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锜与岳飞,顺昌府(阜阳)最后的守臣

涨姿势丨“王与马,共天下”是什么意思?

公元317年,晋朝皇族司马睿在建康(今江苏南京)称帝,建立了东晋王朝。司马睿刚到南方时,得不到江南士族的拥护。和他一起南渡的琅邪郡大士族王导为他出谋划策。在三月初三,人们到水边消灾求福的传统节日里,司马睿坐着华丽的轿子,前面威武的仪仗队开道,由

编者按:

顺昌府由颍州演变而来,在北宋历史上建制时间不长,却因刘锜在此击溃金兀术十万雄师的顺昌大捷而一战成名。南宋初年,刘锜与岳飞同为抗金名帅,先后大破金兀术的长胜军,缔造了平原区域以少胜多、重创金军优势军力的顺昌大捷和郾城大捷。然而,由于南宋王朝执行一味求和、偏安江南的投降门路,在刘锜与岳飞所部取得抗金连胜的形势下,却下了“择利班师”十二道金字牌,下令宋军不得追击溃败敌军,导致包罗顺昌在内的淮河以北大片土地失守。其间,刘锜与岳飞先后成为顺昌府最后的守臣,其人生境遇也随着南宋王朝式微而黯然落幕。在顺昌大捷880周年之际,阜阳日报约请阜阳市历史文化研究会会长李兴武撰文,谈谈顺昌府的由来和刘锜与岳飞在抗金战场上相互支援、先后守护顺昌的历史故事。铭刻先贤,以警后人!

/wp-content/uploads/2021/1/EnUF3u.jpeg插图

泉河景物带南岸的顺昌大捷纪念墙

顺昌府建制委曲

宋代的地方政权机构和官职,基本沿袭唐制,宋太宗以后把天下分为若干路,路相当于唐代的道、元代的省。路以下设府、州、军、监,凡政治、经济、军事三者兼重的地方设府,有重兵驻守的军事区域设军,工业区如煮盐、冶铁等主要区域设监。府的职位比州略高一些,稍大的州,则多升为府,升府的州一部分沿袭唐五代旧名。派往知府者一样平常是较为主要的官员。州相当于秦汉时期的郡,隋唐以后改称为州。关于军和监,宋代的军沿唐制而来,军已成为与府州平级的地方行政机构。监为物务而设,不仅治理矿务等事,还兼管四周的民政。也就是说,监与州、军,同样为直隶朝廷的地方行政机构。
北宋重镇顺昌府
顺昌府源于隋唐五代时期的颍州,前后有一个逐步演变历程。北魏孝昌四年,也就是武泰元年(528年),历史上首次设置颍州。隋设颍州,治汝阴。唐初高祖武德四年(621年)颍州改称信州,六年后复改称颍州。五代稳定,宋置颍州。宋英宗治平元年(1064年),英宗赵署封其子赵顼为颍王,颍州为其封地。神宗元丰二年(1079年),以颍州为顺昌军节度,为日后升迁奠基基础。九月癸未,降顺昌军囚罪一等,徒以下释之,以示皇恩及民。徽宗政和六年(1116年),升颍州为顺昌府,成为北宋集政治、经济、军事三者并重的三十八府之一。

/wp-content/uploads/2021/1/uiaYze.jpeg插图(1)

一方风水宝地
回顾历史,从西周初年阜阳建胡子国,到西汉初年刘邦封元勋夏侯婴为汝阴侯,阜阳就成为一方封侯封王的风水宝地,政治职位越来越高。据不完全统计,从汉高祖六年(公元前201年)到北宋太祖乾德年间(约964年),1100多年间,历朝历代在阜阳封侯封王封公的达15位。然则,那么多阜阳侯、汝阴王公之类,大多数无所作为,仅是享受荣华富贵而已,历史上并没留下可以称道的事迹。到了北宋时期,情形发生了转变。宋英宗赵署于治平元年将其子赵顼封为颍王,四年后赵顼即天子位,是为宋神宗。15年后颍州上升为顺昌军节度,52年后颍州改为府,治理汝阴、泰和、颍上、沈丘4个县。颍州,因赵顼称帝而贵为“龙飞之地”,上升为顺昌府,反映了宋代帝王“顺天从众者昌”的民本头脑。
归属多调换
然而,好景不长。从徽宗政和六年(1116年)到钦宗靖康元年(1126年),仅10年之后,北宋因遭遇靖康之难,徽、钦二帝被金兵北掳而消亡。4年后,也就是南宋高宗(赵构)建炎四年(1130年),金兵大肆南下,顺昌府首次落入金之手。同年九月九日,由金扶持的伪齐国刘豫政权确立,定都大名府(今北京),整个中原及大部分黄淮海区域陷落归其管辖。今后,顺昌府被金控制下的伪齐刘豫政权降府为州,仍称颍州。
绍兴七年(1137年)十月,金人废弃伪齐刘豫政权。绍兴八年八月,宋金首次杀青媾和,包罗颍州在内的大片“金占区”被归还给宋。至此,颍州又改为顺昌府,才有了厥后任命文臣成规、汪若海为顺昌府知府、通判的事。
绍兴九年(1139年),金国以挞懒主和割地,疑其二心,杀之。绍兴十年(1140年),金人叛盟,兀术分四道来攻,复取河南、陕西之地,顺昌守护战由此打响,兀术惨战败逃,成就顺昌大捷,并一举奠基宋金第二次媾和基础。绍兴十二年(1142年)春,宋金再次媾和,宋“割唐、邓等州入于金,划(淮河)中流为界。” 宋金隔淮河而分治,位于淮河以北的顺昌府再次陷于金国统治之下,仍称颍州。然而,在南宋官方文书和将领的往来奏折中,仍称颍州为顺昌府。嗣后,在民间书信往来和文人墨客的诗词文章中,宋金双方各称府、州,这种情形延续了多年。

/wp-content/uploads/2021/1/rEBNBf.jpeg插图(2)

刘锜与岳飞 战场互驰援

绍兴九年(1139年),金军撕毁和约南侵,宋军抗击金军分为三个战场。西部战场有行营右护军等军队,总揽行营右护军都统制吴璘,川陕宣抚司都统制杨政和枢密院都统制郭浩三军。东部战场的宋军主帅是京东、淮东路宣抚处置使韩世忠。器械两个战场均与金军相持,互有输赢,关键是在中部战场,一方是都元帅完颜兀术(宗弼)指挥的金军主力,另一方则是刘锜、岳飞和张俊三军。

刘锜新任东京副留守,带领近2万人马,连同大批将士眷属,奉旨前往开封府吸收大员。绍兴十年(1140年)五月,刘锜雄师途经京西路顺昌府时,获得金军南犯的急报。接着,金军又源源不停拥向顺昌府。五月尾至六月初,因进攻屡遭挫败,金兀术亲率十多万雄师前来,双方众寡悬殊。当此危急时刻,宋高宗赵构深知,中部战场一旦失守,就像黄河缺口被打开一样,滔滔黄水顺流而下,金兵南犯将势不能挡。情急之下,连发九道诏书,下令岳飞派遣军队前往应援在顺昌抗金的刘锜。

那时,高宗天子对顺昌之战十分重视,要求岳飞“出奇制变,应援刘锜”“接应刘锜,以分贼势”。随着“贼势源源未已”,顺昌战事愈加紧迫,高宗的口吻越发严肃,要求岳飞“多差精锐人马,急切前往救援,无致贼势放肆,少落奸便,不得霎时住滞”;甚而致于“星夜前往,协助刘锜,不能少缓,有失机遇”。

在顺昌之战前半个多月时间内,朝廷延续调兵遣将,下令岳飞、张俊、刘光世派兵支援刘锜。其中,给岳飞的御札最多,连发九道,但由于种种缘故原由,三大援军均未实时赶到。即便如此,朝廷下令三路雄师“应援刘锜”的新闻照样在顺昌府城和刘锜军中流传开来。有粮草、有军需、有城防,加上有援军,极大鼓舞了城中宋军士气,精神力量转化为物质力量,成为决议战争输赢的关键因素。

刘锜所部支援岳飞的事,发生在顺昌守护战之后的1140年7月中旬。那时,岳飞刚取得郾城大捷,金兀术不甘心失败,不久又统兵12万,在颍昌和郾城之间的临颍布阵,要与岳飞再作决战。7月13日,岳飞派遣张宪统率背嵬、游奕诸军人马,奔赴小商桥北至临颍一带迎击敌人。骁将杨再兴领三百轻骑作先锋,探听虚实。刚到小商桥,突遇金军大股军队。杨再兴及三百骑兵陷于金兵重重包围之中。杨再兴绝不畏惧,率领将士浴血奋战,斩敌三千余人,杨再兴和他的三百壮士也所有战死。在此危急时刻,岳飞向刘锜救援,刘锜力排众议,兴师前往救援。

刘锜运用围魏救赵战术,排除岳飞所部晦气态势。在与金兀术的战争中,尤其是在平原区域战胜其精锐骑兵捌子马、铁浮屠,是顺昌之战首先缔造的经典战例,在拓皋之战中又复重演。刘锜在两年之中两胜金兀术“长胜军”,虽未全歼,却给予重创,其战功超过了同时期南宋其他将领。

/wp-content/uploads/2021/1/FnQVbe.jpeg插图(3)

岳家湖公园岳飞塑像

刘锜与岳飞 会师顺昌府

顺昌之战时,岳云、王贵没来过顺昌。岳飞派张宪、姚政东支援刘锜,军队到达光州时因顺昌已经解围转而袭取蔡州。在顺昌战后的1140年7月27日,岳飞受命与刘锜换防。作为顺昌府最后的守臣,岳飞在顺昌府驻扎了一个月左右。这段史着实阜阳民间广为传说。现在,阜阳民间同时祭祀刘锜和岳飞,在阜阳老城西北角建有刘公祠,阜阳城老北关建有岳王庙。武穆同列,双星并峙的祭祀和修建款式,反映了几百年来阜阳国民对两位抗金英雄的崇敬之情。

打了胜仗 为何班师

宋金战争初期,金兵摧枯拉朽,势不能挡,一举攻破东京(开封),掳走二帝。康王即位后,金兵数度南下,跨淮渡江,目的是追杀宋高宗赵构,祛除南宋朝廷。尤其是在完颜宗弼率领下,金兵短时间内纵横千里,延续占领杭州、明州(宁波),把高宗逼到温州亡命海上。因此,恐惧兀术,成了宋高宗赵构的一块心病。投降媾和,划淮而治,偏安江南,在临安过自己平稳的小日子,险些成了南宋朝廷与金人搏奕的最高准则。

顺昌之战,本来是完颜宗弼撕毁“天眷媾和”,从中路进攻南宋引发的。而守护顺昌,就是守护“天眷媾和”功效的一部分,其矛头直指金兀术,这固然不是宋高宗赵构希望看到的所有了局,而赵构也基本展望不到顺昌之战竟成胜局。以是,只管宋高宗给岳飞连发数道御札,要他敏捷支援刘锜,但又匪夷所思地要求“择利班师”,就是选择有利时机退却戎马,在秦桧的操弄下,依然成为顺昌之战的最高指导原则。

秦桧借高宗之笔,要刘锜在大兵压境之下“择利班师”,其险恶用心昭然所揭。难能可贵的是,刘锜以“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普世规则,巧妙抵制了高宗与秦桧“择利班师”的下令,避免了有可能被兀术雄师掩杀、全军尽没的惨剧,反映了刘锜作为精彩军事家的高瞻远瞩和特殊胆略。

然则,为了防止刘锜乘胜北上,继续追歼兀术,朝廷在金兵败退十日之后,仍诏令刘锜“先发军中家口之镇江”,刘锜无奈,随即,尽遣随军老幼、辎重并受伤将士,在杜杞、焦文通两军护送之下“载舟而东”,从顺昌府退却。这种自动放弃、釜底抽薪的做法,断了刘锜北上的念想,“择利班师”也就成了早晚的事。

两位大将军 会师顺昌府

不幸的是,打了胜仗却被要求班师退却,同样的运气继而落在岳飞头上。

顺昌守护战开战以来,为了给刘锜“压担子”,朝廷不停加官晋爵,刘锜的职务一起提升。顺昌大捷后,朝廷强行把刘锜调往镇江;同时,下令岳飞担任顺昌府守臣。朝廷在一个月之内三移顺昌府守臣,目的只有一个:移镇换位,便于班师,为南宋王朝执行投降门路、偏安江南做好准备。

接到朝廷的换防下令后,岳飞在蔡州安排好主力南下,于1140年7月27日率部到达顺昌府。刘锜与岳飞,两位神交已久的抗金大帅终于在顺昌府会师。那时,岳飞作为顺昌府守臣前来与刘锜换防,以填补顺昌防务之缺。

那时,在顺昌大捷和岳飞抗金连战连胜的情形下,高宗、秦桧为达班师撤军目的,从首都临安连发十二道金字牌。这十二道金字牌,皆由高宗天子亲自签发,从首都临安到朱仙镇长达2100多里路,以日行500里的最快速率,由“急脚递”过如飞电般驰送岳飞帐下。金字牌的内容是:“飞孤军不能久留,令班师赴阙奏事。”彼时,岳飞跪接金牌,东向再拜,愤惋泣下曰:“十年之功,废于一旦”。岳飞知道,自己再也无法抗拒朝廷要他“班师”的下令了,他把愿意南下的老国民安置在襄汉六郡,为珍爱群众往襄汉搬迁,岳飞在蔡州停留了5天。同时,派李山、史贵划分接应在河北的梁兴、守淮宁府的赵秉渊归来。今后,岳飞派遣王贵、张宪率雄师屯驻襄鄂,自己率领二千亲兵直奔顺昌府。

刘锜与岳飞,同为顺昌府最后的守臣,在顺昌城驻扎了一个月左右,先后脱离顺昌府。刘锜、岳飞不得不按朝廷下令相继班师南下后,顺昌府很快落入金人手中。此时,距金兀术顺昌战败、落荒而逃仅已往7个多月。这次,金兀术卷土重来,圆了他“来日府治会食”的梦想。只不过,这次金兀术是以入侵者的姿态,把顺昌府作为他再次南侵的跳板和前沿阵地,并最终迫使宋高宗签属“皇统媾和”,赞成与金朝划淮而治。今后,顺昌府被金统治达百年之久。

/wp-content/uploads/2021/1/UVjEFv.jpeg插图(4)

入金后顺昌府由盛而衰

顺昌府由颍州盛极生长演变而来,政治、经济、军事职位及社会经济生长水平均到达宋代历史最高点。由于靖康之难,国是突变,顺昌府因宋金划淮而治沦为金国疆土,降府为州,履历了一个由盛而衰的演变历程。

北宋时期曾荣华

北宋时期的颍州,政治上属京畿之地,军事上属战略要地,经济上是国家粮仓。据崇宁(1102年—1106年)年间统计,颍州那时下辖汝阴、泰和、颍上、沈丘四县,有78147户,160628人。

宋代县分八等:赤、畿、望、紧、上、中、中下、下;赤和畿是京县的品级,其余则按户口多寡而分等差。据此,汝阴、泰和为三等望县,颍上、沈丘为四等紧县。与同时期周边淮宁府(陈州)、蔡州、亳州、宿州相比,人户相当,生长水平略高。

颍州自古良田沃野,阡陌相连,五谷丰登,六畜兴旺,盛产鱼蟹,多有瓜果。主要贡品是紬(绸缎)、絁(一种粗绸子)和绵。那时,颍州农户家家莳植桑棉,户户布席养蚕,机杼之声相闻,男耕女织,能生产出质量上乘的丝绸美丽,民间的桑蚕养殖和纺织业蓬勃。同时,由于颍州“水甘土厚”,盛产五谷,酿造业生长处鼎盛时期。主要分为民间“自酿”和“官酿”两种方式,宜有“小酒”和“大酒”之分,小酒即今天流行于农村的“小药子酒”,主要行销于民间,用于婚丧嫁娶。大酒即“官酿”的正品,如“银条”“凤尾”就是颍州的贡酒,专供朝廷享用

此外,颍州的社会治安和民俗民俗也到达亘古未有高度,欧阳修称颂这里:“民淳讼简而物产美,水甘土厚而民风和”。社会治理和人文景观远胜周边区域,甚至被苏东坡誉为“大千起灭一尘里,未觉杭颍谁牝牡”。上述欧、苏的两句名言,成为北宋中期唱响颍州的两张手刺,直到顺昌府通盘继续颍州基业,到达该区域经济社会生长最高水平。

划金后逐渐衰落

从顺昌军(1079年)到顺昌府(1116年),再到靖康之难(1126年)、皇统媾和(1141年),62年间,顺昌府由繁荣生长到急骤衰落,其节奏伴随着宋金15年残酷战争的竣事,宋金划淮而治,顺昌降府为(颍)州而回到历史原点。其中,转变最大的是人口锐减,据《金史·地理志》纪录:金正隆四年(1159年),颍州有户16714,比北宋崇宁年间(1102年—1106年)的78147户减少了61433户,人口几尽损失。而且,颍州也由府降为金朝的二十一处防御,政治职位大大下降,与陕州、肇州、河州、秦州、陈州、陇州并称“下等七处”。

不仅如此,颍州还被罢除了货物买卖榷场。据《金史·食货志》纪录:“榷场,与敌国互市之所也。皆设场官,严肃禁、广屋宇,以通二国之货,岁之所获亦大有助于经用焉”。据此可知,榷场是两个政权在疆域一带设立的互市商业场所,双方可通过榷场开展双边商业,以互通有无,增添国家的经济收入。颍州榷场的罢废,标志着颍州失去了区域经济中心职位,颍州经济社会衰落的措施由此加速。

阜阳市历史文化研究会会长李兴武 /文

记者 庞诚 /摄

大明督师洪承畴降于锦州松山村

松山村所修的仿古城墙。辽沈晚报主任记者 张松 摄 提起广东省江门市新会区的崖山,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300 余年的文明大宋亡于塞外蒙元,以致有人于此哀叹:"崖山之后无中国,明亡之后无华夏!"为此,广东省专门拨巨资修建了"宋元崖门海战文化旅游区"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