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木堡之变发生前,明朝和瓦剌都发生了什么?

古代治更年期很疯狂

首都医科大学医学人文学院医学伦理学与医学史学系副主任、讲师 谷晓阳 □基础医学院 许 可 “最近总多汗,月经不规律,还特别爱失眠、健忘……”倘若这些话出自一位中年女性之口,医生们或许会说这是“ 围绝经期综合征”——一种妇女卵巢衰退后因性激素波动或

/wp-content/uploads/2021/1/VrIvyi.jpeg插图

文 |《那些年》悦悦

正统十四年(1449)明朝军队在土木堡被瓦剌笼罩。土木之变,明朝一败涂地。“数十年之积累尽丧一旦,两千年之英杰命陨一时”

原本相处尚可的双方,怎么突然就到了你死我活的境界?一个巴掌拍不响,到底哪一方要为这场战争的发作卖力呢?这场战争,究竟是有时发生,照样蓄谋已久呢?

瓦剌的试探

元朝消亡后,元顺帝率领蒙古残部退守漠北,之后分裂为鞑靼、瓦剌、兀良哈三部。

明太祖、明成祖时都曾多次北上袭击蒙古残余气力。其中,鞑靼部由于有黄金家族的血统,且实力相对雄厚,以是一直都是明军重点袭击的工具。

相比身居正统的鞑靼,瓦剌部实力稍弱,而且自动向明廷献马称臣。以是它在明朝的“忽视”下一度悄然崛起。永乐年间,明成祖敏锐地觉察到瓦剌的威胁,于是军亲征瓦剌。此时的瓦剌虽然兵强马壮,然则和明军一交手,仍然被打得毫无招架之力。大北之后的瓦剌重新归于循分,而且向明廷贡马谢罪。明成祖见瓦剌态度优越,于是有意“扶持”它,用来制衡鞑靼。

在和明朝联手匹敌鞑靼的过程中,瓦剌部吃到了盈利,获得了再次崛起的机遇。到了正统三年(1438),瓦剌一统漠北。脱脱不花成为蒙古大汗,脱欢为太师。次年,脱欢去世,其子也先继续了太师之位,成为蒙古的现实掌权者。也先是个把野心都写在脸上的人,他继续对外扩张征服。正统十二年(1447),在打败兀良哈部后,蒙古各部所有臣服于瓦剌。

/wp-content/uploads/2021/1/y2URF3.jpeg插图(1)

瓦剌对明朝俯首称臣。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双方维持着经济上的朝贡商业。即瓦剌向明朝派出使团,携带货物举行买卖;明朝根据“薄来厚往”的原则,对使团举行犒赏、接待而且高价收购货物。

明朝的大方让瓦剌尝到了甜头。于是瓦剌经常会突破明朝在出使次数和使团规模等方面的限制,承袭多到多得的原则,一年之中要派使团多次,每次出使的人数动辄就上千。这还不够,瓦剌使团在向明朝上报时还会虚报人头数以吃“空饷”。来者是客,明朝为了优待来使,不光要出高价举行买卖,还要破费高额的招待用度(包罗食宿、犒赏等),时间久了,政府财政不堪重负。

瓦剌势力不停膨胀,尤其在统一蒙古后,也先的胃口更大了。于是,他经常借着商业之机,派遣特务前往窥探明朝的虚实,或者下令使者有意制造事端举行挑战;在军事上,凭借着战斗力极强的军队,瓦剌在明朝的北部疆域一再有骚扰之举。

也先对明朝步步试探,在获取更多经济利益的同时,他也一直在寻找时机和明朝在军事上一决高下。

明朝的实力

明朝的前几十年,在综合实力上对蒙古是占有优势的。

明成祖时,虽然数次北伐并未彻底击败蒙古势力。但他照样一面努力强化边防,一面插手到蒙古各部的斗争之中,通过“抑强扶弱”的设施让各部相互牵制。这样也保障了明朝边塞恒久的平安。

到了明宣宗时,明朝看待蒙古的政策发生了伟大的转向。为了让国民休养生息,明宣宗下令住手北伐,而且不再干预蒙古内部的斗争。对于蒙古部落的犯边之举,宣宗也是能抚慰就抚慰。

宣德年间,明廷曾吸收到来自朝鲜、辽东女真部落的数次奏报,内容大致是:瓦剌有异动,其势力已经崛起;也先打着元朝的旗帜,私自公布诏书,有不臣的野心。女真部落在受到瓦剌威胁时,还曾请求明军支援……然而,纵然获得这些军情,明宣宗仍然很佛系:“彼来扰则御之,不扰亦勿侮之”。

/wp-content/uploads/2021/1/fiUF7r.jpeg插图(2)

宣宗在边防上的“不作为”为瓦剌的壮大缔造了条件。虽然并没有给自己的统治招致多大的祸殃,然则他的儿子英宗就没那么幸运了。由于,逐渐壮大起来的瓦剌很快就会成为明朝的心腹大患。

到了明英宗时,边防上的积弊加倍显露无疑。朝中大臣杨士奇等人很早就提出要牢固边防,防止瓦剌打来。然则明朝仍然没能来的及堵住北部边防的伟大破绽:

首先,军力微弱。宣府和大同是北京周边的两处军事重镇。据《明英宗实录》纪录,正统年间,这两处重镇中的军力加起来约四万多人,较之明朝初年的军力规模已经少了三分之一。

第二,防御系统懦弱。明朝在边防区域不仅军力涣散,而且在大同、宣府这些重镇四周也没有建立起诸如长城这样的防御工事。一旦战争发作,明军将很难抵御瓦剌骑兵的强势进攻。

第三,国力虚弱。那时明朝内部战事重重。在南疆,“麓川之役”耗时十多年,朝廷先后四次兴师征讨。这场直到正统十四年才宣告竣事的战事,不仅消耗了大量的国力,也使得明朝无暇北顾,最终给了瓦剌可乘之机。

以是,在英宗时期,面临跃跃欲试的瓦剌,已经失去绝对优势的明朝在军事气力方面,已经很难对也先起到威慑作用了。

是有时照样一定?

明朝和瓦剌,一个处于守势,一个处于攻势;一方极力避战,一方火药味十足。双方虽然没有要开打的迹象,然则许多证据都解释也先必将大肆入侵明朝。明廷实在早早就获得了这些信息,但他们做出的反映却只是敕令疆域的守将举行警戒和防御。

战争的发作,大多数时刻都是预谋已久的。以是,一次小小的擦枪走火或者一个听起来不那么堂皇的捏词,都可能成为引爆战争的引火线。

/wp-content/uploads/2021/1/eeAV7v.jpeg插图(3)

正统十四年(1449),也先又一次派遣使者前来明朝进献马匹。太监王振在验看马匹和使团职员时,发现瓦剌带来的马匹质量不高,却要价不低,有以次充好之嫌;而且还大量虚报了使团人数,现实到了两千人,上报的却有三千人。以往王振对瓦剌这些小动作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然则这一次,他却没有手下留情。于是,他下令削减马价,犒赏也要严酷根据实到人数发放。使者回到瓦剌,把情形报告给也先。也先勃然大怒,当下就决议要起兵攻打明朝。

若是在商言商的话,王振这样处置并无不妥。然则,也有许多人以为正是王振的这些行为激怒了也先,从而招致了瓦剌的进攻。不管怎么说,日渐崛起的瓦剌挑起对明朝的战争是早晚的事,也先所需要的只不过是一个“捏词”或者一个时机。

很快,在昔时的七月,也先就亲自率领瓦剌军队入侵明朝疆域。双方的战斗今后打响。

主战派的坚持

瓦剌军队来势汹汹,一起南下连战连捷。

也先亲率瓦剌主力进攻到大同,镇守大同的参将吴浩带兵在猫儿庄与瓦剌军力战,最终兵败阵亡。明廷又派宋瑛、朱冕等人率军前来支援。然则,明军受到监军太监郭敬(王振的知己)的阻挠,在接触的时刻束手束脚,直接导致前来支援的宋瑛、朱冕两名将领战死沙场,明军死的死、逃的逃,险些又一次全军尽没,大同等地纷纷失守。

明军频频失利的新闻传到北京后,明英宗决议亲征。

/wp-content/uploads/2021/1/ZVniMv.jpeg插图(4)

听说英宗要亲征,朝堂上的文武百官很快分成了两派:主战派和反战派。支持亲征的是少数,以王振为首。事实上,由于英宗极其信任王振,以是许多人以为他在怂恿英宗亲征中起到了决议性的作用;否决亲征的是大多数,兵部尚书邝埜、侍郎于谦上书力劝英宗六师不宜轻出;吏部尚书王直为首的百官团体劝说英宗要以社稷为重,不要在战备不足的情形下冒险亲征。然而,群臣的劝说丝毫没有摇动英宗的刻意。

英宗一声令下,在几天之内迅速集结起一支二十万人(一说五十万)的雄师,而且让兵部尚书等上百名文武官员一并出征,还留下弟弟郕王朱祁钰留守北京。放置“稳健”后,英宗率领队伍踏上了征途。

英宗、也先很快就要在战场上相见了,雄心壮志的英宗也许基本没有考虑到战争的残酷性,他这一去将改变太多人的运气,包罗他自己。

新四军三支队在皖南旗开得胜

抗战全面爆发后,根据国共两党关于编组新四军的协议,原活动在闽北、闽东等地的红军游击队,改编为新四军三支队。张云逸兼任支队司令员,谭震林任副司令员,下辖第五、第六团,全支队共2100余人,担任策应第一、第二支队挺进苏南,保卫新四军军部领导机关及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