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溪渡设伏巧歼敌

“西安事变”前蒋介石说了什么?张学良感叹被逼上梁山

1936年12月4日,蒋介石由洛阳抵达西安的临潼,与此同时,他的三十万中央军逼近西安附近的潼关县,一批接一批的战斗机、轰炸机集结在西安机场上。 1936年蒋介石到西安 蒋介石给张学良和杨虎城出了一道选择题:要么,服从剿共命令,将东北军和十七路军立刻开赴

1940年,驻山东郓城日军对八路军鲁西抗日凭据地连续提议“扫荡”,并贪图通过增设据点,牢固其占领区,“蚕食”我凭据地。

为了给郓城来犯之敌以迎头痛击,八路军一一五师教训第三旅旅长(兼鲁西军区司令员)杨勇、政委苏振华等,凭据敌人“凭坚恪守、受袭必援”的流动纪律,决议接纳“围点打援”的战术,在敌人援军的必经之路设伏,“务求全歼,不使漏网”。战斗的详细部署是:派旅特务营佯攻侯集据点,诱郓城之敌出援;主力七团于侯集、郓城间公路必经之地的碱场店设伏,祛除郓城支援之敌;同时派三旅骑兵连和二分区特务连划分设伏,袭击其他可能来援之敌。

1941年1月7日午夜,旅特务营准时对侯集敌据点提议佯攻。据点守敌十分恐慌,一面拼命向据点外开枪,一面通过电话向郓城敌人求援。为了确实掌握敌人动向,三旅政治部于夜间派出一位姓李的敌工做事和一位日本人民反战同盟成员,在侯集至郓城的电话线上接上耳机,窃听敌人通话。他们从通话中获悉:郓城之敌已经出动一个日军增强中队和一个伪军大队,携一门九二式步兵炮,乘四辆军用汽车赶往侯集支援。

此时,七团早已根据既定部署潜伏在预伏地址。为了保证义务的顺利举行,七团军队进入伏击位置前,已事先派出便衣侦察员进村,向群众做了宣传注释事情,并保证损坏、丢失的物品一律赔偿。为防止走漏新闻,在群众的协助下,七团指战员将伪保长所有看守起来。随后,各连分小组进入村子,一面用馒头喂狗以防狗吠,一面构筑工事,做好隐藏,严阵以待。

不久,接到前方讲述说,郓城出援之敌已到达潘溪渡,却突然住手前进,派了几个伪军和特务前来碱场店打探新闻。不一会儿,十多个伪军和特务来到村口打探。化装成村民的八路军侦察员立刻迎上去,陪着这股敌人“闲聊”。这伙敌人又进村查看,没发现任何问题,于是就返回讲述。

狡诈的日军获得回报,照样不放心,让伪军大队走在最前面开路,厥后随着一个日军骑兵班,而日军大军队坐在汽车上,始终和伪军保持1里左右的距离,日军炮兵和大炮距离更远。八路军伏击军队凝思屏气,耐心守候日军进入笼罩圈。

到13时,日军大部分终于进了村,就在此时,日军队伍最前面的骑兵班似乎发现了什么,对着后面大叫起来,后面的日军中队立刻向后逃窜,这时敌炮兵刚刚携炮下了黄河大堤,离村子另有一段距离。

七团团长刘正见敌情有变,立刻下令开火。日军的四辆汽车,一开始就被打坏了两辆,另外两辆贪图调头逃跑,再次遭伏击军队凶猛射击,也不动了。潜伏军队立刻从沿街屋院冲出来,向敌人凶猛开火。走在前面的伪军大队,不一会儿便死的死、伤的伤,剩下的缴械投降了。日军困兽犹斗,贪图占有有利地形负隅顽抗。七团不给敌人喘息机遇,从四周举行笼罩。邻近黄昏,终于将这股敌人所有扑灭。

隐藏于秦家集、郭家海、梁家庄一带的二营听到枪声,迅速向携带九二步兵炮的敌炮兵扑去。敌炮兵原本准备开炮,救援前方被围的敌人,但在八路军迅猛的冲锋下,只得拉着炮向后逃窜,但不久便发现四周八方都是八路军。敌人抵挡不住,被迫放弃大炮,退到一个土坑里顽抗。八路军战士见状,派一部分人冒着枪林弹雨把大炮拉到平安地带,其他战士则穷追猛打,直至将敌人炮兵所有祛除。

此时,郓城之敌获得新闻,立刻搭车赶来救援。他们行至潘溪渡东南侧,遭到八路军三旅骑兵连和二分区特务连的阻击,最后不得不丢下20多具遗体逃回郓城,汽车也被八路军缴获。至此战斗所有竣事。

此役,八路军共全歼日军一个增强中队以及伪军一个大队约400余人,击毁汽车4辆,缴获九二步兵炮1门、重机枪2挺、轻机枪6挺、马步枪190余支、汽车1辆及大批武器弹药,创造出一个平原村子伏击战的经典战例。


泉源:人民政协报

作者:贾晓明

中国平民刚获得姓氏时 有点“任性”

(图文无关)中国平民是世界范围内最早获得姓氏的平民群体,时间最迟是西汉晚期到东汉时期,但在获得姓氏的早期阶段,中国人对于姓氏还有些“不太认真”。 (视觉中国/图) 中国平民是世界范围内最早获得姓氏的平民群体,时间最迟是西汉晚期到东汉时期(《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