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蹲日本牢狱顿顿大米白面,妻子为何大哭?牢狱长:会比死更惨

身兼外交部长的周恩来会不会说外语,水平又怎样呢?珍贵的历史镜头给你谜底

◆周恩来阅读英文报纸 周恩来青年时有着去日本、法国、德国等多国留学的经历。1949年新中国成立,直到1958年,周恩来还亲自兼任外交部长,尽管有如此之多的外国交往史,但我们在一些常见的影像资料里面看到的,一般都有翻译站在身边,很少能够听到和看到他说

日军731军队的石井四郎,曾在黑龙江省五常县的背荫河确立细菌实验场,“中马城”是这个实验场的别称,由于有个叫中马的大尉统领这个“兵营”,因此人们称它为“中马城”。它与世隔绝,极端保密。1933年12月8日,关东军副参谋长远藤三郎视察这里后说:“初具规模达600平方米的大兵营,令人发生一种要塞的印象。这虽然是他们起劲的效果,二十几万元的经费开支看来照样值得的。”

/wp-content/uploads/2021/1/2ymaEj.jpeg插图

厥后由于“中马城”牢狱暴乱以及东北抗日联军第三军的连续不停的抗日流动,石井四郎忧郁准备细菌战的隐秘露出,于1935年下令炸毁衡宇,拆除装备,将细菌战研究基地移迁至哈尔滨市平房区

/wp-content/uploads/2021/1/qABbAv.jpeg插图(1)

日军在背荫河区域,圈出了3500米见方的地皮,强征近千名劳工和几百辆马车,昼夜不停地修建了一年时间,不仅有营房,另有专用线和飞机场,成为了与世隔绝极端隐秘的军事城堡。它周围有3米多高的围墙,墙顶上架有两道铁丝网,另有一道高压电网,枪楼和探照灯。墙外挖有两米半宽的护城壕沟。

/wp-content/uploads/2021/1/6bmy22.jpeg插图(2)

正门前有一座吊桥,由两名日本兵扼守,人行必须绕道,火车经由须将车窗帘放下,严禁外看。据相关文献纪录:“背荫河”里关押的人都是日伪政府从中国东北各“矫正院”、收容所隐秘运来的。

在这里蹲牢狱,生活上受优待,伙食很好,顿顿饱餐大米、白面,有时还能吃到肉食,逢年过节还给酒喝。这些营养厚实的饭食都由日军看守准时的送进牢房。但他们没有人身自由,只管他们不是重犯,可是都给戴着手铐、脚镣。更为奇怪的是,监号里的人经常被提出去,却很少有回来的。他们被送来的时刻,听说妻子儿女都市嚎啕大哭。

那时,日军看守总是作注释说:被带走的那人因患有疾病,送到外边治疗去了。为了证实这是真话,日本人还特意把拉出去的人送回几个,不外都是“病”得岌岌可危了,并被监押在单设的牢房里。

/wp-content/uploads/2021/1/n2UbUf.jpeg插图(3)

被监押在“背荫河”里的人,他们被隐秘的押进地下室,划分绑在墙壁的铁钩子上,穿着白大褂的日本军医用粗大针管强行在他们的动脉血管上抽血。有的人由于抽血过多,身体衰弱,没有使用价值,就被骗出去,用斧头砍死;或以治病为名,给注射一种剧毒药害死。这些被践踏糟踏的人,都由专业人员拖去炼油,剩下的尸骸拖进炼人炉里焚烧,骨灰就地埋掉。

/wp-content/uploads/2021/1/zmy2Uj.jpeg插图(4)

在牢狱西侧墙外,那座冒出令人作呕气息的浓烟的高峻烟囱,就是“背荫河”牢狱的焚尸炉。曾经在这里事情过的一个日本雇员回忆说:“石井四郎的二哥石井刚男卖力这里的事情,那时化名叫细谷。被试验致死的爱国者,由日本人将其遗体隐秘运到这里举行焚化同,骨灰就

地埋掉,禁绝留下一点痕迹。”

参考资料

【1】郭成周、廖应昌:《侵华日军的细菌战纪实》

刘伯承与邓小平:战场上的最佳同伴

刘伯承、邓小平在解放战争时期合影 ■在刘邓之间,是难以放进一个顿号的   刘伯承与邓小平,有着13年共同指挥军队的战斗生涯,有着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战友情谊。刘伯承生于1892年,年长邓小平12岁,两个人都属龙。他俩是两条真正令中国人骄傲的威猛巨龙。在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