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内元老陈云:“万万不可以革命元勋的子弟自居”

没有预料过的大败:明朝命运的巨大转折点在这场战役中到来

文|周渝 自宣德年间以来,卫所军士逃亡现象严重,即使是京营也出现严重缺额。据《宣宗实录》记载,宣德五年(1430)十二月,成国公朱勇曾说:“旧时五军每军步骑二万人,后调大同等地备御,今五军总有五万七千余人,而神机诸营比旧亦少。”按每军2万人算,五

/wp-content/uploads/2020/12/EZNBv2.jpeg插图

陈云始终把自己看成一名普通党员,既不是元勋也不是“大官”。同样,他教育子女要淡泊名利,不可以革命元勋的子弟自居。他常说,权力是人民给的,必须要用于人民,要为人民谋福利,“小我私家名利淡如水,党的事业重如山”。

在陈云看来,孩子既是家庭成员,也是革命队伍的一分子。因而,不论是自家后裔照样其他义士遗孤,他总用严酷尺度来要求他们。

1949年6月19日,上海刚解放,陈云在给家乡一位老战友的孩子陆恺悌的回信中谆谆教导:“万万不可以革命元勋的子弟自居,切不要在家乡人面前有什么架子或者有越轨违法行动”;要求他们“必须记得共产党人在国家法律面前是与老百姓同等的,而且是遵法的模范”。

信中还说:“我与你父亲既不是元勋,你们更不是元勋子弟。”“你们必须安分守己,束身自爱,丝毫不得有违法行为。我第一次与你通讯,就写了这一篇,似乎不客气,但我深觉有责任警告你们。”

1983年春节,陈云惦记着革命义士的后人,特约请瞿秋白、蔡和森、罗亦农、赵世炎、张太雷、郭亮等义士的子女到他的住处聚会,特意嘱咐:“你们是革命的后裔,是党的后裔。你们应该像自己的父辈那样,到处从党的利益出发,为了维护党的利益,不惜牺牲自己的一切。”

陈云对自己的孩子更是严酷要求,绝不允许他们搞特殊化,不允许他们有一丁点“元勋子弟”的习气。

1968年,只有18岁的小女儿陈伟兰从解放军艺术学院结业后,被分配到了西藏。西藏条件艰辛,有人给陈伟兰出主意:你可以试试让你父亲跟领导同志打个招呼,这样你就可以不去西藏了。于是陈伟兰回家向陈云表达了这个意思。效果,陈云严肃地说:“我不能给你讲这个话,别人都能去,你也应该能去。”他还激励女儿:“再大的难题也不要畏惧,别人醒目,你也醒目。”

1977年,天下恢复高等院校招生考试制度。新闻传来,已在怀柔郊区当了10年西席的女儿陈伟华兴奋不已。但此时距离考试只有两个月的时间,自己一无温习质料,二无人指导,来不及细想,陈伟华就给母亲写了一封信。在信中,陈伟华表达了自己小小的要求:听说母亲的同伙在大学事情,以是她想请这位先生给自己指点指点,讲讲题。

母亲很快回信了,在信里,母亲告诉她陈云说这叫走后门,不允许女儿找先生。

陈伟华明了了父亲的用意,转而自己专一学习,最终,依附自己的起劲考上了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并在大学结业后被分配到了国家机关事情。

1984年,陈云从报纸上领会到师范学校招生难,以为这个问题很值得重视。

陈伟华回忆说:“父亲领会这些情形后,专门为此向有关部门提出,要提高中小学西席的待遇,切实解决他们的住房等实际难题,‘使西席成为最受人尊重最令人羡慕的职业之一’。为了给社会起带头作用,他有意让我‘归队’,到学校当一名教员。恰巧我也难舍三尺讲台,依恋师生友谊,还想回到教学第一线,这样,我于1985年回到了自己的母校——北师大女附中,成为一名历史西席。”

当陈伟华将自己重回讲台的新闻告诉陈云以后,陈云稀奇喜悦,说:“我举双手赞成!”

星火燎原,东北抗日义勇军做出了这样的贡献

昨天我们说到,马占山将军在黑龙江齐齐哈尔领导的江桥抗战,极大的鼓舞了全国人民的抗日热情。1931年11月8日到19日,是江桥抗战的第二阶段。日军在11月12日、16日均发起新的攻势,战斗异常激烈,双方损失都很惨重。从11月17日到18日,日军1万余人在飞机和坦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