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兼外交部长的周恩来会不会说外语,水平又怎样呢?珍贵的历史镜头给你谜底

丈夫蹲日本监狱顿顿大米白面,妻子为何大哭?监狱长:会比死更惨

日军731部队的石井四郎,曾在黑龙江省五常县的背荫河建立细菌实验场,“中马城”是这个实验场的别称,因为有个叫中马的大尉管辖这个“兵营”,因此人们称它为“中马城”。它与世隔绝,极端保密。1933年12月8日,关东军副参谋长远藤三郎视察这里后说:“初具规

/wp-content/uploads/2021/1/bAfmqa.jpeg插图

◆周恩来阅读英文报纸

周恩来青年时有着去日本、法国、德国等多国留学的履历。1949年新中国建立,直到1958年,周恩来还亲自兼任外交部长,只管有如此之多的外国来往史,但我们在一些常见的影像资料内里看到的,一样平常都有翻译站在身边,很少能够听到和看到他说外语的画面。以是人们一直以来有个质疑,那就是周恩来到底会不会说外语,水平又怎样呢?带着疑问,让我们追随珍贵的历史镜头,到影像的背后去寻找谜底吧。

/wp-content/uploads/2021/1/I7zQzy.jpeg插图(1)

◆周恩来同南开大学学生们一起阅读外语书籍

据资料纪录,周恩来一直有阅读英文报纸的习惯,能听能说日、法、英、俄等多种外语。尤其是法语、英语,听说水平都较高。这与青年时期的亲身履历有很大关系。他先是在日本留学2年。之后紧接着搭船赴法国,最先了三年多的勤工俭学生涯,分别在法国、英国、德国柏林大学考察学习。长时间的异国学习生涯,都少不了和当地打交道,简朴的语言自然是必须要掌握的。

/wp-content/uploads/2021/1/vq63Qn.jpeg插图(2)

◆周恩来阅读英文报刊

1939年,周恩来在延安不幸坠马、导致右臂骨折,随后在苏联治疗了近半年的时间,这成了他学习俄语难过的机遇。新中国建立后,中苏来往十分亲热,在向苏联老大哥学习的招呼声中,中国一度兴起“俄语热”,对于周恩来来说,俄语更是不在话下。我们现在看到的画面是苏联与新中国建交时,周恩来陪同苏方职员递交国书的画面。

/wp-content/uploads/2021/1/eIVv2e.jpeg插图(3)

◆周恩来同苏联代表攀谈

接下来的这个画面是新中国初期,周恩来迎接苏联代表团访华时的情形。我们仔细考察可以发现,在这两张照片中,周恩来周围并没有中方翻译职员,周恩来同苏方职员举行语言交流时,神情自若,语言流通,苏方职员体会自然、反映努力,看不出存在什么相同障碍。周恩来的俄语能力由此可见一斑。

/wp-content/uploads/2021/1/6nyyAf.jpeg插图(4)

◆周恩来同苏联代表攀谈

周恩来对英语也有很强的认知能力。中共地下党员、原国民党胡宗南机要秘书熊向晖曾回忆了周恩来在西安八路军办事处时发生的一个插曲,他说,胡宗南很钦佩周恩来的人品,为了缓和一下气氛,就在他的司令部举行酒会迎接周恩来,贪图把周恩来灌醉,熊向晖得知这个新闻后,为掩人耳目,用英语将胡宗南的意图透露给了周恩来。就这样,听懂英语意思的周恩来,在心里已有了一定的思想准备,酒宴最先后,周恩来在酒桌上行使种种设施,巧妙地拒绝了多次有预谋的敬酒,始终保持了苏醒的头脑。

基辛格博士在《白宫岁月》这本回忆录中这样形貌周恩来:

他脸容瘦削,颇带憔悴,但神采奕奕,双目炯炯,他的眼光既坚贞又安祥,既郑重又满怀信心……他听英语时,不必等到翻译,脸上的笑容和示意明了的脸色,很清楚地解释他是听得懂英语的;他警觉性极高,令人一见到就感觉得到……

今后,周恩来的英语听力和警觉性在1972年1月美国总统特使亚历山大·黑格将军为尼克松访华打前站时显示得淋漓尽致。那时黑格在会谈中提到苏联威胁的时刻说:“the U.S. government is concerned about the viability of China”,章含之翻译为“美国政府体贴中国的生存能力”。等她翻译后,却发现周恩来皱了下眉头,没再语言。

黑格走了以后,周恩来立刻要求章含之找来种种版本的韦伯斯特、牛津大辞典查“viability”这个词的寄义。经查证后确实是“生存能力”的意思,周恩来再次会见黑格时,就劈面指出黑格上次用词不当,用这种词中国不能接受,由于中国不需要别人体贴自己的“生存能力”。

1972年尼克松访华时代,周恩来陪同尼克松一行到杭州等地观光。在西湖边上,周恩来用英语同美方记者开起了玩笑,记者也用英语举行了回覆,周恩来听后,不待翻译职员翻译完即爽朗地笑了出来,看得出他第一时间就明了了记者的意思。

在尼克松即将竣事访华的答谢宴会之前,周恩来一边与尼克松握手,一边用英语同尼克松亲热地打了招呼。

/wp-content/uploads/2021/1/6zIz2i.jpeg插图(5)

◆周恩来同尼克松攀谈

在他们的对话影像中,我们较为清晰地听到了如下几句,尼克松:Did you get a little today?(今天休息了没有),周恩来:One hour(休息了一个小时)。在随后的致辞环节,尼克松说中美之间的距离很近,才1.6万英里,而章含之却不小心翻译成了“6万英里”,周恩来听后迅速抬起头来,第一个指出了错误,说:“含之,错了。”章含之赶快举行了纠正。这一幕恰巧被摄像机记录了下来,这也为开头提到的疑问,做出了一定的回覆。点击链接,旁观周恩来说英语的罕有影像

本文为《党史博采》原创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侵权必究

维权支持:河北冀能律师事务所

刘伯承与邓小平:战场上的最佳同伴

刘伯承、邓小平在解放战争时期合影 ■在刘邓之间,是难以放进一个顿号的   刘伯承与邓小平,有着13年共同指挥军队的战斗生涯,有着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战友情谊。刘伯承生于1892年,年长邓小平12岁,两个人都属龙。他俩是两条真正令中国人骄傲的威猛巨龙。在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