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德是怎样支持和维护毛泽东的领导核心职位的

大兵团作战大师粟裕:诸葛亮算不上军事家

粟裕大将与他的大兵团作战经验 粟裕首长擅长大兵团作战,在全军是出了名的,在毛主席、刘少奇、朱老总、周恩来、任弼时等中央领导同志那里,都是挂了号的,要不然毛主席为什么在给粟裕下达作战任务时,总是希望他打大兵团作战。 粟裕大将 什么是大兵团作战?

中国共产党的第一代中央向导集体,是从遵义集会最先逐步形成的,在这个向导集体中,毛泽东是焦点。作为第一代中央向导集体的主要成员,朱德在确立和维护毛泽东的向导焦点职位上施展了主要的作用。

/wp-content/uploads/2021/1/JFFRNf.jpeg插图

1936年12月,长征胜利后的朱德和毛泽东在陕北保安齐集

遵义集会上明确支持毛泽东■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被迫长征。1935年1月上旬,红军占领贵州遵义。1月15日至1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遵义召开扩大集会。集会主要是总结第五次反“围剿”和突围中军事指挥的履历教训。博古在会上做了总结第五次反“围剿”的讲述。虽然他对军事错误做了一定的检验,但着重强调的是许多客观缘故原由,为暂且中央和自己的错误做辩护和注释。对此,毛泽东做了长篇谈话,指斥博古把第五次反“围剿”失败的缘故原由主要归结于敌强我弱的客观因素,着重剖析了“左”倾军事门路执行消极防御战略目标的错误及其显示,如进攻时的冒险主义、防御时的保守主义和转移时的逃跑主义。他还叙述了中国革命战争的特点和由此而发生的战略战术问题。

朱德在王稼祥、张闻天之后谈话,态度鲜明地支持毛泽东的准确意见,对博古、李德的错误举行了严肃的指斥。他对博古、李德军事上的瞎指挥有着直接而充实的领会,因此讲话时很激动。在会上给李德当翻译的伍修权回忆道:“朱德同志向来谦逊稳重,这次谈话时却声色俱厉地追究暂且中央的错误,训斥他们排挤了毛泽东同志,依赖外国人李德弄得丢掉凭据地,牺牲了若干性命!他说:‘若是继续这样的向导,我们就不能再随着走下去!’”

集会推选毛泽东为中央政治局常委。在常委分工中,毛泽东为周恩来军事指挥上的辅助者。遵义集会现实上形成了以毛泽东为焦点的新的中央的准确向导,在中国革命最危急的关头,挽救了党,挽救了红军。

遵义集会后,朱德为毛泽东能够重新回到党和红军的主要向导岗位而喜悦。他回到住处按捺不住心里的喜悦,对康克清说:“这次集会开得好,你等着转达吧!”

1961年6月30日,朱德在想念这一伟大的历史转折时写下这样的诗句:

“群龙得首自腾翔,门路醒目走一行。左右高低能纠正,天空无限任飞扬。”

/wp-content/uploads/2021/1/Jn2eyi.jpeg插图(1)

1931年11月7日,中共苏区中央局委员合影。左起:顾作霖、任弼时、朱德、邓发、项英、毛泽东、王稼祥

长征途中维护以毛泽东为焦点的党中央的向导■

遵义集会后,以毛泽东为焦点的新的中央率领中央红军北上抗日。1935年6月中旬,中央红军与红四方面军在四川懋功(今小金)会师。为统一头脑,明确往后的战略目标,中共中央政治局于6月26日在两河口举行集会。28日,集会做出《关于一、四方面军齐集后战略目标的决议》。红四方面军向导人张国焘不愿执行这个决议。为了维护党中央的准确战略目标,做好团结事情,朱德老实地同张国焘通宵长谈,但遭到拒绝。

8月初,中革军委决议将红一、红四方面军夹杂编组,分左、右两路北上。朱德和张国焘一同指挥左路军。8月4日至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沙窝召开集会,讨论并通过中央《关于一、四方面军齐集后的政治形势与义务的决议》,重申北上抗日、建立川陕甘革命凭据地的目标是准确的,同时强调必须在红一、红四方面军中进一步增强党的绝对向导,否决过高地估量敌人气力、对革命前途悲观失望的右倾摇动。

此时,担任红军总政委的张国焘加倍自高自大,专擅用权,总是以小我私家意志挟制朱德等总部向导,进而同党中央匹敌。8月28日,中央政治局在毛儿盖索花寺召开集会,毛泽东主持集会并做了讲述。集会要求左路军向右路军靠拢。但张国焘拒不执行中央指令,要求南下,甚至要求右路军南下回手松潘之敌。“张国焘还怂恿个体职员给朱总施加压力,但朱总一直很镇静,他说他是一个共产党员,要遵守中央,不能赞成南下。”

9月9日,张国焘背着党中央,密电右路军政治委员陈昌浩,令右路军南下,贪图盘据和危害党中央。为贯彻北上目标,制止红军内部可能发生的冲突,党中央武断决议率红一、红三军和军委纵队迅速转移,脱离险境,先行北上。

往后,张国焘大造否决党中央的舆论,并最先了对朱德的围攻。他先派人同朱德谈话,要朱德写否决中央北上的文章。朱德坚决拒绝。9月中旬,张国焘在阿坝召开中共川康省委及红军中党的流动分子集会,会场外挂着“否决毛、周、张、博北上逃跑”的大横幅。张国焘攻击中央率红一、三军北上是“逃跑主义”,宣扬南下。他还伙同他人一起强制朱德当众亮相。朱德说:党中央北上抗日的目标是准确的。北上决议,我在政治局集会上是举过手的,我不能言而无信。我是共产党员,我的义务是执行党的决议。南下是没有出路的。有一次,张国焘等造谣:“他们(指党中央)走的时刻,把仓库里的枪支弹药粮食,另有一些伤员,一切纵火烧了。”朱德马上愤然说:“这纯粹是谣言!从井冈山最先,毛泽东就主张官兵同等,禁绝打人骂人,宽待俘虏,红军的俘虏政策就是他亲定的,对俘虏还要宽待,怎么会烧死自己的伤员?过草地干粮还不够,发动人人吃野菜,怎么会把粮食烧掉?这种无中生有的谣言,是醉翁之意的人制造出来的!”

1935年9月17日,张国焘公布南下下令。10月5日,张国焘在松冈四周卓木碉果然宣布另立以他为首的“暂且中央”,并宣布朱德为“中央委员”“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朱德坚决否决张国焘这种盘据中央的做法。当张国焘要他对这个所谓的“中央”亮相时,朱德说:“大敌当前,要讲团结嘛!天下红军是一家。中国工农红军在党中央统一向导下,是个整体。人人都知道,我们这个‘朱毛’,在一起好多年,天下全世界都著名。要我这个‘朱’去反‘毛’,我可做不到呀!”朱德还严正声明:“你这个‘中央’不是中央,你要遵守党的向导,不能重新努力别辟门户,闹独立性。”朱德态度强硬地否决张国焘另立“中央”,使其反党盘据行为受到有力的制约。正如徐向前回忆所说:“朱总司令看透了他,一直在忠告他,启发他,制约他。因而张国焘心里总是打鼓,不敢走得更远。”张国焘在回忆录中也认可,“顾到朱德所说留下转圜余地的意见”,不敢把事情做绝。

1935年11月,红四方面军在百丈关战争中遭受挫败,同时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张浩带来关于“共产国际完全赞成中国党中央的政治门路”的新闻。朱德捉住这一转机,于1936年2月初与徐向前等一同要求张国焘北上与红一方面军会师。2月中旬,张国焘赞成北上。随着红二、红六军团的到来,加以党中央允诺以协商方式解决他的问题,张国焘终于在6月6日宣布作废其另立的“中央”,建立西北局。至此,张国焘盘据党中央的流动以失败了结。

/wp-content/uploads/2021/1/RJF73i.jpeg插图(2)

抗日战争时期,毛泽东和朱德在研究作战目标

■抗战初期支持毛泽东的对日作战目标■

1937年7月7日,天下性抗战发作。14日,毛泽东、朱德向红军下达“十天准备完毕,待命抗日”的下令。红军在对日作战中应该接纳怎样的战略战术?是延续土地革命战争后期的正规战,照样接纳其他作战模式?由于红军各级指战员对中国革命战争的规律性、匹敌日战争战略职位等问题在熟悉上有差异,同时已习惯于正规军和运动战,因此很多人主张应该打大规模的阵地战、运动战,要集中作战。

在此问题上,毛泽东有着深入的思索。他综合了敌情和义务等主客观因素的转变,提出了把已往的正规军和运动战转变为游击军和游击战。“这样的一个转变,便在征象上显示为一个倒退的转变,因此这个转变应该是异常难题的。”8月1日,毛泽东明确提出:“在整个战略目标下执行独立自主的涣散作战的游击战争,而不是阵地战,也不是集中作战。”“在最先阶段,红军以出三分之一的军力为相宜。”8月5日,毛泽东在给红军总部的电报中提出,红军担负的作战义务应该是“独立自主的游击运动战,钳制敌人大部分,祛除敌人一部”。“我们事实上只宜作侧面战,不宜作正面战。”8月9日,毛泽东进一步提出,“红军应当是独立自主的指挥与涣散的游击战争,必须保持独立自主的指挥,才气施展红军的甜头,团体的作战是不行的”。

对于对日作战的战略战法问题,朱德也一直悉心研究,但早先他的看法与毛泽东有着一定的区别。他支持游击战争,但同时也提倡努力的运动战。6月9日,他在中央召开的白区事情集会上说:游击战争在抗日战争中会起很大的作用。6月23日,他接受美国学者托马斯·彼森的接见时说:“这场战争必定是一场总体战。”“一切中国军队必须在统一的指挥下团结起来,必须制订配合的抗战部署。”8月4日,朱德在云阳红军总部与周恩来、博古等致电毛泽东,提出《关于天下对日抗战及红军参战问题的意见》和《关于红军主力出去抗战的意见》,“要求独立自主担任一方面作战义务,施展红军运动战、游击战、持久战的专长”。“多行侧面的运动战与游击战。”“关于红军只出三分之一问题,我们再三思量,以为仍以红军主力出去为妥。”8月11日,朱德在南京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军政部谈话会上谈话,系统叙述抗日战争的战略战术。他指出:抗日战争在战略上是持久的防御战,在战术上则应接纳攻势。必须到敌人的侧翼流动。我们应脱离交通线,举行运动战,在运动中杀伤敌人。我们要深入敌后作战。游击战是抗战中的主要因素。他还建议开办游击训练班,使国民党的军队亦能逐步学会游击战争。

由于红军发兵在即,对这些问题的熟悉又未完全一致,毛泽东以为有需要举行一次通盘的讨论,统一头脑。8月22日至25日,中共中央在陕西洛川召开政治局扩大集会。毛泽东多次谈话,指出:“我们的目标最基本的是持久战。”红军的战略目标,就是“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争(包罗有利条件下祛除敌人兵团与在平原生长游击战争,但着重于山地)”。这种独立自主是在统一战略下的“相对的独立自主”。游击战争的作战原则是:“涣散以发动群众,集中以祛除敌人,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

集会在民主的气氛中举行。

朱德出席集会并多次谈话。虽然之前他对于抗战的战略问题与毛泽东有差别看法,但在认真研究毛泽东的战略之后,他坚定地支持毛泽东的主张。8月22日,他谈话时主张红军早上前线,应注重保留军力,对红军的使用,“应是努力的,向前的,生长的”。24日,他再次指出,持久战不能单凭消耗,主要的是发动群众,军事上是发动宽大游击战争。红军应及早开赴华北前线。“我们能牵制敌人,起伟大作用。”

在朱德等人的支持下,与会者对于毛泽东提出的党对红军的向导、坚持独立自主的指挥原则、开展山地游击战及红军担负的义务等问题,取得了一致意见。

会后,作为八路军总指挥,朱德认真执行了毛泽东的游击战头脑,率领八路军取得了一系列的胜利,配合了国民党军正面战场的作战,袭击了日本侵略者。同时,朱德还把游击战头脑上升到了理论的高度,厚实和完善了毛泽东的军事头脑。1938年头,朱德揭晓了《论抗日游击战争》,系统叙述了抗日游击战争战略战术,提出了游击战争在抗日自卫战争中的主要意义、抗日游击战争的诸要素、抗日游击队的战术等。这部著作匹敌战初期敌后雨后春笋般生长起来的抗日游击队起了主要的指导作用。

/wp-content/uploads/2021/1/Nvqya2.jpeg插图(3)

毛泽东、朱德、周恩来三位伟人在延安机场合影

■在延安整风运动中维护毛泽东的焦点职位■

为统一全党的头脑和提高全党的马列主义理论水平,肃清以王明为代表的教条主义错误,解决理论与现实相连系的问题,中共中央、中央军委于1942年至1945年在全党全军范围内开展了一次普遍的整风运动。整风运动分为两个条理举行,一是党的高级干部的整风,一是一样平常干部和普通党员的整风。

党的高级干部的整风是从1941年9月最先的。1941年9月10日至10月22日,中央政治局举行扩大集会,检验党在历史上稀奇是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的政治门路问题。10日,毛泽东在会上强调要否决主观主义和宗派主义,指出主观主义的特征是“不切现实,按心里想的去办”。而创造性的马克思主义应该“从现实出发,解决中国问题”。11日,朱德谈话,旗帜鲜明地支持毛泽东的看法。他指斥主观主义时指出,已往上级党组织要求红军攻打中心城市,都是主观主义的显示。他还稀奇提到共产国际派来的军事顾问李德的主观主义错误给革命带来的严重影响,指出主观主义的缘故原由是一些知识分子不懂现实情形,拿着马列主义当招牌,随便指斥坚持准确主张的老干部。他强调,不切合现实的理论,便不是准确的理论。做什么事情总要从现实出发,就是战斗条令也要凭据战场情形灵活运用,掉臂现实是不能准确解决问题的。朱德连系军队现实情形,指斥宗派主义时指出,军队中宗派主义的显示,主要是不敢用新干部,尤其是知识分子干部,不敢行使俘虏。不打破这种头脑,不只军队难以生长,而且党的统一战线政策、三三制等都无法执行。他还通过1936年在甘南同张国焘斗争的情形指出宗派主义的危害。

经由一段时间的酝酿和准备,稀奇是在党的高级干部中基本上统一了熟悉后,全党整风的条件就渐次成熟了。1942年2月上旬,毛泽东先后揭晓《整理党的作风》和《否决党八股》的演说。全党整风往后最先。

1942年10月19日至1943年1月14日,中共中央西北局高级干部集会召开。朱德多次前往讲话。他希望人人往后必须很好地学习马列主义,使那些冒充的马列主义、假招牌的马列主义非收起来不能,没有设施作怪。已往“左”倾机会主义是一种幼稚病,但又不简单是一个幼稚病的问题,还由于有些人为了争当首脑而要推翻已有的首脑,都想当中国的列宁。然则,我们党在二十多年奋斗中已经发生了自己的首脑,这就是毛泽东同志,这是在历史过程中磨炼出来的,不只在中国,而且世界上都认可他是中国共产党的首脑。以是,我看有些人不要再争了,照样坦坦白白、诚老实恳地做一点事情,能做什么就做什么,叫做什么就做什么,这样,最后或许能成为一个首脑人物也很难说。他还谈了党的一元化向导问题,指出:已往我们党也是一元化的,不外由于首脑犯错误,一元化就化到另外一个地方去了。现在门路准确了,以后我们党要在毛主席向导下执行一元化。

为进一步统一高级干部的头脑,为中共七大做准备,中央政治局决议在1943年9月继续召开政治局扩大集会,讨论党的门路问题。9月9日,朱德在会上谈话。讲到自己在党向导下革命20年的经历时,他说:自己与毛泽东在一起虽然也有争论,但最后照样驯服了毛泽东的向导。9月13日,毛泽东在会上谈话,着重强调要否决教条主义的宗派主义、履历主义的宗派主义,只要“反掉这两个器械,党就统一了”,并点名指斥说:“教条主义的宗派,最主要的是王明,四中全会后是博古。”10月6日,毛泽东在会上再次强调要否决两个宗派。在这次集会上,朱德从谈自己的学习体会入手,深入指斥“两个宗派”。他指出,王明的教条主义现在看来很明显,他们只知道外国,不知道中央。我们也要外国,也要中国,从现实出发都对,从教条出发都错。履历主义者懂理论少,自然要做教条主义的俘虏。毛泽东做事实事求是,有气概气派、有能力,遇到难题总能想出设施,在人家否决他时还能坚持按现实情形做事;同时他读的书也不比别人少,但他读得通,能使理论与现实合一。实践证明,有毛泽东向导,各方面都有生长;照毛泽东的方式做事,中国革命一定有把握胜利。我们这次学习,就要每人学一套本事,主要学好毛泽东做事的本事。

胡乔木回忆说:“朱老总在党内是德高望重的忠实父老,又与毛主席有着‘朱毛不能分’的关系。他以这种特殊身份讲的这番话,对于政治局整风批判‘两个宗派’,把全党熟悉统一到毛主席的头脑和门路上来,施展了主要影响。”

1945年,中共七大选举发生了新的中央委员会和中央向导机构。七届一中全会选举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为中央书记处书记,选举毛泽东为中央委员会主席兼中央政治局、中央书记处主席。党的第一代中央向导集体正式形成。■

文/左智勇

本文为《党史博览》原创。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摘编等。

彭德怀的一次救命之恩,黄克诚直到庐山会议被批判时才知道

文/黄禹康 1931年盛夏,中央苏区第三次反“围剿”战斗正酣之际,红3军团第3师政委黄克诚在火线上突然接到命令,要他立即回到军团政治部领受任务。他以为上级又要调换他的工作,没作多想,便向师里交待了工作,从前线撤了下来。 黄克诚喘息未定,军团政治部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