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负照样误判:土木堡惨败,谁才是第一责任人?

也先没有杀死明英宗,真的是因为天有异象吗?

文|黄金生 晚上,明英宗随也先驻扎在城西二十里处。郭登派“夜不收”(哨探)杨总旗趁机安排了五个“夜不收”混进瓦剌大营,欲救回英宗。并密告袁彬曰:“今夜有五个夜不收来密请爷爷(朱祁镇)石佛寺去,待他(也先)寻不见时便乘间入城去。”袁彬赶紧把城

文|周渝

亲征的决议雷打不动,事实是什么给了“大明战神”朱祁镇云云强硬的底气呢?《明史·太监一》中对英宗亲征一事表述为太监王振“挟帝亲征”,这个“挟”字用得很妙,有挟持、裹挟之意,也就是说亲征一事是王振的意思,英宗为其所裹挟。此说最早也是亲历者李贤著述:“权臣(王振)不与大臣议,挟天子率师亲征,百官上章恳留,不从,迫促而行。”

看到了吧,亲历者都说是王振这个死太监又“挟”又“迫”,促成了亲征,遂有土木之变。这样一来,主要第一责任人就不是英宗而是王振了。可事实上,王振“挟帝”之说经不起推敲。首先,王振虽是明朝第一代权阉,但在制度上已决议了明代太监受制于皇权,不可能凌驾于皇权之上。其次,正统十四年(1449)时,英宗已经22岁,不是小孩子了,况且皇权未曾旁落,若是他本人不愿意亲征,谁人又能“挟”之?关于这个问题,《明实录》中的表述就客观多了:“车驾发京师亲征,是举也,司礼监太监王振劝成于内,故群臣虽合章谏止,上皆不纳。”

归根结底,亲征照样明英宗自己的意愿,加上他极端依赖和信托的王振在他耳边大忽悠、大怂恿,最终促成亲征之举。在决议过程中,王振的确有重大责任,但第一责任人仍是明英宗朱祁镇!从小我私家角度剖析,22岁的明英宗正是年轻气盛、血气方刚的岁数。大明朝以武立国,英宗的祖辈、父辈都曾策马扬鞭征战沙场,确立赫赫战功,这对于一个22岁的青年天子无疑具有伟大吸引力。朱祁镇年幼时,其父朱瞻基曾问他:“敢有滋扰国家纲纪图谋不轨的,敢不敢亲帅六师至讨?”小朱祁镇回覆坚定而武断:“敢!”现在瓦剌犯边,面临群臣劝谏,英宗对大臣那番激扬汹涌的回复大致也是肺腑之言。

/wp-content/uploads/2020/12/jQraQ3.jpeg插图

《明英宗像》,明,绢本设色,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

有一说一,天子亲征之举自己不能说是错误,只是英宗这次亲征是在时间急急、准备不足、不知彼不知己的情况下,好大喜功,凭一时意气的轻率决议,作为一国最高统治者,这是不卖力、不合格的显示,对整个帝国更无异于灭顶之灾。或曰英宗幼年轻狂尚可明白,为何老谋深算的王振也尽力怂恿促成亲征?这就涉及更庞大的因素,整个正统时期,每当遇到民变、边患时,王振始终是坚决的主战派,很主要的原因是太监“专征”之权在这一时期迅速扩张,每有战事就是太监监军,确立战功之机,有益于司礼监牢固自身职位。此外虽然接触劳民伤财,但此前的战争皆是以“大捷”了结,尤其是长达十年的麓川之战的胜利,也难免让王振膨胀。王振小我私家自幼深居宫中,精于权术却不知掌兵,而以往履历告诉他,只要主战就能打,只要打就能赢,赢了就能升级长履历,就和挂机刷怪一样轻松。况且此次亲征是召集六军,安全性照样有保障的,一旦平定瓦剌之乱,无疑能让王振的职位更为牢固,这种低风险高回报的赌局,固然要搏一搏。

总体而言,无论是明英宗照样王振,都错误地高估了自己的气力,同时低估了瓦剌的实力,正是对时势的误判导致土木堡惨败。 t

从苏联诞生的历程来看,为何说冷战的产生是必然的?

有一个国家被评价为“美国从诞生以来,唯一畏惧过的国家”,那就是苏联(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 )。它是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联盟,也曾是美国的头号劲敌。苏联于1922年成立,1991年解体,一个在世界上存活了69年的联盟,二十多年前就解体了,但是时至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