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81岁加入中国共产党,毛主席说:他一定要授上将

主席生命最后九个多月,竟极少见地失声痛哭过三次

毛泽东晚年除了有许多的忧虑和不安,内心还有很多的悲伤和痛楚。在毛泽东生命最后的九个多月的日子里,就先后痛哭流泪过三次。 1976年,毛泽东的健康状况迅速恶化,吃药吃饭都要靠人喂,就在这个时候,周恩来于1月8日在北京305医院病逝。毛泽东得到噩耗后,沉

在解放战争中,我党取得的胜利果实,一部分是由解放军殊死拼战拿下的,另有一部分则是国民党起义将领孝敬的。因此在开国之后,这些弃暗投明的国军起义将领,都得到了应有的奖励和优厚的待遇。促成绥远和平解放、在开国大授衔中被授予上将军衔的董其武就是其中一位。

/wp-content/uploads/2021/1/bqaYzq.jpeg插图

开国上将董其武(1899.11.27—1989.03.03)

董其武,1899年11月27日生于山西河津。在革命生涯中,先后加入了北伐战争、中原大战、长城抗战、绥远抗战、忻口战争、太原战争、包头战争、绥西战争、五原战争,绥远和平解放等。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和一级解放勋章。1980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1年11月至1988年3月任政协全国委员会副主席。1988年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胜利功勋荣誉章。1989年3月3日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终年90岁。

为鼓舞士气负伤率部作战

1931年“九一八”事情时,董其武的军队驻扎在内蒙古丰镇,听闻日军侵略东北,他马上给傅作义写请战书,要求支援东北。1933年3月,日军侵占热河,抵进长城各关口。同年5月,董其武率部加入“长城抗战”,在怀柔牛栏山、经石场一线浴血奋战,打退了日军10多次进攻。

1936年,在绥远抗战中,董其武率部星夜奔袭,出敌不意,一举将红格尔图的日伪军扑灭,为整个绥远抗战的胜利奠基了基础。

1937年的忻口战争,董其武在前线指挥对日作战时臂部负伤,这也是他征战生涯中唯一一次负伤。那时根据规定,将领受伤必须上报,但董其武坚决不让手下向傅作义讲述其受伤的事,也不让下面的官兵知道,怕影响军队士气。就这样,他带着伤,亲率3000精兵巧妙地穿插到板垣征四郎部后方,奇袭并攻占了日军的前线指挥所,摧毁了日军的炮兵阵地。

对于董其武抗战中履历的最为猛烈的一场战争——乌加河阻击战,在旅日作家萨苏的《国破山河在——从日本史料揭秘中国抗战》一书中这样形貌:“董其武率101师死守乌加河,战斗从3月20日夜间董部奇袭河上的日军守桥哨所最先,一直打到22日五原日军三军尽没。敌增援军队始终无法突破河防,日军一直到26日才‘爬’到五原,然土崩瓦解之下终不敢久留,为城内日军收尸之后随即退却。绥西会战以中方的胜利而了结。”在这场空前猛烈的战斗中,董其武所在军队损失惨重,傅作义再三询问他是否需要援军,但他始终不吐口。等到傅作义攻陷五原时,才发现他自己都到了战壕里。董其武英勇无畏、精诚团结的抗战精神一直延续到他生命的最后一刻。

稳固绥远事态竭尽全力

1946年底,董其武任国民党绥远省政府主席兼绥远省保安司令。以后又任西北军政主座公署副主座。在此时代,他坚持拥护和平民主的政治主张,起劲扩大生产,治理黄河,改善民生,兴办教育,搞好蒙汉团结。1949年1月,北平和平解放后,他审时度势,毅然接受中国共产党和毛泽东同志以和平方式解决绥远问题的主张,在傅作义将军的辅助下,打破重重阻力,于1949年9月19日率绥远军政人员4万余人起义,首创那时著名的“绥远方式”。接受中国共产党的向导,为和平解放绥远和新中国的确立,对我军集中气力袭击国民党的残余势力,迅速解放全中国作出了重大孝敬。他在绥远起义中的伟大功勋将永载史册。

/wp-content/uploads/2021/1/QJ77Bf.jpeg插图(1)

董其武在纪念绥远和平起义一周年大会上讲话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董其武同志被任命为绥远军政委员会副主席,绥远省人民政府主席,中国人民解放军绥远军区副司令员,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3兵团司令员。在这时代,他不负党中央、毛主席和朱德总司令对他“起劲追求进步,致力改造旧制度,执行新政策,为实现军队解放军化、地方解放区化,建设人民的新绥远”的殷切期望,在华北军区聂荣臻司令员和薄一波政委的关切指导下,起劲团结军政人员,认真整理社会治安,平息残匪叛乱,重办不法分子,守护人民生命财产平安,对稳固绥远事态竭尽全力。

毛主席说:董其武一定要授上将

1950年4月,毛泽东曾在中南海设宴招待董其武,泛论三个小时,希望他能成为一名共产党员。不久,抗美援朝战争发作,董其武向中央请战。1951年,董其武率部赴朝作战,担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23兵团司令员,不畏艰险,不怕牺牲,指挥军队在时间紧、义务重的情况下胜利地完成了军事工程修建义务,发扬了革命英雄主义和国际共产主义精神,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作出了孝敬。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集会常任委员会委员长授予他二级自由自力勋章。

在赴朝作战前,董其武向周恩来提出:抗美援朝正是我在人民眼前立功赎罪的机遇,会把生命置之度外。但绥远军队中的特务分子还未肃清,赴朝作战万一发生什么问题影响很坏,最好将军队分拨编入其他主力军队出国作战。周恩来却示意信赖这支军队的政治思想觉悟在不断提高,该兵团赴朝果真完成了机场修筑义务而未出问题。

1952年三军精简时,第23兵团缩编成第69军,董其武被特例任命为正兵团级军长。毛泽东注释说:“按说正兵团级应任大军区的副职为宜,但这样就没有兵权了。以是,照样让你当军长。”

1955年首次授衔时,军区拟定给董其武上将军衔。鉴于那时正兵团职可授上将或中将,而董其武自己在国民党军队军衔只是中将,他马上找杨成武说,杨司令有功应授上将,我已往有罪不应授上将。杨成武向中央汇报此事,毛泽东让他立刻转告董其武说:杨成武是共产党员,授不授上将没关系,董其武一定要授上将。听到这话,董其武马上双泪横流。在那时三军范围内,军长及起义将领授上将军衔,对他的待遇都开了特例。董其武那时深感不应要党特殊照顾,而要用共产党员的尺度要求自己,在授衔翌年便第一次递交了入党申请书。

为社会主义事业全心全意

1953年后,董其武同志任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第69军军长,致力于我军现代化、正规化的建设。他多次组织军队举行实兵实弹演习和三军示范性的演习,率领军队完成了军事训练、国防施工、营建生产等义务。

1963年河北省遭受特大洪灾,他亲自指挥了抗洪抢险。他作风民主,身体力行,为人楷模,德高望重,深受宽大官兵的拥戴。他坚持从严治军,起劲增强军队的正规化建设,受到了中央军委的高度评价。

/wp-content/uploads/2021/1/2AfIfa.jpeg插图(2)

邓小平与董其武亲热攀谈

董其武同志从自己亲自的履历中,眼见了中国社会发展变化和社会主义事业所取得的伟大成就,深切认识到中国共产党是中国人民的大救星,是革命事业取得胜利的顽强向导核心,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他后半生的最高追求。他热爱中国共产党,拥护党的向导,自觉按党章要求规范自己的言行。许多党内的老同志赞美他是党外的布尔什维克。但为了革命工作的需要,直至1980年1月他才实现了多年的夙愿,名誉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wp-content/uploads/2021/1/7VRnIr.jpeg插图(3)

董其武将军入党宣示

董其武上将的一生是爱国的一生,他坚持真理,追求灼烁,为国家和民族的利益无私地孝敬了自己的气力,为祖国的繁荣富强和争取祖国统一作了不懈的起劲。他自强不息的革命精神,高尚的人品和为政清廉的优良作风,给我们留下了名贵的精神财富,永远值得我们深深地眷念和学习。

本文系《祖国》杂志社王璐据相关历史资料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泉源。

遵义会议后的“洋照料”李德

李德,原名奥托·布劳恩,曾用名华夫,早年加入德国共产党,1928年进入苏联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后被共产国际派到中国担任军事顾问。1933年初,李德从上海来到中央苏区。中共临时中央负责人博古不懂军事,对李德十分依赖和支持,把第五次反“围剿”的军事指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