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生命最后九个多月,竟少少见识失声痛哭过三次

他81岁加入中国共产党,毛主席说:他一定要授上将

在解放战争中,我党取得的胜利果实,一部分是由解放军殊死拼战拿下的,还有一部分则是国民党起义将领贡献的。因此在建国之后,这些弃暗投明的国军起义将领,都得到了应有的奖励和优厚的待遇。促成绥远和平解放、在开国大授衔中被授予上将军衔的董其武就是其中

/wp-content/uploads/2021/1/EZnqQz.jpeg插图

毛泽东晚年除了有许多的忧虑和不安,心里另有许多的悲痛和痛苦。在毛泽东生命最后的九个多月的日子里,就先后痛哭流泪过三次。

1976年,毛泽东的健康状况迅速恶化,吃药用饭都要靠人喂,就在这个时刻,周恩来于1月8日在北京305医院病逝。毛泽东获得噩耗后,缄默良久。当听到事情职员读中央政治局报送的《讣告》时,他的眼眶渐渐地湿润了。14日下昼,当听到邓小平代表中共中央宣读悼词时,毛泽东再也不能控制自己,失声痛哭起来。这是少少见的。这是我们事情职员第一次见到他老人家痛哭流泪。

第二次痛哭,是在1976年头阴历春节前后。这段时间内,毛泽东总喜欢眷念往事,常谈起战争年代和新中国建立初期的事情,也爱看这方面内容的影戏。一天看影戏时,银幕上伴随着高昂雄壮的乐曲,泛起人民解放军整队进入刚攻克的某都会,受到市民们热烈欢迎的排场。渐渐地,毛泽东最先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先是阵阵哭泣,随即失声大哭。那时,他还爱看一些旧的照片,有两张旧照片,他频频看,看得津津有味。一张是他穿着打补丁的裤子在延安给120师干部作讲述,另一张是1947年他骑马行军转战陕北的途中。那段时间毛泽东的病情不停加重,身体极端虚弱,6月初还突患心肌梗塞,经实时抢救才脱离危险。

第三次痛哭,是1976年7月28日破晓3时42分,河北唐山、丰南一带发生了7.8级的强烈地震。当听到地震造成极其惨重的职员财产损失后,毛泽东号啕大哭起来。

/wp-content/uploads/2021/1/6beANr.jpeg插图(1)

在他老人家情绪最降低、疾病缠身的最后岁月里,他频频吟诵的是一首《枯树赋》。

笔者记得那时的情形是这样的:1976年1月8日,深受全国各族人民恋慕的周恩来总理逝世。7月初,他的老战友朱德委员长又突然逝世。短短半年时间里,两位与自己患难与共、休戚相关的老战友都走了,毛泽东此时的心情加倍忧伤和凄凉。有一天,毛泽东突然让事情职员给他读《枯树赋》。

《枯树赋》的作者是南北朝时期文学家庾信。这篇赋有五百多字,毛泽东早年就熟读过。讲的是晋朝时刻的一个人,来到一棵大树下,看到这棵大树已往也有过生长繁盛的时期,而现在已经变得逐渐衰老了,让人心里油然而生一种凄凉。险些整天躺在病床上的毛泽东,此时突然让事情职员给他读这篇赋。事情职员那时读得很慢,毛泽东微闭着眼睛,似乎在体味赋中形貌的情景,回首自己一生走过的路。事情职员逐步念了两遍,毛泽东对事情职员说:“你拿着书,看我能不能把它背出来。”事情职员看着《枯树赋》,他老人家一字一句富有情绪地背诵起来。“此树婆娑,生意尽矣!……昔年种柳,依依汉南。今看摇落,凄怆江潭。树犹云云,人何以堪!”背诵一遍后,毛泽东似乎意犹未尽,只管那时语言已略显吃力,他照样又背了一遍。

《枯树赋》着重显示的是对国破家亡之痛和祖国田园之思,情真意切,血泪迸溢。而一位疾病缠身、心里苦闷的83岁高龄的老人,还能这样全文背诵一篇长达500多字的赋作,一方面说明毛泽东对我国传统文化佳作的谙熟,另一方面也是那时老人家凄凉心境的真实写照。

在周恩来总理逝世之后的一段日子里,毛泽东的情绪一直很低落,不愿讲话,不愿见人,天天饭吃得很少。他掉臂医生和身边事情服务职员的劝阻,借助刚刚治好的一只眼睛,天天夜以继日地念书和阅读文件。由于那时已经多种重病缠身,身体过于虚弱,他两只手已没有举书、举文件的力量了。为了知足老人家阅读的需要,那时在场的每一位事情职员轮流帮他举着书或文件。看得出来,他老人家用不停地、无休止地念书来转移和脱节心里深处的忧伤、凄凉和痛苦。这是毛泽东晚年天天不停地、无休止地念书的又一种情形。这种情境下的念书,虽也是念书,但与他正常状态下的念书已不完全一样了,我们发现此时的念书已基本不用笔圈画或写批注了。

本文作者徐中远系毛泽东晚年的图书管理员,在毛主席去世后担任毛主席中南海故宅图书资料整理负责人。

遵义会议后的“洋照料”李德

李德,原名奥托·布劳恩,曾用名华夫,早年加入德国共产党,1928年进入苏联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后被共产国际派到中国担任军事顾问。1933年初,李德从上海来到中央苏区。中共临时中央负责人博古不懂军事,对李德十分依赖和支持,把第五次反“围剿”的军事指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