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与习仲勋,《毛泽东选集》是习仲勋最爱读的书

历史镜鉴吴三桂

历史镜鉴吴三桂 文|左文 一代枭雄吴三桂因为明末清初吴梅村《圆圆曲》中一句“恸哭三军皆缟素,冲冠一怒为红颜”而为后世人津津乐道,而吴三桂的历史角色似乎也由此定论:即宠妾陈圆圆被“闯贼”掠走是吴三桂选择引清入关的决定因素,历史的天平由此开始向清

文/霞飞

/wp-content/uploads/2021/1/FvQvQb.jpeg插图

毛泽东与习仲勋相识于20世纪30年代。那时,毛泽东把习仲勋从错误门路的屠刀下解救出来,而且在厥后的事情中信托习仲勋,对他赞美有加,频频委派习仲勋担任主要向导职务。开国后,在习仲勋遭受康生等人陷害时,毛泽东也对习仲勋很体贴。毛泽东逝世后,习仲勋十分悲痛。《毛泽东选集》一直是习仲勋最爱读的著作。

毛泽东一到陕北就提出住手捕人,救了习仲勋一条命

习仲勋在1926年5月就投身革命,在血与火的斗争中,为中国革命事业的生长作出了主要贡献,他自己也在斗争实践中成熟起来。到1934年,二十多岁的习仲勋已经是陕甘边苏维埃政府主席了。他同刘志丹等同志一起确立了陕北红军和革命根据地,是刘志丹的主要助手。

然则,就在习仲勋协助刘志丹为牢固、生长陕北革命根据地而起劲奋斗时,却横遭“左”倾机遇主义者的迫害。

据习仲勋回忆:“我被关押了,早先在王家坪,厥后押到瓦窑堡,和刘志丹一起关在一个旧寺库里。‘左’倾机遇主义门路的执行者搞法西斯审讯方式。……在莫须有的罪名下,许多人被迫害致死。”

/wp-content/uploads/2021/1/qq6Bbu.jpeg插图(1)

◆1932年,“两当叛乱”前的习仲勋(左一)。

恰在此时,毛泽东率领中央红军到达吴起镇。毛泽东刚刚住下,就听说刘志丹、习仲勋等人被抓的新闻,他马上提出:住手捕人。毛泽东还说:“我们刚刚到陕北,仅领会到一些情形,但我看到人民群众的政治热情很高,明了许多革命原理,陕北红军的战斗力很强,苏维埃政权能牢固地坚持下来,我信赖确立这块根据地的同志是党的好干部。”1935年11月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甘泉县下寺湾召开常委集会,听取陕甘晋省委副书记和西北军委主席聂洪钧汇报事情。当他们汇报到“肃反”问题时,毛泽东马上提出:“住手逮捕,住手审查,住手杀人,一切听候中央解决。”接着,毛泽东派刚刚担任国家守护局长的王首道等带一个事情组前往陕甘晋省委所在地瓦窑堡去观察。王首道临行前,毛泽东专门找他谈了一次话,嘱咐说:“杀人不能像割韭菜那样,韭菜割了还可以长出来,人头落地就长不拢了。若是我们杀错了人,杀了革命的同志,那就是犯罪的行为。人人切记这一点,要稳重处置。”毛泽东还告诉王首道,一定要向他们(指极“左”分子)讲明了,这是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的意见。为了使王首道的这次行动更有气力,毛泽东在征得中央其他主要向导同志意见后,暂且组成一个中央事情组,让王首道任组长。王首道记住了毛泽东的话。他明白,毛泽东的话的真正意思就是,无论若何,也不能杀戮刘志丹、习仲勋等人。

王首道受命后,用最快的速率赶到瓦窑堡,转达了中央政治局常委集会精神和毛泽东的指示,要求马上放人。王首道是中央派来的人,带着一个中央事情组,向“左”倾机遇主义者正式转达的是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的意见,他们不得不服从。于是,他们释放了刘志丹、习仲勋等人。

经由观察,强加在习仲勋等人头上的“罪名”,完全不确立,是一种陷害。观察结果出来后,毛泽东武断地给刘志丹、习仲勋等人昭雪。

毛泽东率中央机关来到瓦窑堡后,第一件事,就是要见一见差一点儿被杀戮的陕北根据地确立者们。毛泽东是在一个窑洞里见到习仲勋的。毛泽东和习仲勋一碰头,就十分惊讶,说:“原来你这么年轻。”原来,毛泽东早就知道习仲勋这个名字。那是1935年毛泽东率领中央红军长征刚刚抵达陕北根据地时,在几处村子墙壁和大树上,看见了一些张贴时日已久的《陕甘边苏维埃政府布告》,上面署名“主席习仲勋”。往后,毛泽东便记住了习仲勋这个名字。当毛泽东知道习仲勋被极“左”分子看成“反革命分子”处置时,毛泽东那时就想:一个经由历久革命斗争磨练,又有深挚群众基础的苏维埃政府主席,怎么能够是反革命?毛泽东实时发出“刀下留人”的指示,与他那时对习仲勋的这一熟悉有很大关系。这次又见了习仲勋,毛泽东更坚信自己的判断没有错。

/wp-content/uploads/2021/1/niAVva.jpeg插图(2)

◆陕甘边区苏维埃政府旧址,匾额为习仲勋题写。

毛泽东见习仲勋这一年,习仲勋刚刚23岁。虽然在被关押时,他倍受折磨,身体没有完全恢复,但经由几天的休息和医治,显得很精神。毛泽东和他谈了许多话,从习仲勋的门第、履历,一直谈到他当前的事情。毛泽东对于习仲勋对革命事业的忠诚和很高的政策水平,思量问题周全周密,头脑清醒,做事精悍,印象很深。毛泽东激励习仲勋往后要勇敢为党事情,党中央是信托他的。

经由生死浩劫,习仲勋经受住了重大磨练。1936年1月,组织上任命他担任中共关中特委常委、苏维埃政府副主席。

当以毛泽东为焦点的党中央到达陕北后,一些人散布说:是陕北救了中央。这种说法,对陕北部门干部也有一定影响。陕北的少数老同志中也有一种议论:陕北救了中央。习仲勋坚决否决这种说法。他在差别场所严正指出:“这句话应该倒过来:中央救了陕北。”他说,“毛泽东和党中央长征尚未到达陕北前,陕北根据地外受国民党重兵,内遭‘左’倾门路的危害,许多优异的党员干部、知识分子和下级军事指挥员被枪杀、被生坑。毛主席不到陕北,陕北根据地就完了;毛主席晚到4天,就没有刘志丹和我们了;要不是毛主席‘刀下留人’,我早已不在人世。他们(‘左’倾机遇主义者)已给刘志丹和我们挖好了生坑坑。”

在毛泽东的培育和磨炼下,习仲勋的能力和才干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获得毛泽东四次高度评价

习仲勋在被捕后的生死关头,仍坚持真理,绝不屈服,这一点深受毛泽东欣赏。党中央、毛泽东对习仲勋不停委以重任。1936年6月,按中央决议,习仲勋加入西征,担任中共环县县委书记(那时陕北根据地的一个县委书记,职位就是很高的了)。9月,习仲勋调回关中任中共特委书记、游击队政委。周全抗战发作后,任中共关中地委书记、专员公署专员、军分区和关中警备区第一旅政委。1942年7月调任中共西北中央局党校校长。1943年2月任中共绥德地委书记兼绥(德)米(脂)警备区和自力第一旅政委。1945年6月当选为中共第七届中央候补委员。同年7月任陕甘宁边区团体军政委,与司令员王世泰率部在淳化爷台山区域还击国民党军进犯。不久,经毛泽东提议,中央决议,习仲勋任中央组织部副部长。

毛泽东、党中央不停换取习仲勋的职务,是有意培育习仲勋,想让他在各方面事情中获得磨炼。而习仲勋也没有辜负毛泽东、党中央对他的期望,经由血与火的磨练,经由做种种庞大的事情,习仲勋已经成为在党政军等各方面事情中都有厚实履历的向导干部。毛泽东对习仲勋的提高看在眼里,而且给予很高评价,还一再在中央政治局中提议放置习仲勋更主要的向导职务,给习仲勋压更重的担子,培育磨炼他。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在遴选西北局书记一职时,毛泽东在中央的集会上明确说:“我们要选择一个年轻的担任西北局书记,他就是习仲勋同志。他是群众首脑,是一个从群众中走出来的群众首脑。”这一年,习仲勋刚刚33岁,就这样,年轻的习仲勋于1945年10月担任了中共中央西北局书记,兼任陕甘宁晋绥联防军政委。这在那时已经是独当一面的主要向导干部了。

/wp-content/uploads/2021/1/rAF3aq.jpeg插图(3)

◆1946年,中共中央西北局书记习仲勋在延安

习仲勋自从投身革命后,经受的是周全的磨炼。在血与火的斗争中,习仲勋在指挥军事方面,也有很强的才气。他曾协助刘志丹在陕北军事斗争中,多次谋划军事方略,也曾担任陕北革命根据地的向导职务。毛泽东对习仲勋这一点异常看重,他也有意让习仲勋担任大兵团的军事向导职务,熟悉对大兵团作战的指挥。解放战争最先不久,毛泽东就提议,让习仲勋担任野战军大兵团的向导职务。中央赞成毛泽东的意见,不停对习仲勋委以军事方面的重任。从1947年起,习仲勋历任陕甘宁野战团体军政委、西北野战兵团副政委、西北人民解放军野战军副政委。

毛泽东转战陕北时,让习仲勋协助彭德怀指挥在陕北的野战军。习仲勋也不负毛泽东所望,协助彭德怀,在十分艰难的情形下,率领军队指挥作战,创造出一个又一个战争事业。青化砭、羊马河、蟠龙战争,三战三捷。接着,习仲勋又介入指挥了陇东和三边战争。在此历程中,习仲勋指挥大兵团作战的军事才气获得了进一步提高和施展。彭德怀对习仲勋的军事才气评价很高。毛泽东也看到了习仲勋的军事才干,决议在军事上让他获得更多的磨炼。1947年7月,中央决议,习仲勋再次兼任陕甘宁晋绥联防军政委,与司令员贺龙统一向导西北地方武装和后方事情。1949年2月起,习仲勋任西北军区政委、中共中央西北局书记。

中华人民共和国确立后,习仲勋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委员,西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代主席。此时的习仲勋,已经是十分主要的中共中央西北局的主要向导人了。

/wp-content/uploads/2021/1/UzQzuy.jpeg插图(4)

◆1949年2月,陕甘宁晋绥联防军区改称西北军区,贺龙任司令员,习仲勋任政治委员。

1952年头,习仲勋任西北局书记和西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周全主持西北区域事情。一天,薄一波去毛泽东处,毛泽东正在阅读习仲勋从西安发来的讲述——《关于中共中央西北局委员会全体集会情形》。这个讲述包罗西北区域的土地改革、统一战线和民族事情等等,内容厚实,叙述精炼,为中央向导对幅员辽阔、民族众多、社会庞大的大西北做好政治改革等各项事情提供出一个蓝本。毛泽东阅读后,对习仲勋十分赞赏,心里也十分高兴。便对薄一波说:“你讲讲,习仲勋这个同志怎么样?”薄一波脱口而出:“年轻有为。”原来,薄一波也十分赞赏习仲勋,而且,他在延安时就听到毛泽东赞誉过习仲勋。但此时薄一波并不是顺情说好话,而是实事求是也从心里信服习仲勋。毛泽东望着薄一波,像是自言自语地说:“现在已经‘炉火纯青’了。”“炉火纯青”四个字,是毛泽东对习仲勋的很高评价。

毛泽东说习仲勋“比诸葛亮还厉害”这个话,是在1952年。西北区域,幅员辽阔,民族众多,汉、回、藏、维、蒙等十多个兄弟民族,共有2350万多人。同时,那里政治庞大,经济落后。习仲勋针对这种情形提出:一切事情都要在民族团结基础上接纳“稳进稳重”的目的举行。“争取各民族上层人士,争取宗教方面人士,然后去发动,不能颠倒过来。”这是习仲勋那时解决西北区域民族矛盾的基本目的。

争取青海省昂拉部落选十二代千户项谦归顺,是习仲勋在西北区域解决众多民族问题中的一个代表。项谦是当地少数民族的头人,原来对新中国人民政府接纳不互助的态度。习仲勋针对项谦做了许多争取事情,终于使项谦放弃对人民政府的敌对态度,与人民政府互助。毛泽东得知这件事后,在一次见到习仲勋时说:“仲勋,你真厉害,诸葛亮七擒孟获,你比诸葛亮还厉害。”

/wp-content/uploads/2021/1/zAn2Qb.jpeg插图(5)

◆1952年7月习仲勋关于解决项谦问题几点意见的电报稿。

习仲勋主政西北时期所表现出来的政策水平、事情能力和气概气派,使毛泽东和党中央加倍欣赏他。当中央决议调部门地方干部到中央来事情以增强中央的向导气力时,习仲勋是被思量上调中央事情的主要人选,而且,要委他以重任。毛泽东设想调习仲勋来中央委他的主要职务是中央宣传部长。他亲自在中央做出此项提议,在中央获得通过。通事后,毛泽东还在那时在中央事情的理论水平较高的向导同志中宣传习仲勋。一天,毛泽东见到林默涵和胡乔木,对他们说:告诉你们一个新闻,马上给你们派一位新部长来。习仲勋同志到你们宣传部来当部长。他是一个政治家,这小我私家能实事求是,是一个活的马克思主义者。1952年9月,习仲勋调任中共中央宣传部部长兼政务院文化教育委员会副主任、党组书记。那时,习仲勋38岁。以这个岁数主持中央一个十分主要部门的向导事情,在开国初期是不多的。习仲勋主持中宣部事情并主抓教育事情后,制订了“整理提高、重点生长、提高质量、稳步前进”的16字目的,准确指导了开国初期的文教事情。

/wp-content/uploads/2021/1/a2MrEj.jpeg插图(6)

◆1953年1月,习仲勋被任命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起草委员会委员。1954年3月23日,宪法起草委员会第一次集会在北京举行。图为委员们合影,前排左起:黄炎培、郭沫若、彭德怀、陈云、周恩来、宋庆龄、毛泽东、刘少奇、李济深、张澜、董必武、沈钧儒、何香凝,后排右一为习仲勋。

在此基础上,毛泽东提议让习仲勋到政务院担任主要向导职务。1953年9月,习仲勋任政务院(后为国务院)秘书长。1956年9月,当选为中共第八届中央委员。1959年4月至1962年10月,任国务院副总理兼秘书长。

习仲勋担任政务院秘书长和国务院副总理兼秘书历久间,协助周恩来总理处置大量国家事务,使自己熟悉了中央事情,周全事情能力进一步提高。周恩来也对习仲勋十分信托和欣赏,许多重大问题直接交给他处置。

康生借《刘志丹》小说诬陷习仲勋;在毛泽东讲话时康生递条子

在习仲勋起劲协助周恩来总理处置党政军重大事务时,却遭到了康生的陷害。

在1943年“整风运动”中,康生搞“抢救运动”,大搞逼供信,把在白区事情的地下党打成“红旗党”等。对此,习仲勋曾坚决地予以抵制。解放战争中,康生又在土改中推行“左”的门路,习仲勋再次以毛主席的准确门路予以抵制。在这两件事上,习仲勋是正大光明的,他根据实事求是的原则做事,根据毛泽东的一向头脑做事,从事情原则出发,有什么就说什么,而且实践也证实,习仲勋的意见是准确的。然则,阴险的康生却暗怀着对习仲勋的不满,而习仲勋对此却一点儿也不知道。

开国后,康生陷害习仲勋,原由是小说《刘志丹》。

刘志丹是土地革命战争时期陕北区域著名的革命向导人,也是习仲勋的老向导和老战友,1936年4月,于红军东征作战时代不幸牺牲。为了纪念刘志丹义士,1936年5月,他的田园陕西保安县改名为志丹县。毛泽东对刘志丹评价很高。他曾为刘志丹题词:“群众首脑,民族英雄。”1956年,为了宣传、纪念刘志丹,工人出书社约请作家李建彤写一部记述刘志丹事迹的小说。李思量到记述刘志丹的事迹必须真实可靠,分寸掌握也应该更稳重些,便请昔时担任过陕甘边苏维埃政府主席、那时已经担任国务院副总理兼秘书长的习仲勋审阅小说稿。习仲勋怀着对老向导老战友的深挚感情,认真阅读了书稿,之后,于1960年春两次约请作者谈自己对书稿的意见。由于书中提到高岗,而这个问题十分敏感,习仲勋对此十分注重,稀奇提出:书中有一处说到高岗,小说中还说那时高在一个问题上的主张是对的,这不妥,不要写高岗。习仲勋提出意见后,作者又着手对作品举行修改,于1961年春写出第四稿,1962年春写出第五稿后,印出少量样书,送给一些老同志征求意见。许多老同志对作品提出了一些修改意见。稀奇是,原陕北老干部、时任国家经委副主任的贾拓夫、李建彤的丈夫刘景范都对作品提了一些改善意见。作者思量到这部书是宣传革命义士的,又涉及党的历史,应该由中宣部审阅,便把样书也送给中宣部主管文艺的副部长周扬审阅。周扬认真看后以为,小说写得很好,不只可以出书,还可拍成电影,宣传刘志丹的事迹。有了这样一些条件,作者才思量先揭晓部门内容。1962年7月28日,《工人日报》最先连载《刘志丹》部门内容。《中国青年》《光明日报》也揭晓了作品的部门章节。仅仅揭晓作品的部门内容,已经在读者中发生优越影响,许多读者深为刘志丹的革命精神所感奋,提高了头脑觉悟和事情热情。

然则,对揭晓小说《刘志丹》,也有差别意见。持不意见的人把意见讲述给康生。康生一最先也没有在意,但当他听说习仲勋曾看过小说稿后,马上关注起这件事来。康生基本不去看这部小说,而是盯上了习仲勋,想借此机遇整习仲勋。康生收到持不意见的人的信后,如获至宝,马上要中宣部通知各报刊禁绝刊发小说《刘志丹》。康生自己也说他基本没有看过小说稿,但他却武断地说:“我一看小说就完全是为高岗翻案的。”

8月26日,八届十中全会预备集会在北京召开。此时,毛泽东的思绪已经转为重提阶级斗争。而恰在此时,彭德怀向中央递交了长篇申诉书。毛泽东以为这是搞翻案流动,不能给他昭雪。9月6日、7日集会转入批判鼓德怀的所谓“翻案风”。9月8日,有人在西南组会上再次提出小说《刘志丹》问题,说在当前海内外洋的天气下,各路人马都借机出动闹“翻案”,小说《刘志丹》“是行使宣传刘志丹来宣传高岗”,是为高岗翻案。康生则不失时机地说出了点睛之语:“现在的中央问题,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刻来宣传高岗?”他们的谈话在全会“总72号”简报上登出,引起了爆炸性惊动,也为正在批判的“翻案风”提供了又一支靶子。

康生陷害习仲勋的手段也是独出心裁。原本,《刘志丹》已写出第六稿,稿子中已经基本没有提到高岗了。可是,康生知道第三稿中提过高岗,便下令工人出书社将已经被习仲勋否认的第三稿印三百本送中央集会审查。阴谋家的邪恶,善意的人们是难以想象的。正如作者日后所说:“当初我还以为这种先定案,后求证的做法是出于误会,没想到竟是一个大阴谋。”

在会上,康生勉力怂恿对《刘志丹》举行批判,而且把矛头指向习仲勋,他硬说小说《刘志丹》“是为高岗翻案”,“把刘志丹写得比毛主席还高明,还先知”,“把陕甘写成井冈山甚至高于井冈山”。他诬蔑习仲勋、贾拓夫、刘景范组成了“反党团体”,小说《刘志丹》就是他们篡党篡国的纲要。在康生的怂恿下,集会在批判彭德怀的历程中对小说《刘志丹》也展开了批判。在批判中,把习仲勋、贾拓夫、刘景范打成了“反党团体”。康生以为这样还不够,他把习仲勋单独列出来,而且醉翁之意地把习仲勋和已经被中央批判的彭德怀、高岗列在一起,搞倒搞臭。于是,他借此事,说有一个“彭(德怀)、高(岗)、习(仲勋)反党团体”“西北反党团体”,还说:小说《刘志丹》就是他们的“反党纲要”。

此时,毛泽东把主要精神放在开好会上,没有注重康生揪住习仲勋与小说《刘志丹》的关系问题。可康生却一直不放过习仲勋,他在集会上搞了这一套后,以为应把这件事提到最高层,把习仲勋打垮。9月24日,八届十中全会召开的第一天。正当毛泽东在会上讲话时,一向搞阴谋的康生,不经由中央向导集体,趁毛泽东把精神集中于讲话稿之机,写了一张纸条递给毛泽东。条子上写道:“行使小说举行反党流动,是一大发现”。毛泽东在会上念了纸条。习仲勋的夫人同心同志在回忆这段历史时说:

1962年秋,康生在中共八届十中全会上,对仲勋搞突然袭击,诬陷仲勋勾通《刘志丹》小说作者李建彤,授意投掷《刘志丹》小说为高岗翻案,说仲勋是挂帅人物,是大阴谋家,大野心家。康生还在全会中给毛主席写了一个条子:“行使小说举行反党,是一个大发现。”毛主席只不过是在大会上念了一下条子,康生就以此来作为毛主席语录并广为流传。

毛泽东念了康生的条子后,康生乘隙大造舆论。他在会上提议:彭德怀、习仲勋等五人不必再出席全会,国庆节也不上天安门。康生还建议中央确立专案组,审查这件事。在那时毛泽东重提阶级斗争、中央全会上也充满强调阶级斗争的气氛的情形下,康生的陷害得手了。中央决议接受康生的建议。9月27日,全会决议确立由康生卖力的专案委员会,对习仲勋等人的问题举行审查。会后,还在党内转达了此案。

在习仲勋身陷逆境时,毛泽东珍爱了习仲勋

在审查时代,身为国务院副总理的习仲勋已经无法事情,实际上已经被停职。经由半年多的审查,1963年5月,康生主持下的审查小组写了《对〈刘志丹〉一书的审查讲述》,以为“小说夸大和歪曲了西北根据地的职位和作用,为高岗翻案,是‘习仲勋反党团体’的纲要”。1966年5月,又制出一份审查讲述,进而诬指写《刘志丹》一书是“习仲勋反党团体”蓄谋已久的。他们还先后给《刘志丹》一书罗织了四大罪状:一、书中人物罗炎基本上是高岗,是为高岗翻案;二、刘志丹搞武装斗争,做农民事情,确立根据地,是剽窃毛泽东头脑;三、书中把陕北写得太好,是与中央苏区分庭抗礼;四、小说中的人物许钟就是习仲勋,是为习仲勋篡党制造舆论。

康生等人将审查讲述报送中央政治局后,在中央政治局尚无定论时,康生却进一步加大了陷害的力度和局限。在下一步的专案审查历程中,康生行使手中之权借机大整一批党政军干部。他公开说:“打这本书,就是为打西北山头。”为了打“西北山头”,康生把西北五省大批省级干部陆续调到北京“学习”,要求他们提高熟悉。在“学习”中,许多人被诬陷为“习仲勋反党团体”的成员。接着,康生对《工人日报》党组、天下总工会党组、中宣部举行追查,通常亮相支持揭晓小说《刘志丹》的,都挨了整。

而康生陷害的主要目的仍然是习仲勋。在“党的利益在第一位”眼前,习仲勋违心地负担了责任。1963年,习仲勋被隔离审查。

根据康生给习仲勋定的“罪名”,习仲勋是“反党团体”的头子,是应该被开除党籍和公职的。但毛泽东不这样看,他心中一直对习仲勋存有好感。他没有赞成关于开除习仲勋党籍和公职的意见,而是保了习仲勋。这样,习仲勋保留了党籍和公职。而且,在毛泽东关照下,组织上放置他在中央党校(独居在“西宫所”)学习。这里平静一些,学习、生活条件都很好。毛泽东的打算是,过了这个风头,再让习仲勋出来事情。

被隔离的习仲勋并没有消沉。他要行使自己独居,环境清静的条件,认真念书。他读的,主要是马列、毛主席著作,他把这看成自觉改造世界观的方式之一。同时,他也读了许多经济、文化方面的书籍。习仲勋借此机遇又进一步提高了自己的马列主义理论素养。

然则,康生陷害习仲勋的“力度”是很大的。他在罗织了不少质料后上报中央,意图是置习仲勋于死地。在这种情形下,毛泽东又一次保了习仲勋。中央的决议没有采取康生等人的“重处置”意见,而是决议在打消习仲勋的国务院副总理职务后,仍然保留党籍,还让他到下层去担任向导职务。1965年,习仲勋下放到洛阳矿山机器厂当副厂长。

康生是习仲勋所谓“反党团体”案中央专案组的卖力人。在康生主持下,对习仲勋的审查没完没了。康生一直揪住习仲勋不放,历久审下去。直到“文化大革命”发作,专案审查尚未竣事。

在“文化大革命”运动中,已经被定为“反党团体”头子的习仲勋的处境就更不好了。“文革”最先时,习仲勋已经在洛阳矿山机器厂事情。虽然习仲勋已经远离北京,但康生并没有放过他,而是激昂北京的红卫兵勾通西安的红卫兵、河南省以及洛阳市的红卫兵去洛阳机器厂揪斗习仲勋。之后,又把习仲勋拉到西安揪斗。

在习仲勋处境难题时,毛泽东一直惦记着他。毛泽东一直想着习仲勋的劳绩,记着他的才干。而周恩来则对于曾是自己得力助手的习仲勋加倍体贴。当周恩来向他提到习仲勋的处境和珍爱习仲勋的意见时,毛泽东亮相赞成。在这种情形下,周总理让身边事情职员打电话,阻止造反派和红卫兵无休止地揪斗习仲勋,还说,毛主席说过,习仲勋是群众首脑,不再批斗他,才是执行毛主席敬服干部的政策。此时,由于历久被揪斗,习仲勋的身体已有些支持不住了。若是不是毛泽东和周恩来实时地珍爱他,他很可能在被批斗中生命不保。习仲勋得知此事后,心里十分感动。1967年4月5日,他写信给周恩来说:“我的反面作用起完了,现在只是陪人挨斗了。”周恩来接到这封信后,报毛泽东赞成,于1968年1月3日对习仲勋接纳特殊珍爱方式,用飞机将习仲勋从西安接回北京,交给卫戍区监护。这实际上是把习仲勋珍爱起来。往后,习仲勋的处境改善了许多,至少不会再受到揪斗了。他在这一段时间照样对照清闲的。他行使这种清闲的条件抓紧时间念书,进一步积累了知识,提高自己的马列主义理论水平,身体状况也逐渐好了起来。

1972年冬,习仲勋的夫人同心和孩子们商议,决议给周恩来写信,要求见习仲勋。在周恩来的关切和放置下,习仲勋的家族终于见到了习仲勋。由于多年的星散,习仲勋和子女碰头时竟然分不清他的孩子哪个是桥桥和安安,更认不得已经长成小伙子的儿子们。在临回干校前,同心又要求见了习仲勋一次,并借此机遇将他穿破的旧衣服所有更换了一下。从那以后,习仲勋和家族每年都有团圆的机遇了。

1975年春,在毛泽东、周恩来的关切下,习仲勋被排除监护,但他的所谓“反党问题”仍然没有结论。于是,习仲勋仍然按“文革”前的组织处置决议,被下放到洛阳。这次,在毛泽东、周恩来的体贴下,组织上决议派习仲勋的夫人跟他一同去洛阳,同时,为了习仲勋的平安,还让河南省公安厅来两位同志把他们接去。这次来洛阳,习仲勋被安置在耐火厂的宿舍区的两间屋子里,配偶在这里度过了三年的时光。

1976年,毛泽东逝世,远在洛阳的习仲勋从收音机里听到这个新闻时,心中万分悲痛。他在感念中国共产党由于有了毛泽东才从胜利走向胜利,社会主义建设才取得了绚烂成就的同时,也感念自己在毛泽东头脑的哺育下,在毛泽东的培育下,才气为党和人民做了许多事情。习仲勋心中异常清晰,毛泽东对自己一直是有好感的,陷害自己的是康生等人。他为中国失去毛泽东这位伟大首脑而悲痛。

/wp-content/uploads/2021/1/AR7zIn.jpeg插图(7)

◆1978年8月,习仲勋在惠阳区域调研。

“文化大革命”竣事后,习仲勋的问题也逐步获得解决。1978年2月22日,习仲勋作为天下政协特邀委员出席了五届天下政协集会,昔时4月,习仲勋便正式恢复事情。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为习仲勋昭雪的事情,也提到了中央的日程。1979年7月14日,中央组织部向中央递交《关于为小说〈刘志丹〉昭雪的讲述》。讲述指出:《刘志丹》(送审样书)不是反党小说,而是一部对照好地赞扬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形貌革命斗争历史的小说;《刘志丹》小说的创作历程是正常的,没有什么阴谋,没有根据说习仲勋等在此书创作历程中结成“隐秘反党团体”;习仲勋等同志体贴这部小说的创作,对若何修改好这部小说揭晓过意见,是完全正当的,基本谈不上是什么反党阴谋团体流动;从案件前后经由看,所谓行使写《刘志丹》小说举行反党流动一案,是康生制造的一起大冤案;“文化大革命”中,康生伙同林彪、“四人帮”更变本加厉,搞出一起株连甚广的现代文字狱,为此,凡因小说《刘志丹》案受到迫害、诬陷和株连的一切职员,都应恢复名誉,给予昭雪。1979年8月4日,中共中央批转了中组部关于为小说《刘志丹》昭雪的讲述——中发[1979]53号文件。

习仲勋的冤案获得彻底昭雪。习仲勋复出后,曾先后担任广东省委第二书记、第一书记,中央书记处书记,天下人大副委员长等向导职务。在事情中习仲勋总是讲毛泽东的伟大功勋,讲要坚持用毛泽东头脑指导事情,而《毛泽东选集》一直是习仲勋最爱读的书。直到晚年,他仍然经常读毛泽东的著作。

本文为《党史博采》原创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侵权必究

维权支持:河北冀能律师事务所

42年前,900个美国人,为什么跑到南美洲小镇集体自杀?

1978年11月18日,南美洲圭亚那的一个小镇发生了骇人听闻的集体自杀事件,死者全部是美国人。 美国一支军队当即接到任务,前去处理尸体。 当他们赶到的时候,早已看惯了生死的士兵们无不大惊失色,内心受到严重冲击。 900多具遗体横尸遍野,其中包括200多名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