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场运动,为何成为打开胜利之门的“总开关”

1949年成立的172师:首任政委是河北人,走出了一位河北籍上将

纵谈古今,深挖您所不知道的河北历史,大家好,我是“青史君”,欢迎关注“青史观”,每天为您带来新鲜、有趣、干货满满的历史故事。 今天,我们为您聊的是解放军第58军第172师的故事。 第172师正式组建并获得番号是1949年的2月份,当时在全军番号大整编的背

/wp-content/uploads/2021/1/ZFBvEr.jpeg插图

这场运动,为何成为打开胜利之门的“总开关”

■井延坡事情室

70多年前,在辽沈战争中,曾泛起过这样神奇的一幕。

胡家窝棚,一个带有粘稠东北乡土气息的小山村,正上演着恢宏的战争大剧:两军对垒,解放军猛打猛冲,国民党军兵败山倒。往往一场战斗下来,就抓了黑压压的一大片国民党军俘虏。解放军指战员除了重点甄别那些可能藏在俘虏群里的高级官长外,爽性就现场招呼国民党军官兵加入解放军。那时的战斗节奏太快了,不允许一个人一个人地去做事情,解放军战士用树枝搭起来一座浅易的“门”,名曰“解放门”,被俘虏的国民党军士兵自愿走过“解放门”,就秒变解放军。

整个解放战争中,我军共收编、革新国民党起义军队188万,国民党军越打越少,解放军却越打越多。然而,在这场战争的初期,革新一支起义军队、革新旧军队头脑禁锢下的士兵,可没有“过个门”那么简朴。

/wp-content/uploads/2021/1/zqeiyu.jpeg插图(1)

解放军迎接起义的第60军

时针拨回到1946年。同样在东北战场,国民党军60军184师海城起义。一个月后,起义军队在安东最先政治整训。对于这段历史,《心路沧桑——从国民党六十军到共产党五十军》浓墨重彩地举行过叙述,这里仅摘录其中两小段:

“要推行八路军那套基于官兵同等原则的政治民主和经济民主也难。不少军官习惯旧军队的‘人事专制’和‘经济专制’,否决经济公然,强调‘绝对遵守’”;

“对士兵启蒙也不容易。士兵的奴性根深蒂固,认命,习惯于盲目遵守”。

民主,在谁人时代背景下、谁人特殊的群体中,是那么的生涩难明。一条条现在看起来浅显易懂的原理,在许多国民党军官那里,却被曲解误读、甚至恶意推翻。挖其泉源,头脑的碰撞,并未真正直达灵魂的深处。

在安东整训的后期,凭据东北民主联军首长指示,“勇敢开放民主,勇敢发动群众”,将过去“讲大原理”改为先从国民党军士兵所受的详细克扣榨取讲起,逐渐形成了一条革新旧军队的重要经验,就是“倒过来讲”——那些扛枪只为了混口饭吃甚至就是被强拉壮丁的国民党军底层士兵,提及受到田主的欺压和被上级军官打骂,“苦水”就滔滔不绝地涌了出来:杀逃兵、抓壮丁、吃空饷、喝兵血、三拳两脚一个大耳光……在控诉会上,有的哭得痛不欲生,有的哭得口吐白沫死去活来。

/wp-content/uploads/2021/1/bM7n6z.jpeg插图(2)

习主席曾把人的头脑比喻为管基本、管全局的“总开关”。“诉苦运动”真正让起义士兵从头脑深处触动了“总开关”,让他们认识到什么才是造成这些魔难的泉源,人人感伤:“今后,我们才知道自己不是仆从,是人,应该做人!”由“非人”酿成“人”,这些士兵爆发了完全差别的战斗力。正如毛主席总结的,“诉苦运动的准确举行,大大提高了三军指战员为解放被克扣的劳苦大众英勇奋战的觉悟……这样的军队,将是无敌于天下的。”

是真的无敌吗?刚成了解放军的俘虏时,王克勤以为:“共产党就几条破枪,基本打不外国民党。”五岁时父亲被田主打断腿,十七岁被抓壮丁,诉苦时,大个子王克勤泣不成声。指导员将新缴获的机枪交给王克勤,并庄严地说:“这挺机枪归你使用了,不外你要明了枪口该瞄准谁!”“瞄准蒋军!”王克勤喊道。在一次战斗中面临国民党军的疯狂进攻,王克勤率领全班坚守阵地一个昼夜,被评为“模范战斗班”。听到王克勤在定陶战斗中英勇牺牲的新闻,晋冀鲁豫野战军司令员刘伯承激动地说:“蒋介石一个旅也换不来我一个王克勤!”

/wp-content/uploads/2021/1/7RZ3Az.jpeg插图(3)

王克勤在班里开展手艺相助。

是真的无敌。由国民党60军整编来的共产党50军给出了谜底。抗美援朝第三次战争中50军与“团结国军”交手,全歼英国皇家重坦克营,这是志愿军唯一一次成建制祛除敌坦克营。1951年1月,50军149师447团与美25师在汉江南岸的白云山鏖战11个昼夜,因战功卓著被授予“白云山团”称呼,这也是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唯一一个获得荣誉称呼的团级单元。昔时被人戏称为“六十熊”的军队,在共产党的队伍里成了令敌人心惊胆战的“五十勇”。

/wp-content/uploads/2021/1/BnQZ3i.jpeg插图(4)

50军进入汉城自力门搜索前进

毛主席在《井冈山的斗争》中指出:“士兵感受不是为他人接触,而是为自己为人民接触。”真心实意地为人民,军队就有了战斗力,这支军队在党的顽强领导下,始终为人民而战,为包罗自己在内的中国人民的解放与幸福生活而战。1936年,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来到陕甘宁边区采访。当他问起红军在哪些方面比中国其他军队好的时刻,战士们抢着回覆:“红军是革命的队伍”,“红军辅助农民”,“红军为解放人民接触……”斯诺得出的结论是:“他们是社会主义的自觉战士。”

从大渡河的铁索到平型关的沟谷,从淮海平原的大决战到炮火纷飞的上甘岭,人民军队屡克强敌、披荆斩棘,打出了一条通往民族复兴和人民幸福的平坦大路。在这一征程中,依靠群众、发动群众开展灵活多样、切中要害的头脑政治教育事情,扎扎实实地铸魂育人,发挥了决定性作用。

网络时代,西方反华势力费尽心血构设“价值观陷阱”,妄图针对我军“拔根去魂”,扰乱官兵的头脑、带歪官兵的言行。面临网龄比军龄长的年轻一代官兵,局限于一张嘴、一张纸、一堂课的传统教育模式已经远远不够。当我们意识到一个问题发生了时,不仅得知道它“是什么”,还需要深入去问“为什么”,直到发现引发这个问题的真实缘故原由与我们所看到的表象不一样时,才能说真正看透了这件事情的本质。而能看透事物本质的人,和认不清事物本质的人,注定其运气会有着截然差别的走向。于一支军队、一个国家而言,同样云云。

“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头脑政治教育不能一成不变、墨守成规,越是头脑活跃,越要用好微课堂、微讲坛分享自己的强军故事,直播授课中弹幕实时腾飞,海量网络资源让官兵随扫随学;越要不断创新教育手段,用官兵们喜闻乐见的方式讲出感同身受的故事,让教育变被动为主动,指导群众自己教育自己,言必信,行必果。

“其身正,不令而行。”领导干部是“要害少数”,在任何时刻都是风向标与先锋队,必须带头在学习创新理论上下功夫,带头在苦练打赢手段中当先锋,带头在养成优越作风里作楷模,言行一致,以身作则,上下同心,把守护和平、守护人民的坚定信念内化为克敌制胜的精神力量。

当下,我们身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到了“一个船到中落难更急,人到半山路更陡的时刻”,“一个愈进愈难、愈进愈险而又不进则退、非进不能的时刻”。任时光奔流,人民军队永远不忘记为什么出发,永远和人民站在一起,始终以习近平强军头脑铸牢军魂,把好强军胜战“总开关”,就能为推进强国强军事业提供顽强的头脑政治保证。

泉源:解放军报微信

作者:赵镭饷

编辑:杨晓霖

这位上将去世后骨灰运往北京,两位元帅、三位大将、十五位上将亲自迎灵

他出生于江西赣县,17岁时不畏白色恐怖,毅然加入中国共产党;他忠肝义胆,满门忠烈,全家为中国革命作出巨大牺牲;他信仰坚定,政治工作经验丰富,对军队政治工作建设作出了重大贡献;他呕心沥血,三十八年如一日,把毕生精力献给了伟大壮丽的中国人民解放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