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先没有杀死明英宗,真的是因为天有异象吗?

从苏联诞生的历程来看,为何说冷战的产生是必然的?

有一个国家被评价为“美国从诞生以来,唯一畏惧过的国家”,那就是苏联(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 )。它是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联盟,也曾是美国的头号劲敌。苏联于1922年成立,1991年解体,一个在世界上存活了69年的联盟,二十多年前就解体了,但是时至今

文|黄金生

晚上,明英宗随也先驻扎在城西二十里处。郭登派“夜不收”(哨探)杨总旗乘隙放置了五个“夜不收”混进瓦剌大营,欲救回英宗。并密告袁彬曰:“今夜有五个夜不收来密请爷爷(朱祁镇)石佛寺去,待他(也先)寻不见时便乘间入城去。”袁彬赶快把城里的这一营救设计向英宗汇报,英宗说“此危事使不得,先在土木时未曾死,我命在天,若万一不虞,若何好。”遂不用其计。大同守军设计夜救天子的设计被拒,显然,明英宗以为过于危险。也先脱离大同后,郭登以封侯为条件,大量招募勇士妙手解救明英宗。演练了一个月,在准备夜袭时,也先居然提前撤军了。原因是有人泄露新闻给也先,郭登这次“救驾”也便不了了之。

/wp-content/uploads/2020/12/ZZFNJn.jpeg插图

《明英宗坐像》轴

以上纪录出自《明英宗实录》。不外在《明史纪事本末》与之记述纷歧,说也先挟持明英宗到大同索要金币,相约到达一定数目便放回英宗,朱祁镇命守将开门被拒,英宗传旨说:“朕与登有姻娅,何外朕若此!”英宗之以是这么说,是因为郭登的祖父武定侯郭英与太祖朱元璋的姻亲关系。郭英的后代都和朱元璋家族攀亲,郭英的另一个孙女照样明仁宗(明英宗祖父)的妃子。但郭登却不为所动,答道:“臣受命守城,不敢擅启闭。”厥后,广宁伯刘安、给事中孙祥、知府霍瑄等准许了也先的条件,然而,“既献,复不应”。《国朝献征录》也纪录“也先送上皇至城下,索金币万计,约赂至,即归驾,登闭门不纳”,而且说郭登谋划招募勇士劫救明英宗,效果“或以危言沮之,虏逐惊疑,拥上皇去”。

也先在大同索要了大量金银彩缎,皇太后孙氏把在宫中搜罗的八驮金银珠宝也送到瓦剌军中。也先确实体会到了朱祁镇在自己手中的价值,焉有容易放还之理,便下令拔营,拥英宗向塞外而去。

如果说朱祁镇写信给皇太后要求赎回自己可以用政治上的无邪来注释,但临危投敌,堂堂天子为其叩关叫门,性子就极其恶劣了。若两关守将听其下令,开关献城,那京城甚至整个中原的屏障将被拔除,纵然不挂念有若干黎民百姓会死于战火,大明山河、祖宗基业都市丧于对手。但现在,在朱祁镇心里,万千将士和山河社稷,都比不上他自己的性命能多活一刻。幸亏宣府守将罗亨信、大同守将郭登等头脑清醒,以山河社稷为重,拒不开门。

虽然没有叫开城门,但勒索了大量钱财,以是手握英宗这个人质,照样物超所值,既然如此,英宗的性命是有了保障。不外在有些纪录中,却对这位叫门天子进行了“神化”,好比有说俘获英宗这天的夜里,也先不知怎么处置这位天子,就想一杀了之,正欲着手之际,突然暴雨骤降,雷电一下击死也先坐骑。又瞥见朱祁镇的帐篷顶上,有红光万道,也先被吓了个哆嗦,认识到这是上天旨意,真龙天子,不能造次。以后,瓦剌军又多次远远地瞥见朱祁镇的帐篷上,直冒红光,组成一条龙的形状,把也先吓得目瞪口呆。另有一次也先决议杀戮朱祁镇,然则手中的剑无论若何也拔不出鞘来……这一次次异象让也先对英宗佩服有加,心甘情愿地伏倒在地行君臣之礼。这些纪录显然都是站在明朝正统的立场上的臆想。瓦剌这次能将天子俘虏,纯属“意外之喜”。既然打不赢,保留这样一个人傻钱多的天子当“历久饭票”,自然也比杀了划算。

哥伦布没有料到的事情:以黄金为名的探险,却造成了另一矿产的大爆发

文|李崇寒 哥伦布可能自己也没有料到,一趟以黄金为名的探险竟促成了白银产量的大爆发,留给他们的黄金有限,但在墨西哥和安第斯山脉蕴藏着数量可观的白银等待征服者们去发掘。 1516年,西班牙航海家德索利斯(Juan Diaz de Solis, 1470—1516)率领一支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