做了好事的,否则你怎么注释四方面军壮大到八万人的事实?”

这件事被人反映了上去。未几,许世友建议人人拉起军队回大别山,洪学智、王建安、詹才芳等人都是响应者,这就是厥后惊动延安的所谓的“张国焘余孽武装集团有阴谋有组织反抗党中央的流动”的由来。

在毛泽东的干预下,洪学智被释放了。然而,他不改看法,说:“评价一个党的高级向导人切忌一刀切。我们共产党人最讲唯物主义,这样一刀切就不是马克思主义了。”

/wp-content/uploads/2021/1/RVvIBn.jpeg插图(4)

◆1957年1月,洪学智(左一)与毛泽东、邓小平、彭德怀在解放军后勤学院合影。

第二次是在1959年,因“彭德怀问题”受牵连。庐山集会后,在批判彭德怀的声浪中,洪学智仗义执言,说:“彭总百团大战至多不过是下令叨教得晚,打鬼子什么时候都是对的,抗美援朝是毛主席的指示,彭总执行得很好,总不能也说错吧,一小我私家有功有过,不能一说过就把功给抹杀了。”

仅仅由于说了几句公道话,洪学智就被划为“彭德怀军事俱乐部”的主要成员,从总后部长兼党委书记、中央军委委员一下子贬到吉林,担任省农机厅厅长。面临不公正的处置,洪学智示意:只要有事情干,能为党和人民继续做事情,别无所求。总结这段历史,他写道:一个真正的共产党人,任何时候都要坚信真理,坚持原则,秉公直言。我党已往与党内政治野心家、异己分子的斗争,虽然没有硝烟炮火,但同样是尖锐猛烈甚至是你死我活的。在这种错综复杂的斗争中,一个真正的共产党人,必须敢于坚持真理,坚持原则,尊重事实,秉公直言。若是见机行事,陷害同志,编假话,造谣言,那就不是一个真正的革命者和共产党人,只能是一个投机分子。在历次党内斗争中,有的人为了自己的职位升迁、荣辱得失,没能经受住严重的磨练,语言做事违反党性原则,违反小我私家良心,教训是极其深刻的。

“文化大革命”最先后,洪学智又一次受到冲击,被造反派长时间地批斗和关押。1970年12月,他被下放到吉林省通辽金宝屯胜利农场(今内蒙古哲里木盟金宝屯胜利农场),时年57岁。在这时代,由于有毛泽东、周恩来两次过问、干预,洪学智才于1973年被任命为吉林省重工业厅厅长。

/wp-content/uploads/2021/1/VnqYbi.jpeg插图(5)

◆1987年,洪学智再次被任命为中央军委副秘书长,与邓小平在一起。

1977年8月,洪学智重新被选为中央军委委员,并被任命为国防工业办公室主任。1980年1月,洪学智再一次担任总后勤部长,这是他20年后重掌总后帅印。

在漫长的革命生涯中,洪学智几上几下,履历崎岖,心底无私天地宽。

洪学智爽朗豁达,宽容漂亮,想得开,看得穿,拿得起,放得下。这种优越的心态,使他能从容面临厄运。固然还应指出的是:每当罹难,总有吉人脱手相救,转败为功,足见洪学智是个有福之人。

洪学智有3男5女,在战火纷飞的年月所有健康成长。他曾说,我最大的财富,就是这8个子女。1939年,长女在延安蟠龙出世,洪学智给孩子取名“醒华”。 孩子出生不久,洪学智就率“抗大”向敌后转移,需要在夜间通过敌人的封锁线。就在最危险的时刻,孩子啼哭不止。洪学智怕被敌人发现,当机立断把孩子留下。他没时间物色家庭,跑进路边一所小草房,向里面的一对伉俪慌忙示意,我们是八路军,不能照顾孩子了,“若是我们在战争中牺牲了,你们就把孩子当成亲生女儿吧!”说完,便把孩子交给了他们,连姓名都没顾上问。张文多了个心眼,打听到那地名是“器械房山”,便牢牢记在心上,而且记下与孩子星散的那一刻所有的信息:孩子左手臂上的胎记,另有身上包的红布。

/wp-content/uploads/2021/1/UzmM3a.jpeg插图(6)

◆洪学智全家合影。

解放后的1951年,张文最先实验寻找长女。时隔那么久了,有用的信息又极其有限,找到孩子的机率微乎其微。然而,事业发生了,送给人的女儿,12年后找了回来!洪学智另一个女儿也留在老国民家里,4年后找了回来。

在战争环境下抚育子女很不容易,张文说:“送人的孩子,虽然跟我们离别了很长时间,但由于老国民对她们异常好,倒是没吃过什么苦头。而在战争中一直随着我们的孩子,实在更可怜!”

在谁人年月,医疗条件很差,又是战争环境,儿童死亡率很高,然而洪学智的8个子女没有一个夭折,都健健康康地活了下来。洪学智重视对子女的教育,也很见成效。虽然他在政治上遭受了沉重打击,但孩子们没有消沉,个个争气,耐劳学习,依附自己的本事,都考取了北京的着名大学,而且事业有成。中国传统看法以为,多子多福;现代看法以为,子女争气是怙恃最大的福气。洪学智有8个子女,而且个个事业有成,确实是个有福之人。

享年94岁,深得人民的恋慕,口碑极佳

2006年11月20日,洪学智走完了他人生历程,享年94岁。

在怀念时代,人们以各种方式表达自己的哀思。无数的花圈把院子都摆满了;党和国家向导人与首都近万名干部群众加入遗体告辞;将军生前战斗和事情过的地方老向导、老战友、老同志、老房东、老乡亲通过各种方式悼念他;从长春赶来的市民拉起横幅,上写“老将军一起走好,给您叩首了”;一位从山东骑车而来的志愿军后裔,跪在洪学智的遗像前连磕3 个响头;在冬日的寒风中,上万人到八宝山为他送行……

洪学智在病重时代曾留下遗言:“去世后,一不开追悼会,二不搞遗体告辞,三把骨灰送回安徽金寨老家。”他稀奇嘱咐:“我这一生没有什么遗产,唯一能被称为遗产的就是我的那3枚勋章(即1955年荣获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一级八一勋章、一级自力自由勋章和一级解放勋章),把它作为遗产留给我的孙子洪恺吧,让他记着爷爷的已往。”

/wp-content/uploads/2021/1/IryUBj.jpeg插图(7)

2008年10月2日,根据洪学智的遗愿,在他的家乡安徽省金寨县举行了庄重而简朴的安放仪式。

中国著名画家、书法家、金石家黄苗子亲手修订《墓志铭》,上面写道:

洪学智,两膺上将,国之勋臣。出生于双河农家,从戎于商南起义,显赫于南征北战,扬威于抗美援朝,特出于现代后勤奠基,绚烂于改造开放创新。艰危屡善盘算,曲折愈显忠贞,勇武而见儒雅,朴直而怀柔肠,权重坚守本色,位高心在国民。魂归家园,情系乡亲,桑梓立碑,永昭后人。

这是对洪学智革命生涯的真实写照。

80年前,洪学智在“八月桂花各处开”的歌声中,走出大别山,义无反顾地踏上了革命之路。80年后,也是在桂花盛开的日子里,洪学智叶落归根,他的骨灰回到了故土,回到了家乡。

中国的先哲有至理名言:“大德乃得其寿”“仁者多寿”。 洪学智淡泊名利,心胸开阔,把党的利益、人民的利益看得比泰山重,这是共产党人的美德,天下第一大德,也是他长寿的一大窍门。中国人喜欢把福寿连在一起,常说“多福多寿”,笔者以为,老国民的口碑比长寿更为主要。洪学智享年94岁,而且深得人民的恋慕,口碑极佳,真乃福将也。

本文为《党史博采》原创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侵权必究

维权支持:河北冀能律师事务所

毛泽东是如何评价曹操的

毛泽东曾在《沁园春·雪》中对古代帝王有过这样的评价:“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在毛泽东眼中,评价古代帝王不仅要看其政治上的成就,也要考量其文学才华。那么对于二者兼具的一代枭雄曹操,毛泽东是如何评价的呢? 毛泽东爱读曹操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