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长征在绵阳游仙

孟获曾在此筑城,至今仍被怀念

马恒健 在四川雅安、西昌及云南,传说或确认有当年孟获所筑之城的地方不少。 诸葛亮南征孟获,如今仍是这些地方的民间热门话题。但是,以他的英名作为地名之处,仅有雅安境内,石棉与冕宁交界处的石棉县栗子坪乡孟获村。 孟获村,坐落在占地万亩的一处孟获城

红军长征在绵阳游仙

1935年1月下旬,红四方面军举行了广(元)昭(化)战争,重创国民党中央军胡宗南部和四川军阀的队伍,使胡部龟缩在陕西不敢南进。3月尾,红四方面军主力在总指挥徐向前率领下,划分在苍溪、广元、阆中县境内几个渡口,经由猛烈战斗,强渡嘉陵江乐成。之后,红四方面军和川陕革命根据地党政领导机关以及后勤辎重约10万人离开了川陕苏区,踏上战略大转移的万里长征的艰险历程。

红四方面军强渡嘉陵江后,兵分三路:左路红九军、红四军各一部会歼川军李炜如部3个团,攻占南部;中路红三十军及红九军另一部攻占剑阁;左路三十一军击溃川军刘汉雄一部后,迅速向剑门关推进,在红三十军配合下,经4月2日一日血战,全歼守敌3个团,占领天下雄关—剑门关,4月3日攻占昭化县城。4月10日红三十军一部攻占青川,红四军十二师攻占梓潼县城。

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红四方面军解放了东起嘉陵江,西达北川,南至梓潼、彰明,北达川甘疆域,纵横二、三百里的宽大区域,粉碎了国民党政府政府尚未准备就绪的“川陕会剿”。蒋介石严令刘湘重新集结四川军阀的一军力,在东起盐亭、三台、绵阳,西至安县、绵竹一线举行围攻,阻止红军南下成都。

1935年4月10日,红四方面军第四军十二师占领梓潼县城后,立刻下令红三十四团1000余名指战员,向绵阳县(今绵阳市游仙区)境的东宣、徐家、柏林偏向进攻,以监视阻击邓锡侯部黄鳌旅败退绵阳的残部,保证中坝战争的胜利。

1935年4月11日,绵阳县东宣乡赵松山、杨永蛟,柏林乡巩明才,朝真乡贾宗联等穷苦农民,前往梓潼县迎来了袁永庆团长率领的十二师三十四团红军。红军当天进驻绵阳县东宣乡的宣化铺场镇。

红军进驻绵阳县境后举行了一系列革命斗争,让飞龙山的天随着变红了。

开展红军性子、义务的宣传。红军通过口号宣传、组织妇女、儿童教唱革命歌曲、给群众讲演等形式,宣传红军革命性子和义务。详细有:宣化铺乡苏维埃政府主席王连长、乡游击队长杨永蛟等人用白石灰水,在寺庙、住宅墙壁、门路、岩石上誊写“红军是穷苦人民的军队!”“打垮土豪劣绅!”“生擒刘湘、邓锡侯!”等宣传口号。另有袁永庆团长在飞龙山村任氏祠堂讲演时说“乡亲们,我们要打垮蒋介石!打垮刘湘、邓锡侯!打垮土豪劣绅!没收他们的浮财,分给穷苦农民”。

确立人民自己的政权—墟落两级苏维埃政府。

1935年4月11日,红四方面军第四军十二师三十四团来到飞龙山,在迎军大会上建立了宣化铺乡苏维政府。接着第二天确立了9个村苏维埃政府,其中宣化铺乡苏维政府所辖飞龙山村苏维埃政府是全县最大的一个村苏维埃政府。4月12日红四军十二师三十四团一营两个连队划分到达柏林和朝真观、二营所有到达太平楼,4月13日,3个乡划分在迎红军群众会上宣布建立柏林乡苏维埃政府、朝真观乡苏维埃政府、太平楼乡苏维埃政府,同时宣布建立25个村苏维埃政府。三营一个连队赴东宣乡飞龙山寺庙驻扎,另两个连进驻徐家乡、魏城镇。四营三个连队驻扎东宣乡的宣化铺,指挥着绵阳县境4个乡苏维埃34个村苏维埃,开展革命斗争和监视绵阳县城之敌。

确立人民的武装—墟落游击队。

宣化铺、柏林河、朝真观、太平楼4个乡苏维埃政府,除太平楼乡游击队未设队长外,其余3个乡均设有正副游击队长9人。34个村苏维埃政府除了宣化铺乡苏维埃政府所辖魏城镇大栗子沟村、柏林乡苏维埃政府所辖白陶村无游击队组织,其余32个村苏维埃政府均有游击队,每个游击队队员30至50人,飞龙山村苏维埃政府,因辐射东宣、刘家、玉河及梓潼双峰寺、观义等地,游击队员人数最多有200余人,32个村游击队共有队员1200余人。乡、村两级游击队在红军指战员1000余人的率领下,在袭击土豪劣绅和地方反动武装民团,扩大红军队伍,没收土豪劣绅浮财,给红军总部运粮支援红军长征等革命斗争中,发挥了主要的作用。

攻打反动民团、镇压反动土豪劣绅。

1935年4月19日、25日,飞龙山村苏维埃游击队,在红军领导下200多人两次攻打玉河民团和梓潼县萌桠寺清乡军,俘敌20多人,200多敌人逃窜,缴获轻机枪9挺、步枪60余支,子弹、手榴弹30多籍。反动土豪劣绅史维祥、史维坤弟兄2人,红军进村前大造谣言说:“红军是‘霉老二’,比‘棒老二’还凶!”扬言:“要同红军决一死战!”。红军进村前,反动土豪劣绅吴金生占领农民田产,欺压百姓无恶不作。这3名反动土豪劣绅,被群众揭发出来后,经红军领导机关批准,史维祥、史维坤弟兄被押至四周马鞍山予以镇压;吴金生被游击队在当地镇压。布告贴出后当地穷苦农民拍手称快,高呼:“打垮土豪劣绅!”“苏维埃政府万岁!”。

打粮、筹粮、支援红军长征和分给穷苦农民。

1935年4月11日至25日,飞龙山村苏维埃政府在红军领导下没收了伏德春、杨永荣、任清重、罗瑞夫等土豪劣绅的粮食6万余斤,腊肉1万余斤,银元、铜元1万余元,布匹衣物一千余件。这些粮食大部份由村苏维埃干部分配给了穷苦农民,一部分送给了红军总部支援长征;银元、铜元所有上交了红军总部;布匹、衣物、腊肉一部分分给了穷苦农民,一部分供应了红军军队改制戎衣和改善红军生涯,一部分还支援了中央红军。

招呼青年穷苦农民加入红军,扩大红军队伍。

党史资料纪录:“绵阳县(今绵阳市游仙区)红军到达的14个镇乡、有340余名青年加入红军”。1935年4月前后,泛起了怙恃送儿子、妻子送丈夫、兄弟相送加入红军的动听排场:飞龙山村苏维埃政府主席杨永蛟送自己儿子杨映正、杨映典双双加入了红军,动员东宣乡新合村叶兆祥送养子张永富加入红军,长道沟村朱学正送朱学文、朱学章2个兄弟加入红军。1935年4月20日,飞龙山村苏维埃收到四周东宣、刘家、玉河,梓潼双峰、观义等地100多名青年农民报名加入红军。

解放妇女儿童,加入红军和革命工作。

1935年4月,绵阳县东宣乡、徐家乡一大批妇女儿童在红军领导下,走上了革命门路。徐家乡贾克林,是绵阳县唯一女红军。她本是田主家童养媳,不堪忍受田主家荼毒,加入了红军,后履历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从战士升为团级。飞龙山村苏维埃政府主席杨永蛟之妻杨武氏及杨王氏、赵妙元等一批年轻妇女,为红军改制服装、洗衣煮饭,加入迎红军集会等流动,走上了革命门路。杨永蛟之三子杨映长以及同村的一批10岁左右的儿童,也加入了学唱革命童谣迎红军等革命流动。打破妇女儿童不能进宗祠的封建制度,寺庙、宗祠变成了红军苏维埃开会、议事的场所。

1935年4月29日,红四方面军第四军十二师三十四团受命撤出绵阳县境,向中坝市集中,随主力西进继续长征。绵阳县留下的乡、村苏维埃政府干部和游击队员、革命群众积极分子1500余人,在还乡团反攻倒算中付出了伟大的牺牲。据统计:共有47人惨遭还乡团杀戮,57人被还乡团关押吊打,无数革命群众被还乡团逼得流离失所、家破人亡。

1949年12月2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十八兵团六十军一八零师五四零团,解放了绵阳县城。1952年4月25日,东宣乡召开万人大会追悼革命义士赵松山、杨永蛟等人,同时,杀戮义士的还乡团头子伏德春、杨永荣被判处死刑。

方志四川 篆刻:殷智

志愿军老战士娄文业:“先不换防,打了这仗再回国!”

(文/包昱涵) 今年94岁的娄文业嗓门不小,谈兴甚浓。在辽阳市中心医院的病房里,提起曾经的峥嵘岁月,老人难掩激动。“我经历的战斗多,在战场上总是冲在前面。” 作为一名1946年入伍、参加过解放战争的老兵,娄文业在1950年入朝作战时,算得上是战斗经验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