遵义会议后的“洋照料”李德

他81岁加入中国共产党,毛主席说:他一定要授上将

在解放战争中,我党取得的胜利果实,一部分是由解放军殊死拼战拿下的,还有一部分则是国民党起义将领贡献的。因此在建国之后,这些弃暗投明的国军起义将领,都得到了应有的奖励和优厚的待遇。促成绥远和平解放、在开国大授衔中被授予上将军衔的董其武就是其中

李德,原名奥托·布劳恩,曾用名华夫,早年加入德国共产党,1928年进入苏联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后被共产国际派到中国担任军事照料。1933年头,李德从上海来到中央苏区。中共暂且中央卖力人博古不懂军事,对李德十分依赖和支持,把第五次反“围剿”的军事指挥大权完全交给了李德。李德推行军事教条主义,导致红军作战接连失利,引起红军宽大官兵的不满。但博古、李德不认真吸收教训,改变错误做法,反而对提出差别意见的同志举行袭击。在遵义集会上,李德受到了严厉指斥。

/wp-content/uploads/2021/1/eENfiq.jpeg插图

被共产国际派到中国的“洋照料”李德

■遵义集会上受到批判■

1935年1月,遵义集会召开。会上,李德受到指斥,其军事向导方式和战略战术目标也受到批判,并被写入集会的总结决议之中:“政治局扩大会以为××同志特别是华夫同志(××同志指博古,华夫同志指李德)的向导方式是极端的恶劣,军委的一切事情为华夫同志小我私家所经办,把军委的集体向导完全作废,惩治主义有了极大的生长,自我指斥丝毫没有,对军事上一切差别意见不只完全忽视,而且接纳种种压制的方式,下层指挥员的机断专行与缔造性是被抹杀了。在转变战略战术的名义之下,把已往革命战斗中许多名贵的履历与教训完全甩掉,并命之为‘游击主义’,虽是军委内部大多数同志曾经不止一次提出了准确的意见,而且曾经发生过许多猛烈的争论,然而这对于华夫同志与××同志是枉然的。”“政治局扩大会以为为了破坏敌人新的围攻,缔造新苏区,必须彻底纠正已往军事向导上所犯的错误,并改善军委向导方式。”

李德本人加入了遵义集会,伍修权作为他的翻译也列席了集会。对于李德在遵义集会上的显示,伍修权回忆:“集会一最先,李德的处境就很狼狈。那时,别人基本上都是围着长桌子坐,他却坐在集会室的门口,我也坐在他旁边,他完全是处在被告的职位上。别人谈话时,我一边听一边翻译给李德听,他一边听一边不断地吸烟,没精打采,神情十分沮丧。由于天天集会的时间很长,前半段会我精神还好,谈话的内容就翻译得详细些,后半段集会时精力不济了,时间也紧迫,翻译就简朴些。在集会过程中,李德也曾为自己及王明在军事上的‘左’倾教条主义错误辩护,不认可自己的错误,把责任推到客观原因和暂且中央身上。不外这时他已司理不直、气不壮了。事后有人说他在会上发脾气,把烤火盆都踢翻了,把桌子也推翻了,这我没有见到。那时集会的气氛虽然很严肃,斗争很猛烈,然则谈话照样说理的。李德本人也意识到已是‘无可奈何花落去’,失势无权了,只得硬着头皮听取人人对他的批判谈话。”

李德在他1973年出书的《中国纪事》中是这样回忆的:“至于我呢,我只能吃力地跟上两天的集会。伍修权显然不乐意给我翻译,而且译得也不完全。因此,我在获得集会记录或者至少是尚待作出决议的文字质料并详细阅读之前,没有表明态度。”对于会上对他的指斥,他以为是“诋毁”,辩解说:“一个外国照料既没有下达指示的权力,又不懂中文,和外界又没有联系,怎么才气做到这些呢?”同时,他坚持以为遵义集会“不是解决生死攸关的原则问题,而是一场无原则的派别斗争”。

在遵义集会上,李德坚持以为自己作为照料只是提提意见,是中国同志自己搞坏了,而“完全坚决地差别意对于他的指斥”。党在决议决议到支部讨论时,指出了华夫的名字,而在团以上干部会中才宣布博古的名字。在遵义集会上,李德被作废了指挥权。这次集会以后,他加入红军向导层决议性集会的次数逐渐削减,纵然应邀加入,也只是列席而已。

/wp-content/uploads/2021/1/rMfmam.jpeg插图(1)

遵义集会旧址

■唯一走完长征全程的西方人■

在遵义集会竣事之前,李德提出了到红一军团去的要求。“我请求允许我在第一军团待一段时间,使我能够在前线的直接实践中更好地熟悉毛所放肆强调的中海内战的特殊性。这一请求被批准了。”于是,“他的马背上驮满了从军需官那里领来的特殊供应物品,他就急忙去追赶林彪的军队了。三四天之后,他终于见到了林彪。他说,他受到了无礼的接待。不外,他照样收起了他最喜好的娱乐——打扑克,最先研究毛的战争方式了。在此之前,许多长夜他都是和博古以及两个翻译靠打扑克打发已往的”。

红一军团是中央红军的主力军队,早在中央苏区时李德还曾去红一军团讲过战术课,那时他与军团长林彪相处得还算融洽。不外这次前来“蹲点”的李德却自以为讨了无趣:“林彪以一种不耐烦的态度接待了我。关于军事形势,他缄口不谈,我以后在他的司令部渡过了几个星期,在这时代他对我也险些绝不外问。”事实上,林彪对李德仍很通知,他特意交接军团管理科的一名科长卖力照顾李德的生涯。1935年2月下旬,红军二占遵义城时,李德又回到中央纵队行动,随军转战贵州、云南。

1935年5月12日,红军巧渡金沙江后,中共中央在会理召开了政治局扩大集会。这是长征途中一次主要的集会。据李德回忆,他在集会召开前的最后一刻接到约请,由于没带翻译,只能靠博古边听边给他作一些简朴的先容。会上,毛泽东对以林彪为代表的错误熟悉和流动举行了批判,李德在亮相时却说:“我们别谈已往了,照样谈谈当前吧。”然则,李德在《中国纪事》中回忆:“局外人”即非政治局委员没有加入这次集会,林彪、彭德怀也没有加入。

6月中旬,红一、四方面军在长征途中会师。8月初,李德被派到红军团结军事学校担任向导。据他自己回忆:“就战术问题上过几回大课,而且举行过几回专题的讲座和图上演习,但大部分时间却是加入‘收割’,甚至有两次加入了一个征粮队。”8月3日,红军分成左、右两路军北上,李德同中共中央和前敌指挥部一起随右路军行动。

那时,红四方面军向导人张国焘贪图盘据红军,而李德以自己特殊的职位和身份坚决抵制盘据,维护党的决媾和统一。他也以为:“我确实也是一个忠实支持者,只管我对遵义集会持有保留意见。”

对此,时任红军大学军事教员的阎捷三曾有过回忆:一天破晓,红大师生集合起来准备出发,这时红军大学教育长、四方面军参谋长李特带着人骑马赶来了。他高声转达张国焘的下令,要四方面军的同志都随张国焘南下,不要跟中央北上。李德见李特十分嚣张,上前拉住了李特的马头,斥责他的盘据言行。没说几句话,两人就动起手来。闻讯而来的毛泽东阻止了他们的争斗。此时,李特情绪异常激动。李德忧郁李特一时冲动铤而走险,就从后面将李特紧紧地抱住。李特气急败坏地狂喊乱叫,使劲挣扎,但无奈李德的双臂犹如钢铁一样平常,他怎么也脱节不掉。毛泽东见状说了声:“放了他吧!让他们走!”见毛泽东发话,李德这才不情愿地松了手。

那时在场的彭德怀眼见了这一幕,并说李德“这次显示很好,站在准确的方面”。

上述一幕,见于2006年8月15日《解放军报》上揭晓的《李德被作废指挥权之后》一文。在阎捷三《捉放李特的见闻》中有更为详细的回忆,彭德怀以及另外几个当事人和目击者的回忆也提到了这件事,应当是可信的。李德对自己的这一行动,在《中国纪事》中却一字未提,只模糊地写道:“而我呢,午夜被派到军事学校去转达开拔的下令,我这样去做了。司令员同他的人引人注目地留了下来,其间似乎没有发生冲突,早晨我同学校一起又加入了中央纵队。”

9月中旬,中共中央在俄界召开集会,集会通过了《关于张国焘同志的错误的决议》,同时将军队举行了重新编组,李德是体例委员会的成员之一。10月19日,中央红军主力胜利到达陕北吴起镇(今吴起县城)。红一方面军胜利竣事长征,李德也成了唯一走完长征全程的西方人。

/wp-content/uploads/2021/1/mEbYNv.jpeg插图(2)

延安时期的李德(左)

■继续推行照料职责■

1935年12月,李德随中央机关住进瓦窑堡。不久,他加入红军参谋部的一些事情,主要是在红军学校事情。12月27日,他加入了在陕北瓦窑堡召开的党的流动分子集会。他对毛泽东在会上所作的《论否决日本帝国主义的计谋》讲述持否决态度,以为“它既不相符海内现实气力的对比,也无助于确立普遍的民族统一战线和民主人民共和国这个政治目的”。

1936年1月,李德列席中央军委集会。集会主要讨论战略目标,归结起来是若何处理好牢固和生长中的关系。集会决议东征生长,在生长中牢固。李德差别意这个决议,受到其他同志的指斥。27日,红军主力东征前夕,李德写信给中共中央,即《对战略的意见书》,意在说服中央住手东征行动。信中指出:阎锡山有8万人,在手艺上、交通条件方面都比我们优越,我们只有1.3万人,其中一半是新兵和3000名新的俘虏兵,手艺条件也低。在战争形式方面,游击性的行动在苏区和游击区经常能决议胜利,但在白区则很少能获得效果。同时,李德声明,“拒绝加入出征的队伍”。这样,红军主力东征时代,李德在后方留守。其间,白匪民团曾多次袭扰边区,他还协助周恩来加入参谋部的事情,并同红军军事学校的全体学员一起加入了守护瓦窑堡平安的战斗,显示勇敢。5月初,东征回师后,中央政治局召开集会,李德被邀列席,会上他为阻止东征一事作了自我检讨,认可政治局对他的信的指斥“是准确的”。

今后,李德被安排到抗大教学。他还受命卖力确立和训练了红军的一个骑兵团。李德依附在苏联伏龙芝军事学院学过骑兵并当过苏联红军骑兵师参谋长的履历,精彩地完成了义务,并以为这给他“带来了很大的兴趣”。

1937年1月,李德随中央迁到延安栖身。他没有被约请加入1937年12月的中央政治局集会和1938年10月的中共六届六中全会。他在回忆录中对这一时期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共中央许多目标政策和军事计谋示意不满和否决。

抗日战争发作后,为研究对日本帝国主义的作战方式,总结红军作战的履历教训,吸收外洋军事作战功效,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成立了军事研究委员会,李德为委员;在军事研究委员会下设编委会,李德任主任。1937年9月至10月间,延安的军事杂志编辑建议李德每月写一份军事概况,但李德想按自己的看法组织文章,效果文章被拒绝揭晓。1938年下半年,他受司令部委托,先后写了几篇反映现代武器在差别斗争中的计谋的文章,包罗《现代军事手艺》《坦克及坦克斗争的方式》《空军与防空》《化学战争与防毒》等。李德回忆说:“这些文章一切揭晓了,并署了译者的名字。只有一次,由于疏忽把李德称为作者了,我获得了读者的几句赞美,但编辑却受到了指责。”其中前两篇文章划分揭晓在《八路军军政杂志》1939年第一期和第二期上,后两篇文章划分揭晓在《中国青年》1939年第四、五期合刊和第八期上。

1938年至1939年间,李德的正式身份是后方司令部照料。

/wp-content/uploads/2021/1/nYvie2.jpeg插图(3)

1954年身居民主德国的李德(居中者)

■争取返回苏联■

1936年中国共产党同共产国际恢复无线电联系以后,李德曾几回向洛甫(张闻天)要求返回苏联。1937年底,王明等人回到了延安。李德喜出望外,多次找王明和张闻天请求共产国际把他召回苏联。王明则勉力劝阻,说苏联正在搞肃反,李德此时回去很危险。“他的原话是,在苏联守候我的不是什么好事,我必须估量到可能被流放,甚至被枪杀。他这番话并没有使我感应十分受惊,由于在《真理报》上我经常读到我小我私家熟悉的或是知道的名字成了‘人民的敌人’,我可以保证,他们对党的忠诚是坚定不移的。我不理解其中的靠山和联系,然则我对自己说:不管发生什么事,我愿意在莫斯科为我自己的事情卖力。”在王明的劝说下,李德暂时打消了回苏联的想法,但他照样想在适当的时刻回苏联。

这时代,李德与在延安搞医务事情的国际友人马海德等有较多来往。在此前后,他也曾会晤过到延安采访的艾格尼斯·史沫特莱和埃德加·斯诺夫人以及其他一些外国人士。埃德加·斯诺接见陕北时代,也曾同李德长谈,李德也对自己在华的军事指导思想作了反思,认可西方的作战方式在中国不一定总是行得通的。他说:“必须由中国人的心理和传统,由中国军事履历的特点来决议在一定情况下接纳什么主要战术。中国同志比我们更领会在他们本国打革命战争的准确战术。”这种熟悉显然是较为客观的。

1939年秋,周恩来赴苏联治病。李德接到中共中央暂且通知,批准他同机返苏。在延安机场,不少人都赶来同李德告辞,毛泽东也礼貌地祝李德“一路平安”。就这样,李德竣事了他在中国的军事生涯,今后再也没有回到过中国。

李德返回苏联后,受到共产国际的指斥,并被克制再过问中国事务。之后,他去苏联外国文学出书社事情。1941年,李德以红军军官的身份加入了苏联卫国战争,战争竣事后又回到外国文学出书社事情。1954年,李德回到民主德国定居,主要从事翻译事情,是德文版的列宁著作的责任编辑,还翻译了一些苏联作家的作品。1961年至1963年,李德曾担任民主德国作家协会第一书记。

剩下的日子,李德是在镇静中渡过的:翻译,研究,著述。1973年,民主德国迪茨出书社出书了他的《中国纪事》。在这本书中,李德对昔时的一些事实举行了歪曲叙述,并对一些中共向导人举行攻击、中伤。1974年8月15日,李德病逝于东柏林。■

文/韩洪泉

本文为《党史博览》原创。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摘编等。

主席生命最后九个多月,竟极少见地失声痛哭过三次

毛泽东晚年除了有许多的忧虑和不安,内心还有很多的悲伤和痛楚。在毛泽东生命最后的九个多月的日子里,就先后痛哭流泪过三次。 1976年,毛泽东的健康状况迅速恶化,吃药吃饭都要靠人喂,就在这个时候,周恩来于1月8日在北京305医院病逝。毛泽东得到噩耗后,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