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士们:“当军长,不接触!怕死让我们来指挥好了!”朱德:“你们要打吗?打就打!”——大柏地死去活来之战

“云鬓花颜金步摇”:古代女性的钗环有多精致?

文|刘瀛璐 说起“步摇”,人们常举白居易《长恨歌》“云鬓花颜金步摇”之语,《释名·释首饰》:“步摇,上有垂珠,步则动摇也。”这是一种从汉代以来便长久流行的首饰,历朝历代不断推陈出新。也是在唐代,从贵族走向了平民。1956年出土于安徽合肥西郊南唐

100年前,“中国该向何处去”的疑问萦绕在每一位爱国人士心头。彼时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如火如荼,中国共产党在马克思列宁主义同中国工人运动的连系中名誉降生并在顽强斗争中不停生长壮大。《火种》一书,溯源党史、新中国史、社会主义生长史,上迄20世纪初,下及1929年古田集会,通过剖析中国共产党如何在众多寻找中国中兴之路的党派中脱颖而出,找到适合中国生计、生长的门路,以出现终成燎原之势的“火种”的气力,正是中国共产党人绝不屈服的初心气力。

本书脱节传统的通史写作框架,以“寻找中国中兴之路”为切入口,誊写天下大历史下的中国,表达故事小细节里的党史,开启一段寻根溯源、温故知新之旅。在追求史料翔实、考证文献版本、注重实地考察与口述采访的同时,用平实的语言、生动的细节以点带面地展现20世纪初中国特殊的寻路历程;用有温度、沾土壤、带露珠的故事,讲述党的创业之艰难与革命新航程的来之不易及其伟大成就。接纳图文连系编排方式,80余幅珍贵历史图片,真实还原历史场景,再现历史人物的真性情、真面目,是一部兼具学术严谨性和可读性的通俗化学术专著、普通化党史读物。

/wp-content/uploads/2021/1/Ujiaaa.jpeg插图

《火种》

刘统著

上海人民出书社出书

自井冈山出发以来短短半月,红四军一败大余,二败南雄,三败圳下,没吃一顿饱饭,没睡一个好觉,险些到了溃逃的边缘。三军出发时3600余人,到罗福嶂时兵员另有3000,枪支却不足 1000。国民党军紧追不舍,地方 民团也欺凌红军。毛泽东叹息“是为我军最困苦的时刻”。朱毛在这里召开前委集会,研究对策。集会又争论得很猛烈,厥后陈毅给中央的讲述中说:

在出发赣南以后(今年一月至三月),四军四战皆北,壮大敌人穷追不息。同时在所到各地闽赣粤界限一带群众组织异常微弱,红军感受异常难题,尤其大的军队(三千人左右)行动颇不利便,给养大感难题,四军党内起了争论。

张:此时四军应分为两部分,以团为单元,各路自行去图生计,以制止敌的追击。一面行动快,敌人追不上我们,一面人少给养容易,可以恢复红军纪律,一面削减了目的。

第二种主张:此时四军应该集中。一面是政治局面要开展,敌人的进攻不会再有时间延伸,一面集中起来可以最后一战。涣散要各个击破,一 面涣散以后联络难题,士兵胆子更小,更摇动。

这两种主张,第一步是分了兵,把四军改成两部分;第二步是朱部在前面走,毛部随着来依依不舍,以是终没有脱离。

分兵,无疑更削弱自己的气力。以是朱德带28团在前面走,毛泽东带31团在后面跟。毛泽东在会上提出一个主要建议:红四军自井冈山出发以来,沿途不停遇敌作战,以毛泽东为书记的前敌委员会与以朱德为书记的四军军事委员会,是两级机关。在向赣南行军作战特别是遇到突发事情时,机构重叠诸多不便。为削减条理,便于机断,决议红四军“军委暂时住手办公,把权力集中到前委”,指挥权由前委书记毛泽东一手掌握。

集会之后,古柏来讲述:国民党军队正向罗福嶂笼罩。毛泽东下令马上转移,三军北上向瑞金偏向行军。

这段路是最难走的。不仅由于山路崎岖,更因红军连吃败仗,被国民党军追着屁股打。衣衫褴褛,冻饿难耐。走了几百里路,那里是红军的落脚点呢?粟裕回忆那时的处境:“时值严冬,我们穿行在崇山峻岭之间。山上积着冰雪,穿的单衣已破破烂烂。我们的两条腿不停地走,天天少则四五十公里,多则六十多公里。夜晚,我们在夹被里装上禾草盖着睡觉;雨雪天,把夹被看成雨衣披在身上。由于一起急行军,伙食担子掉在后面,以是饭都是自己做。每人带一个搪瓷缸子,到宿营地,自己放一把米,放上水,烧起一堆火。一个班一堆,人人围着火睡。一觉醒来,饭也熟了。吃过饭,接着走。”

云云疲劳之师,每个人心里都憋着一股火。手里都拿枪,凭什么老被赶着走?总要拼一下嘛!2月9日,红四军到达瑞金城郊乌石龙,因不知城内敌人情形,仅派少量红军进城去侦探。城外的28团又被国民党军追上了。战士们憋着一肚子气。正好朱德在旁边,战士们有意高声喊:“当军长,不接触!怕死让我们来指挥好了!”朱德震怒,吼道:“你们要打吗?打就打!”说罢,把大衣一甩,下令:“全团一个偏向。1营随着我从中心突破,2、3营左右配合,全团上刺刀。”43岁的朱德端着步枪,身先士卒,率领军队一个反冲锋,把尾追的敌人打垮了,还缴了七八十条枪。敌人没有想到红军会突然来个反打击,吓得转身逃跑了。当晚,红军到了瑞金城北20里的一个小山村——大柏地

朱德、毛泽东看了地形。大柏地是瑞金通往宁都的主要隘口,四周环山,阵势险要。从隘前到大柏地是一条南北走向,长约十里的隘路。双方丘陵不高也不陡,林木兴隆,是个打伏击的好地方。朱德、毛泽东、陈毅决议行使这里的有利地形,祛除尾追之敌刘士毅部。

深夜,在大柏地的王家祠,朱德、毛泽东、陈毅召开了红四军干部集会,对第二天的战斗举行部署:28团两个营和31团一个营埋伏在峡谷的东面山上,31团两个营和28团一个营隐藏在峡谷的西面山上,形成夹击之势;特务营和独立营摆在入谷小道的丛林中,担负引敌人中计的义务。为了确保敌军受骗,朱德下令战士将一些烂草鞋、破衣服和几副伙食担子抛弃在山间小道上。

2月10日是大年初一。一大早,红军战士就进入预定阵地。灰蒙蒙的天空下起阵雨,战士们的衣服湿了干,干了又湿。守候是烦人的,也是激动的。下昼3时许,刘士毅的先头军队两个团,看到道上的烂草鞋、破衣服和伙食担子,以为红军刚逃走,便闯进了大柏地谷口,进入了红军布下的“口袋”。随着朱德一声令下,埋伏在峡谷双方的红军向敌军发起了攻击。敌军进退不得,只好狗急跳墙。双方肉搏鏖战,红军扑灭了刘士毅的两个团大部,缴获 800多支枪。敌团长混在士兵中逃跑了。刘士毅闻讯,不敢再战,率余部退回赣州

大柏地之战,红四军取得了脱离井冈山以来的第一个重大胜利。彻底打垮了尾追多日的国民党军,使红军在瑞金站住了脚。这是死去活来的转折。昔时9月陈毅给中央的讲述中写道:“至二月中旬(正阴历正月初一日),复与刘士毅师所有鏖战于江西宁都、瑞金接壤之大柏地,从是日下昼三时起相持至越日中午,始将刘部完全击溃。其团长萧致平、经桓被生擒,因不认识被逃去。得械八百余支,俘虏数略同。是役我军以屡败之余作最后一掷,击破强敌。官兵在弹尽援绝之时,用树枝、石块、空枪与敌在血泊中挣扎,始获最后胜利,为红军建立以来最有声誉之战争。”

1933年,毛泽东再次经过大柏地,故地重游,想起昔时的情景,依然心潮澎湃。他写了一首《菩萨蛮·大柏地》词:

赤橙黄绿青蓝紫,

谁持彩练当空舞。

雨后复斜阳,

关山阵阵苍。

昔时鏖战急,

弹洞前村壁。

装点此关山,

目前更悦目。

——摘自《火种》,上海人民出书社出书

作者:刘统

编辑:蒋楚婷

“他日救时宰相也”:于谦的出生传说,声如洪钟的监察御史

文| 罗山 于谦出生时,据说啼哭特别响亮, “骨相异常”,7岁时,有个叫兰古春的和尚惊奇于他的相貌,说:“他日救时宰相也。”民间也留下许多少年于谦的传说,在传说中,于谦总是以神童形象出现。于谦15岁成为秀才,16岁来到吴山三茅观苦读,此处离家不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