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太基必须扑灭”:烈焰之中,有一人看到了未来罗马覆灭的影子

毛泽东这几幅题字,都和安徽有关……

  ○毛泽东写给曾希圣的书信   ○毛泽东给钱志道同志的题词   ○毛泽东题写“安徽大学”字样   “一定要把淮河修好”、“合肥不错,为皖之中,是否要搬芜湖呢?从长考虑,比较适宜,以为如何?……”这些耳熟能详的题字都是毛泽东关心安徽建设发展的

文|赵恺

公元前153年,老加图作为元老院的特使前往北非,调停迦太基与努米底亚两国之间的矛盾。思量到老加图此时已然81岁高龄,我们不难想象这位元老院中为数不多的第二次布匿战争老兵,应该是自告奋勇想去那座宿敌的都会走上一遭。

但老加图抵达之后却很快被迦太基的荣华所震惊,以至于其回到罗马之后,每次谈话都必定会加上一句“迦太基必须扑灭”。应该说,对于老加图这些神神叨叨的显示,元老院并不买账,否则也不会随即又派出了大西庇阿的侄子西庇阿·那西卡·科尔库卢姆率领使团再度出访迦太基。

只管西庇阿·那西卡·科尔库卢姆同样未能阻止迦太基与努米底亚之间的战事,但在元老院的演讲中,西庇阿·那西卡·科尔库卢姆却针锋相对地唱起了“迦太基应必须予以宽容”的高调。西庇阿·那西卡·科尔库卢姆之所以这么说,除了西庇阿派本就与以老加图为首的保守派对立之外,更主要的缘故原由或许其口中“宽荣”两字背后的寄义。

在云集了罗马诸多名将的西庇阿派眼中,迦太基等敌邦的存在,正是他们不停捞取战利品和政治资源的源泉。一旦斩草除根,势必有兔死狗烹之虞。无仗可打的尴尬尚还在其次,若是被保民官翻出昔日统兵之时的种种造孽,岂不是晚节不保。而且西庇阿·那西卡·科尔库卢姆对迦太基的所谓“宽容”方案,亦是要其废弃首都,远离海岸,彻底成为一个附庸于罗马的内陆国家。

惋惜迦太基并没有根据西庇阿·那西卡·科尔库卢姆的剧本向罗马屈膝求和。眼见战争在所难免,元老院中的西庇阿派忙不迭地将大西庇阿的养孙——小西庇阿推到了台前。为了保证这位年仅39岁的后起之秀可以收割战功,西庇阿派甚至不惜要求保民官暂时破除贵族阶级年满40岁才气出任执政官的相关限制。

/wp-content/uploads/2021/1/yiMVja.jpeg插图

《罗马仆从市场》,1884,让—里奥·杰洛姆

客观地说,围攻一座已然失去了舰队和野战军珍爱的都会,并不需要什么军事奇才。更何况小西庇阿接掌指挥权之时,对迦太基城的围困已经连续了两年之久。即便迦太基人真的在战争之初举行充实的发动,战至现在也难免弹尽粮绝、精疲力竭了。

公元前146年春,经由长达三年的围困和六天六夜的惨烈巷战,雄伟的迦太基城终于陷落了。漫长而艰辛的战争令罗马士兵兽性大发,在城内肆意烧杀掠夺。而面对着熊熊燃烧的焚城烈焰,听说小西庇阿曾不无惆怅地咏诵起《荷马史诗》中的名句:“终有一天,我们神圣的特洛伊、普里阿谟王和他所统治的人民,都将扑灭。”

这段悲天悯人的内心独白是否出自小西庇阿之口,后世虽仍有争论,但却真实地代表着罗马在竣事与迦太基之间长达一个世纪的角逐后,那份拔剑四顾的茫然。而随着迦太基的陷落,小西庇阿戴上了与养祖父相同的“非洲征服者”桂冠,西庇阿派在元老院中的职位一度如日中天。然则罗马却并没有因此获得平安,失去了迦太基的制衡,努米底亚王国趁势崛起,再度成了罗马的心腹大患。而在那场旷日持久的“朱古达战争”发作之前,罗马内部的社会问题便已然随着连年对外用兵而日益显著。

美国前总统老布什:毛主席面前羞涩的“孩子”,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文/吟古 1974年8月尼克松因“水门事件”而被迫辞职下台,福特继任美国总统。福特上台后,对原尼克松阵营的一些人事布局进行了重新调整。当福特问及即将解职的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主席布什,将在驻英与驻法大使间如何选择时,老布什给了福特一个十分意外的选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