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中山重用谭延闿

二战后,日本一支“鬼军”躲在我国地底,宁可吃战友遗体也不出去

上个世纪,第二次世界大战打响,这对于全人类而言都是一场巨大的灾难。在此次战争中有数十个国家和地区参战,并且不论是这些国家最终的结局是胜利还是失败,都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自明治维新以后,日本的综合国力就得到了极大的提升,并且逐渐赶上了西方列

1920年底,湖南督军谭延闿被赵恒惕赶出湖南,到上海闲居。那时,国民党人杨庶堪也住在上海,与谭延闿常有往来。他向谭延闿先容孙中山的政治主张和伟大人格,劝谭恳切助孙。与此同时,孙中山也派人由广东赴沪,专做联络谭延闿的事情,使得谭延闿有机会与孙中山“信使书札往还,讨论国是”,受孙中山的教育颇多。通过一段时间的书信往来和接触,孙中山对谭延闿也有了进一步的领会和熟悉,发现谭延闿是一个不能多得的“政治人才”。

1921年6月,陈炯明在广州发动叛变,孙中山被迫离粤赴沪。谭延闿亲往码头迎接,而且还延续数周前往孙中山的住所晤谈,两人相处“几无虚日”。孙中山把三民主义、建国方略等加以摘要论述,谭延闿听后大为倾服。孙中山又邀程潜配合造访谭延闿,居间和谐两人的矛盾,让谭延闿十分感谢,遂决议“不只救国要跟孙先生,即做人亦非以孙先生为师表不能”。不久,谭延闿在孙中山的住所重新宣誓加入中国国民党。为了表达自己对孙中山的恋慕,谭延闿特意把家里珍藏已久的两方汉玉古印送给孙中山。这两方古印是稀世之宝,玉质奇好,上面划分镌有“全心全意”和“死而后已”字样。孙中山收到这对汉玉古印后,只留下“全心全意”的一方,而把另一方送还谭延闿,并附上一封陈词恳切的信,信中主要内容是:“全心全意,死而后已”是诸葛孔明对后主刘禅解释心迹的话。我们革命党人对革命、对人民全心全意,是应有的志趣;但前人未完成的革命义务,后死者应该再接再厉,继续实行。我们应当以“死而不已”为己任,再接再厉,坚持到底。

1923年1月,陈炯明被滇、桂、粤联军组成的讨贼军击败,孙中山准备回粤,谭延闿立刻将上海唐山路的住宅卖掉,并行使人脉托请亲友辅助筹资5万银洋,捐充党费,以示追随孙中山的诚意。孙中山深为嘉许。

孙中山于2月21日到广州后,为统帅在粤各部军队起见,在广州成立了大本营。鉴于自己在以往革命斗争中“任用非人”,以致泛起“变生肘腋”的错误,孙中山宣布整理内政,改造吏治。不久,孙中山电召谭延闿来广州,并以陆水师大元帅名义任命谭延闿为内政部部长,建设部长邓泽如调任两广盐运使后,谭延闿改任建设部长。

那时,广东的军事形势十分严重。先是反复无常的沈鸿英勾通直系,于4月间果然发动叛乱。从5月最先,陈炯明叛军再度疯狂于潮州、梅县和东江一带。孙中山不只要处置一样平常政务,还需经常前往前线指挥作战。谭延闿除周密计划大本营内政部和建设部有关人事安排、军政各机关及宽大士兵的给养供求、广州城市建设等各项艰难事情外,常追随孙中山奔赴前线,甚至拿起武器充当“贴身护卫”。孙中山对谭延闿愈加信托,厥后更授予谭延闿军权,任命他为湖南省长兼湘军总司令。


泉源:人民政协报

作者:杲学军

他曾是瞿秋白、李克农的得力助手,“秘密工作”获周恩来夸赞

提起中共特工,大家耳熟能详的可能是“龙潭三杰”——钱壮飞、李克农和胡底。但李克农曾经有位秘书,也是一名红色特工,因精通俄语,文字功底极强而被重用。他的情报工作经历不逊色于李克农,尤其是他执行任务的地域跨度,没有人比他更广,这个人就是开国中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