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战将王近山为何屡换司机?其中一件事令其悲痛至极

自负还是误判:土木堡惨败,谁才是第一责任人?

文|周渝 亲征的决议雷打不动,究竟是什么给了“大明战神”朱祁镇如此强硬的底气呢?《明史·宦官一》中对英宗亲征一事表述为太监王振“挟帝亲征”,这个“挟”字用得很妙,有挟持、裹挟之意,也就是说亲征一事是王振的意思,英宗为其所裹挟。此说最早也是亲

/wp-content/uploads/2020/12/iMrima.jpeg插图

开国中将王近山

我的司令爸爸王近山,南征北战了几十年,打起仗来必不可少的交通工具就是马和车。已往他最喜欢的是马,不管走到那里都骑着一匹枣红色的高头大马,威风凛凛的。厥后军队配备了机械化装备,其中有从敌人那里缴获的汽车,爸爸就改坐汽车了。

三次车祸事故给爸爸留下很深的心里阴影

司令爸爸在战争年代所履历的几回交通车祸事故,对他来说真的都是很不幸的,不只给他的身体带来了极大的创伤,而且在他的心里也留下了很深的阴影。

第一次是在1947年的早春,国民党集中兵力划分占领了济南、延安。中国人民解放军履历了战略防御之后,最先调动刘邓雄师在中原一带举行大反扑。司令爸爸那时是二野六纵司令员,在挺进大别山的初期,我军与国民党军队决战的架势已经拉开,整个战争的部署已经放置稳健,不幸的事情却发生了。

那天,就在去往前沿阵地的途中,敌人的炮弹不停在冰雪崎岖的山路中轰炸。战事紧、义务急,暴脾性的司令爸爸一上汽车就敦促着司机:“快!快开!快开!”这是他的一贯作风,打起仗来威严、强横,而且是要冲到战场上的第一线指挥作战。

可越是这样,司机越主要,一脚不慎,汽车翻进了山沟。爸爸被人从车里抬了出来,他的大腿骨破坏性骨折。

在那段时间里,爸爸的腿打上了石膏,只好老老实实地躺在医院里,由我的妈妈韩岫岩看护着,在后方休养。

战争刚刚拉开序幕,自己就“名誉”负伤,爸爸心急如焚,他那里躺得住啊,简直就像一头被困在笼子里的猛虎!可是没办法,伤筋动骨一百天嘛。

据岫岩妈妈说,就像被强行绑架似的,爸爸在医院里躺了还不到一个月,就趁着刘伯承司令员和邓小平政委前来医院探望他的时刻,流着眼泪向首长们说:“我这样躺在这里,还不如死在战场上呢!”老首长太领会他们这位爱将的秉性了,拗不外他,但也确实离不开他。在受伤的腿还没恢复的情况下,爸爸又重返前线了。

这次车祸,爸爸留下了终身残疾:一条腿长、一条腿短,两条腿相差足足有七八公分,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以是另有人管他叫“王瘸子”呢!妈妈也经常为此事埋怨。

/wp-content/uploads/2020/12/bERVv2.jpeg插图(1)

1948年,中原野战军第二、六纵部门向导:陈再道(左一)、孔庆德(左三)、王近山、杜义德、范朝利、钟汉华。

自从那次翻车事故之后,爸爸对给他开车的司机要求加倍苛刻,频频换司机,个个都不满足。有时刻训斥得司机左右为难,越发地畏惧和不知所措了。

第二次是天下即将解放,爸爸思乡情浓,却一直因忙于作战接触,很多年都没机遇回老家去看他的父亲,也就是我的爷爷。在军队休整时代,爸爸特意放置了两个警卫员到湖北省红安县把我爷爷接过来,准备让他到大城市里享享福,看看还从未见过面的孙子。爷爷一辈子没出过门,没见过大世面,自然是喜不自禁。没想到就在蚌埠火车站的站台上,两个警卫员麻痹大意,那时没有守护在他的身边。爷爷从来没见过火车,固然想象不到它的伟大威力,结果因他离火车太近而被咆哮而来的气浪给卷进了重大的车轮之下!

这意外的袭击使得爸爸悲痛至极。他没有怪罪那两个警卫员,反而说他们都是在战场上立过功的好同志,“不要难为他们了!”

最终,爸爸专程回到阔别了近二十年的故土,埋葬了爷爷。这次灾难,虽然不是汽车,但也属于交通意外事故。而且爷爷失事的这个地方,正是爸爸刚刚打完了大胜仗的淮海战争之重地——蚌埠,爸爸心灵上的创伤是一辈子也抹不掉的。

第三次是听岫岩妈妈说的。也是在早年间,爸爸好不容易有了机遇带着妈妈一起回红安老家。已经到了村口了,蜂拥而至看热闹的小孩子们把他们的那辆汽车围了个水泄不通。暂且派去的司机不小心碰倒了一个小孩子,那时人人都被吓坏了,赶快带着孩子去了医院。实在孩子没有大碍,爸爸却以为出了这种事是“不吉祥”的,最终是“途经家门而不入”,失望而归。

几回事故对于司令爸爸来说,袭击是繁重的,也加重了他对于车祸的恐惧心理。他不恐惧接触受伤,但无谓的牺牲他却是无论若何也难以接受的。他对司机的挑剔是众所周知的,这可难坏了后勤部以及他的属下。

肖永银叔叔带来一个“好把式”

一天,所属18旅旅长肖永银带着一个高个子士兵走进了兵团司令部指挥所。刚进门,肖叔叔就笑着对司令爸爸说:“司令员,我给你带来一个好‘把式’,这可是我‘金不换’的瑰宝啊!要不是由于接触的需要,我可舍不得把他送给你呢!你试试他的手艺,还真有两把刷子。要是还不喜欢就一定要还给我噢。”

/wp-content/uploads/2020/12/qQVNNb.jpeg插图(2)

开国少将肖永银

爸爸仔细打量着这位大个子兵:英俊的外表、睿智的眼神,透着一股子灵巧劲儿,应该是没错的。爸爸最领会肖叔叔了,接触勇猛、机智过人,尤其是阻断敌人的后路、抓俘虏,缴获敌人的武器装备、军用物资、战利品等等,就数他的本事大。自从成立了六纵,他就成为爸爸最得力的战将和助手,二人配合作战,天衣无缝、所向披靡。肖叔叔生性顽皮,喜欢“讨价还价”,每次打了胜仗,他就会带着最好的战利品和“洋货”前来向爸爸“邀功请赏”。果真,肖叔叔乘隙得寸进尺地对他的老首长“耍赖皮”说:这好人可不能白做啊!下次战争要让我的军队打主攻。

肖叔叔送来的这个大个子兵,正是我的司机爸爸朱铁民。

司机爸爸在旧社会履历了魔难的童年,不到二十岁就学会了开汽车。抗日战争时期,国共合作,那时他就曾为前线运送过军器弹药、抗战物资;在滇缅公路修建时期,他也做出过孝敬。只是那时的绚烂,到了“文革”时期就被诬蔑成了“国民党特务"。以是,他对这段历史一直很少提及(只有在他所写的《入党申请书》中才见到过他向组织的“交接”)。厥后,司机爸爸因看不惯国民党军队欺压百姓、自己人打自己人的恶霸行为,就开着大货车拉货、做生意,走南闯北、浪迹天涯了。他说:“开车就是凭本事用饭,没必要受别人的摆布。”

直到1949年的春天,一次,他正开着车走在路上,遇到领会放军的队伍,另有几辆军用卡车横七竖八地停在了公路上,他就下了车走上前去看个事实。原来是解放军缴获了国民党军队的汽车。这时刻,一个瘦小精壮、当官容貌的武士见到爸爸从车上下来,忙走过来拉着他的手说:“老乡,能不能帮个忙呀?我们搞不走它啊!”司机爸爸说:“没问题”。他上了车,三下五下就把车开动了起来。那位当官的见此情景,认真地打量了一下他,直截了当地说道:“怎么样?跟我们走吧,给我开车,我那里可有好车开啊!”爸爸问:“那我也能加入你们的队伍啦?”“那固然喽!”司机爸爸喜悦极了,二话不说,随着军队,今后走上了革命的门路。

司机爸爸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厥后他才知道,参军的军队正是战绩绚烂的二野刘邓雄师,他遇到的这位指引他走上革命门路的“大官”,不是别人,正是那时的六纵十八旅旅长肖永银。

因司机爸爸开车的手艺精湛,很受肖旅长的浏览。肖叔叔可喜好他的这个司机啦。厥后,他也是思量再三,才决议“忍痛割爱”,把自己最喜欢的司机送给首长,而且还亲自带着,像送瑰宝一样推荐给了他的司令员。

/wp-content/uploads/2020/12/iMJ73a.jpeg插图(3)

王近山(左二)和身边事情人员

“生龙”遇到“活虎”,结下一世兄弟情

从那以后,生龙遇到了活虎,朱铁民跟随着他的首长王近山,凭着精湛的开车手艺,为了一个配合的革命目的,双双走向了他们人生的巅峰时刻。

司机爸爸说,由于战争残酷,环境邪恶,自从跟了王司令员那一刻最先,他的神经一直都是紧紧地绷着的,好像是搭在弦上的弓箭,随时准备发射出去!只要首长一上他的车,手指到那里,他就绝不犹豫地开到那里。他知道首长的脾性:枪声一响他就往前冲,而且一定要冲到前沿阵地、枪炮声最麋集的地方指挥战斗。这样一来,司机爸爸深知自己的责任有何等重大,既要开好车,又要时刻保持高度小心,千方百计地珍爱首长的平安。

司机爸爸说,他们之间最先时也经常有摩擦。“首长一遇到打大仗、恶仗的时刻就容易急躁,急于要冲到战斗的第一线。越是在这个时刻,他急你不能急。开车这一行也是人命关天的事啊!他的这种情绪实际上对于司机是有致命影响的。可是首长不管这些,经常把我一通臭骂:‘你这个老朱,就是不听话!嗯?你是怕死啊?怕死就别给我开车!’谁人时刻,我是跟他没理好讲的,他也不听啊!我索性随他怎么骂,这时刻自己稳住劲儿是最主要的,该怎么开车还怎么开,决不能受他的滋扰!等到事过之后,首长有了空闲,情绪也平稳了,我再慢慢地跟他批注“那时我是怎样做的,为什么要那样做”,首长会认真地听我批注缘故原由,然后经由仔细地思索,认识到自己的做法是不对了,有的时刻他会亲自跟我赔礼道歉。有的时刻,别看他嘴上不说,但能看出来他心里照样佩服的。”经由几回磨合之后,司令爸爸不再跟司机爸爸较量了,他只要坐上司机爸爸的车就会遵守“指挥”,不再滋扰他了。由于他知道,通常老朱做的事都有他的原理,一定不会有错的。“首长越是信赖我,我越是要遇事冷静灵巧,武断处置,来不得半点的疏忽大意。尤其不要让首长费心若何开车这样的小事情。”司机爸爸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在一起的时间长了,他知道首长在想什么,要做什么,有些事情都不用说就提前给办好了。

司令爸爸最喜欢有主见、敢于坚持自己看法的人,由于能说服他、“镇”得住他的人还真是不多呢!他的脾性就是这样,你越是怕他,在他眼前唯唯诺诺,他越是看不起你,对你越凶。司机爸爸的那种不怕死的大无畏精神,正跟司令爸爸的脾性相投,而且他俩在战场上都同样具有坚贞、果敢,任何事情都难不倒、吓不倒的性格,尤其当司令爸爸得知司机爸爸在抗日战争时代就曾经为支援前线做出过孝敬,更是如获至宝似的,特别喜好他的这个司机。还称谓他为“抗战爱国人士”。

司机爸爸从解放战争时期就最先跟随着司令爸爸走南闯北。1951年一起入朝作战;1953年去了山东军区;随后又一同到了北京军区、公安部,直到60年代司令爸爸受到冲击,司机爸爸也受到牵连,他们才无可奈何地各奔了器械。

/wp-content/uploads/2020/12/ZzYjQv.jpeg插图(4)

1952年王近山中将(左)与颜伏在上甘岭战争炮司指挥所。

司机爸爸朴素天职,踏踏实实当了一辈子的工人。据他说:“开了几十年车,有惊心动魄之时,也有铭肌镂骨之事。我与首长之间的‘友谊’,就是由于无论你做什么事情只要认真,只要你做到了专心去做,那你的事情也会对得起你的。”难怪司令爸爸那么浏览他,坐上他开的车就放心大胆,勇往直前!

/wp-content/uploads/2020/12/rAjQfa.jpeg插图(5)

1951年,司机爸爸在朝鲜。

司机爸爸干一行钻一行,不只会开车,而且善于修车,几十年下来,修车的手艺绝对是一流的。他会听车的声音,汽车只要从他身边走过,他能马上听出这辆车存在的问题,甚至发动机一响,他就能告诉人家这车哪儿出毛病了,该修什么地方。跟他学车多年的徒弟们经常赞不绝口地这样说他。有的徒弟对他佩服得真是五体投地,把他说得可神奇啦!难怪他到了七十多岁另有人请他去做汽车修理照料呢。

我曾经质疑过司机爸爸,说您的耳朵可能是有特异功能吧?又能听飞机,又能听炸弹,还能听汽车,简直太神奇了。爸爸笑着说:实在就是专心加履历,善于在实战中学习和总结。尤其是履历过战争的生与死的磨练,来不得半点模糊和犹豫,否则就是赴汤蹈火、小命呜乎啦!

司令爸爸经常用他自己的方式方法夸奖他的司机:“谁人‘家伙’可是不得了的啊!开起汽车来那是谁都搞不外他!”司令爸爸虽然很小就离开了老家红安,但他一口浓重的家乡口音永远也改不掉了。

司机爸爸说,这些年给首长开车,什么样的车他都摸过。从美式吉普到苏式吉普,从卡迪拉克到福特、大吉姆,再到大红旗,另有我国生产的212,他全都开过。用司令爸爸的一句口头语,叫做“拽得像个剃头样的!”大意就是赞美这小我私家很是了不起。有的时刻是褒义词,有的时刻另有点贬意。由于他小的时刻最羡慕的人就是剃头师傅,说只有他才气做到谁的头都敢摸,而且还敢动刀子、动剪子的,以是很拽。这句有趣的“名人名言”,我们家的孩子们到现在还经常提起并“借用”呢。

司机爸爸也有一句口头语,叫做:“洋乎劲儿!”也是形容一小我私家很自满的样子。

他们两个好兄弟,就是从战争年代最先,配合履历过绚烂时期,又走入过人生低谷。无论是福是祸,总归是以汽车为缘,才有了两个爸爸之间的相识、相知。以至于越到厥后,我的司令爸爸越有一种除了信托和依赖司机爸爸,其他人谁也信不外的情绪。这是可想而知的,也是能够明白的了。

/wp-content/uploads/2020/12/zi26Zr.jpeg插图(6)

【本文作者简介】王媛媛,曾用名朱媛媛,王近山将军的第六个孩子,1953年11月生于北京。1969年参军,服役于南京军区某部医院。197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77年复员回京。1978年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部储运局事情。1989年后历任中国商业建设开发公司办公室主任、业务部司理等职。其间多次被评为部级优秀党员、新长征突击手。2008年底退休。

本文系《祖国》杂志社宋志娇据王近山之女王媛媛著的《司令爸爸 司机爸爸》一书中的内容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泉源和作者。

也先没有杀死明英宗,真的是因为天有异象吗?

文|黄金生 晚上,明英宗随也先驻扎在城西二十里处。郭登派“夜不收”(哨探)杨总旗趁机安排了五个“夜不收”混进瓦剌大营,欲救回英宗。并密告袁彬曰:“今夜有五个夜不收来密请爷爷(朱祁镇)石佛寺去,待他(也先)寻不见时便乘间入城去。”袁彬赶紧把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