俘虏生涯刚竣事,幽禁生涯又最先:身不由己的明英宗

这场运动,为何成为打开胜利之门的“总开关”

这场运动,为何成为打开胜利之门的“总开关” ■井延坡工作室 70多年前,在辽沈战役中,曾出现过这样神奇的一幕。 胡家窝棚,一个带有浓厚东北乡土气息的小山村,正上演着恢宏的战争大剧:两军对垒,解放军猛打猛冲,国民党军兵败山倒。往往一场战斗下来,就

文|黄金生

杨善凭着三寸不烂之舌“空手套白狼”把朱祁镇带了回来,完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义务。他把情形通知自己的儿子杨宗,由杨宗讲述朝廷,太上皇即将随自己回京。此事传出,惊动朝野。接下来就是若何迎接太上皇回朝了。内阁大学士高榖、给事中刘福讲:“讨好上皇礼不宜薄。”而王文对上皇回归似大不信赖,厉声说:“孰以为来耶?黠寇不索金帛,必索土地耳!”礼部连日商议,仍悬而未决。千户龚遂荣投书给高榖,书中引经据典,大谈唐肃宗讨好太上皇唐玄宗之故事,想以此来讽谏景帝。不意此事被捅到了景帝跟前,龚遂荣被坐牢。八月初七,即太上皇朱祁镇一行快要到达宣府的那一天,太子太傅、礼部尚书胡濙等上呈了这样的迎接朝见仪注:礼部派“堂上官一人至龙虎台,锦衣卫遣指挥二人并官校执丹陛驾辇轿至居庸关,各衙门分官至土城外,总兵等官至教场门迎接行礼。太上天子(朱祁镇)车驾自安定门入,进东安门,于东上北门南面坐。(景泰)天子出见毕,文武百官朝见,行五拜三叩头礼。太上天子自东上南门入南城大内”。

/wp-content/uploads/2021/1/zMRnai.jpeg插图

景帝看了这份仪注安排表,指挥“虏人谲诈,未全凭信,欲备大礼迎接,恐堕贼计”。最后决议派侍读商辂率轿一乘,马二匹,到居庸关去接回英宗,将其接入安定门后再让百官拜迎。云云过简的礼仪,廷臣们虽难以接受,但也只能依命而行。对此,朱祁镇却摆出了高姿态,他立刻令人修书两封,一封给孙太后,一封给景泰帝,在这两道诏谕中,朱祁镇首先向景泰君臣做了自我检讨,进而明确亮相:大明帝国天子依然是皇弟朱祁钰,自己只当太上皇,国家与朝廷巨细事情皆不过问;由于自己丧师辱国,玷污宗庙,他要求朝廷对于自己这次回还讨好的礼仪一切从简。这样的高风亮节自然让景泰帝异常满足,他立刻指挥:“悉遵行。今言太薄,则讥乎朕。事既行定,不许妄言。钦此。”

景泰元年八月十五日,恰好在外当了一整年俘虏的正统天子终于回到了北京。大臣们根据朝廷的部署前往安定门去迎接,朱祁镇乘了丹陛驾自东安门进入。这时当朝天子、弟弟朱祁钰出来迎拜,太上皇、哥哥朱祁镇回拜。先前兄弟间看不见的战火硝烟马上为亲亲尊让之礼仪所遮蔽,两人拉着双手,泪涕沾襟,相互之间谢绝逊让了很久,随后即是太上皇朱祁镇被送入南宫即延安宫,最先了为时七年的幽禁生涯。

1949年成立的172师:首任政委是河北人,走出了一位河北籍上将

纵谈古今,深挖您所不知道的河北历史,大家好,我是“青史君”,欢迎关注“青史观”,每天为您带来新鲜、有趣、干货满满的历史故事。 今天,我们为您聊的是解放军第58军第172师的故事。 第172师正式组建并获得番号是1949年的2月份,当时在全军番号大整编的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