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辛格不想让尼克松有“蒙召”之感,周恩来却一反常态:主席既然约请他,就是想马上见到他

基辛格:周恩来是我在60年来的公职生涯中遇到过的最有魅力的人

《论中国》(中信出版社出版)是美国前国务卿、“政坛常青树”亨利·基辛格唯一一部中国问题专著。书中分析了中国自鸦片战争以来的外交传统,从围棋文化与孙子兵法中探寻中国人的战略思维模式,特别是试图揭示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外交战略的制定和决策机制,

/wp-content/uploads/2021/1/2IjEJn.jpeg插图

毛泽东与尼克松(资料图片)

论中国》(中信出书社出书)是美国前国务卿、“政坛常青树”亨利·基辛格唯一一部中国问题专著。书中剖析了中国自鸦片战争以来的外交传统,从围棋文化与孙子兵法中探寻中国人的战略思维模式,特别是试图展现新中国建立以来,中国外交战略的制订和决议机制,以及对“一边倒”的外交政策、抗美援朝、中美建交、三次台海危急等等重大外交事宜前因后果的深度解读。以下为该书节选——

访华声明草案

由于周恩来第二天晚上要会见朝鲜领导人,以是第二天下昼的集会竣事前,他提出了尼克松总统访华一事,而这时距我们不容更改的离京时间只剩下18个小时了。我和周恩来此前曾略提起过这事,但没有明说。双方都不愿遭拒或显得自己是求人的那一方。周恩来最终很自然地提出此事,好像它只是个程序问题,从而很体面地解决了这个难题。

周恩来:你对接见的公报怎么想?

基辛格:什么接见?

周恩来:是只提你的接见呢,照样也包罗尼克松总统的接见?

基辛格:我们可以宣布我的这次接见,并且说毛主席向尼克松总统发出了约请,总统也已接受了。我们可以只说个也许,也可以就定在明年春天。你以为哪种比较好?我以为两次接见同时宣布有同时宣布的利益。

周恩来:那么我们双方是否有可能派人一起起草一份公报?

基辛格:我们应该在讨论过的范围内来起草。

周恩来:两次接见都写进去。

基辛格:好。

周恩来:试试看吧……我6点有事,一直要忙到10点。我的办公室你可以随便用。你也可以回你们的住处去讨论。可以吃晚饭,休息会儿,看个影戏。

基辛格:那我们10点见。

周恩来:好,我会到你那儿去。我们今晚要开夜车了。

那天晚上实在无法写完公报,由于在谁约请谁的问题上双方僵持不下———双方都想让对方显得更自动。厥后达成了折中设施。草案需要毛主席批准,而毛主席已经睡了。最后他批准的说话是这样的:获悉尼克松总统曾示意希望接见中华人民共和国,周恩来总理“向其发出约请”,而尼克松总统“欣然”接受。

7月11日星期天下昼离京前,我们终于完成了尼克松总统访华声明草案。周恩来说,我们的声明会震撼天下。我去了尼克松在圣克利门蒂的“西部白宫”向他作了汇报。然后,7月15日,在洛杉矶和北京两地同时将那次隐秘之旅和总统受邀访华的新闻宣告于世。

尼克松来华

在隐秘接见7个月后,1972年2月21日,尼克松总统在一个阴冷的冬日抵达了北京。对尼克松来说,这是个胜利的时刻。这位反共内行武断地捉住了一个地缘政治的机遇。为了体现出他能取得云云功效的坚韧不拔的精神,也为了象征他开启的新时代,他想单独走下“空军一号”专机,向周恩来致意。那时,在中方的军乐团演奏的《星条旗永不落》的乐曲声中,周恩来穿着裁剪细腻的风衣,站在停机坪上,在凛冽的寒风中迎候着。接下来就是双方象征性的握手那一幕,它抹去了杜勒斯昔时狂妄失礼的阴影。不外说来新鲜,这虽是个历史性的时刻,却颇为低调。尼克松的车队驶入北京城时,街上没有人旁观。《晚间新闻》也把尼克松的到达列为最后一条。

第一次知道毛泽东要会见尼克松的新闻是在我们刚刚到达之后。我获悉周恩来要在会客厅同我碰头。我到那儿后,他说:“毛主席想见总统先生。”我不想留下尼克松是蒙召的印象,因此提出了几个有关晚宴上流动顺序的问题。周恩来一反常态,竟露出不耐烦之色,说:“毛主席既然约请他,就是想马上见到他。”尼克松刚刚抵京的欢迎仪式上,谈判尚未最先,毛泽东就在向国内外人民示意他的权威了。我们在周恩来的陪同下,坐上了中国的国产轿车,前往毛泽东的住所。美方的特工职员禁绝随行;至于媒体,也只能被事后通知。

/wp-content/uploads/2021/1/7Zbuai.jpeg插图(1)

毛泽东与基辛格(资料图片)

我们被直接带入了毛泽东的书房。书房不大,三面墙的书架上杂乱地放满了书稿,桌子上、地上也堆着书。房间的一角摆有一张浅易的木床。这位天下上人口最多国家的领导者却愿意被看做是一个哲学家。

毛泽东从一组围成半圆形的沙发中心站起身来。他身边有位护理职员,以便在必要时伸手扶他一把。我们厥后才知道,几个星期前,他刚刚连续不断地发过几回严重的肺心病,行动不便。克服了行动难题之后,毛泽东展现出了特殊的意志力和决断力。他用双手捉住尼克松的双手,向其报以最慈祥的笑容。这张照片厥后被刊登在所有的中国报纸上。

志愿军突破三八线真实画面

【#志愿军突破三八线真实画面#】1950年岁末,汉江北岸气温低至零下20多度,中国人民志愿军雪中潜伏,打响了抗美援朝第三次战役。此役中,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迅速突破所谓的“联合国军”防线,占领汉城,将战线推进到“三七线”附近,共歼敌1.9万余人。#胜利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