漯河籍开国将军:戎马一生,征战无数

左宗棠建一哨所,民国时仍有人值守,见到解放军后:终于等来换防

“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出塞二首·其一》 从古至今,边防战士似乎都是所有士兵中最艰苦的一支队伍。他们总是远离祖国和家乡,驻扎在最偏远的边疆要塞,忍受着或酷热难耐或天寒地冻的极端天气。在他们的

/wp-content/uploads/2021/1/jiuiyu.gif插图

/wp-content/uploads/2021/1/ZfIjyi.gif插图(1)

"大河报漯河"微信民众号整理 张万春(1914~1971),漯河郾城裴城寨子村人。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荣获中华人民共和国三级八一勋章,二级自力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wp-content/uploads/2021/1/RFF7Bb.jpeg插图(2)

张万春曾加入抗美援朝,时代作为参战军队46军军参谋长与军长肖全夫到开城,迎接加入板门店签署息兵协议的彭德怀总司令员……


戎马一生,征战无数

张万春(1914~1971年),出生于郾城县(今郾城区)裴城乡寨子村。

张万春在家乡读过2年私塾。15岁跟表兄学木匠。1931年7月被征入国民党第18军52师工兵营。1933年2月在江西东黄皮镇战斗中被红军俘虏,加入中国工农红军。同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5年6月转入中国共产党。

/wp-content/uploads/2021/1/iIryEn.jpeg插图(3)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张万春曾任红1军团2师6团1营战士、通讯员、班长,4团3连排长、副连长。加入了中央苏区第四次、第五次反“围剿”作战和中央红军长征。到陕北后,加入了直罗镇战争

抗日战争时期,张万春先后任八路军115师343旅685团副连长、连长、副营长。在平型关战斗中,他率一个排赶到连部右翼,抢占公路以北岑岭,保证了连部翼侧平安。战斗竣事后,他又率一个排掩护军队转移并销毁日军40多辆汽车,尔后遇上主力军队。接着,加入新庄伏击战,夜袭楼底村。

1938年冬随部赴山东,任苏鲁豫支队1大队营长、自力游击支队第3大队大队长、新四军3师7旅19团副团长、苏北军区第2军分区司令员、3师7旅19团团长,转战于苏鲁豫边区。

1941年在江苏洪家桥“反顽”斗争中,张万春率一个通信班与100多名伪军突然遭遇,他情急智生,让两名战士冒充机枪连和步兵连连长,迫使伪军缴械投降。继之,带一个营在洪家桥打垮王光夏部一个旅,保证了主力攻占曹甸。之后组织了丁集、陈道口、塘沟、沐阳、李庄、李庄和淮北路东周场庄等战斗。

/wp-content/uploads/2021/1/qUFJJ3.jpeg插图(4)

解放战争时期,张万春历任东北民主联军第6纵队16师46团团长,自力第1师副师长,第10纵队28师副师长第四野战军43军133师师长。加入了四平保卫战,三下江南、锦州战争、焦家岭战斗、辽沈战争、平津战争进军广西十万大山剿匪。

新中国建立后,张万春入南京军事学院学习,1952年结业后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46军参谋长、副军长,加入了抗美援朝战争,任志愿军46军副军长,加入了1953年夏日进攻战争,荣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一级自由自力勋章。抗美援朝时代,作为参战军队46军军参谋长与军长肖全夫到开城,迎接加入板门店签署息兵协议的彭德怀总司令员。

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获中华人民共和国三级八一勋章、二级自力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57年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46军副军长。1960年9月任黑龙江省军区副司令员。1970年3月任旅大警备区副司令员。著有《转战山西歼日寇》等多篇回忆文章。

1971年7月11日在沈阳逝世。


张万春家人的回忆

父亲一生刚劲勇武,精忠报国,豪爽坦诚,宁折不弯,身经百战,战功卓著。一九五五年被授予少将军衔。

父亲生涯朴实,最爱吃面条和馍(一种用面烙的薄饼),最爱穿的是平民布鞋。厌恶奢华,否决虚伪。休息时喜欢钓鱼、打靶,平时对子女要求严酷,我们少少能坐他的车。

/wp-content/uploads/2021/1/A7Nv2i.jpeg插图(5)

父亲常说:车是公众的,你们没有权力享用。更不允许我们随意指使警卫和伙食职员。家里姊妹几人中,我从小对照娇气,为此常受到父亲的指斥。记得“文革”前,中学每学期下乡劳动一周,我对农村的跳蚤、虫子很恐惧,总想找理由不去。父亲知道后说,将门之女不是享受之女,更要吃苦耐劳,不能当熊蛋包!

父亲对爷爷奶奶异常孝顺,爷爷走得早,奶奶是小脚,双目失明,在我家住时,父亲只要有时间总要陪奶奶唠嗑,亲自给她洗脸洗脚、剪指甲。奶奶生气时,父亲就站在她身边,耐心地听她的训斥和唠叨。

泉源:史志漯河/百度百科

古代治更年期很疯狂

首都医科大学医学人文学院医学伦理学与医学史学系副主任、讲师 谷晓阳 □基础医学院 许 可 “最近总多汗,月经不规律,还特别爱失眠、健忘……”倘若这些话出自一位中年女性之口,医生们或许会说这是“ 围绝经期综合征”——一种妇女卵巢衰退后因性激素波动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