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哈努克是唯一被毛泽东视为知己的外国元首,其最大遗憾是未能见上主席最后一面

红色特工忆往事:在密送主席赴苏的专车上,发现了白俄籍职工放了一枚手榴弹……

92岁的老红军、老党员任远,16岁参加中共地下工作,曾先后任冀热察区党委社会情报科科长、南口军管会副主任、北平市公安局二处侦察科科长、副处长等职。一生与“保密、情报、特务”密不可分。在《红色特工忆往事》一书中,他回忆了曾经参加过的诸多特别行动:

/wp-content/uploads/2021/1/RRr6nm.jpeg插图

文/张嘉升

毛泽东一生中有过许多同伙,并同他们结下了深挚的友谊。其中,毛泽东与柬埔寨国家元首——西哈努克亲王的跨国友谊更是为人们津津乐道。在长达二十年的来往中,毛泽东与西哈努克休戚相关,成为了挚友,而西哈努克亲王也成为了中国人民十分熟悉的老同伙。尤其是在西哈努克亡命中国的艰难岁月里,毛泽东更是公开向天下揭晓声明,给予了他的柬埔寨同伙以全力的支持。

1956年毛泽东与西哈努克一见如故

诺罗敦·西哈努克,1922年出生于柬埔寨首都金边。1941年,同时拥有两个王族血统的西哈努克继续了柬埔寨王位,成为了柬埔寨的新国王。今后,柬埔寨在西哈努克的向导下,经由艰辛的起劲,终于在1953年11月获得了完全自力。诺罗敦·西哈努克也被国人尊为了柬埔寨的“自力之父”和“民族英雄”。1955年3月,西哈努克为脱节君主立宪制的约束,更好地介入政治,宣布将王位让与其父诺罗敦·苏拉玛里特接替,自己最先向导新组建的“人民社会同盟”,并于同年9月出任了柬埔寨的内阁宰衡兼外交大臣。1955年4月,西哈努克作为柬埔寨的代表出席了万隆集会,他同新中国向导人的结缘便始于此。

在万隆集会上,西哈努克注重到了新中国的向导人——国务院总理周恩来。此时的柬埔寨与新中国还没有确立外交关系,也没有外来往来,反倒是同蒋介石的“中华民国”保持着领事关系,但周恩来照样在大谈判话中专门揭晓了一个“关于柬埔寨推行自力政策的声明”,高度赞扬了西哈努克向导下的柬埔寨自力运动,并示意完全尊重柬埔寨的主权和领土完整。周恩来的谈话令西哈努克十分动容。更让他没想到的是,在大会间隙,周恩来竟亲自约请西哈努克一行加入中方为他们代表团准备的招待会,西哈努克爽快地准许了。招待会上,他接受了周恩来以毛泽东主席的名义请他访华的约请。这样,西哈努克首次出访新中国的条件具备了。

/wp-content/uploads/2021/1/YnyM73.jpeg插图(1)

◆西哈努克

1956年2月14日,西哈努克乘坐的专机在北京下降,受到了周恩来总理和陈毅元帅等的热烈迎接。抵达北京的第二天,34岁的西哈努克在中南海第一次见到了已经63岁的新中国首脑毛泽东。当西哈努克走下汽车时,迎面看到了一个身材高大、面带笑容的人站在门口期待。陪同的周恩来告诉他,这就是毛泽东主席。西哈努克怎么也没想到,这么一位大国的向导人会用云云尊贵的方式来迎接他,一时竟激动地说不出话来。他深深地弯下腰,凭据高棉人的礼仪,双手合十,向毛泽东真诚致意。毛泽东约请西哈努克进客厅谈判。途中,他对西哈努克说:“我是人民的儿子,是农民身世的共产主义者,但我为有你这样的亲王做同伙而感应幸运。”西哈努克对毛泽东云云坦诚的语言方式感应惊讶,只得先用外交辞令回覆道:“我很喜悦到您的伟大的国家来,我很谢谢您的约请。”

来到勤政殿坐定之后,毛泽东对客人说:“我们两国有许多配合的地方,中国也刚刚获得自力不久,已往受够了人家的欺压,现在我们脱节了别人的控制,真正的自力国家可不能让其余国家来控制哟!”毛泽东的话让西哈努克想到了自己多年来为实现国家自力所做的种种起劲,马上感受与毛泽东有了许多配合话题。毛泽东还十分赞赏柬埔寨政府推行的和平中立政策以及执行这一政策所发生的国际影响。在此前的日内瓦集会上,柬埔寨声明保持中立政策,不接受任何国家对自己主权所强加的种种限制,因而得到了国际社会的普遍赞誉。毛泽东明确示意中国政府将继续支持柬埔寨的中立政策。

毛泽东还谈到他赞成国家不分大小,一律同等的原则。他告诉西哈努克亲王,很小的柬埔寨完全可以同很大的中国在同等的基础上做同伙,而且在互利的基础上生长两国关系,增强经济合作及文化交流。鉴于柬埔寨一向推行自力、和平与中立的政策,现在同新中国建交尚存难题,毛泽东大手一挥,笑着说道:“柬埔寨有难题,我们可以守候。”两人第一次碰头,攀谈就云云投契,确有一种一见如故的感受。谈判竣事时,毛泽东更是执手将西哈努克亲王送到门口。挥手告辞后,毛泽东一直等到汽车驶离他的视线后才转身返回。西哈努克厥后才领会到毛泽东是极少用这样尊贵的方式送别客人的,他能获此殊荣,十分感动。

在短短的九天时间里,毛泽东多次会见了西哈努克,他们每次谈话都不少于一个小时,而且另有三次亲热的单独谈话。第一次访华,西哈努克对毛泽东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以致多年后仍难以忘怀,他在晚年所著的回忆录《我所来往的天下首脑》中曾这样写道:在我眼前的是人类中的一个伟人。他慈祥而又富脸色的面貌闪烁着智慧、冷静和坚贞。我以为他之所以云云频仍地接见我,而且每次会见时间又云云之长,恰好是中国对较小的国家感兴趣而且对它们尊重的象征。这总使我感应,具有爱国主义和敢于否决帝国主义的勇气比社会靠山和形式上的头脑标签主要得多。我很快就对毛主席有了好感,他对我也这样,这是十分显著的。而且时间长了以后我逐步感应他对我有了比较深的情绪,就像我对他那样。

从相识到相交,不停加深的跨国友谊

第一次访华让西哈努克亲王感受到了中国人民对柬埔寨的迎接和支持,也让他结识了中国共产党和新中国的首脑毛泽东。2月18日,西哈努克在中南海勤政殿亲自为新中国的两位向导人毛泽东和周恩来颁发了柬埔寨国王诺罗敦·苏拉玛里特赠予的柬埔寨王国最高勋章——大十字勋章,以谢谢他们对中柬友好所作出的巨大贡献。毛泽东还加入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和柬埔寨王国宰衡西哈努克亲王团结声明的签字仪式。随后,他设宴迎接西哈努克亲王和柬埔寨王国国家代表团成员访华。

第一次访华的功效,大大超出了西哈努克亲王的预期。凭据中柬双方签订的经济援助协定,中国政府将无偿地援助柬埔寨价值800万英磅的物资和商品,援助建设三座大型工厂,即纺织厂、胶合板厂和造纸厂。到了1958年,中国又援建了一座新的纺织厂、水泥厂和玻璃器皿厂。而那时中国的状态,就像毛泽东和周恩来对他所讲的那样,刚刚最先建设,还很不富足。西哈努克为自己结交了真挚的中国同伙而感应自豪。返回柬埔寨首都金边后,他在议会大厅对他的同事和议员们激动地说:“美国人只肯辅助那些听它指挥的国家,而中国人的援助,没有任何条件,我们无需做出任何答应。”

那时,柬埔寨海内一直有对西哈努克亲王与共产党国家的来往持否决的声音。西哈努克耐心地向他们注释:“你们对中国人太缺乏领会。你们知道毛泽东为什么会云云频仍地同我会见,而且每次会见时间都是那么长的缘故原由吗?这是由于中国人浏览我们柬埔寨人的爱国主义和否决外国势力过问的勇气。这要比社会靠山和形式上的头脑标签主要得多。我可以直言不讳地告诉人人,虽然我这是与中国人头次打交道,然则我对他们有好感。我和毛泽东之间相互都有这种感受,我们两国会成为忠实的同伙。”

新中国和柬埔寨的外交关系在毛泽东和西哈努克亲王配合的推动下,不停向前生长。1958年7月18日,中国和柬埔寨两国正式确立起大使级外交关系。这年8月,距离两国建交还不出一个月,西哈努克亲王再度启程来华,他十分想念已经远离两年之久的毛泽东主席。

8月15日,毛泽东在中南海见到了由西哈努克亲王率领的柬埔寨国家代表团。两人久别重逢,都十分喜悦。毛泽东谈到,现在两国关系已加倍亲切,希望柬埔寨能克服难题,加速经济生长,自力更生。第二天,毛泽东在住处再次会见了西哈努克一行,并同他们共进午餐。毛泽东说,我们两国是完全同等的同伙性子的国家。我们希望你们发达起来,我看这是完全可能的。他还夸赞了这位小他29岁的柬埔寨同伙:“你有劲头,有文化和知识,你是亲王,实际上又是一位平民化的政治家。你能团结各界人,从国王到劳动界。你做过国王,当了宰衡,又做政治首脑,同人民在一起,没有封建主义的架子。”只管每次谈话的时间都超过了一两个小时,然则两个人都以为意犹未尽,由于两国首脑之间有太多配合感兴趣的话题了。

/wp-content/uploads/2021/1/6BVF73.jpeg插图(2)

◆1956年2月18日,毛主席举行宴会,迎接西哈努克亲王。

几天后,西哈努克亲王在周恩来总理的陪同下来到了避暑胜地北戴河,在那里同毛泽东又举行了多次谈判。毛泽东十分关心柬埔寨的生长,他说:“我建议你可以搞点小规模的重工业,好比炼钢,有了钢你就可以搞点机械。我们对你们没有什么辅助,一点点经济上的辅助,那算不了什么。如果说有辅助的话,那就是政治上的,我们是否决帝国主义的,这方面临你们是个支持。”毛泽东在百忙之中的多次会见和真挚朴素的话语,使西哈努克深受感动。毛泽东身边的一个事情职员曾向西哈努克提起,新中国确立后,许多个国家的向导人接见过北京,除了几星期前刚脱离中国的苏联共产党向导人赫鲁晓夫之外,他是唯逐一个在一次接见中同毛主席举行过多次会晤的政治家。

进入60年代,中柬两国关系不停生长,西哈努克亲王曾多次来华。从1963年到1965年,他更是延续三年对中国举行接见,都受到了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总理等中国向导人的热情接待。他们一起讨论面临的国际形势,研究生长本国经济的行动。毛泽东十分迎接柬埔寨的生长壮大,1964年9月,他对来访的西哈努克说:“你们在东南亚站住了脚,我们感应很喜悦。你们的国家在经济、政治、文化方面都有生长,希望你们继续牢固、继续生长。”他还赞赏西哈努克亲王向导的柬埔寨人民的反帝斗争,“你们事情做得很好,一个六百万人口的柬埔寨敢于否决天下上第一个帝国主义大国——美国,了不起。”毛泽东的每次接待,都使西哈努克亲王感应宾至如归。多年后,他曾写道:“事实上,从我们的关系一最先,他就非常重视我并同等地待我。在我看,超过了一些西方向导人待我,除戴高乐将军是显著的破例。”

毛泽东揭晓声明,支持亡命中的西哈努克

1970年3月18日,柬埔寨朗诺团体在美国的支持下阴谋发动政变,推翻了西哈努克亲王向导的王国政府,同时宣布废黜国家元首西哈努克。那时,西哈努克即将竣事对苏联的接见,准备途经中国返回金边。毛泽东在听取了周恩来总理对柬埔寨发生政变的汇报后说:“他照样国家元首嘛!议会的这种废黜是非法的,是政变,我们固然要否决。”毛泽东义无反顾地站在了他的老同伙和国际正义的一边。

/wp-content/uploads/2021/1/7ZNVfe.jpeg插图(3)

◆1970年5月1日,毛主席与西哈努克亲王在天安门城楼旁观烟火。

3月19日上午11时左右,载着西哈努克的飞机在北京徐徐下降。中国政府派出了周恩来、李先念等向导人到机场迎接被废黜的西哈努克元首和夫人莫尼列一行共十七人,以实际行动表达了中国同伙对他的支持。3月23日,西哈努克在北京向中外新闻界宣布建立以他为首的柬埔寨民族统一阵线,向导柬埔寨军民最先了否决朗诺团体的艰辛斗争。

在北京亡命的日子里,毛泽东给予了他的柬埔寨同伙无微不至的关切,使西哈努克感受到了磨难中的真正友谊。4月24日,在中国的力促下,越南、老挝、柬埔寨的最高向导在广州举行了印支三国四方首脑集会。这次集会杀青的《印支三国团结声明》,对团结印支三国,团结抗美起到了主要作用。

5月1日,“五一”国际劳动节,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见到了久违的西哈努克亲王。毛泽东说:“我宁肯同像您这样的爱国的亲王握手,而不愿同某些所谓‘人民的儿子’那样的国家元首握手。”西哈努克亲王谢谢中国政府的辅助。当他提到归还援助的问题时,毛泽东回覆说,“我们不是军器商”,“对于某些方面的辅助,你可以把它叫作贷款,也可记记账,可是军器除外”。凭据原先的放置,这次会晤的时间为一小时,但他们却足足聊了两个小时。原定的毛主席一登上天安门就最先放焰火的设计不得不被推迟。西哈努克忘不了毛泽东和中国人民对他的辅助,多年后,他在回忆录中深情地写道:“在这么辽阔的天下里我还能在哪里找到一个更理想的首都来确立我们得继续设在外洋的另一半政府呢?物质支持,包罗武器和把武器送到我们战士们手里的手段,一直是极其慷慨的,就像以前的经济援助一样,他们在给我们物质支持时是那样地谦逊和周密,以致使我感应我们接受这些援助是帮了他们的忙似的。”5月5日,西哈努克对外宣布新政府建立,中国政府第一时间响应支持并宣布正式隔离同朗诺团体的一切外交关系,撤出了在金边的中国使馆和职员。

5月21日上午,毛泽东在人民大会堂118厅会见了西哈努克亲王和新政府的宾努宰衡。他激励西哈努克亲王:现在是大国怕小国。我们东方国家,亚洲国家一百多年来是受气的,现在逐步团结起来,要翻身。西哈努克说:“中国的坚决支持,对我们的反美斗争是很大的鼓舞。”谈判竣事后,他们一起出席了在天安门举行的首都50万人民群众支持天下人民否决美帝国主义斗争大会。大会宣读了毛泽东《全天下人民团结起来,打败美国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的声明(通称“五二○声明”)。毛泽东在声明中表达了对西哈努克的强烈支持:我热烈支持柬埔寨国家元首诺罗敦·西哈努克亲王否决美帝及其走狗的斗争精神,热烈支持印度支那人民最高级集会的团结声明,热烈支持柬埔寨民族统一阵线向导下的王国民族团结政府的建立。印度支那三国人民增强团结,互相支持,坚持持久的人民战争,一定能够排除万难,取得彻底胜利。

/wp-content/uploads/2021/1/bmYbua.jpeg插图(4)

◆毛主席和周总理与西哈努克在天安门城楼上。

在天安门城楼上休息时,西哈努克激动地对毛泽东说:“印度支那三国刻意战胜美国,有中国做我们的可靠后方,一定会战胜。”毛泽东回覆:“没有中国,你们也行。”时间来到了10月1日,毛泽东约请西哈努克亲王和夫人在天安门城楼上一同旁观了精彩的焰火演出和广场的联欢流动。西哈努克亲王也史无前例地成为一年内三次登上天安门城楼的国际政要。不久之后,颇有音乐先天的西哈努克亲王写下了歌曲《万岁,人民中国;万岁,主席毛泽东》,这首歌不是他赞扬中柬友好的唯逐一首歌曲,但在时下却独占一份沉甸甸的气力。

1975年4月,经由长达五年的斗争,西哈努克亲王向导柬埔寨军民的抵抗气力解放了金边,终于取得了对美国培植的朗诺伪政权的胜利。8月,红色高棉向导人派出乔森潘来北京接西哈努克亲王回国。8月27日,在西哈努克归国前夕,毛泽东在中南海游泳池住处会见了老同伙西哈努克亲王和夫人一行。此时的毛泽东已重病在身,但他照样在护士的搀扶下,同西哈努克等人逐一握手,并微笑着迎接亲王一行到访。他告诉西哈努克,希望他不要辞去柬埔寨民族统一阵线主席的职务,并关切地嘱咐他回国后的一些事项。西哈努克十分谢谢中国多年来给予他的援助。毛泽东说:“没有什么援助,所谓援助,第一也是你们支援我们。美国怕你们啊!而不是你们怕美国。料不到胜利这么快。”谈判邻近竣事时,西哈努克亲王微笑着双手合十向毛泽东鞠躬告辞。

/wp-content/uploads/2021/1/zyqQfq.jpeg插图(5)

◆1975年8月,毛主席与西哈努克最后一次碰头。

1976年9月9日,毛泽东与世长辞。身在柬埔寨的西哈努克听到噩耗后悲痛万分,他没有想到,一年前与老同伙的划分竟成为了永别。而此时,西哈努克正处于幽禁之中,由于不能亲赴北京见毛泽东最后一面,也成为了他永远的遗憾。

从1956年的第一次碰头,到1975年两人在北京话别,毛泽东与西哈努克亲王二十年的友谊跨越了国别、政治和岁数的界线,历久弥坚,成为了一段美谈。

本文为《党史博采》原创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侵权必究

维权支持:河北冀能律师事务所

基辛格不想让尼克松有“蒙召”之感,周恩来却一反常态:主席既然邀请他,就是想马上见到他

毛泽东与尼克松(资料图片) 《论中国》(中信出版社出版)是美国前国务卿、“政坛常青树”亨利·基辛格唯一一部中国问题专著。书中分析了中国自鸦片战争以来的外交传统,从围棋文化与孙子兵法中探寻中国人的战略思维模式,特别是试图揭示新中国成立以来,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