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者回忆毛泽东城南庄惊心动魄历险记

志愿军突破三八线真实画面

【#志愿军突破三八线真实画面#】1950年岁末,汉江北岸气温低至零下20多度,中国人民志愿军雪中潜伏,打响了抗美援朝第三次战役。此役中,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迅速突破所谓的“联合国军”防线,占领汉城,将战线推进到“三七线”附近,共歼敌1.9万余人。#胜利的

■聂荣臻的回忆

1948年5月18日,河北省阜平县城南庄毛泽东住处突遭国民党军飞机轰炸,毛泽东怎样脱险,现在有差别的说法。聂荣臻的回忆被人们引用最多。《聂荣臻回忆录》里是这样说的:

“那天早晨,收听完广播,我正在用饭, 听到有机群的轰鸣声。……我急遽走到院里,敌机的轰鸣声越来越大了,在城南庄上空盘旋侦探。接着后面传来一阵轰鸣声,声音很繁重,不多时,又飞来两架敌机,这时已经看清是B-25轰炸机。于是,我疾步向毛泽东同志的房间走去……

“由于毛泽东同志通宵都在事情,我走到他屋内的时刻,他正躺在床上休息。我以很轻而又急切的声音说:主席,敌人飞机来轰炸,请你快到防空洞去。毛泽东坐起来, 若无其事,异常镇静,很有趣地对我说:没关系,没什么了不起!无非是投下一点钢铁,正好打几把锄头拓荒……

“我想,不能再延迟了,就当机立断,让警卫职员去取担架。取来担架以后,我向赵尔陆同志递了个眼色,便把毛泽东同志扶上了担架。我们两人抬起担架就走,在场的秘书和警卫职员,手足无措地接过了担架,一溜儿小跑奔向房后的防空洞。……我和毛泽东同志刚走进防空洞,敌人的飞机就投下了炸弹,只听轰轰几声巨响,我们驻地的小院四周升起了一团团浓烟。”

当代中国出书社出书的《聂荣臻传》中,聂荣臻的秘书范济生回忆说:“聂总得知敌机转向我们驻地偏向飞来,随即到院中考察。敌机一到,聂总就去发动毛主席进防空洞。毛主席事情了一夜,刚刚上床休息,不愿去。敌机对驴驮子一扫射,聂总要我搬来行军床,要几小我私家用担架把毛主席抬到防空洞去。毛主席见此情景,说‘自己走,自己走’。这时,先来的那架战斗机刚走,又来了一架B-25轻型轰炸机。聂总等人陪同毛主席刚到防空洞时,敌机就投下了第一枚炸弹。我到防空洞时,看到聂总、赵尔陆用身体挡着毛主席,毛主席从他们两人之间向外看。听不到敌机声了,聂总要我向冀晋军区领会敌机流动情形,得知敌机确已所有飞走,聂总才请毛主席回房休息。”

这里没说聂荣臻和赵尔陆用担架抬毛泽东,说毛“自己走”,“聂总等人陪同毛主席到防空洞”。不管情节有何差别,但一定聂荣臻在危急时刻救了毛泽东和《聂荣臻回忆录》里的说法是一致的。

稀奇值得注意的是,中央文献出书社出书的《毛泽东传1893—1949》在谈到这件事时,采用了《聂荣臻回忆录》中的说法。

/wp-content/uploads/2021/1/vY3E3i.jpeg插图

毛泽东在西柏坡住所

■毛泽东身边事情职员的回忆

毛泽东的卫士长阎长林履历了毛泽东城南庄遇险事宜。他在《在大决战的日子里——毛泽东生涯录实》中是这样叙述的:

我说:“主席,敌秘密来轰炸了,适才已经来过三架侦探机,现在防空警报又响了,一定来的是轰炸机,请主席赶快到防空洞里去防空。”

毛主席问:“敌机丢了炸弹没有?”

我说:“适才是侦探机,没有丢炸弹……轰炸机一来,就会丢炸弹的。”

毛主席说:“给我点支烟。”

这时,我们就闻声外边有人:“快!快!飞机下来了!飞机下来了!”

那时的情形万分紧要,顾不上叫毛主席吸烟了。我们也来不及和毛主席商量了,我和石国瑞、孙振国和李银桥,一边说着“快!快!”,一边随手往毛主席身上披了一件棉衣,搀扶着毛主席就往屋门外跑。

刚跑出屋门,聂荣臻司令员就来了。

他高声喊着:“快呀!快呀!飞秘密丢炸弹了!飞秘密丢炸弹了!”原本,我们是想叫毛主席躺在担架上。由于出了屋已经闻声飞机的吼叫声了,也就来不及叫毛主席躺在担架上面抬着跑了。于是袁我们几小我私家搀扶着毛主席,便一直往防空洞的偏向跑去。……当刚刚跑到军区大院后门不远的时刻,轰轰的几声巨响,敌机丢下的炸弹在大院里爆炸了。我们转头一看,院里升起滔滔的浓烟。……敌机飞走以后,我们就回到大院看了看。……我们真有些后怕。

阎长林在这里说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也说到聂荣臻来了,但并没有说到聂荣臻和赵尔陆用担架抬毛泽东的事,也没说聂进屋发动毛的事。

再看另一个亲历者的说法。从1947年转战陕北时就担任毛泽东卫士,厥后又当卫士长的李银桥在《在毛泽东身边十五年》中谈到这件事时,也没提及聂荣臻和赵尔陆用担架抬毛泽东以及聂进屋发动毛的事。他说:

情形万分紧要!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卤莽地将手一下子插入毛泽东腋窝下,阎长林、石国瑞和孙振国一道搀扶毛泽东向防空洞跑。

聂荣臻司令员敦促道:“快呀!快呀!飞秘密丢炸弹了!飞秘密丢炸弹了!”

……

“快呀!快!飞机又丢炸弹了!”聂荣臻在防空洞那里挥手呼叫。……我们已跑出军区大院的后门。靠近山脚的防空洞时,死后轰隆隆一阵巨响,敌机丢下的炸弹在院子里爆炸了。黑烟滔滔,弥漫半天空。

关于这件事情,我还问过汪东兴。他不认同聂荣臻的回忆。他说:“毛泽东那身架,他们能抬得动吗?要抬,还用他们,好几个警卫职员干什么去了?说‘他们抬’,这显著违反知识。”

聂荣臻回忆此事时,已是80多岁高龄,且年隔久远,细节上难免有不准确的地方,这也是可以明白的。

/wp-content/uploads/2021/1/YjEjey.jpeg插图(1)

晋察冀军区司令员聂荣臻在司令部门前留影

■陈伯达的回忆

有人直接地否认了聂荣臻的说法。这小我私家就是陈伯达。我们看看陈伯达之子陈晓农在他编注的《陈伯达遗稿》中对这件事情的叙述:

“5月中旬一天,国民党北平驻军飞机突然飞临阜平。该日早晨,陈伯达听到飞机声响,感应情形异常,立刻奔赴毛泽东住处,路遇仓皇逃避飞机的江青,急问:‘主席在那里?’江答:‘还在屋里,我说不动他。’陈伯达迅速赶到毛泽东屋内,劝道:‘敌机就在头顶上,很危险,要赶快走!’毛泽东听陈语气迫切,马上与警卫职员脱离住房。转过一道院墙后,毛泽东听警卫职员说陈还未走,转头喊陈。陈伯达为转移飞机视线,立在院中未动,连声催毛快走。待毛行至平安处,飞机已向下俯冲,陈急跑到院外卧倒,炸弹已掷中院子,弹片将住房玻璃所有击碎。……毛泽东去世后,曾有回忆录说,在阜平遭轰炸的危急时刻,是晋察冀军区司令员和参谋长用担架将毛泽东抬离住房的。对这一说法,陈伯达说,这是不真实的。一、他到毛主席住处时,除有几位警卫职员外,未见到其他人;二、那时情形很紧要,来不及找担架,而且毛主席并非不能走路之人,坐担架岂不耽误时间;三、那位司令员和参谋长那时都不年轻,而毛主席身高体胖,并非此二人所能抬得动的。”

关于这件事情,我还问过陈伯达的秘书王文耀。他说,陈伯达也跟他们(指王文耀和陈伯达的另一秘书王保春)这样说过:他在保外就医脱离秦城牢狱后,用不多的生涯费买了不少那时出书的回忆录看,看到《聂荣臻回忆录》中所说毛泽东在阜平城南庄脱险的事情,说不真实。陈伯达在一篇未写完的手稿中写道:

“有一回,公安局派人来问,你说你曾在阜平做过一件‘好事’,是什么‘好事’?我说,是这么一回事——在狱门前,看守的同志正开一个牢门要我进去,我不愿进去时说的。‘你是否说,你救过毛主席?’‘是的。是这样说的。这事从来没对任何人说过。我提及这事,是求毛主席能够饶恕我,不要让我进缧绁。’”

叶永烈在人民日报出书社出书的《“四人帮”兴亡》一书中谈到这件事情时,说“所有有关职员的回忆录中”,“陈伯达的回忆是可信的”。由于在陈伯达被押进秦城牢狱的时刻,毛泽东还健在,他不能、不会也不敢乱说,试想:若是不是事实,他怎么敢拿这样的事往自己脸上贴金呢?

从阎长林、李银桥所叙述的情形看,毛泽东这次所遇到的险情确实严重,因此,我们应该说,陈伯达确实做了一件“好事”、

“大好事”。陈伯达对于做的这件好事,“从来没对任何人说过”,只是在被押进牢狱的危难情形下才急切地喊出来了。

王文耀说,陈伯达回忆,第一天被送缧绁时,他原来不知道叫他去什么地方,一看到让他进缧绁,很抵触,高声喊:“我在阜平救过毛主席!”效果他照样被推进了监房。监房七八平方米,一张没有一尺高的床。他怎么也想不通。第一天晚上,他用牙咬破手腕想自杀,然则没自杀成。不久,也许一个星期的时间,陈伯达被换到楼房的三层,整个三层就他一小我私家,用饭几菜一汤,比在家吃得还好,也可以在走廊里流动。这种优越的生涯一直延续到毛泽东逝世。陈对这种待遇也很纳闷,心想,可能是他喊“救过毛主席”的话被汇报上去了,毛主席发话了。事实和缘故原由可能是这样,否则,没法注释陈伯达在牢狱里待遇的转变。■

文/阎长贵

本文为《党史博览》原创。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摘编等。

基辛格:周恩来是我在60年来的公职生涯中遇到过的最有魅力的人

《论中国》(中信出版社出版)是美国前国务卿、“政坛常青树”亨利·基辛格唯一一部中国问题专著。书中分析了中国自鸦片战争以来的外交传统,从围棋文化与孙子兵法中探寻中国人的战略思维模式,特别是试图揭示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外交战略的制定和决策机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