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获曾在此筑城,至今仍被眷念

志愿军老战士娄文业:“先不换防,打了这仗再回国!”

(文/包昱涵) 今年94岁的娄文业嗓门不小,谈兴甚浓。在辽阳市中心医院的病房里,提起曾经的峥嵘岁月,老人难掩激动。“我经历的战斗多,在战场上总是冲在前面。” 作为一名1946年入伍、参加过解放战争的老兵,娄文业在1950年入朝作战时,算得上是战斗经验丰

马恒健

在四川雅安、西昌及云南,传说或确认有昔时孟获所筑之城的地方不少。

诸葛亮南征孟获,现在仍是这些地方的民间热门话题。然则,以他的英名作为地名之处,仅有雅安境内,石棉与冕宁交界处的石棉县栗子坪乡孟获村。

孟获村,坐落在占地万亩的一处孟获城内。“打开孟获城,世上无穷人。”当地人始终信赖,孟获城的城垣、营垒之下,埋藏着无尽的至宝。孟获城的草场、山冈之上,仍游荡着他们这位先祖的英魂。

血染的红石滩

驾车南出石棉县城,沿雅西高速公路行30多公里,出栗子坪收费站后不久,只见左边车窗外的岔道口,一座纪念碑高耸入云。

碑的顶端,是一只振翅欲飞的雄鹰雕像。碑下面的广场,状如搭箭的强弓。这条岔道,便通往10多公里外的拖乌山深处的孟获城。

在孟获城景区游客接待中央,我了解了几个主要景点的门路及方位之后,首先游览红石滩。

/wp-content/uploads/2020/12/IfUrYn.jpeg插图

孟获城内红石滩

红石滩位于景区内一条名为阿鲁伦底河的河谷。顾名思义,河谷里河滩上的石头是红色的。当我伫立河滩之上,置身波涛般的红色石阵之中时,既兴奋又震撼,既新鲜又好奇。

这红石滩的红石随河床蜿蜒,没有终点,宛若一条红色的巨龙。它红得纯正、红得耀眼,好像人工刷上一层彩色涂料。但蹲下细看,却发现它们的外面湿漉漉、毛茸茸的。它们为碧水、蓝天、绿树组成的山水画,增添了难得一见的亮色。大自然的美景,在这里也显得更有条理,更为色彩斑斓。

不外,在当地老百姓中,却流传着一个与红石滩有关的悲壮故事。

诸葛亮南征时代,高定、雍闿、朱褒等被蜀汉雄师擒杀后,南中土著强人孟获收拢他们的残部,对蜀汉南征军发动的一次次攻击。孟获堪称一代雄杰,他的野性中有悲悯,冒失中有狡黠,狂放中有信义。

屡战屡败的孟获,败退至栗子坪的拖乌山深处,想起成千上万战死沙场的属下,不禁悲愤难抑,仰天痛哭,一连数日云云。他眼中流出的不是泪水,而是殷红的血水。他的血泪,染红了阿鲁伦底河谷的石头。红石滩凝聚着孟获的无限悲情,见证着战争的残酷、和平的珍贵。

红石滩的石头之所以呈红色,是由于它们的外面,生长着一种称为乔利橘色藻的藻类。它的细胞内富含虾青素,这种类胡萝卜素能辅助橘色藻类抵制高海拔区域强烈的紫外线,抵制高寒区域的低温干旱。原生岩是它生长的需要基质,湿润多雾的小环境又是它大规模生长的需要条件。

隐秘的天生要塞

孟获城景区的高山草甸区域,是真正的孟获城所在地。

驱车穿行在景区公路上时,只见两侧岗峦绵延。因此,当一片面积达4平方公里、整体略有坡度但一片坦平的草甸出现在眼前时,这种川南地理上并不多见的情景,令人又是一阵欣喜。

/wp-content/uploads/2020/12/JNziUn.jpeg插图(1)

孟获城内的草甸

在这片广漠的高山草甸入口处,在孟获城城门的遗址上,一座颇具民族特色的城楼,巍然矗立。它扼守着通向孟获城内的通道,由于在它的双方,是难以逾越的山冈。毗邻城楼的城墙,在山冈上绵延,犹如万里长城

/wp-content/uploads/2020/12/32i2U3.jpeg插图(2)

孟获城的城门和碉楼

登上城楼,沿城墙上的跑马道徐徐而行,放眼望去,是城内那绿如巨毯的万亩草甸,它三面是高山峻岭、一面临孟获河的阵势,组成易守难攻的自然城池。

由此我想象,昔时的孟获是兵强马壮的。他的韬略,不是演义中形貌得那么肤浅的。他的斗志,是有雄厚的物质基础作保证的。

/wp-content/uploads/2020/12/VfUjQn.jpeg插图(3)

孟获城森林

一位牧马的孟获村村民指着一处面积数百亩的矮树林告诉我,诸葛亮有八卦阵,孟获有迷魂阵。一旦将敌军诱入这片没有路径且每棵树都长得一样的林子里,孟获的士兵,便可将这些迷失方向的敌军祛除清洁。这片林子的树,被称为“神树”,至今无人敢乱砍乱伐。

沿着城墙上的跑马道,我登上了一座山冈的最高处。这里是原孟获城烽火台遗址,现在耸立着一座用原木搭建的约10米高的了望台。

站在了望台上,孟获城内外一目了然。广漠的草甸、险要的高山、深切的河谷沟壑等地貌,莽苍的原始森林、深邃的灌木林等植被,配合组成了空间条理异常厚实的迷人景观。

/wp-content/uploads/2020/12/yYnMBv.jpeg插图(4)

孟获城草场上星星点点的牛马

时值初秋,半围绕草甸的群山尚未展现多彩的姿色,但草场上星星点点的牛马,炊烟袅袅的木屋,山寨栅栏墙般的牲畜圈,仍令人充实明白了当地的浓郁风情。

据《云南志略辑校》载:“蜀建兴三年,诸葛亮征南,闻孟获为夷、汉所服,募生致之,凡七纵七擒。获曰:‘公,天威也。南人不复反矣。’诸部悉平。”

孟获城紧邻大熊猫野化放归基地——栗子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2017年11月,该自然保护区乐成放归大熊猫“映雪”。 在这昔时征战处、今日旅游地,说不定会偶遇大熊猫呢。

令人惊喜的是,它居然真的来了!2018年4月13日上午10时左右,石棉县栗子坪孟获城景区内发现有野生大熊猫流动,景区治理工作人员随即拍下现场视频,视频中这位不速之客的身影清晰可见。最终,通过无线电监测,确定该大熊猫为“映雪”。

“映雪” 巡视孟获城,是由于这里生态极好、位置隐秘,照样孟获神灵的召唤?当地人纷纷表示,或许这些因素都同时在起作用吧!

责任编辑:钱成熙

校对:刘威

红军长征在绵阳游仙

红军长征在绵阳游仙 1935年1月下旬,红四方面军进行了广(元)昭(化)战役,重创国民党中央军胡宗南部和四川军阀的队伍,使胡部龟缩在陕西不敢南进。3月底,红四方面军主力在总指挥徐向前率领下,分别在苍溪、广元、阆中县境内几个渡口,经过激烈战斗,强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