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断天堂:太平天堂统治时期的“民变”

翟传海:张居正的老家在荆州

张居正以超人的胆识,大刀阔斧地进行改革,并取得了比商鞅变法王安石变法更大的成果。从而使暮气沉沉的大明王朝,出现了回光返照的最后一抹辉煌。因此,他被明代著名思想家、文学家李贽誉为“宰相之杰”。但由于其生前刚愎自用,高调行事,不仅使其死后遭到

/wp-content/uploads/2020/12/YRRRra.jpeg插图

(东方ic)

陈枫/文

太平天堂运动在中国近代史上占有主要职位。从清王朝角度来看,太平天堂是一场历时十四年的叛乱,是对传统统治秩序的反抗。洪秀全、杨秀清等人为代表的太平军也就成为清帝国的反抗者。从民国最先太平天堂就一直以反清反满的形象泛起。近代著名教育家罗家伦在其主编的《国父年谱》中纪录,孙中山自小就以洪秀全为楷模。孙中山在宣传革命、招呼同胞时也把太平天堂起事者作为反清复汉、驱除鞑虏的先行人,他们在宣传中不再使用清廷带有轻视性子的“长毛”“贼”等词,改用“太平军”。1929年南京国民政府完成形式上的统一后,国民党中央宣传部即制订《克制污蔑太平天堂案》并函请内政部、教育部参考酌办。次年国民政府将太平天堂界说为狭义的民族主义运动,该年的7月24日,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宣传部下发第1706号公文,专程通知各地修编志书时不得对太平天堂轻视。在太平天堂发源地的广西区域,国民政府还通过确立太平天堂纪念堂、纪念碑以及建立太平天堂纪念学校等方式来提高太平天堂运动的职位。1949年新中国建立后,太平天堂运动的首义——金田起义作为近代农民阶级反帝反侵略的楷模,被刻成人民英雄纪念碑的八组浮雕之一,成为近100年来中国人民革命斗争的代表性事宜。

太平天堂史研究中争议最大的照样有关太平天堂评价问题。持一定和否认两种截然不同态度的两派倡言者“言各有据,却又各持一端”。这种“非此即彼”“非正即邪”的怪圈难免会让历史研究陷入窠臼。北京大学历史系研究员、助理教授刘晨就注重到了这一太平天堂研究的吊诡之像,他的新著《太平天堂社会史》一书从太平天堂代表了谁?这一基本问题出发,通过关注太平天堂和江南区域农民的互动关系,尤其是太平天堂与民众的对立(即反抗反抗者)这一层面来梳理民众反抗太平天堂这一传统史学研究忽视的历史征象。进而周全认知太平天堂何以“瞬间烟消云散,黯然退出历史舞台的泉源”,加倍理性探讨太平天堂的历史职位。

刘晨的研究工具是底层的“民变”,作者以为“民变”是指民众(包罗士群体在内的社会中下层)为了“维护自身利益或追求配合权益而群集行动的行为”;它的表现形式包罗“团体暴乱”和“团体抗争”两类,两者没有“严酷界线”;民变具有“自发性、突发性、合理性与违法性兼具、抗争行为落伍性、政治权利意识淡薄”等基本特征。

自咸丰三年(1853年),太平军攻克江宁,并定都于此最先,太平天堂的向导者就改变计谋,最先注重牢靠河山和地方政权的建设,即:“陷一城即守一城,破一阵复收一镇”。然而太平天堂统治层的溃烂奢侈和与清军的不停拉锯式作战,造成了原本富庶的江南逐渐凋敝。李鸿章在《筹赈收复地方并酌情调免漕银片》中纪录:“查苏省民稠地密,多数半里一村,三里一镇,炊烟相望,鸡犬相闻。今则一望平芜,荆榛塞路,有数里无住民者,有二三十里无住民者。有破壁颓垣,孤鹜弱息,百存一二,皆面无人色,呻吟垂毙。”

面临生涯的逆境,“民变”普及太平天堂统治下的江南各地,作为反抗清政府的太平天堂成为被民众反抗的工具。汤氏的《鳅闻日志》纪录有“旬日之间,郭外之北,由西至东,四方农人,闻风响应,各处效尤,打死伪官,拆馆烧屋,昼夜烟火不停,喊声淆乱。闻长毛来往不停,市廛罢歇,阛阓阒寂,良民东迁西避。各处坐卡长毛,回城请剿。起事墟落,以致又遭贼兵焚掠”的民变场景。凭据清末四大奇案之一“刺马案”改编的影戏《投名状》中,也有刘德华饰演的赵二虎、金城武饰演的姜午阳和李连杰饰演的庞青云三人率领逃到山里的农民,伏击太平军的运粮队,抢劫太平军军粮,殴杀太平军官兵的“民变”镜头。

“民变”之所以呈现出“如蜩如螗,如沸如羹”“激变四起”的情景,其背后有深层次的政治经济缘故原由。历久的战争使太平天堂无法获得一个和平建设的环境,太平军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只能通过强迫的方式来获得兵员和粮食的补给。“孝敬”制(即向民众“征贡”)和军队的“打先锋”“派大捐”是太平天堂前期的主要获取物资方式,这种粗暴的方式直接造成了太平军与民众的矛盾,这也是湘、皖区域大量团练泛起抗击太平军的直接缘故原由。等到太平天堂定都天京后,其统治阶级最先“有意识的转变和拓宽经济泉源的渠道”。

1860年代,李秀成率领太平军进军江南,相继开拓了苏福省和浙江天省两片对照稳固的基地以最大限度的通过获取钱粮的方式来解决众多的军需。太平天堂在这两个区域首先推行的钱粮政策是“着佃交粮”制。众所周知,在中国封建社会中,朝廷的财政收入主要泉源是钱粮,而钱粮中以粮赋收入为大宗。清代的粮赋包罗地丁银和田粮两部分,总称田赋。民间完纳田赋俗称“完粮”或“交粮”。田赋的征收工具是土地所有者,即向“业主”征粮,佃农则只要交租而不负担田赋,这就是所谓“业主完粮、佃户交租”的制度。然则太平天堂所控制的苏福省和浙江天省由于战争泛起了大批业户逃亡,农民抗租的情形,为了完成正常的征收田赋的义务,太平天堂推行了“着佃交粮”的制度,“着佃交粮”即在业户逃跑的情形下,直接向佃农征粮,这给那时的佃农造成了一种“着佃交粮而不交租”的假象。然则要稳固地方政权,太平天堂在无力举行周全的社会变革的前提下,又不得不依赖地方士绅阶级恢复和维持社会秩序。因此在推行着佃交粮的政策同时,太平天堂又出台了“招业收租”“代业收租”两项偏向业主(地方士绅阶级)的政策。“招业收租”就是招呼逃亡的业主回乡收租,“代业收租”即太平天堂地方政府建立专门机构取代业主收租。然而太平天堂三管齐下的租税政策却造成了业佃关系的杂乱,佃农既向政府交纳了粮食又需要向业主纳租,而“代业收租”的结果是“业主的地租被政府征用或只能拿到少量的租额”,这让业主和佃户都对太平天堂政府不满,使“原本即有排挤情绪或正在张望的士绅阶级、中小田主对太平天堂政权愈加抵触,也伤害了普通国民的利益。”

士绅阶级不合作的情形下,太平天堂军政府缺乏地方治理履历,又无法在短时间内培养出高水平的地方行政治理队伍,只能过多依赖“地保、胥吏”等充任乡官,这些旧有底层胥吏历久浸淫于前朝政府底层政界,已经彻底腐蚀。溃烂和社会不公征象从前朝移植、滋生,“浮收、苛粮、乡官贪墨或侵吞漕粮”等征象频发,民众对此深恶痛绝,不停对其举行反抗抨击。除此之外,由于清政府的宣传和太平军军纪涣散,民众对太平天堂泛起恐慌心理,江浙等地国民称太平军为“瘟毛”,因此在太平军到来之时,除少数民众屈服外,大部分人要不选择逃跑、自杀,要不组织民团匹敌太平军。

从1853年最先太平军西征到1864年天京被湘军攻破这一时间段内,太平天堂主要在安徽、江西、湖北、江苏、浙江等五省确立地方政权,先后在三百多个郡县设治。作者在研究中发现,在太平天堂统治下的“民变”有如下几个特点:

首先是“民变”主要发生在19世纪60年代。19世纪50年代,太平军主要流动区域是湖北、安徽、江西三省,这一时期太平军主要攻占的工具是都会,而且与清军作战呈现出战场瞬息万变,连续拉锯的态势。因此对墟落区域的控制力微弱,这种不稳固状态也导致在太平天堂治下的“民变”较少载于史册。到19世纪60年代,太平天堂将军事重心放到了天京周围的苏南和浙江,先后确立了苏福省和浙江天省两片稳固的后方基地,此时苏浙两地清军的溃退和东西线战场的均势也给太平天堂举行地方建制,推行各项政策提供了条件。这同样也为天平天堂地方政策失误导致“民变”提供了条件,因此该时段是发生民变的主要时期。

其次,作者以为就发作地域而言太平天堂时期的“民变”主要有三个特点:苏南多而浙江少;.苏州区域最多;大多数为市镇和墟落民变。之所以泛起苏南多浙江少的缘故原由,一方面是由于浙江大部分区域太平天堂设置地方政权较晚,没有来得及着重建地方统治秩序,因此对地方下层社会的干预较少。而以苏州为代表的苏南区域,属于太平军控制较为牢靠区域,下层建政相对完整,太平天堂“着佃交粮”“招业收租”“代业收租”的田赋政策和漕粮征收贯彻对照彻底,由于政策失误农民的负担沉重,因此导致民变多发。太平天堂统治区内民变多为市镇和墟落这一特点与那时“市镇和墟落经济畸形发展有关”。常年战争加上社会对于“长毛”的恐慌大量的都会人口流出,涌向市镇墟落。这让江南农村本来就严重的“地狭人稠的社会生态”加倍雪上加霜,民众不满情绪如在弦上,极易引发“民变”。

再次,就“民变”介入者而言,作者通过对比大量的史料数据以为向导者阶级中“由士阶级和边缘曾组成的知识分子群体向导事宜的比例远高于无赖层、农民和商人向导事宜的比例”。作者以为知识分子之所以在“民变”中处于向导职位“不仅在于他们具有发动或指挥运动的文化知识,另有赖于他们对政界情形的熟悉以及在历久实践中积累的厚实的处置地方社会事务的向导能力、斗争技巧和应变履历”。除此之外,笔者以为地方士下层为主的知识分子群体的声望也是其在“民变”中处于向导职位的主要缘故原由。江南区域重文化的传统让知识分子在民众中有较高的声望,因此他们也愿意接受知识分子的激昂加入“民变”。由于历久战争导致都会萎缩,压缩了无赖阶级和商人阶级的势力,使他们较少的介入“民变”的向导。而农民阶级则在运动中担任人力和体力支持,较少的介入到向导阶级。由于民变所获得的的利益远不如所负担的风险大,农民阶级在太平天堂民变中起劲主动性较低,他们的初衷和要求也对照单纯质朴,诉求主要体现在经济上。

就太平天堂时期江南“民变”的类型和发动方式来看,那时的“民变”主要类型大致可分为:粮食“暴乱”、抗役“民变”、反移风易俗“民变”和反军租“民变”、反抢掠民变、团体正当抗争等。作者通过综合统计发现,在这其中,粮食暴乱占太平天堂时期“民变”总数的一半以上。此外否决“官员溃烂和太平军的军纪松弛行为”是仅次于粮食暴乱的类型。在组织和发动形式方面,太平天堂统治区的民变主流仍然“没有脱节原始的发动组织形式,以血缘、宗族为纽带的宗族组织还在天堂民变中承继并延续。”而“民变”发动的主流方式仍然是“鸣锣集众”,不同于传统“民变”行使宗教举行发动,由于太平天堂执行激进的移风易俗的政策,鼎力袭击民间宗教,许多庙宇被捣毁,因此“使民变损失行使民间信仰发动的空间和正当性。”

“民变”严重影响了太平天堂的统治,为了维护内部稳固,集中全力对于清军,太平天堂颁布了十项政策来缓解政府与民众的矛盾即“调控十策”。这些政策包罗安民造册、召集亡命、治理苏松、治理土匪、兴办团练、整饬军纪、保障农业、兴修水利、减赋限租、科举招贤。这十项政策虽然并非所有针对民变,但在客观上有利于防止民变的发生。

这十项政策虽然席卷政治、经济、思想教育、文化、社会生涯等政权建设的方方面面,然则却没有形成系统完整的纲要。而且由于太平天堂地方政府低效率的政权建构和各自为政的政局,这些政策很难摊开执行。已经开展的调控内容则由于主客观条件未能实现统治者预期的目的,例如作者注重到“减赋限租的政策在执行中泛起了误差,引起业佃两个阶级的配合否决;整饬军纪的起劲也因战事需要盲目扩军化作泡影;开科取士等招贤之举因‘否决反孔非儒’的国策未能彻底改弦易辙和宽进宽取的任命尺度不为士人认同;以招抚为主和自主乡勇的团练政策缺少需要的政治兼管”。

我以为这些政策不能顺遂施行还与太平天堂的政治特点有关。太平天堂虽然在苏浙两地确立地方政权,但中央政策无法彻底贯彻到地方,各地各自为政,无法保证这些政策的彻底落实;此外与清军的不停战争,使军队职位在太平天堂内部备受尊崇,因此太平军为了获得物资和职员的弥补举行抢掠时,地方政权无胆子也无能力对其举行训诫、约束。此外下层乡官政权的溃烂和“积贫”的财政状况也无法保证这些政策的顺遂执行。与清军常年的拉锯式战争也无法为这些政策的施行缔造一个和平外部环境。

因此,太平天堂在详细实践应对“民变”时多接纳武力镇压的方式。武力镇压虽然直接有用,但无法根除“民变”发生的社会泉源。尚处于战争状态下的太平天堂以剿为主的政策也分散了大量的前线军力,造成太平军在战场上不停失利。这些因素都导致内外交困下的太平天堂无法成为其宣传的真正“天堂”,1864年7月被湘军围困三年之久的天京陷落,太平天堂运动最终在内部矛盾和外部军事压力下宣告失败,最终面临“反抗者”自己遭遇“反抗”的了局。

两个决定,两个错误:土木堡之役为何会大败

文|周渝 明英宗的亲征军在土木堡驻师之后干了两件事,第一件是修筑防御工事,防范瓦剌大军来袭。据蒙古方面史料《蒙古黄金史纲》记载,瓦剌军与明军“早途相遇,汉人筑起重围,无法接近”。也就是说明军驻扎土木堡之后并非被瓦剌直接炸营崩溃,而是构筑了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