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历史上的第一位铁道司令

段苏权指挥部队“左右开弓”

1947年,段苏权在冀热察军区。 1946年6月,蒋介石在美国的支持下挑起内战,命国民党军向解放区发动全面进攻。10月11日,国民党军侵占张家口市。 为坚持冀热察地区的工作,11月,中共晋察冀中央分局和边区行政委员会按照中央指示,将热西、察北、平北三个地区

/wp-content/uploads/2020/12/IvE3Y3.jpeg插图

1945年9月23日,刚从两淮战场下来的洪学智赶到了淮安。未及抖尽一身征尘,他刚踏进师部,黄克诚的第一句话就是:中央下令,新四军第3师进军东北。

东北地区战略职位极为重要。抗战胜利后,东北成为国共两党争取的主战场。中国共产党及其向导的人民军队如能控制东北,并在东北确立牢固的根据地,就可以变东北为战略后方,从而打破国民党统治集团妄图独占东北,在战略上形成对人民革命气力笼罩的局势,并可依赖东北雄厚的经济实力,大力生长武装,生长和蓄积气力,支援关内各解放区的斗争,加速中国革命的历史历程;反之,若是东北被国民党统治集团所控制,人民军队将面临被国民党军南北夹击的晦气职位。

争取东北,比以往任何时刻都紧迫地提到了国共双方向导人的日程上。

9月15日,中共中央决议建立中共中央东北局(简称“东北局”),由彭真任书记。19日,中共中央确定“向北生长,向南防御”的战略方针。

受中央军委派遣,新四军第3师(黄克诚任师长兼政委,刘震任第一副师长,洪学智任第二副师长兼参谋长)主力凭着顽强的精神,从苏北徒步行军,跨越江苏、山东、河北、热河、辽宁5省,历时两个月,于1945年11月14日到达冷口。17日,第3师师直以及第8、10两旅也到了冷口,从这里进入了东北。

1945年12月19日,在江家屯一个小村子里,林彪找来黄克诚和洪学智,讨论铁路问题。

在小屋的一铺炕上盘腿而坐的林彪显得很焦虑,皱着眉头说:“现在研究一下铁路问题,你们说怎么办?”

黄克诚率领新四军第3师历尽千辛万苦到达东北的时刻,东北已成了中国革命的旋涡,壮大的吸引力将敌我双方的大批文官武将从四面八方吸到这片黑土地上。

这是中共自建立以来第一次举行云云大规模的军事调动。各解放区调往东北的军队总计到达11万人,军事、政治、手艺和地方干部2万余人。与此同时,蒋介石也在努力调兵遣将,加速抢夺东北的脚步,大批精锐军队不停通过海运北上,装备精良的国民党军行动相当快捷。双方都投入了伟大的气力,谁能捷足先登,谁就能在战略上争得自动。

这一时期,东北局西满分局接管了原理由日伪政权控制的齐齐哈尔铁路局,开端控制了中长路以西的次要铁路线。但由东北人民自治军控制的西满铁路线十分杂乱,先到的军队不只将火车车皮和机车都占用了,而且还泛起了无视工人劳动强度而强迫工人不按列车运行图随意开车、强占车站办公地址等情形,使得由辽西叶柏寿(今辽宁建平)至辽北郑家屯(今吉林双辽)的铁路完全瘫痪。经热河进入东北的近2万名包罗抗大学员和来自华北各解放区的干部,不能通过北宁线到达新的事情岗位。延续不停的情形被迅速反映到东北局,林彪异常焦虑。

洪学智直截了当地说:“现在是异常时期,进军东北是党中央的大政方针,大计眼前一切都要遵守。你是总司令,总司令要下决心,下个死下令。通常占用车皮的都要马上交出来,不交出来,就从严责罚,违抗下令,格杀勿论。”

洪学智继续说:“固然,主要照样讲清原理。我说‘格杀勿论’,只是这样要求,执行上照样要注意,一定一个也不会杀,都是执行党中央的大政方针来的,各路军队带队向导应该是很明了大局的,目的是让人人都把车皮交出来。”

林彪思忖再三,说:“这件事,很贫苦,谁去办这个事呢?”由于问题棘手,那时没有决议下来。

天黑后,洪学智受命来到林彪住处。林彪上来就对洪学智说:“搞通叶柏寿到郑家屯的铁道线,只有你去执行这个义务。”

坐在一旁的黄克诚对洪学智说:“你出的主意,你去执行。”洪学智绝不犹豫地说:“没有其余人去,那我就去。”

林彪马上叫来秘书季中权,让他站在屋子中心起草了一份电令:

现在铁路运输秩序至为杂乱。抢占车厢、车头,强迫工人开车,强占办公地址,对工人生涯不照顾,致使现在铁路运输成为停留状态。我大批干部、物资不能借铁路畅行,则影响各项事情甚大。现在,决议执行铁路统一管制,兹委任洪学智同志为铁路司令,开展新立屯至承德之铁路事情。已告各地之铁路局及沿途之护路军队皆由洪司令指挥,各地区军队皆不得阻抗。凡不听从指挥自行扣车,经洪司令谈判仍不交出车辆者,将当地予以枪决。

1945年12月20日中午,电令以“林罗”名义发出。于是,洪学智成了人民解放军历史上第一位铁道司令。

领受义务后,洪学智即大刀阔斧地睁开事情。他顶着寒风连夜出发,带着林彪的手令原件,在阜新石印了数十份,派出人手,把下令张贴到火车站、火车头和车皮上。同时给齐齐哈尔铁路局局长马俊打电话,命他将下令内容通知沿路各站所有军队,限期交出占用的车皮。鉴于从热河来的军队扣押的车皮最多,洪学智又通知冀热辽军区副司令员兼教训旅旅长黄永胜,责成其严令所属军队马上交出所有被扣押的机车和车皮。两个通知发出后,在西满一线的军队果真令行禁止,悉数交回机车和车皮。

为了逐线逐站地检查督促,天亮后,洪学智调来一列挂着两节车皮的火车,带着全副武装的警卫连和铁路上的几个同志出发了。他让警卫战士全副武装地站在车门边,车顶上还架了一门迫击炮,十分醒目。火车先后到达叶柏寿、公营子、向阳、北票、义县等主要车站,现场督察,逢堵必疏,并放置职员将事先在阜新石印的林彪电令,张贴于所到之处的机车和车皮上造阵容。延续几天,这列稀奇列车吐着白烟,炮口高昂,所到之处,一通全通。

不久,一度梗阻无序的铁路线很快全线流通。一度被各军队扣押的机车和车皮,迅速被调剂到叶柏寿车站,受阻的近2万名干部一周内被整列整列地运往沈阳。

这批干军队伍中,就有何长工。抗日战争时期,何长工和洪学智都曾在抗大事情,何长工是教育长,洪学智是大队长。在太行山老区时,他们还在一起指挥抗大直属队反“扫荡”。这一天,在叶柏寿车站,两人萍水相逢。划分多年的战友碰头,两人格外喜悦。何长工指着张贴的布告亲热地说:“啊呀,洪大个子提高快啊!你当上司令了呀!干得好,我们被堵在这里好些日子了,没有车皮走不了。这下好了,干部都运过去了。太感谢了。”

铁路流通的新闻迅速反馈到东北局。12月28日,即洪学智领受铁路疏通义务的第10天,东北局书记彭真专门来电询问是什么人把铁路弄通的。得知是洪学智后,他夸奖说:这个洪学智立了大功了!

铁路的迅速流通大大加速了进军东北的历程,到1946年1月尾,通过火车运输到达东北的军队及各级地方干部多达数十万人。先机进入东北,确立和生长武装,对于打破国民党政府独占东北、南北夹击关内解放区的贪图,同时争取东北,确立牢固的东北根据地,形成还击国民党军进攻的有利态势,为中共中央执行守护东北的战略方针赢得了名贵的时间,具有决议性意义。

1946年1月28日,彭真电告中央和林彪:“承德到西满之铁路系华北通东北之交通命脉。据来此干部谈,洪兼铁道司令后,交通大有改善,洪仍兼铁道司令为宜。”

接到电报之后,林彪采取了彭真的意见,指示洪学智继续兼任铁道司令。

同一天,当洪学智在向阳车站指挥火车调遣时,全副美式装备的国民党第13军最先由锦州向义县攻击前进。国民党军第89师突破义县城南冀热辽军区第30旅之防线,迫近义县车站。新四军第3师钟伟之第10旅依托义县县城的城墙抗击国民党军的凶猛进攻,形势危在旦夕。由于乘火车由向阳返回阜新,必经义县车站,黄克诚在阜新车站用铁路电话严令钟伟:一定要坚决顶住敌人,在洪学智回到义县车站之前,第10旅禁绝退却。

翌日破晓,洪学智赶到了义县车站,见到了正在车站内指挥战斗的钟伟。此时,敌人的炮弹正不停地落到车站内。那时,停在站内的一列火车上装载有一架伪满时代的印钞机,考虑到初入东北的军队正需要这种机械,洪学智一面向钟伟交接第10旅交替掩护转移的义务,一面下令将自己乘坐的火车头改挂到那列火车上,让追随自己的警卫连马上下车,换乘刚刚挂上的载有印钞机的那列火车,马上向阜新开动。约莫两个小时后,火车开进了阜新车站。

此时,黄克诚在阜新火车站内正焦虑地等待着洪学智。洪学智一下车,他便迎上去:“老洪啊!你可回来了,我在这里都等急了!”

洪学智说:“放心吧,敌人的汽车轮子怎么也撵不上我的火车轮子!”

对于这段历史,2006年11月27日新华社播发的《洪学智同志生平》中有这样一段内容:“解放战争时期,洪学智同志于1945年9月任新四军第三师副师长,与黄克诚同志率部进军东北,执行党中央‘确立牢固的东北根据地’的战略方针,在极为难题的情形下疏通了承德到辽西铁路,确保实时运送大批干部和军队进入东北。”

泉源:《党史博览》2020年10期,作者张子影

解方:中国人民志愿军首任参谋长

解方原名解如川,字沛然,是新中国首批授衔的少将。抗美援朝期间,解方担任中国人民志愿军首任参谋长,参与多次重大战役的指挥,并参加朝鲜停战谈判,为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建立了卓越功勋。 你的名字就改为“解方”好了 解方早年参加东北军,1936年正式加入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