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预料过的大北:明朝运气的伟大转折点在这场战争中到来

星火燎原,东北抗日义勇军做出了这样的贡献

昨天我们说到,马占山将军在黑龙江齐齐哈尔领导的江桥抗战,极大的鼓舞了全国人民的抗日热情。1931年11月8日到19日,是江桥抗战的第二阶段。日军在11月12日、16日均发起新的攻势,战斗异常激烈,双方损失都很惨重。从11月17日到18日,日军1万余人在飞机和坦克

文|周渝

自宣德年间以来,卫所军士逃亡征象严重,即使是京营也泛起严重缺额。据《宣宗实录》纪录,宣德五年(1430)十二月,成国公朱勇曾说:“旧时五军每军步骑二万人,后调大同等地备御,今五军总有五万七千余人,而神机诸营比旧亦少。”按每军2万人算,五军营满额10万人,而宣德五年只剩下5.7万人,近乎缺额一半。针对这一问题,明宣宗还下令从京畿各卫所挑选10万人到五军营举行训练。

据《英宗实录》纪录,到了正统元年,京营缺额问题更严重,京卫选操官军竟然只有十万人,加上班军8万人(宣德年间确定的“班军制度”,春秋两季,划分征调京城四周各省兵员到京师备操),可挪用的战兵大约在18万左右。假设正统十四年(1449)京营战兵也是这一数据,那么在也先大肆寇边之后,英宗令成国公朱勇选京营4.5万人前往大同,剩下的人数则在14万左右。加上锦衣卫等亲军,英宗亲征之时,明帝国京营人数应该在15万至16万,真实人数应该大致介于《古穰杂录》和《李朝实录》的数据之间,至多不会跨越20万,最少也不少于8万。

七月十五日,明英宗之弟郕王朱祁钰受命监国留守京师,驸马都尉焦敬辅政,自己则亲率十余万雄师备齐粮草辎重,准备出师迎敌。除了英宗与王振,另有英国公张辅、成国公朱勇、镇远侯顾兴祖、兵部尚书邝野、户部尚书王佐等数十位勋贵重臣皆随驾从征。此次亲征声势浩大,英宗意得志满,王振志在必得,而他们将要面临的敌人瓦剌,真的只有戋戋2万人马吗?

/wp-content/uploads/2020/12/iAbAfa.jpeg插图

瓦剌军仅2万人之说也源自刘定之的纪录,并多被后世沿用。虽然除了《否泰录》之外,鲜有史料确切纪录此次进犯的瓦剌军详细数据,但如前文所述,早在正统十四年头,朝廷就已得到关于也先在举行战争发动,准备秋季大肆入侵的奏报。从厥后形势发展来看,奏报属实。那么也先经由半年发动,所用军力怎么可能仅有戋戋2万人?再者,至七月大肆进犯以来,大同、宣府至辽东等多地同时遭到瓦剌军凶猛攻击,这种多线凶猛攻势2万人很难实现。晚明官员叶向高在《四夷考》中纪录土木堡之役前夕,也先尽发其所部犯边,也从侧面否认了2万人之说。从瓦剌发动能力、犯边战线和攻势规模几个方面推断,瓦剌军力与明军不会有太大的悬殊。

正统十四年七月十六日,龙旗飞翔,雄师开拔,明英宗怀着他多年的戎马英雄梦,剑锋直指西北。与此同时,瓦剌军兵分数路倾巢而出,也先的探马们无时无刻不在注视着这位大明天子出征门路。硝烟四起,为战而来!一个月后,在怀来卫(今怀来县)以东一个叫土木堡的地方,明帝国的运气将彻底被改变。

三晋史话:话说“吃醋”

在山西有一名俗语:男人不吃醋,光景过不住;女人不吃醋,家庭不和睦。由此可见醋的作用有多大,那么吃醋是什么意思呢?实际上此“吃醋”已非彼吃醋了。关于“吃醋”还有这么一个典故。 据传唐太宗时期,一代名相房玄龄,虽为政有道,但有惧内的毛病。一次,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