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治更年期很疯狂

土木堡之变发生前,明朝和瓦剌都发生了什么?

文 |《那些年》悦悦 正统十四年(1449),明朝军队在土木堡被瓦剌包围。土木之变,明朝一败涂地。“数十年之积累尽丧一旦,两千年之英杰命陨一时”。 本来相处尚可的双方,怎么突然就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一个巴掌拍不响,到底哪一方要为这场战争的爆发负责呢

首都医科大学医学人文学院医学伦理学与医学史学系副主任、讲师 谷晓阳 □基础医学院 许 可

“最近总多汗,月经不纪律,还稀奇爱失眠、忘记……”倘若这些话出自一位中年女性之口,医生们或许会说这是“ 围绝经期综合征”——一种妇女卵巢衰退后因性激素颠簸或削减而发生的神经系统功效杂乱。

/wp-content/uploads/2021/1/fYzm2e.jpeg插图

早在古希腊,医生们就考察到了女性岁数增进与生育力、月经之间的关系。“医学之父”希波克拉底曾以体液学说来注释绝经,以为相比男性而言,女性的体质更严寒、湿润,随着岁数增进,她们的子宫会变得干而冷,没有足够的具有湿、热特征的血液来维持月经。不外,古希腊人没有试图去干预这种状态,而是将其看作女性生命的一个阶段。

中国古时医家也记载了“绝经”,如《黄帝内经》中所说:“女子……七七,任脉虚,太冲脉衰少,天癸竭,隧道不通,故形坏而无子也。”后世许多学者也延续了这种看法,将绝经期视为女性从可生育的壮年到暮年的一个过渡期。

总体说来,17世纪中叶之前,医学界对绝经关注很少,18世纪后,它才逐渐被视为一种需要干预的情形。在西方,基于经血可以排挤毒素这类理论,医生最先提倡为绝经的妇女实行各种形式的放血、消灭治疗。大脚趾是盛行的放血处,小腿切口也很常见。此外,医生们还会推荐拔火罐,用浸有迷迭香、小茴香等药材的水沐浴,或通便、发汗等治疗。

提及绝经的治疗,也许没有哪个历史时期像19世纪的欧洲那样疯狂和充满戏剧性。维多利亚时期的妇产科医生爱德华·蒂尔特是那时欧洲治疗绝经期问题的专家,许多美国妇女甚至不惜跨越大洋找他求治。蒂尔特的病历中,记录了一位45岁的L夫人,绝经时代逐日坐在炉边,陷入对昔日奇人逸事的沉思,时而说自己被恐怖的脸吓到,时而感受到一种无法控制的感动,想以头撞墙,时而又安静下来,动都不想动……蒂尔特信心满满地将其诊断为“抑郁症”,制订了如下治疗方案:放血10盎司(1盎司约为28克),服泻药,每晚注射一剂吗啡,定期洗两小时温水浴。4周后,他又开出了多弗粉(主要成分是鸦片和用于催吐的吐根)和发汗药,嘱咐她在腹部涂抹含有鸦片和有毒性的镇痛止汗药颠茄药膏。最终,L夫人和一位女性密友同赴德国,进行了一次温泉旅行,回来后就痊愈了。比起蒂尔特 “神奇”的药物,或许这次闺蜜之旅才是L夫人好转的泉源吧。

不外,在那时,蒂尔特的疗法已经算是平安友善了:有些医生以为更年期妇女容易精神庞杂,她们应该被关进精神病院;还有人以为切除卵巢才气治疗绝经期妇女的病症。后者给一些女性带来了极大危险,有不少人甚至死在了卵巢切除的手术台上。

19世纪末,关于卵巢与绝经关系的探索已隐约显出内分泌学的雏形,蒂尔特等人以为是卵巢对绝经妇女产生了影响,在她们身体老化时,卵巢扰乱了30年来运转正常的身体器官。同时,不少人开展了与卵巢相关的治疗实践,一名巴黎的助产士用猪卵巢制出液体自服,说“效果优越”。一位美国医生说用豚鼠卵巢滤出液治疗“歇斯底里、因朽迈而虚弱”的女性而卓有成效。《默克药物手册》里也记载了奶牛干卵巢粉可以用于绝经期治疗。

20世纪,内分泌学最先蓬勃发展。1930年左右,雌二醇、孕酮、雌三醇等雌激素依次被发现,于是,医药公司连续不断地推出了商用雌激素,医学杂志上也揭晓了其效果讲述。然而,真正将雌激素推广到民众视野的是1966年的一本畅销书,美国妇科医生罗伯特·威尔逊在他的 《芳龄永驻》中将绝经形貌为“令人无法招架的灾难”“让女人不像女人的恶魔”。同时,他招呼“服用雌激素吧”,弥补绝经后体内越来越少的雌激素,女性就可以永葆青春。20世纪60年代正值妇女解放运动,弥补雌激素的理念乘着这股风潮席卷全美,世界上其他地区也都或多或少受到了影响。

不外,否决的声音也一直存在。早在20世纪30、40年代,便有研究提醒合成和自然雌激素会在雌性动物身上引发癌症。据称,威尔逊的妻子在接受雌激素替代疗法后,于1988年死于乳腺癌,但为了维护丈夫名声,病情一直秘而不宣。

在争论和质疑声中,医生们不断改进、调整雌激素替代疗法,试图在缓解更年期症状的同时削减副作用。现在,主流医学界主张有顺应证、 无禁忌证、女性本人有主观意愿的前提下,最先绝经激素治疗,在治疗中开展风险、利弊评估,定期随访,以个体化方案保证更年期女性生涯质量的改善。以努力、平和的心态应对,在必要时追求医学的辅助,信赖每一个女性都能优雅、平缓地走过更年期,走上人生的下一个门路。▲

新四军三支队在皖南旗开得胜

抗战全面爆发后,根据国共两党关于编组新四军的协议,原活动在闽北、闽东等地的红军游击队,改编为新四军三支队。张云逸兼任支队司令员,谭震林任副司令员,下辖第五、第六团,全支队共2100余人,担任策应第一、第二支队挺进苏南,保卫新四军军部领导机关及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