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的铠甲质料竟是公牍废纸和陈年账簿,这算偷工减料吗?

保住莫斯科攻破柏林的元帅,却被强迫退休,接受24小时的监控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最为惨烈的战役莫过于斯大林格勒战役,这一战苏军虽然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但却成为了二战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利大于弊。因为从此之后,苏德战场的战略主动权就握在了苏军的手中。 在1943年1月10日,苏军用了5000门大炮,对包围圈里面的德

文|周冉

今天,用纸做的衣服往往与丧葬习俗有关,但在唐代,纸衣是僧侣修行的方式,和穷人御寒的廉价法宝。大历时(766—779),有一位僧人苦修,不穿布帛,常穿纸做的衣服,时人称为纸衣禅师。穷人将纸填充进衣服,到达稍好的御寒效果,厥后有人专门制作纸衣,宋时官府发放拯救物资里也有纸衣。纸衣在宋代以后最先普及,今天的日本还有人穿着纸衣,留存有江户时代涂过油的防水纸衣。这种纸衣一样平常由较厚的楮皮纸缝制成,有些还会染色。

纸还可以作被子。陆游收到来自密友朱熹的一条纸被,甚是喜欢,他在《谢朱元晦寄纸被》中自满地写道:“纸被围身度雪天,白於狐腋软於绵。”赞美这种材质,又白又软又保暖。这种纸被是用野生藤纤维为质料制成的特殊纸张制成,属于优质地方特产,陆游不止一次在诗中提到它。“村居日饮酒,对梅花醉,则拥纸衾睡熟,甚自适也。”喝点小酒,微醺时拥着纸被酣睡,真是太舒服了。苏轼详细论述过纸被用太久,快坏了怎么办:“纸被旧而毛起者将破,用黄蜀葵梗五七根,捶碎水浸涎刷之则如新。或用木槿针叶捣水刷之亦妙。”

/wp-content/uploads/2020/12/um6nYr.jpeg插图

绘有水浒人物形象的叶子戏,叶子戏是现代纸牌的起源,叶子即纸片

看似柔弱的纸张,甚至可以制成铠甲供士兵在战斗中护体,纸甲内部垫上一寸厚的棉布,一直盖到膝盖。《新唐书》中写,唐宣宗时,徐商与突厥作战,所备战略物资中就有纸铠甲,这种甲竟可以“劲矢不能洞”。朝鲜学者李圭景记述这种纸甲“以薄纸重重作数十叠,一过又一过,至数十叠,则矢凡之力亦已尽矣。虽欲透,亦无怎样。”由此看来,纸作铠甲的关键是层数多,且主要用来抵抗远处来袭的飞箭,近身格斗时的护体效果并没有纪录,然则这种纸甲轻盈廉价,宋明时依然存在。

作战用的铠甲一定不是制作一件两件即可,北宋仁宗康定元年 (1040)四月,“诏江南、淮南州军造纸甲三万,给陕西防城射手。”一次性制造和分发3万件纸甲,可见这已经是那时的正式装备。纸甲单件用纸量就十分大了,这么多件做下来,纸的供应能跟上吗?宋人很明白接纳再利用,造甲衣的质料,是公牍废纸和陈年账簿。司马光的《涑水纪闻》中有“诏委逐路州军以远年账籍制造”的纪录。时任陕西经略抚慰使的田况也说:“臣前通判江宁府,因造纸甲得远年账籍。”

/wp-content/uploads/2020/12/IFzYVv.jpeg插图(1)

《玩纸牌的人》

现代纸衣采用了新近开发的代布纸,不像想象中那么懦弱,甚至可以揉搓,十分耐折,不仅透气性好,还可防风寒。这种纸耐干湿的强度高,干态时拉扯不停,湿态时也不像一样平常纸品那样容易断裂化开,可以制作童装、纸衬衣、纸裙,优点是料轻、免洗、价廉、卫生,同时还透气恬静,与人们用旧报纸制作的走秀服装差别。

中共中央转驻西柏坡的前前后后

西柏坡地处河北省平山县, 1947年5月, 刘少奇、朱德率领中共中央工委进驻西柏坡, 从此这个小山村受到全国的注视。1948年5月, 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率领中共中央机关与中央工委会合。至此, 它成为中共中央的所在地, 周恩来称它为“我们党进入北京、解放全中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