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助美国打开日本大门的中国人

诸葛亮传》(22)| 诸葛亮发明木牛、流马之谜

蜀后主刘禅建兴八年(230年)的早春二月。两年前在准南石亭一战中被孙吴打得大败的曹魏元气刚刚恢复,魏明帝曹叡开拓疆域的雄心壮志又在心中萌动起来。于是,他把坐镇长安的大将军曹真召回京城洛阳,委以大司马的最高军职,然后向曹真垂询对蜀汉用兵的方略。 曹

/wp-content/uploads/2021/1/IJzQNb.jpeg插图

日本人所绘的罗森像。

1853年7月8日,四艘玄色外国军舰突然出现在日本江户湾(今东京湾)水面。这就是美国东印度舰队司令官佩里(Matthew Calbraith Perry)准将率领的舰队,此行使命,是将美国总统要求日本开国的信交给日本政府。佩里获得指令,若是日本最后拒绝,可以使用武力迫使日本开国。这是日本历史上划时代的“黑船来航”事宜,由此,日本被迫开国,进而维新,大踏步迈入“现代国家”。

佩里的舰队1852年11月从美国弗吉尼亚州的诺福克港启航,经加那利群岛、开普敦、新加坡,于1853年4月初到达澳门、香港,先后停留达二十天之久。到达港澳后,佩里向美国传教士卫三畏打探日本的情形。他知道日本虽然锁国,但对中国、荷兰网开一面,一直用汉字,以是将美国总统的信交给卫三畏,由会汉语的卫三畏提供了汉译本,并约请卫三畏担任舰队翻译。

佩里率领的美国舰队,其军舰比日本最大的风帆还要大二十多倍,恐慌的幕府最终破天荒地决议允许几百名美国官兵上岸,并按佩里的要求,派官阶相等的官员盛大接受美国总统的国书。对信中所提要求,幕府示意要叨教天皇才气决议。佩里赞成了日方的请求,见告日本政府自己来年春天将率一支加倍重大的舰队来听取回答,然后启程返航,于8月尾回到香港。

1854年2月11日,从香港启航的佩里舰队再次来到日本江户海面。3月8日,幕府与佩里在横滨最先谈判;3月21日,双方达成协议,签署了两国亲善条约,即《神奈川条约》。幕府险些接受了佩里提出的所有要求,开放下田和箱馆两处口岸,向美国船只提供淡水、食物和煤炭,双方应为流民提供救助,日本认可美国在下田设立领事馆的权力。今后,其他西方国家纷纷跟进,日本的锁国时代正式竣事。

佩里舰队第二次到日本的“叩关”之行,除了美国传教士卫三畏依然随行担任翻译外,另有一位中国人、卫三畏的密友罗森担任翻译助理。卫三畏与罗森是全舰队仅有的两位会汉语的人,这次与日本的“对话”,主要靠此二人与日方誊写汉字交流。

罗森是广东人,又名罗向乔,祖籍广东南海西樵罗村,耐久在香港以教授汉语为业,结识不少西方人。罗森厥后在《日本日志》中记述了此次履历。据他纪录,《神奈川条约》签署后,佩里在美舰上举行盛大招待宴会。“越日,亚国(美国)以火轮车、浮浪艇、电理机、日影像、耕农具等物,赠其大君。即于横滨之郊,筑一圆路,烧试火车,旋转极快,人多称奇。电理机,是用铜线通于远处,能以此之音信,马上转达于彼,其应如响。日影像,以镜向日绘照成像,毋庸笔描,耐久稳定。浮浪艇,内有风箱,或风坏船,则以此能浮生保命。耕农具,是亚国奇巧耕具,坐享其成者。”这些奇巧用具,使日本人大为赞叹。

在日时代,日本官员、文人、学者、僧侣对这位中国人异常感兴趣,纷纷与他来往,很多人与他唱和汉诗,互赠字画,更多的人则请他题字、写扇面。在横滨一个月内,他为日本人写了五百余柄扇面,而在下田,一月之间“所写扇不下千余柄矣”。一位日本官员赠诗与他:“君产广东我沽津,重逢萍水亦天缘。火船直劈鲸涛至,识破五湖无限边。”此诗虽短,但“直劈鲸涛”而至的“火船”显然使这位官员印象深刻。

通过笔谈,日本官方、武士了解了鸦片战争后中国的情形。此时正是太平天国所向披靡之时,大清王朝的军队节节败退,让日本人以为难以想象。有位叫平山谦二郞的官员,向罗森详细探问太平天国的情形,罗森便将自己通常志述的有关太平天国事宜的小册子《南京纪事》及应对之策《治安策》让其阅读。平山谦二郞在还回两本小册子时,还附有长信一封,对罗森推崇备至,罗森厥后在《日本日志》中将此信全文抄附。平山谦二郞把罗森视为可以改天换地的大人物。他以为罗森依附美国舰队,可以将孔孟之道通过各国君主传遍全世界,实现万世太平:“方今世界形势一变,各国君主,当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之秋也。向乔寓合众国火船,而周游乎四海,有亲观下焉者乎?若不然,请足迹四处,必以此道说各国君主,是继孔孟之志于万万年后,以扩于全世界中者也。”

平山谦二郞这种看法是否无邪并不主要,主要的是《南京纪事》及《治安策》在日本迅速流传开来,马上就有多种版本问世,有的题为《南京纪事》,有的题为《满清纪事》。此时日本人才知道,太平天国原来与朱明王朝无关。对明治维新起了主要作用的幕末思想家吉田松阴在狱中获得同伙送来的此书抄本,译成日文,名为《清国咸丰乱记》。吉田松阴以为,洪秀全等是“中华人”,率“中华人”攻满洲,其名可谓正。但满清王朝早是“一统天子”,奉王命讨贼,也是正统。事实谁是正统?经由一番认真思索,他的结论是,当初满清攻占中原后,若是一些汉人一直不薙发,坚持不成为清王朝的臣民,仍奉明代为正朔,洪秀全等人此时承先辈之志,反清堪称正统。然而洪秀全等人并非如此,起事之前奉清王朝为正朔,食其粮、践其地,以是此时其反清并非正统,满清讨贼就是正当的。由此,他把中日作了对比,思索日本的“正统”何在。他以为中国王朝经常更替,正统也就杂乱莫名,而日本天皇皇统绵绵,与天壤无限,一直是唯一的正统,“王政复古”真正相符“正统”。二十余年后,1868年1月3日,明治天皇颁布了“王政复古”诏书,标志明治维新的最先。

随佩里舰队到日本“叩关”乐成返港后,罗森将访日见闻以《日本日志》为名,交香港中文杂志《遐迩贯珍》分三期连载。《遐迩贯珍》是英国伦敦会传教士麦都思开办的。佩里舰队这次在前往日本的途中,曾在琉球短暂停留。不知是卫三畏照样罗森,将创刊不久的《遐迩贯珍》二册送给当地人。这两本杂志,马上由琉球传到日本,引起了幕府的高度重视,将其复刻,要高官阅读,民间读书人也异常重视这本杂志,吉田松阴、桥本左内等都高度赞称,并推介他人阅读。1856年这本杂志停刊,但此前的旧刊仍是日本人的搜求工具。

然而,这本创刊于中国香港的中文杂志,在中国却不被重视,尤其不被掌握话语权的儒家士子、官员所看重,无人问津。罗森记述日本开国的《日本日志》,自然未引起任何回响。

雷颐

八路军汾离公路三战三捷

1938年9月上旬,日军华北方面军一部沿汾(阳)离(石)公路西犯,相继占领离石、柳林,进逼军渡、碛口,并炮击黄河西岸宋家川,直接威胁黄河河防和陕甘宁边区。日军先头部队指挥机关进驻离石县,并在汾阳城内集中了大批弹药、粮秣、渡河器材等物资,随时准备起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