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吗?吉林公主岭和北京公主坟具有神秘的联系

西哈努克是唯一被毛泽东视为知己的外国元首,其最大遗憾是未能见上主席最后一面

文/张嘉升 毛泽东一生中有过许多朋友,并同他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其中,毛泽东与柬埔寨国家元首——西哈努克亲王的跨国友谊更是为人们津津乐道。在长达二十年的交往中,毛泽东与西哈努克风雨同舟,成为了挚友,而西哈努克亲王也成为了中国人民十分熟悉的老朋

1754年,乾隆从承德避暑山庄绕道蒙古科尔沁草原前往辽宁祭祀清朝祖陵时,曾经用《科尔沁固伦和敬公主额驸达尔汉亲王色布腾巴尔珠尔侍宴》为问题,写了一首叙事抒情诗:世笃姻盟拟晋秦,宫中收养喜成人。诗书大义能明要,妫沩丛祥遂降嫔。此日真堪呼女婿,昔时欲笑议和亲。同来侍宴承欢处,为忆前弦转鼻辛。在这首诗中“同来侍宴承欢处”而且引发乾隆对亡妻追思的,正是我们今天要说的固伦和敬公主和他的丈夫。(清朝祖陵是指永陵,位于辽宁省新宾满族自治县)

/wp-content/uploads/2021/1/fqeUNb.jpeg插图

位于北京东城区张自忠路7号的和敬公主府

清朝大概有八十二位公主,这些公主虽然身份尊贵,但她们的婚姻生活没有太多自主权,基本都沦为了满清统治者巩固政权的牺牲品。固伦和敬公主是乾隆最溺爱的皇后——富察皇后所生,也是她所有子女中唯一长大成人的一个。大概是爱屋及乌,乾隆对这个女儿的溺爱远远跨越其他子女。

固伦和敬公主刚满五岁就获得了自己的封号,而别的公主则需要等到出嫁时才会获得封号。乾隆甚至亲自选定了公主的未婚夫,并把它收养在宫中亲自教训,厥后为了让自己的爱女不至于远赴大漠,甚至让额驸当了上门女婿。(固伦和敬公主的额驸色布腾巴尔珠尔,是蒙古贵族,一生战功显赫,厥后被乾隆封为和硕亲王

/wp-content/uploads/2021/1/aYr2A3.jpeg插图(1)

“东坝公主坟”遗址仅剩一只被泼了红油漆的石狮子

固伦和敬公主和自己的丈夫一生都居住在北京的和敬公主府内里,并于1792年去世,乾隆皇帝悲痛异常,命人将其埋葬在北京东郊的东坝乡四周,并与额驸色布腾巴勒珠尔合葬 。现代人们提到时,也会把她的宅兆称之为“东坝公主坟”。(北京有好几个公主坟,其中玉渊潭四周的公主坟是名气最大的一个,东坝公主坟则一直名声不显。)

/wp-content/uploads/2021/1/vuyaqi.jpeg插图(2)

曾经的公主陵遗址,于50年代被损坏殆尽

那么北京的东坝公主坟和吉林的公主岭又有什么联系呢?在清朝,今天的公主岭市区域,曾经是科尔沁左翼中旗故地。固伦和敬公主去世以后,额驸的家族为了纪念,就在科尔沁一处拥有九个山峰的土岭之上修建了衣冠冢,以此来寄托哀思。光绪三年,清政府设立了怀德县,其驻地厥后就搬迁到了这个具有“九凤向阳”风水款式的公主陵墓四周。1898年最先,沙俄在我国东北修筑中东铁路,在原来的吉林省怀德县设立了 “三站”火车站。日本占领东北以后,将这个车站更名为“公主陵”,由于隐讳“陵”这个字宅兆的意思,以是厥后又更名公主岭。

以是说,吉林公主岭的“公主陵”和北京向阳区的东坝公主坟实在埋的是一个人,只不过一个是衣冠冢而已。

泉源:网络

/wp-content/uploads/2021/1/vaYzm2.jpeg插图(3)

红色特工忆往事:在密送主席赴苏的专车上,发现了白俄籍职工放了一枚手榴弹……

92岁的老红军、老党员任远,16岁参加中共地下工作,曾先后任冀热察区党委社会情报科科长、南口军管会副主任、北平市公安局二处侦察科科长、副处长等职。一生与“保密、情报、特务”密不可分。在《红色特工忆往事》一书中,他回忆了曾经参加过的诸多特别行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