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军汾离公路三战三捷

诸葛亮传》(22)| 诸葛亮发现木牛、流马之谜

蜀后主刘禅建兴八年(230年)的早春二月。两年前在准南石亭一战中被孙吴打得大败的曹魏元气刚刚恢复,魏明帝曹叡开拓疆域的雄心壮志又在心中萌动起来。于是,他把坐镇长安的大将军曹真召回京城洛阳,委以大司马的最高军职,然后向曹真垂询对蜀汉用兵的方略。 曹

1938年9月上旬,日军华北方面军一部沿汾(阳)离(石)公路西犯,相继占领离石、柳林,进逼军渡、碛口,并炮击黄河西岸宋家川,直接威胁黄河河防和陕甘宁边区。日军先头军队指挥机关进驻离石县,并在汾阳城内集中了大批弹药、粮秣、渡河器材等物资,随时准备起运,支援侵入离石县的日军。

为打退日军的进攻,守护黄河河防和陕甘宁边区的平安,活跃在吕梁山区的八路军一一五师在陈光、罗荣桓的指挥下,迅速集结343旅等部,由灵石、孝义区域迅速进至通向军渡的汾离公路和同蒲铁路介休至灵石段沿线区域,在睁开破袭战的同时,寻机袭击西犯日军。

在获得“敌人20辆满载弹药和渡河器材的汽车,将从汾阳起运。”的情报后,9月13日薄暮,343旅第686团在团长杨勇、团政治处主任曾思玉的指挥下,经由急行军,于9月14日破晓抵达汾离公路中段、吴城镇东南的薛公岭。这里峰峦重叠,公路路面窄、升沉大,公路两旁沟壑交织,茅草、灌木漫山遍野,有利于组织伏击。

为掩护汽车通过,此前日军在距离薛公岭10多公里的王家池修建了据点,又在薛公岭北侧制高点筑有碉堡,但八路军以晨雾为掩护,悄然绕过敌碉堡,隐藏于公路两侧,碉堡里的敌人始终没有发现。

早晨8点多,日军汽车载着200多人和大批装备开进王家池据点休息,同时派出巡逻队进入薛公岭,一面向山上开枪举行火力侦探,一面用旗语和碉堡里的敌人联络,询问情形。在确认“平安无误”后,敌车队于10时徐徐驶入薛公岭。

当敌人车队所有进入伏击圈后,686团团指挥所发出3颗信号弹。潜伏的战士们见状,立刻把手榴弹投向敌人,20辆汽车很快被炸瘫痪,与此同时,迫击炮连连发数弹,准确掷中敌人碉堡。

鏖战半个小时后,敌人泰半被歼,杨勇随即命军队提议冲锋。八路军战士向敌人冲去,将残敌尽数扑灭。有3个日军在汽车爆炸时,被气浪震晕,战斗结束时才苏醒,效果被八路军就地俘虏。王家池据点的敌人发现电话线被八路军侦探队切断,不明虚实,只好龟缩在炮楼里向薛公岭偏向开枪放炮。

薛公岭战斗后,前线日军得不到弹药、给养弥补,危在旦夕。汾阳日军怕再遭八路军伏击,于16日派出了一支100余人的队伍押送一卡车的军粮举行试探。八路军有意放行后,这支运输队“顺遂”抵达目的地。于是敌人胆子大起来,出动200多名敌兵,押送18车物资送往前线。

接到情报后,一一五师派343旅弥补团在吴城镇至离石间的油房坪四周设伏歼敌。17日破晓,弥补团在团长彭雄的率领下,以阴雨天气为掩护,悄悄运动至油房坪潜伏。上午,敌人汽车20余辆和步兵200余人在高度紧张中驶过薛公岭,开到油房坪一带平展的路段,谁知刚一放松小心,就遭到八路军的凶猛袭击,9辆汽车被击毁,押车职员半数毙命,大批军用物资和通讯器材被八路军缴获。

在延续遭受八路军伏击、汾离公路补给线被切断的情形下,前线日军被迫于9月19日由离石退却。一一五师立刻下令686团于王家池四周公路两侧设伏,并调第685团一部及弥补团、师特务连等部协同作战。

20日破晓,参战军队均按设计进入预定伏击区域。根据杨勇的部署,686团二营潜伏在公路北侧的薛科里一带,一营和三营潜伏在公路南侧的铁剪沟四周;师特务连的阵地位于伏击圈西侧,准备牵制敌后卫军队;弥补团二营位于伏击圈东侧,准备牵制敌先锋;685团二营作为预备队,随时准备投入战斗。

20日一早,日军骑、步兵800余人保护着辎重队的骡马大车和炮兵沿汾离公路退却,一路上不停遭到游击队的袭击,如惊弓之鸟,好不容易撤到王家池据点,经短暂休息后继续出发。谁知刚走出据点不久,就进入八路军的伏击圈。杨勇命军队提议攻击,马上枪声大作,手榴弹密如飞蝗,潜伏在王家池据点四周的八路军战士也乘机杀出。在八路军凶猛冲杀下,日军被分割成几段。杨勇见状,随即命预备队投入战斗。经由近两小时的鏖战,八路军全歼该股敌人。敌援军也因遭到八路军打援军队的顽强阻击而溃退。

八路军一一五师主力军队在一周的时间内延续取得了汾离公路三战三胜的战果。此役共毙伤敌1200余人,击毁汽车30余辆,火炮1门,缴获种种枪支560余支、战马100余匹,打破了敌人的西进贪图,有力守护了陕甘宁边区的平安。


泉源:人民政协报

作者:贾晓明

辅助美国打开日本大门的中国人

日本人所绘的罗森像。 1853年7月8日,四艘黑色外国军舰突然出现在日本江户湾(今东京湾)水面。这就是美国东印度舰队司令官佩里(Matthew Calbraith Perry)准将率领的舰队,此行使命,是将美国总统要求日本开国的信交给日本政府。佩里得到指令,如果日本最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