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国中将阿沛·阿旺晋美与毛主席、邓小平的革命友谊

秦始皇到底长啥样?可能真长张鲁一那样……

来源:中国新闻网 记者最近正在播出的《大秦赋》带热了关于秦始皇的讨论。 同时,不少网友也在猜测秦始皇的样貌:有人说张鲁一不像秦始皇,也有人觉得富大龙的形象更适合去演秦始皇。 但秦始皇到底长什么样呢? 很多人的第一反应大概是:上学时教科书上不是有

/wp-content/uploads/2021/1/2eEv2u.jpeg插图

阿沛·阿旺晋美(1910.2—2009.12.23)

阿沛·阿旺晋美,藏族,西藏拉萨人。伟大的爱国主义者,著名的社会流动家。1951年任西藏地方政府赴北京谈判的首席全权代表,同中央人民政府代表签署了和平解放西藏的《十七条协议》。西藏和平解放后,任国防委员会委员、西藏军区第一副司令员,1955年获一级解放勋章并被授予中将军衔。

“农奴死光了,贵族也活不成”

1910年2月,阿沛·阿旺晋美出生于西藏拉萨市墨竹工卡县甲玛乡一个有名誉的家庭。1932年到西藏地方政府新建立的仲扎玛尕兵营投军,历任班长、排长、营长。1936年任西藏地方政府昌都粮官,1940年任民事法官。在实践中,阿沛·阿旺晋美对那时西藏的社会情形、政治制度等有了亲身体验。他曾叹息:“农奴制长此下去,农奴死光了,贵族也活不成。”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解放西藏成为实现祖国领土主权完整统一的要害一步,势在必行。
与此同时,以摄政达札为焦点的少数分裂主义分子在帝国主义分子直接谋划指使下,蓄意钻营“西藏自力”,并准备扩军备战,武装阻止人民解放军进藏。他们的言论煽动了一部分人。
官员大会上,阿沛·阿旺晋美是第一位站出来表达差别意见的人。他那时认定,西藏是中国领土的历史事实改变不了,“西藏自力”不可能实现。为此,他提出两点意见:一是西藏自古是中国的一部分,这是历史事实,西藏问题只能由中央政府解决。因此,应派一个代表团去北京,同中央政府商谈。二是同解放军只能谈判不能接触,打的效果只能带来不堪设想的灾难。阿沛·阿旺晋美的谈话厥后流传到社会上,引起伟大回响。那些原来随声附和的人,或者有异议而不敢谈话的人,听了他的话立刻活跃起来,说阿沛·阿旺晋美的意见有原理,他掉臂小我私家安危提出意见,完全是为西藏着想。

1950年,摄政达札和噶厦任命阿沛·阿旺晋美为增额噶伦兼任昌都总管,主持昌都地区的文武事务。阿沛在赴任前,向噶厦和摄政写了讲述,请求准许他到昌都后不接任总管职务,而是“一起东去,溯水寻源,找解放军谈判”。然则这个请求没有被批准,阿沛·阿旺晋美只好去昌都接任总管。

受到邓小平、毛主席等向导人的接见

1950年10月6日,受命进藏的解放军第18军打响了昌都战争,西藏地方武装在这场战争中一败涂地。这场战争,彻底击碎了西藏地方政府中有些人妄图依赖天堑阻挡解放军进藏的理想。
1951年2月,达赖喇嘛和噶厦任命阿沛·阿旺晋美为西藏地方政府首席全权代表,和另外4位全权代表赴北京,同中央人民政府举行和平谈判。
“阿沛·阿旺晋美接触到的第一位中央人民政府高级向导人是邓小平。”阿沛·阿旺晋美的儿子阿沛·晋源回忆说。1951年4月初,阿沛·阿旺晋美等3位代表抵达重庆,中共中央西南局书记邓小平接见并宴请了阿沛·阿旺晋美一行。多年以后,阿沛·阿旺晋美回首说:“只管我们是在相互完全生疏的情形下见面的,但邓小平同志坦诚亲热的谈话,认真详细地注释中央对西藏的方针政策,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对我那时消除疑虑、增添和谈乐成的信心,以及厥后转向革命、走上革命的门路都起到了很主要的作用。因此,我一直把他看作是我投身革命的第一位引路人。”

/wp-content/uploads/2021/1/r2eIRr.jpeg插图(1)

1951年4月,邓小平和各界群众迎接以阿沛·阿旺晋美(左一)为首的西藏地方政府代表团途经重庆前往北京。

“到北京以后,最让他激动的,是在北京前门火车站,见到周恩来总理亲自率党内外民主、知名人士前来迎接。那时虽然西藏距离北京很远,相互联系也不多,但西藏人民都知道毛主席是最高首脑,对周恩来、朱德等的名字也很熟悉。”阿沛·晋源说,这是父亲最为津津乐道的两件事。
5月1日,阿沛·阿旺晋美被约请加入“五一”国际劳动节庆祝流动观礼。毛泽东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接见了他,亲热地对他说:“迎接你们到北京来。我们是一家人,家里的事情人人商量着办,就能办妥。祝你们谈判乐成。”毛主席的接见对消除分歧、取得共识、谈判乐成起到了要害性作用。

/wp-content/uploads/2021/1/7Bnmqm.jpeg插图(2)

阿沛·阿旺晋美(右)向毛主席敬献哈达

/wp-content/uploads/2021/1/AbMrA3.jpeg插图(3)

毛泽东宴请西藏地方全权代表阿沛·阿旺晋美(左一)、班禅额尔德尼· 却吉坚赞(右三)。

从4月29日起,以阿沛·阿旺晋美为首席的西藏地方政府全权代表5人同以李维汉为首席的中央人民政府全权代表4人就和平解放西藏事宜举行谈判。在充实民主、友好攀谈、频频协商的氛围下,最后双方代表在各项问题上完全达成了一致意见,于1951年5月23日签署了《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设施的协议》(简称《十七条协议》)。至此,西藏获得了和平解放。

/wp-content/uploads/2021/1/veIjEj.jpeg插图(4)

1951年5月23日,中央人民政府代表和西藏地方政府全权代表在北京签署《关于和平解放西藏设施的协议》。

坚决维护祖国领土的完整统一

1959年3月,西藏上层反动团体在拉萨发动武装叛乱,阿沛·阿旺晋美想法向达赖喇嘛送去了中央驻藏署理代表谭冠三和他本人的数封信,为争取达赖喇嘛尽了最大起劲。同时,他实时放置上层爱国人士搬往机关内部,珍爱了他们的生命安全。
中央作出平叛决议后,他作为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副主任,坚决贯彻执行中央的决议,坚定站在反分裂斗争的第一线,介入和向导西藏人民平息叛乱、举行民主改革和建设民主政权。今后,他历久担任西藏自治区向导职务,一直致力于祖国统一和家乡建设。在多年的实践斗争中,他深深感到,只有中国共产党才是各族人民利益的真正代表者和维护者,只有社会主义门路才是各民族繁荣生长的唯一门路。

/wp-content/uploads/2021/1/MvqUFj.jpeg插图(5)

1965年9月,西藏自治区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在拉萨举行。阿沛·阿旺晋美当选为自治区人民委员会主席。

阿沛·阿旺晋美以自己的亲身经历,揭破所谓“西藏自力”的反动实质。在1989年前后和2008年的拉萨“3·14”事宜之后,阿沛·阿旺晋美不停为维护国家统一和民族团结而呼吁。“西藏是中国不可分割的领土”,“‘3·14’事宜是达赖团体内外勾结有组织、有预谋、精心谋划指挥的”,“搞‘西藏自力’是违反西藏人民意愿的,是不得人心的。”

/wp-content/uploads/2021/1/ZBnuYv.jpeg插图(6)

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阿沛.阿旺晋美慰问军队

作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全国人大民族委员会主任委员,阿沛·阿旺晋美介入组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的制订。他勤勤恳恳,扎实事情,多次深入民族地区和全国各地考察调研,推进民族区域自治历程,保障民族区域自治法的顺遂施行,为推动民族地区生长、维护祖国统一和民族团结倾注了毕生心血。

/wp-content/uploads/2021/1/aAzARb.jpeg插图(7)

阿沛·阿旺晋美

2009年12月23日,百岁的阿沛·阿旺晋美因病在北京逝世。

本文系《祖国》杂志社李欣欣据相关资料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泉源。

朱德是怎样支持和维护毛泽东的领导核心地位的

中国共产党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是从遵义会议开始逐步形成的,在这个领导集体中,毛泽东是核心。作为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的重要成员,朱德在确立和维护毛泽东的领导核心地位上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1936年12月,长征胜利后的朱德和毛泽东在陕北保安会合 ■遵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