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亮传》(22)| 诸葛亮发现木牛、流马之谜

八路军汾离公路三战三捷

1938年9月上旬,日军华北方面军一部沿汾(阳)离(石)公路西犯,相继占领离石、柳林,进逼军渡、碛口,并炮击黄河西岸宋家川,直接威胁黄河河防和陕甘宁边区。日军先头部队指挥机关进驻离石县,并在汾阳城内集中了大批弹药、粮秣、渡河器材等物资,随时准备起运

/wp-content/uploads/2021/1/UbURVn.jpeg插图

蜀后主刘禅建兴八年(230年)的早春二月。两年前在准南石亭一战中被孙吴打得大北的曹魏元气刚刚恢复,魏明帝曹叡开拓领土的雄心壮志又在心中萌动起来。于是,他把坐镇长安的上将军曹真召回京城洛阳,委以大司马的最高军职,然后向曹真垂询对蜀汉用兵的方略。

曹真马上顺应天子的心意,提出了一个大肆进攻汉中的建议,他的大意是说:“蜀人连年犯我疆域,应当给以严肃的责罚。若是大肆攻伐,数道并入,就可以确立大功了。”

坐镇西部关陇战区的军事主座主张在西面大动干戈,这是可以明白的。知道天子的心思,以是投其所好,进献方略,这也异常自然。然则除此之外,曹真此举,另有一个异常特殊的缘故原由。

原来,此前曹休在准南的石亭被孙吴名将陆逊打得大北,使得曹氏本家的将领大丢脸面。因此,曹真早就存下了要为曹氏本家将领彻底洗刷耻辱的念头,以是刻意趁此次获得天子全力支持的大好机会,打一个漂漂亮亮的大胜仗,把丢失的脸面捞回来。

于是,曹真经由一番全力的发动和准备,昔时七月,在获得魏明帝正式下诏批准之后,大肆进攻蜀汉的军事行动随即最先。

攻蜀行动的总体部署,完全遵照曹真“数道并人”之计来举行。所谓的“数道并入”,即从多条门路同时出动军队攻入蜀汉。八月间,主攻兵团由大司马曹真亲自率领,从长安径直向南,经由子午道,穿越南山即今天的秦岭,从正北偏向直扑汉中。配合主力兵团行动的另有另外三路雄师:第一路是荆州战区的兵团,由战区军事主座司马懿指挥,经由西城县(在今映西省安康市西),从东向西杀来;第二路是关陇战区的分支军队,经褒斜道径直穿越秦岭,从正北偏向向南杀来;第三路也是关陇战区的分支军队,由郭淮、费瑶指挥,经由武都郡从西北偏向杀来。

以上四路雄师的兵锋,全都指向蜀军大本营所在的汉中。

然则,谁也没有想到,此番声势赫赫的攻势,最终却变成了一场“雷声大雨点小”的闹剧。诸葛亮此前的北伐,时间往往选择在天气已然回暖但又不会霖雨成灾的春季。雄心壮志的曹魏大司马曹真则否则,基本没有把发兵的季节选对,竟然选了一个“秋风秋雨愁煞人”的八月。他本所通行的那条子午道,岩高谷深,云枝相连,在平时行走都极其艰难,况且在风雨频发的秋天?他率领主力兵团刚刚进入子午谷北口不久,就遇上了极大的贫苦,一连三十多天,天天都在下雨,下得山洪暴发,泥石流不停,把子午谷沿途的悬空械道不是彻底推毁,就是堵得严严实实。曹真一再下达严历的军令,要求不惜代价,重新买通向南推进的山道,否则军法处置。下属只得冒着滂沱大雨动工,然而刚刚委曲买通的门路,转眼间又被洪水冲垮,所有起劲付之东流。就这样在泥石流中折腾了一个多月四百多里长的山谷,也只推进到二分之一处。最初雄心壮志的曹真,这时才痛切地认识到,人算确实拗不过天算,忍不住产生了放弃设计的念头。主帅的意志显著摇动,三军的士气更是被雨水冲刷得无影无踪。

此时,正在京城洛阳逍遥自得、巡游避暑的魏明帝曹叡,最先不停接到令人沮丧的军情讲述:

曹真的主力兵团,不仅被暴雨彻底冲垮了门路,而且所带的军粮大量受潮腐烂,前方将士已经面临断粮的危险局势。

陇右偏向的郭准、费瑶兵团,也因战斗失利,败退而回。

蜀军两万后备援军,又在上将李严的率领下赶到前线,形成了潜在的伟大威胁。

于是,曹叡被迫放弃向蜀汉扩张疆土的念头,要求各路戎马迅速退却收兵。

狼狈万状的曹真,回到长安就大病不起。只管又被天子曹叡接回首都洛阳经心医治,他的病情依然没有任何好转,最先一步步走向殒命。

这场魏军大肆进攻的军事行动,最后以周全失败了结,而且逼得魏军主帅曹真狼狈而逃,一病不起,这就大大提振了蜀汉三军将士的土气。两年前,友邦孙吴就在主帅陆逊的精彩指挥下,在准南的石亭打了一场大胜仗,打得魏军准南战区主帅曹休狼狈而逃,后病重身亡。孙吴和蜀汉接连取得云云重大的胜利,可见曹魏的气运已经最先出现衰败之象。既然天意昭然,那么顺应天意铲除逆贼,岂非正当其时?于是在昂扬振奋的气氛之中,诸葛亮的北伐又最先实行了。

建兴九年(231年)二月,即曹真病死的一个月之前,诸葛亮再一次出动雄师,北伐曹魏。他此番的主攻偏向,又调整回了西边陇右区域的老目的,也就是祁山。

为了这次北伐,诸葛亮还专门发动蜀军中的能工巧匠针对祁山的门路状态,设计制造出稀奇使用的大型粮食运输工具——木牛、流马。

有关诸葛亮的故事许多,留下的谜团也许多,其中就包罗木牛、流马。

木牛、流马是两种差别的运输工具,两者不仅不是同时间创制的,而且使用的地址和场所也是各不相同的。

先创制出来的是木牛。时间当在后主刘禅建兴九年(231年),详细使用的地址当是前往祁山沿途对照平展的门路和区域。

到了第二年,流马才最先创制。过了一年以后,オ最先投入实战。详细使用的地址是在通过汉中北面的斜谷道沿途以栈道为主的崎岖门路和区域。

先来说木牛。

首先,木牛和汉代盛行的鹿车有渊源,两者都以人力为驱动,都有对安装车轮的轴架。

其次,木牛在鹿车的基础上做了主要的改善,因此才会被那时的人们视为更先进的运输工具,大规模地投入使用。其改善之处应当有以下四点:

一是将独轮变为四轮,承载的重量显著增添。

二是加大轴架之间的宽度,这样就可以有用制止车身向左右双方倾倒,使操纵者对车辆的控制可以集中在对车辆的前后平衡上,也就能够加倍省力。

三是鹿车的驱动为单人后推式,而木牛则为多人前拉式。在崎岖的山路上,前拉式驱动比后推式驱动要省力得多。

四是木牛可以“群行”。也就是说,若是将若干辆木牛首尾相连,形成车列,人在两侧牵拉就可以使整个车列前进。当门路平展而宽阔时,使用少量的人力,即可驱动较多的车辆。若是没有上面第二点改善,这种车列的“群行”便不能能顺利实现了。

另有异常主要的一点,这种首尾相连的“群行”车列,在应付曹魏壮大骑兵的突然打击时,还可以充当步兵的有用屏障,而这一点,正如上文所说的,乃诸葛亮以“八阵”来训练蜀军的主要目的。由此可见,赋予木牛“群行”的特殊功效,是与运用“八阵图”阵形相配套的,这是一种极为巧妙的设计。

四川有些地方现今还在使用的架架车,与木牛的形制颇为相似。只是架架车的车轮为钢轮,其强度很大,以是只需两轮,而木牛的车轮主要以木料制作,必须使用多个车轮,才气到达所需要的承重强度。

木牛的单车载重量较大,适用于坡度转变不是稀奇大且路面有一定宽度的山区门路。从汉中通往祁山的门路大要云云,以是稀奇适合木牛的成批使用。

再来说流马。

较之于木牛,流马是更具有创新性的发现。

木牛、流马不仅创制时间有先后,而且在使用的地址和场所上也完全差别。诸葛亮出祁山,使用木牛;出斜谷,则改用流马。可见流马这种运输工具,是专门为褒斜道的军粮运输而设计制造的。要想合理推断流马的形制,首先应当对褒斜道的门路特点有所领会。

褒斜道自今陕西省汉中市北五十里的南口起,沿着秦岭南坡的褒水河谷上行,在褒水河谷的上游翻越秦岭的峰脊之后,再沿着北坡的斜水河谷下行,至陕西省眉县西南三十里的北口止,全长五百里左右。据亲自往返走过全程的曹操所言,就是“南郑直为天狱中,斜谷道为五百里石穴尔”(见《三国志·刘放传》裴松之注引《孙资别传》)。

褒斜道的大部门路段由沿着褒水、斜水两条河谷架设的栈道组成,以是又称褒斜栈道。褒斜栈道始建于战国时期,汉武帝曾调发数万民工举行大规模的修建,事见《史记·河渠书》。东汉明帝永平年间、顺帝延光年间,又有两次较大规模的扩建和整修,这见于汉中市博物馆所藏《开通褒斜道摩崖》与《石门颂》两通珍贵的古代石刻。

褒斜道的架设程序和门路特点如下:

首先,沿着河谷在岩壁上开凿水平偏向的正方形深孔:深孔的巨细各处不等,边长25~40厘米;孔与孔之间的距离也不等,大多为1~2米;孔的深度各处也不等,大多为30-90厘米。

其次,选取横截面与深孔尺寸相合的正方形木梁,将其一端插入深孔之中,另一端则用木柱立在下面举行支持。

最后,在这些木梁之上铺设厚木板,形成栈道。

稀奇值得注意的是,考古工作者还观察到,这些成排的栈道孔,“在一定的里程内,保持在一定的水平线上”。

现今四川省广元市朝天区嘉陵江河谷的东岸,曾经就是古蜀道中的主要一段,同样也是由栈道组成的。现在,当地政府行使古代遗留下来的栈道孔洞修建了一段栈道。笔者曾多次到现场考察,发现一定里程内,栈道简直保持在一定的水平线上。

这种设计,除了能降低架设的难度,更为周密的思量还在于控制栈道的坡度。由于栈道通行的地域是山区,不仅多雨而且多泥,坡度若是过旦下雨,门路泥泞,行走时便极易滑倒,甚至坠落到岩壁之下的滔滔河水中。

然则,褒斜道是从秦岭的南坡向北翻越峰脊,再下到北坡的。就整条门路而言,水平高度的升沉相当之大。因此,要想使栈道全都保持在定的水平线上,显然不能能实现。唯一的解决办法,即是在一定的距离之内,只管保持栈道孔在一定的水平线上,从而使整个栈道的大部门路面相对平缓;在这些相对平缓的路段之间,则可以直接在岩壁上开凿出较短、较窄的阶梯式路段来毗邻。

在这样的门路上运输军粮,或者运输其他军用物资,若是使用通俗车辆,在相对平缓的路段倒是对照省力,可是很难通过狭窄的上下坡阶梯式路段。若是纯粹用人力来担负,虽然可以通过阶梯式路段,然则又未能充实行使平缓栈道异常适合于车辆运输的有利条件,全程的运输将会异常吃力,效率将会大大降低;而且担负者自身在漫长的路途中,还会消耗掉部门粮食,军粮运输的效率更是会大大降低。若是用牛、马之类的大型动物来驮载,由于其自身的重量相当大,再加上数百斤的负重,不仅很难通过狭窄的阶梯式路段,就是行走在栈道的木板之上,其承重的蹄子也随时有踏断木板导致粮食、牛、马陷落坠下的危险。要想制止木板发生这样的断裂,只有在岩壁之上多打深孔,以増大横梁的密度,再将平铺的木板加大厚度,以增添其承重的强度,然则这样又会加大栈道架设的工程量和耗材量。

在上述诸多运输方式均不理想的情况下,诸葛亮便发现和制造了流马。

流马最创新之处在于将车辆运输和人力运输这两种方式很好地结合起来,从而充实发挥了两者的优点,有用制止了两者的瑕玷,实现了对栈道合理的行使,不仅显著降低了军粮运输的难度,而且大大提高了军粮运输的效率。

下面来详细谈谈流马的形制和使用。

诸葛亮《作木牛、流马法》,叙述了前脚孔、后脚孔的尺寸,又说“前后四脚”,可见流马有前、后两根轮轴和四个车轮,是一种两轴的四轮车,类似现今大型超市中使用的手推购物车。四轮车在木板平铺的栈道上做水平运动,既平稳又省力,而且载重量也不能小觑。

流马身上最为要害的部件是什么呢?就是车身上专门设计的两个木板方箱,即所谓的“版方囊”。方箱是能从车身上取下来的流动部件。车身上另有前、后轴孔,使用插销式的机件,就很容易将方箱牢固在车上,也很容易将其从车身上取下来。

值得注意的是,方箱长二尺七寸、高一尺六寸五分、宽一尺六寸,可以装米二斛三斗,两个方箱可装米四斛六斗,约合现今一百四十五斤(据现今学者研究,汉代一斛米约合现今三十ー斤半)。因此,这样的一对方箱,其外形尺寸和内装重量,正好适合一个壮丁肩挑。

至此,我们可以将整个褒斜道使用流马运输军粮的历程合理地推断出来:

首先,在褒斜道南口的汉中大本营,将统一尺す的方箱装满粮米,送至褒斜道栈道的起点。接着,通常在用木板架设而成、坡度相对平缓的路段,就用流马来运输。详细操作是将方箱成对成对地放置并牢固在一匹匹流马的车身之上,用人来推动,快速而又省力地往前传输。通常遇到毗邻性的阶梯式路段,便迅速将方箱从流马上面取下,改以壮丁来举行人力肩挑。由于这种阶梯式路段主要是起毗邻作用的,大多不长,以是纵然以人力肩挑也能很快通过,不会影响整个运输的效率。最后,被卸下方箱的流马空车,又被推车者快速推回至起点,举行下一轮的运输。

总之,以上车载、人挑两种方式的交替使用,就会形成一种接力式的快速运输,从而将艳服米粮的无数方箱不停从褒斜道的栈道上向前方运输,一直到达北端斜谷口的军粮储存堆栈。由于有无数的米粮方箱在栈道上不停地运动,犹如滔滔流水不停向前,因此这种运输工具被形象地命名为“流马”。

这种接力式的快速运输方式,具有如下优点:

其一,能够充实行使機道大部门的平缓路段,可以大大节约人力,加快速度,最终提高运输的效率。

其二,可以凭据投入人力的若干,天真决定是全程使用照样分段使用。人力相对较少时,在起点和终点之间设置中转站,先完成前一段,再完成后一段。

其三,也是构想最为巧妙的一点,就是装有米粮的方箱被运到终点的储存堆栈之后,基本不需要将米粮倾倒出来,而是可以直接码放。这种方式不仅能够大大提高储存堆栈的空间使用率,而且省去了米粮的倾倒和装入两道费时艰苦的程序,起运时会异常迅速和省力。一旦前方需要,可以在最短时间之内直接起运。而米粮运到前方的军营之后,能够继续使用与上面类似的方式,就地存放,就地转移,甚至在紧要状态下还可以作为暂时性的掩体,来抵御敌人的突袭。

《三国志》中另有一些史料,可以作为我们这种推断的可靠佐证。陈寿在《诸葛亮传》中记述了自己编定的《诸葛亮文集目录》中叙述军粮运输的第十三篇,其篇目的名称是“传运”。这个篇名异常值得注意。所谓的“传”,即传输的传,是指由此及彼的接力式传送。而上述接力式的流马运输,正好可以用“传”字来形容。清人严可均编撰《全三国文》时,以为诸葛亮的这篇《作木牛、流马法》“当在《传运篇》中”,这是颇有见识的按语。

流马是专为适用褒斜道的道特点而设计的战时运输工具,而且在使用时,必须投入一定的人力,接纳集体性和规模化的运作,才气充实展现其优点。脱离这种结构异常特殊的门路,或者投入的人力不足,不能形成集体性和规模化的运作,都无法使其优越性充实显示出来。这就是流马何以会逐渐失传的基本缘故原由。

然则异常惋惜,只管诸葛亮尽了最大的起劲,这一次应变性地再出祁山,依然没能取得预想的乐成。为何没能乐成呢?最为要害的缘故原由在于对方的主帅换成了老谋深算的司马懿。俗话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此语用在这里,也可以说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主帅”了。

这正是:

敌帅登台司马懿,战场计谋又翻新。(泉源|《诸葛亮传》 作者|方北辰 天地出书社|出书)

/wp-content/uploads/2021/1/rIFjaa.jpeg插图(1)

温馨提醒:《读者报》头条号天天对《诸葛亮传》举行连载,敬请连续关注。

有温度、有态度、有深度!《读者报》封面浏览:

/wp-content/uploads/2021/1/VZNrEr.jpeg插图(2)

辅助美国打开日本大门的中国人

日本人所绘的罗森像。 1853年7月8日,四艘黑色外国军舰突然出现在日本江户湾(今东京湾)水面。这就是美国东印度舰队司令官佩里(Matthew Calbraith Perry)准将率领的舰队,此行使命,是将美国总统要求日本开国的信交给日本政府。佩里得到指令,如果日本最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