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战犯归国后都怎样了?他在中国人眼前哭着下跪致歉

失踪30年的苏维埃大印

在江西宜春市万载县的湘鄂赣革命纪念馆的展厅里,一枚“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湘鄂赣省苏维埃执行委员会”公章,被陈列在中央展柜最醒目的位置。此印章1994年被认定为国家一级文物,是该馆的镇馆之宝。鲜为人知的是,这枚大印在1934~1964年间整整“失踪”了30年。

编者按:今年是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75周年,今天,国家公祭日到来之际,海外网采访了70后日本学者石田隆至。石田为日本明治学院大学国际和平研究所客座研究员、中归联和平纪念馆理事、上海交通大学人文学院副研究员,历久致力于日本侵华战争历史研究事情,长年走访日本各地采访年迈的战争亲历者。海外网希望通过他的讲述,为读者展现部门“日本鬼子”的心路历程。

/wp-content/uploads/2021/1/q2uAjm.jpeg插图

石田隆至(右)在太原采访二战亲历者(石田供图)

海外网12月13日电“二战竣事已75年,中日两国一直有有识之士起劲改善中日关系,可两国关系为何一直无法向前呢?”石田隆至说道。他是一位70后日本学者,也是在少有的走访日本各地采访年迈侵华战犯的研究人员。他以为,自己历久集中精力同曾经的“日本鬼子”接触,正是在挖掘历史真相,从中想追求这一问题的谜底。

/wp-content/uploads/2021/1/NBbQjy.jpeg插图(1)

1945年8月,日本天皇裕仁广播“终战诏书”,宣布日本无条件投降。(新华网)

“外祖父不给我讲昔时的参战履历”

“作为我小我私家来说,70年代生人,从事战争责任研究,实在很少见。“石田说,他小时刻,日本整个社会关于战争的气氛已经很淡。他第一个最有印象的日本首相是中曾根,他在任时代,参拜靖国神社,以及厥后窜改教科书等,引发了中日、中韩等国家间很大矛盾。“我中学的时刻有这种印象,就是日本政府想从教科书中抹去侵略战争的字眼。”

回忆中学时代,石田说,那时日本的大人物对于侵华战争是不愿反省致歉的态度。他接受的教育重点都放在了“不要再重复战争”上面。“学过课本上的知识后,我感受很新鲜,明显日本对中国做了这么多坏事,大人们为什么不能认真致歉呢。我心里一直感应很难以想象。”

石田的外祖父参加过太平洋战争。他曾想从外祖父口中问出参战的履历,但老人每次都平常地说吃了苦、受了罪,详细在战场做了什么,从没提过一字。而石田的怙恃出生于日本偷袭珍珠港前后。他去问怙恃对于战争的看法,他们也不太谈及。到了90年代,石田上大学时,日本政界、文化界有许多声音称要改写历史,宣称“那场战争不是侵略战争”“没有对中国造成多大危险”。

石田示意,那些经国际军事法庭审讯后回到日本的战犯,若是能将以前在中国的所作所为写出来或者说出来,把事实公然,这是很好的研究途径,由于大部门日本人基本就不知道日本军队在战场事实做了什么。“各国包罗日本现有的资料已充分证明那是一场侵略战争。比起领会事实,我更想知道的是为什么日本不能好好反省曾经对中国的危险,以是厥后最先从事相关观察研究。”

“他在中国人面前边哭边下跪致歉”

自2005年最先,石田最先走访已年迈高龄、被新中国释放归国的老战犯,举行口述史观察。北起北海道,南至九州,他走访了散住在日本各地的健在者。石田说,大批二战后经友邦审讯的日本战犯,险些都矢口否认曾经的作为,只把自己称做“履历过战争的人”,以为只是为了日本而牺牲自己的人生。但相反的是,履历新中国教育审讯过的战犯,回到日本后一直真诚反省,清晰地说出事实,并站在受害者的角度思索,自己昔时事实犯下了怎样的罪行。

/wp-content/uploads/2021/1/RVfYji.jpeg插图(2)

汤浅谦接受采访(石田供图)

石田谈道,一位印象很深的采访工具名叫汤浅谦,曾是个驻扎山西的陆军军医。在侵华战场上,为了能将军医们迅速训练成“及格”战地医生,他主持对当地抗日俘虏和平民实行了多次惨无人道的活体解剖实验。对一般人来说,犯下云云残忍罪行,一定一生难以忘怀。但汤浅却在进战犯管理所之前,一度忘记了自己的所作所为,他那时以为,自己就是按划定履行了军医的职责。“战犯中的一大批精英人士,以为只要把自己的所作所为想起来,纪录下来就足够了,丝毫意识不到自己为何要反省。”

直到有一天,汤浅经手杀害过的一位中国农民的母亲向警方提交了一封长信,字字血泪,大意是日本军医夺走了自己儿子的生命,她的人生也再无希望,乞求政府判汤浅死刑,让他获得应有的责罚。这封信转到了汤浅手中,他读后,第一次在看守所流下了愧疚的眼泪。他第一次站在受害者的立场上最先考虑问题,并对自己曾经的所作所为感应畏惧。

汤浅回日本后,一辈子连续着自己的反省行动。他去世前,在日本举行过600次以上公然演讲,向日本民众讲述自己怎样举行活体解剖、残杀中国人,详细形貌了自己在中国曾做过怎样的罪行。他被电视台公然报道后,家中收到许多威胁电话和来信,骂他是骗子、背叛者,但他从未停下各地演讲的措施。

/wp-content/uploads/2021/1/i2I7Rf.jpeg插图(3)

难波靖直接受采访(石田供图)

另一位给石田留下深刻印象的采访工具名叫难波靖直。和汤浅差别,他没有直接介入过杀人行动。他个矮体弱,战争末期日本征兵时,作为最下级士兵被强拉上湖北一带战场,从事运送物资、养马等后勤事情。难波刚被送进抚顺战犯管理所时一直抗议,称“自己处于军队的最底层,怎么可能是战犯,既没杀人,也没做坏事。”

由于难波学历较高,管理所事情人员让他协助翻译、纪录誊录其他战犯的供述。在这一过程中,他才第一次领会到,在自己没有介入的战场上,他的战友犯下了何等残忍的罪行。这些滔天罪行让他震惊万分,他也最先意识到日军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存在,带着武器进入其他国家烧杀抢掠,而自己正是这其中的一员。他明了,若是没有自己的后勤支持,残酷的侵华战争不可能成行。他在战犯审讯竣事后,回国之前和战友们说,自己回到日本后,必承担起向责任,动员整个日本社会向中国致歉。而他也确适用一生履行了答应。

难波回国后,由于其“中共归来者”身份找不到事情,度过了相当艰难的一段日子。他主张“反省侵略战争”“日中友好”,因此秘密警察定期上门问话,快要50年时间里,他一直处于被监视状态。难波住在岛根县偏僻的乡下,多年来再也没接触过中国人。石田记得第一次跟中国同事去采访他的时刻,他正坐下跪,以最郑重的日本人谢罪姿态边哭边低下头致歉,给石田及同事留下了永生难忘的印象,也坚定了进一步研究下去的刻意。

/wp-content/uploads/2021/1/6zuq2i.jpeg插图(4)

日军在南京生坑我国同胞之惨状(国家公祭网)

“日本从没有过真挚的反省”

“很多人以为,日本战后是和平的,已经彻底没有武装侵略了,但实在战争基本没有竣事。“石田说,二战竣事后的朝鲜战争、越南战争、两伊战争等,虽然日本没有直接介入前线作战,但也起到了一定水平的侧面助推作用。他把这一想法和采访过的战犯老人交流时,对方也深感赞许。”日本社会并不意味着,自1945年战败后,侵略战争就彻底竣事了。战争一直都存在,这也是为什么需要我们一直开展和平流动。”

石田指出,二战竣事后,日本对中日友好实在持排挤态度。“是一种不愿意平视中国,然则又不得不来往的状态。像冷战时期,日本站在美国这一方,对中国实行封锁。冷战竣事后,中国经济快速生长,日本经济衰退,日本在经济层面不得不依赖中国,去维持所谓的互惠关系。“

石田以为,日本对于曾经的侵略战争从未真挚地反省。“所谓反省态度,不是说犯了错之后,只要说一次往后矫正就行,而是必须一直重复着、连续着这一反省的态度。日本理应从心底里认真致歉、认真反省,这是为了让受过侵略之苦的周边邻国能够放心而应有的致歉姿态。然则实际情况却是,日本只对外示意最低限度的致歉,而对内则称战犯是为国捐躯者,应该表达敬意与谢谢。这正是这战后75年来,侵略战争仍需频频提起并讨论的缘故原由之一。“

“采访曾经的战犯,他们发自心里的致歉态度和方式,能够让日本社会去思索,事实另有什么做的不够。”石田称,曾经的侵犯国必须认识到,若是不连续反省,曾经犯过的错误仍会卷土重来,希望自己从事的新中国审讯战犯研究能够敦促日本社会清醒认识问题所在,做出应有的致歉,警示自己不再重犯已往的错误。(海外网 王珊宁)

抗日女杰林心平:被汉奸铁丝穿乳牵着游街,依旧忍痛大喊抗战必胜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这句古诗淋漓尽致地道出了抗日女杰林心平的一生。面对汉奸和日寇种种惨无人道的酷刑,她始终坚定爱国赤子之心,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不向敌人吐露一字关于组织的有用信息。接下来我们就在此简述一下这位抗日女杰峥嵘壮烈的一生。 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