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录 | 深藏功名的杨树柏:朝鲜战场一个人的阻击战

你知道1939年击毙阿部规秀的黄土岭战斗,但未必了解这位提供情报的河北英雄

纵谈古今,深挖您所不知道的河北历史,大家好,我是“青史君”,欢迎关注“青史观”,每天为您带来新鲜、有趣、干货满满的历史故事。 今天,我们为您聊的是河北涞源籍老革命冀诚的故事。 黄土岭战斗中在前线的八路军指挥员 熟悉近代史的朋友都知道1939年年底

十月的一天,在天津市北辰区一处通俗的农家小院里,95岁的杨树柏老人换上一身戎装,孙子杨勇战战兢兢地将一枚枚军功章别在戎衣上,然后为爷爷留影纪念。许多熟悉他的人知道他是一位农民,当过一所小学的门卫,从没把英雄和他联系起来。

/wp-content/uploads/2020/12/If2yMz.jpeg插图

杨树柏老英雄接受采访

“别看我爷爷身体这么消瘦,抗美援朝战争中,他曾经一小我私家与敌军周旋一昼夜,掩护几十人平安转移。”说着,杨勇从一个小铁匣中,拿出一个褪了色的小红本,这是杨树柏珍藏60多年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立功证明书,上面写着“横城阻击战中德高山战斗时自己一人曾掩护全排平安转移……”几行简短文字,却记载了一段传奇战事。

/wp-content/uploads/2020/12/BbMJ7b.jpeg插图(1)

杨树柏获大功奖状

一小我私家的战斗

杨树柏1925年出生于天津,1948年11月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1950年10月,他随所在的原66军197师591团,投入到保家卫国、抗美援朝战争中。

/wp-content/uploads/2020/12/ZrIzU3.jpeg插图(2)

杨树柏复员证照片

1951年新春伊始,正当西线作战的中国军队阻击团结国军队向北反扑的时刻,东线横城和砥平里区域北进的团结国军却以快于西线的速率一起推进。此时,正对事态十分忧虑的彭德怀突然感应扭转被动局面的机遇来了。

/wp-content/uploads/2020/12/eURVza.jpeg插图(3)

志愿军副司令员邓华指挥第39、第40、第42、以及杨树柏所在的第66军(简称邓华兵团),在东线准备向横城、原州偏向实行还击。朝鲜人民军第2、第3、第5军团卖力掩护邓团体集结,并准备以第3、第5军团在邓华兵团左翼向横城东南偏向实行还击。

这就是著名的横城还击战,也被誉为扭转朝鲜战场事态的经典战争。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66军前身是华北军区第1纵队,杨树柏所在的197师是66军的主力师。战斗中,杨树柏他们的尖刀连抢占了德高山的一处高地,居高临下阻击敌人。敌人则疯狂反扑,地面冲锋、天上轰炸不停。这敌人可不一样平常,是南朝鲜的"首都师"第一团,其依附壮大战力、优良装备,被韩国总统李承晚亲授"虎头旗",得名"白虎团"。

/wp-content/uploads/2020/12/6ZvyIj.jpeg插图(4)

白虎旗照片

几番恶战后,杨树柏所在的连队完成阻击义务,根据下令退却。杨树柏所在的排受命坚守阵地,掩护全连战友退却。德高山阵地虽然在山头上易守难攻,然则敌众我寡,武器装备也跟敌人相差甚远。阵地上炮声隆隆,火球乱飞,砂石四射,不见天日。直到一枚弹片划破杨树柏的脸,“我用手一摸,湿的,是血流出来了,这才最先以为疼了,再看周围,战友们都没了消息。”杨树柏这才发现,一起守阵地的战友都已经牺牲了,整个战场就剩下他一小我私家。和他亲如兄弟的副班长就倒在他身边。杨树柏强忍悲痛,抓了把土,撒在副班长身上,就算是示意入土为安。战斗仍在猛烈举行,没时间悲痛。


杨树柏掐算了一下大军队退却的时间,又赶快检查了阵地上的武器弹药。“就剩下我一小我私家,两箱手榴弹和几杆子枪,我算了下时间,至少要顶到薄暮,那会儿大军队就平安了。”可杨树柏就一小我私家,敌人从四面八方往上打,这阵地怎么守?“和敌人战斗,要讲勇猛,也要动脑子。”杨树柏情急智生,他把仅剩的两箱手榴弹和几杆能用的枪,摆放在战壕的差别位置。战斗一打响,他就不停变换位置举行还击。一会儿用枪点射,一会儿又用手榴弹轰炸,给敌人造成人多势众的假象。敌人看到志愿军阵地火力齐全,以为主力仍在,不敢轻举妄动。

/wp-content/uploads/2020/12/eMzeeq.jpeg插图(5)

横城还击战历史照片

“他们看正面往上打不行,就先用大炮轰,再从地面冲锋。不外,这个套路我已经了解了,以是炮轰时,就赶快找个坚硬掩体藏起来。等他们人往上冲来,再钻出来,扔手榴弹。”


就这样,杨树柏孤身坚持了一天一夜,饿了就往嘴里塞把干粮,渴了就吃口雪。终于,天色暗下来,算时间大军队应该平安撤离了,阵地也即将弹尽粮绝。杨树柏捉住敌人稍事休整的时机,把阵地上4杆还能使的枪全背上,悄无声息撤离阵地追赶军队。

在横城还击战中,志愿军邓团体和人民军第3、第5军团经由35个小时鏖战,扑灭南朝鲜军第8师3个团所有及第3、第5师和美军第2师各一部,共1.2万余人,俘敌7800余人,其中66军独自毙伤俘敌5062人。


朝鲜战场“团结国军”第二任司令官李奇微,在他的回忆录中谈到这次作战时曾说过这样一段话:“南朝鲜军队在中国军队袭击下损失惨重,往往对中共士兵怀有异常畏惧的心理,险些把这些人看成了天兵天将……脚踏胶底鞋的中共士兵若是突然出现在南朝鲜军队的阵地上,总是把许多南朝鲜士兵吓得头也不回地飞快逃命。”

/wp-content/uploads/2020/12/IjQNNv.jpeg插图(6)

横城还击战历史照片

孤身一人救战友

在撤离阵地追赶军队时,杨树柏溘然听到漆黑中有呻吟声。“吓我一跳,我赶快端着枪找,原来是一个伤员,他躲在一块大石头后面,我们来朝鲜时刻都学了几句朝鲜话,我就用朝鲜话问他,效果,发现是战友,中国人!”杨树柏赶快把负伤的战友架出来,发现伤员左腿膝盖已经被炮弹炸碎了,“大腿跟小腿就一层肉皮连着,那时他怕拖累我,说你别管,就给我一枪,我不受罪了,你赶快走。我说我也不知道你是哪个连队的,然则,我们都是中国人,我不会抛下你的。”于是,杨树柏用布条帮他包扎伤口,又找来一根树枝做成手杖,架着伤员一起去找军队。

走到半路,突然一架敌机发现了他们的行踪。“飞机就从高处俯冲下来,用机枪扫射还扔炸弹。我一看,旁边有条河。原本天气冷,河已经冻上了,正好炸弹给炸开了,我们就跳内里了,藏水里。”2月的朝鲜,寒气逼人,河水冰凉砭骨。杨树柏扶着伤员躲在河里,一动也不敢动,一直到敌机远去,才挣扎着爬上岸来。“到岸上,太冷了,我们一个劲地哆嗦,衣服都冻硬了,我还好,伤员不行,他拽着我,求我给他一枪,他不想受罪了。我说那不行,咱们要坚持,国家还需要我们。坚持才气取得胜利。”就这样,杨树柏背着4杆枪,扶着重伤的战友,继续追赶军队。

/wp-content/uploads/2020/12/RNfEne.jpeg插图(7)

横城还击战历史照片

“又走了很久,我溘然看见个村子,我说这可太好了!我给你借头牲畜去!”到村里,杨树柏那几句简朴的朝鲜话又派上用处了,“我连说带比划,老乡居然明了了,他们一看我们是志愿军,二话没说,不只借了我们一头牛,老乡还随着我们,送我们去找军队。”

就这样,杨树柏架着战友、背着武器,一起上逃避敌人追击,清扫千难万险,终于找到了大军队。

“军队那会儿都以为我牺牲了。没想到,我不只在世回来,还救回一个伤员、带回4杆枪,都稀奇喜悦。由于这,给我记了‘大功’”。

/wp-content/uploads/2020/12/qINzMv.jpeg插图(8)

立功证明书

脱下戎衣的他依然是英雄


抗美援朝战争竣事后,杨树柏随66军197师回到天津武清王庆砣镇休整,没倒在战场上的杨树柏,却倒在了病床上。“在朝鲜长时间站在冰水中、雪地里,我父亲的肺受到了严重的损害。回来之后,他患上了严重的肺炎,一病就是三个月。”杨树柏次子杨立生告诉记者,就在父亲住院治疗时代,一封约请他赴京加入抗美援朝庆功大会的信送到病床前,而身患重病的杨树柏不得不放弃。“这是我父亲最遗憾的事。”

/wp-content/uploads/2020/12/IvMbUn.jpeg插图(9)

杨树柏次子杨立生手捧喜报

“他把自己的立功证书和军功章都锁在一个小铁匣里,从来都不给我们看,也很少给我们讲在朝鲜的战斗履历。”在杨立生影象中,父亲淡泊名利、一心为国,从未遗忘党和人民的嘱托。在武清休整时代,事情地址距离自己的家只有十几里地,可他从不请假回家。有人问他:“你家那么近,你怎么不回去看看?”他说:“不行,军队有军队的纪律,不是说让你休养来了,你随便溜达可不行,都得听国家的下令!”

复员转业后,杨树柏进入和平区饮食公司事情,谁也想不到的是,已经当上了公司司理的他,竟为响应国家支援农村招呼,回到北辰农村成了一名通俗的农民。“我父亲说,我不带头谁带头?回乡前我父亲的人为已经很高了。他这一回来自然就舍弃了高人为,转年又遇上自然灾害,一家人饭都吃不上。我父亲一生都在为团体着想,为他人着想。”杨立生回忆说,“回乡之后,由于家里经济条件欠好,我的棉衣都是捡哥哥姐姐穿小的,可有一年我连旧棉衣都没有,由于父亲把家里的棉衣送给了邻居家的孩子。我那时听到了父亲和母亲的对话,他说,这个孩子只有单衣,而且他父亲也是武士。咱孩子的棉衣虽然破,补一补接一接还能穿。”

“抗美援朝回来,我父亲大病一场,虽然那时是治好了,但落下了病根,经常咳血。厥后他岁数大了身体也欠好,就在双口小学当门卫,天天卖力敲铃。学校里的孩子先生挺多,但谁也不知道这个看门的大爷是抗美援朝的战斗英雄。”纵然这样,杨树柏从没因小我私家和家庭的难题,向组织提过任何要求。“父亲每次看关于抗美援朝的影视剧,总会默默流泪,说想念牺牲的战友。他说活下来就是幸福,不能再给组织添麻烦。”说着,杨立生拿出一个铜制腰带扣,由于年月久远,上面印着“八一”二字已经有些模糊,“这条腰带是我父亲加入解放战争时军队发的,这腰带随着他去过朝鲜,解放后也一直系着,直到绿色布带糟了断了,他把这个铜扣拆下来保存着,也是希望我们把这种战斗精神传承下去。”

/wp-content/uploads/2020/12/vI3mue.jpeg插图(10)

腰带扣照片

虽然杨树柏从不跟儿孙们炫耀自己的战斗履历,但红色基因好像在老杨家扎下了根,大儿子杨利友曾在村里当过民兵,孙子杨勇曾任武警青海总队某部担任特战大队副大队长。“高中毕业,我想去参军。怙恃心疼不想让去,我就找我爷爷,爷爷就问我一句话,‘你怕苦吗?’我说,‘不怕!’爷爷说,‘不怕苦,你就去。’”

/wp-content/uploads/2020/12/YzqArm.jpeg插图(11)

杨勇和爷爷合影

真的当了兵,杨勇才真切地体会到投军有多苦。2012年,他被选拔加入首届“妖怪周”极限训练,这是从天下只选拔200多名特战队员举行的职业训练,延续7天,天天训练18个小时,有近15个训练科目,而且只给三袋压缩饼干,没有水,磨练的不仅是队员们的身体素质和作战手艺,更磨练他们在艰辛条件下的精神意志。在一次滩涂追击转雪山追逃的训练中,杨勇不小心,一脚踩进了冰窟窿,冰水一下漫到大腿根,脚后跟也磨破了。延续的高强度训练加上受伤,让他几近溃逃,谁人瞬间,他溘然想起了爷爷。杨勇说,“我那时想到,我爷爷他们那时刻接触不就这样吗?让人追来追去,在死人堆里趴着,趟了百十里山路,找到军队!咱还没有真的上战场,没有真的敌人在追、在打,只是模拟这种训练状态岂非我们都坚持不了?不就破个皮呗!流点汗、流点血不算啥!”

受到爷爷的精神感召,杨勇咬牙完成了所有妖怪训练,最终,他以总队小我私家第一名的成就荣获勇士勋章。参军18年来,杨勇处处以爷爷为楷模,多次完成重大义务,先后5次荣立三等功。

/wp-content/uploads/2020/12/eI773q.jpeg插图(12)

杨勇所获奖章

只管投军这样辛劳,但无论是战争年月的老兵杨树柏,照样和平年月的战士杨勇,都众口一词地说,“投军,他们从不悔恨”。

打胜仗的冯国璋反被冷落:没领会袁世凯意图

10月下旬,革命军遇上了真正的狠角色——冯国璋。新兵占很大比例的革命军与训练有素的北洋军狭路相逢,被打得落花流水。不但汉口、汉阳相继失守,就连首义之地武昌也岌岌可危。可就在北洋军一路高歌猛进,打算一举攻克武汉三镇时,冯国璋却被袁世凯一纸调令叫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