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不蔽体照样被特殊优待?明英宗的俘虏生涯到底怎么样?

实录 | 深藏功名的杨树柏:朝鲜战场一个人的阻击战

十月的一天,在天津市北辰区一处普通的农家小院里,95岁的杨树柏老人换上一身戎装,孙子杨勇小心翼翼地将一枚枚军功章别在军装上,然后为爷爷留影纪念。很多熟悉他的人知道他是一位农民,当过一所小学的门卫,从没把英雄和他联系起来。 杨树柏老英雄接受采访

文|黄金生

朱祁镇的栖身条件与通俗蒙古人家一样,伯颜帖木儿专门给了他“窝儿帐房一顶”。这种流动帐幕适于北方游牧民族,节约、轻巧、适用和防风、蔽风雪且便于拆卸和搬迁。哈铭回忆,帐房的搭建和拆卸极为省力简捷,并以牲畜驮运。出于君臣之别,即便袁彬、哈铭与朱祁镇的关系密切,平时未经允许也不得进入帐房,更不允许与朱祁镇同寝。只有在朱祁镇的稀奇召唤之下,才有可能入帐侍寝,其作用是给其抱足取暖和或解闷,也才会泛起袁彬等“五七小我私家”齐聚帐幕之中陪同与之共寝的征象。据学者林欢考证,朱祁镇的随从为数众多,绝不止袁彬、哈铭。这些人绝大部分是在土木之战前后被俘获并被“养活”在伯颜帖木儿营地之中的“原抢汉人”,这些人各司其职。如刘婆儿,当是被抢劫到塞北的汉族妇女,她的职责是“取水做饭”;又如卫沙狐狸的职责是“供薪水,劳苦备至”。不仅如此,朱祁镇的身边另有其他人的身影,例如在《北使录》中,李实还注重到了丁余刘浦儿、僧人夏福等。另外,另有若干专门服侍朱祁镇的蒙古妇女。(林欢《明英宗被俘及其在蒙地羁押时代的流动》)

/wp-content/uploads/2020/12/MZVBbi.jpeg插图

内蒙古灰腾梁,位于察哈尔右翼中旗西南部

虽被俘入蒙古,但朱祁镇仍有上皇的身份,对也先来说,既有忌惮其身份,也有珍爱人质,以向明朝索取利益的现实作用,因此,英宗可以说是亦虏亦客,相当于现在的软禁。生涯寓所需要保证,需要的礼仪也不宜忽略。明英宗在行营坐暖车或骑马途中,瓦剌男女遇到都市叩头,并随路进野味。凡明英宗的合理要求,也先、伯颜帖木儿都能批准。以也先为首的蒙古诸首领还不时地去看看明英宗,送些器械,遇有时节庆典也请他加入。景泰元年(1450年)二月初一时,也先还曾约请朱祁镇“至其帐,奉酒弹唱。也先三妻皆出,叩头,献铁脚皮”。因缺乏资料,“铁脚皮”尚不知何物,有学者以为可能是一种御寒的鞋类。也先还派人来向明英宗提亲,说是想把自己的妹妹嫁给他。袁彬听到后,私下对明英宗说,若是他真的娶了也先的妹妹,那就相当于做了外族人的女婿,将会损失自己与明朝的尊严。英宗便拒绝了这桩亲事。

若是与北宋的徽宗和钦宗相比,英宗就更应该知足了。被俘虏的徽钦二帝,被金人剥下袍服,只得裸露上半身以“牵羊礼”向金太宗朝拜。在吃穿用度上更是凄切不已:“日日哭泣不止,衣裾破敝,随行人及帝皆如鬼形。”(辛弃疾《窃愤录》)然则,被俘虏的英宗,在“北狩”时代,也先一直以臣子事君之礼看待他。明英宗过生日的时刻,也先“进黄蟒龙、貂鼠皮袄,杀马做筵席”。这已经他们最好的器械了。也先的弟弟伯颜帖木儿,更是将其接到自己的营中,经常与明英宗把酒言欢,建立了很深的情绪。 "

你知道1939年击毙阿部规秀的黄土岭战斗,但未必了解这位提供情报的河北英雄

纵谈古今,深挖您所不知道的河北历史,大家好,我是“青史君”,欢迎关注“青史观”,每天为您带来新鲜、有趣、干货满满的历史故事。 今天,我们为您聊的是河北涞源籍老革命冀诚的故事。 黄土岭战斗中在前线的八路军指挥员 熟悉近代史的朋友都知道1939年年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