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靖宇全歼“满洲剿匪之花”索景清旅

千古绝唱,一代骄杨:一个鲜为人知的杨开慧

文/张彦台 “我失骄杨君失柳。杨柳轻飏直上重霄九。”毛泽东的这首《蝶恋花·答李淑一》词,在中国早已是家喻户晓,词中热切怀念的“骄杨”就是他的夫人和战友杨开慧。由于杨开慧英年早逝,再加上她留给世人的东西太少,所以真正了解她的人并不多。 出身书香

1936年前后,是杨靖宇在通化抗日斗争最活跃的时期,给日本侵略者很大袭击。于是,日军政府便组织各方面气力对“东边道举行大诛讨”,特意从热河省将善于攻打抗日军队被称为“满洲剿匪之花”的索景清之旅调来通化,贪图祛除杨靖宇。索景清经由与杨靖宇几回征战后,不只未能祛除杨靖宇,反被杨靖宇把这个旅彻底祛除了。

“满洲剿匪之花”指的是驻热河省伪军第五军管区步骑混成旅,旅长是少将索景清,而得名索旅。伪满国军是日本关东军的傀儡武装,是日本侵略军的津贴气力,是日本关东军的得力帮凶。1936年6月,日伪军特意将索景清旅从热河调来通化,辅助日伪军攻打杨靖宇军队。索旅司令部驻在抗联活动中心的辑安县(今集安市)八区头道崴子街。日军政府调来这支军队是专门“诛讨”杨靖宇向导的抗日联军的。

索旅下辖步兵三十二团和骑兵四十二团,军力达千余人,士兵多系蒙古族,连长以上的职务均由日本人担任,是一支战斗力很强、装备精良、行动迅速的颇具实力的步骑混成旅。索旅由于武器装备好,训练有素、久经战阵,专攻抗日武装,并取得一些“战绩”,被日本侵略者政府称为“满洲剿匪之花”。

索景清依仗着这支武器精良和镇压抗日武装有功的特殊军队,狂妄盛气凌人放肆吹嘘要“包打杨靖宇”“祛除抗联武装”。然而杨靖宇率领的军队仅在蚊子沟、家什房沟、埋财沟等战斗中就把索景清旅军力祛除泰半。

伪军索旅刚到辑安,立足未稳便遭当头一棒,恼羞成怒之余,即派三十二团一个营,由县伪警队带路,从热闹街出发,经天桥沟来到蚊子沟,经数日征采,一无所获,遂在蚊子沟驻扎。至此,形成了敌已诱出,但未立刻中计的新形势,战士们潜伏3天仍未见敌踪,军心难免浮动。此时的杨靖宇依旧冷静镇静,警告战士们要坚持下去,不要松劲。6月11日晚,第一军电话员侦听到伪军索旅为索取给养给辑安县城打的电话,杨靖宇得知后,于当夜派小军队在公路上设伏,在小青沟拐弯处伏击敌军,缴获一车白面,俘虏所有带走,然后有意放走两个回去报信,以调动敌人。

在一连串袭击眼前,敌人果真中计。6月12日早晨,伪索旅三十二团步兵营约120人,终于进入了家什屋子沟口第一军的潜伏圈。只听杨靖宇一声令下,十几挺机枪一齐射向敌人,伪军顷刻间死伤散乱,剩下的惊魂未定,只见抗联勇士的刺刀枪口已直逼眼前,于是纷纷举手投降,战斗不到一个小时,伪军死伤30余人、被俘80余人,全军尽没。抗联缴获轻机枪7挺、手枪10支、步枪百余支、望远镜2架及弹药给养大批,伤亡仅2人。战后,杨靖宇在庆功大会上讲话说:“这是老岭集会之后,我们和第二军军队会师后打的头一仗,收获不小,‘满洲剿匪之花’最先‘蔫巴’了。”1938年6月6日晚,辑安县蚊子沟伪警察署的大门被敲开。东北抗日联军第二军军长魏拯民率领的教训团300多人,没费一兵一卒一举攻陷蚊子沟伪警察署,缴获步枪20多支。驻扎在头道崴子的号称“满洲剿匪之花”的伪军旅长索景清闻此新闻后,立刻下令手下三十二团的一个营,马上到蚊子沟去支援,在三十二团赶到蚊子沟时,魏拯民早就率领军队撤离了,三十二团捕了一个空。当他们向驻地返回时,途经距蚊子沟七八里地的家什房沟时,被早已潜伏在公路两旁的杨靖宇率领的第一军直属军队400余人团团笼罩,在我军壮大攻势眼前,敌人只好交枪投降。蚊子沟战斗是杨靖宇和魏拯民早就谋划好的战斗。最先由魏拯民率领军队先进攻伪警察署,引敌人中计,再由杨靖宇率直属军队在敌人必由之路的地方设下潜伏,一举扑灭敌人,目的是为了杀杀伪军索景清旅的锐气。1938年8月,抗日联军第一起军第一军军队在辑安县境内又对伪军举行了战斗。抗日联军第一起军第一军击毙伪军160余人,缴获轻机枪8挺,步枪、手枪160余支。号称“满洲剿匪之花”的伪军少将旅长索景清几回差点被击毙。长岗战斗彻底祛除了伪军索景清旅。今后,这支骄横跋扈的伪满军军队在通化区域再也看不到它的踪影了。

正当老岭的抗日斗争到达高潮时,1938年7月中旬,抗联一军一师师长程斌叛变投敌,将一起军体例、密营设施、战略部署等戎机泄露于敌。抗联形势十分危急,抗联一起军杨靖宇、魏拯民等主要向导人又召开了第二次老岭集会,做出战略转移的决议。8月2日上午,抗联战士在转移途中,突然接到后卫军队传报:在埋财沟庙岭四周发现从县城开来的几百名日伪军。杨靖宇征求人人意见后,决议立刻调头,在长岗公路两旁设伏。随后,杨靖宇将随行的群众安置在平安地带,便指挥军队兵分两路进入伏击阵地。

下昼3点多钟,战斗打响,仅用几十分钟时间,就杀得敌人尸横遍野。不意,就在抗联战士打扫战场时,一股残敌窜上一个制高点,用机枪向山谷中疯狂扫射,数名抗联战士倒在血泊之中。杨靖宇武断下达争取制高点的下令,可我方数次进攻都没乐成。杨靖宇下令一军参谋长杨俊恒带队,务必在天黑前夺下制高点。战斗举行得异常猛烈,杨俊恒不幸壮烈牺牲。最后,冲锋队的战士高喊着“为杨参谋长报仇”誓死力拼,终于击退了敌人,夺回了山头。这场战斗,歼敌百余人,其中毙伤60余人。日本指导官西田重隆、骑兵中尉高冈武治、步兵上尉等均被就地击毙。缴获机关枪4挺、步枪50余支、匣枪4支、望远镜2架和大批军需物品,群众称之“长冈大捷”。日伪政府也不得不在8月8日的《泰东日报》和10月的《治安概况月报》中认可:“满军索旅军队在辑安县第一区长冈,同杨靖宇军队约300多人征战,受到重大伤亡和损失。从家什屋子战斗到长冈大捷,仅仅50天中,“包打杨靖宇”的狂言就变成了“杨靖宇包打索

旅”的现实,“满洲剿匪之花”索景清比“国军之精髓”,邵本良失败得加倍迅速、加倍凄惨。今后,索景清和他的军队在东北战场上彻底销声匿迹了。在前后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抗日联军全歼索景清旅的1000多人,取得军事上的重大胜利。痛歼伪军索景清旅战斗的胜利,再一次显示了抗联第一起军第一军所具有的顽强战斗力及杨靖宇卓越的军事指挥才气。

蒋玉清

细说孟州历史名人:一文、一武、一美、一仙

孟州历史悠久、人才辈出,市内有裴李岗文化、仰韶文化和龙山文化遗址。这里还是唐宋八大家之首,杰出的文学家、政治家、教育家韩愈的故里。李白、杜甫、白居易等历史名人都曾到此游览,留下了脍炙人口的千古绝唱。在孟州的文化名人中,“一文一武一美一仙”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