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四军三支队在皖南旗开得胜

土木堡之变发生前,明朝和瓦剌都发生了什么?

文 |《那些年》悦悦 正统十四年(1449),明朝军队在土木堡被瓦剌包围。土木之变,明朝一败涂地。“数十年之积累尽丧一旦,两千年之英杰命陨一时”。 本来相处尚可的双方,怎么突然就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一个巴掌拍不响,到底哪一方要为这场战争的爆发负责呢

抗战周全发作后,凭据国共两党关于编组新四军的协议,原流动在闽北、闽东等地的红军游击队,改编为新四军三支队。张云逸兼任支队司令员,谭震林任副司令员,下辖第五、第六团,全支队共2100余人,担任接应第一、第二支队挺进苏南,守护新四军军部领导机关及后方单元等义务。

1938年6月,日军为了控制长江航运线,以接应对武汉的进攻,下令驻芜湖的日伪军增强攻势。日伪军沿青弋江不停南犯,驻守在该地的国民党军节节败退。应国民党第三战区之邀,新四军三支队开赴皖南前线,接替国民党军一四四师在红杨树镇、青弋江、峨桥一带的防务。

10月7日,第三支队进入青弋江西岸的西河镇区域。西河镇地处长江南岸,迫近日军重兵据守的芜湖和日军在华中的指挥中心南京,本属国民党第三十二集团军第一四四师和第一〇八师防守,两个师的防线以红杨树镇为界。新四军第三支队接防前,红杨树镇已被日军占领。

国民党交给新四军的义务是:在敌后侧举行游击战争,袭击敌人,损坏敌人交通,以牵制敌人。但国民党军交给三支队的“防区”却是一片宽100公里、纵深不足50公里的狭长沿江地带,驻守这一区域的国民党一〇八师、一四四师名义上是和新四军三支队协同作战,但其阵地完全“缩短”至三支队“防区”的后方。

三支队以大局为重,毅然挑起这一区域正面战场的守备义务。鉴于红杨树镇是防区前沿的一个要点,谭震林等研究后决议:接纳灵活机动的游击战术,趁敌立足未稳之际夺回该镇。今后,化装成农民的新四军频仍出现在红杨树镇,不仅很快摸清了敌情,还多次伏击下乡抢劫的小股日军。十几名作战经验厚实的侦察员行使夜色掩护进入红杨树镇,对日军举行袭击、骚扰,副司令员谭震林亲率两个连埋伏在镇外指挥、接应。几天下来,搞得敌人身心俱疲,无奈之下只好放弃红杨树镇,狼狈撤回湾沚镇。

三支队收复红杨树镇,极大鼓舞了战区各军队的士气和皖南人民的抗战热情。为防止敌人反扑,三支队一面迅速构筑工事,做好阻击日军进犯的战斗准备,一面通过群策群力,迅速制订出一套行之有用的“运动防御”战术。

10月尾,驻湾沚的日军纠集500多人,向三支队的防区南陵东北马家园等地提议进攻。三支队以六团三营位于马家园、夫子决、十甲村一线,担任正面防御义务;第五团团部率领第二营驻扎于西河镇,为指挥中心;五团三营位于跑马山,担任侧击和警戒;五团一营和第一团第二营位于蒲桥、青弋江一线,为预备队,随时准备迎击来犯之敌。

10月30日,日军分三路向红杨树镇、清水潭一线提议进攻。早晨6时许,日军进至清水潭一带,遭到六团三营顽强阻击。战斗中敌人发现:新四军的子弹往往从意想不到的地方飞来;可以用于隐藏的地方,全被人挖开了豁口,让他们“成了活靶子”;冲锋时每前进一步都有掉进陷阱丧命的危险……鉴于此,敌人只好依仗炮火优势,向新四军阵地猛轰。但三支队事先已将工事挖掘成所有一线平行设置,没有纵深,同时在工事下方挖掘了藏身坑道,让敌人的炮火优势无法施展。在阻击1小时、毙伤日军100余人后,三营自动转移,途中与进攻红花铺的另一股日军相遇,“顺便”毙伤敌人十余人。

11月3日,不甘心失败的日军增兵400余人,分四路向三支队防线扑来。三支队战士们冷静射击,打退敌人进攻,歼敌数十人。敌人久攻不下,呼叫汽艇前来支援,贪图从河上向新四军阵地扫射投弹。但汽艇上的敌人发现河流中有障碍物堵住,基本无法靠近战场。经两小时鏖战,第三支队自动转移,将敌人诱致马家园、十甲村后,突然向敌人提议凶猛还击。当日晚,第三支队派出小分队,突袭湾沚、九里山等日伪军据点。日军被打得焦头烂额、疲于奔命,不得不于4日上午所有撤回原驻地。此次战斗历时6天,是第三支队进入皖南前线举行的第一次大规模战斗。在战斗中,三支队将游击战和阵地战有用连系在一起,共毙伤日伪军300余人,收复一批被敌人占领的村镇。今后,直到新四军三支队受命撤出该区域,日军始终不敢再次进犯。


泉源:人民政协报

作者:贾晓明

古代治更年期很疯狂

首都医科大学医学人文学院医学伦理学与医学史学系副主任、讲师 谷晓阳 □基础医学院 许 可 “最近总多汗,月经不规律,还特别爱失眠、健忘……”倘若这些话出自一位中年女性之口,医生们或许会说这是“ 围绝经期综合征”——一种妇女卵巢衰退后因性激素波动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