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过鸭绿江:这一跨,从1840到1950,跨越了整整110年历史时光

1982年,11位副总理集体“下岗”

1982年11月,邓小平与胡耀邦交谈 改革开放后中国政府的第一次机构改革,邓小平称之为“革命”。 1982年1月13日,他在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发表了题为《精简机构是一场革命》的讲话。他批评当时党和国家组织机构臃肿,“许多人员不称职,不负责”,“不改革

鸭绿江,一条著名的大江。

真正让它声名远播的是那场战争,英雄的中华儿女以铁血精神迎击来犯强敌。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官兵们来自于五湖四海,走过了大江南北;他们操着种种口音,穿着种种名目的土布军衣;他们身上的征尘尚未消失,手中只有简朴的武器……男兵、女兵,一张张年轻的面貌在寒夜的江畔凝聚成一尊尊永恒的雕像,重要、激动、坚贞。战马嘶鸣,人声鼎沸,车轮滔滔,所向无敌。就是这些人啊,他们踏着冰面,踩着桥板,唱着战歌,义无反顾地跨江而去,用青春、热血和生命,把刚刚确立的新中国的脊梁挺起。

1950年9月15日,美军在朝鲜半岛的蜂腰部仁川上岸,使得在洛东江一线作战的朝鲜人民军腹背受敌,战场形势急转直下。厥后,掉臂中国政府的多次忠告,以美军为首的“团结国军”军队越过了三八线。中国政府通过种种途径三番五次喊话、示警,美国政府以及麦克阿瑟指挥的“团结国军”置若罔闻,将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的严肃忠告当成微不足道的恐吓,以感恩节终结战争的狂妄姿态继续向中朝疆域的鸭绿江推进,并出动战机轰炸中朝疆域中国一侧的城乡,将战火直接烧到了中国的土地上。为了保家卫国,中国人民志愿军出国作战。

彼时的中国,不仅综合国力无法与美英等国对比,军队的武器装备也十分落伍。加上又是出国作战,语言不通,人地两生,与武装到牙齿的敌人正面临垒,面临着伟大的难题。

然而,1950年的中国已不是1840年鸦片战争时期的中国,不是1860年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时的中国,更不是1900年八国联军侵略北京时刻的中国。中国人民已经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确立了新的国家,中华民族已从百年的混沌中觉醒过来。帝国主义者在中国的家门口随便架上几门大炮就妄想着让这个民族屈服就范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了。面临强敌,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们绝不畏惧,他们紧握着简陋的武器,高唱着战歌,昼伏夜行,隐藏开进,给了狂傲的“团结国军”迎头一击,阻挡了其大踏步奔向鸭绿江的措施。这就是抗美援朝战争的第一次战争。

遭遇了中国军队突然而凶猛的袭击后,狂妄的麦克阿瑟仍然没有清醒过来,面临着11月感恩节胜利的显著无望,又发动了圣诞节竣事朝鲜战争的进攻行动。麦克阿瑟接纳铁钳攻势的战争部署,从器械两线同时进击中朝疆域鸭绿江。西线是沃尔顿·沃克中将指挥的美第8集团军主力,东线为阿尔蒙德少将指挥的美第10军,其主力则是美国海军陆战队第1师。西部战线偏向,有先期入朝的志愿军的6个军抗击,而东线则军力微弱,一旦美军的“铁钳”合拢,无疑会使西线志愿军军队腹背受敌,造成极大被动。紧要情况下,中央电令刚刚到达吉林梅河口一带并准备于此冬训和换发寒带服装的志愿军第九兵团敏捷过江,由辑安一带入朝,于朝鲜的长津湖区域睁开,准备围歼敌人。

辑安也就是今天的集安。

11月上旬,寒风刺骨。江面还没有完全封冻,雪花纷飞,气温降至零下十几度。九兵团常年生涯战斗在江南区域,干部战士也大多来自于温暖的南方,不要说零下十几度、零下二十几度的气温,很多人连雪花都没有见到过。由于军情紧要,军队来不及换装,十几万人都还穿着南方军队的单薄冬装。没有大衣大头鞋,也没有狗皮帽子棉手套,胶底鞋、大盖帽、一层薄薄的夹衣,这就是他们在高寒地带御寒的装备。江劈面就是生疏的朝鲜和凶险的强敌,跨过鸭绿江的那一刻无疑令人百感交集。我在长篇小说《长津湖》一书中写下这样一个细节:

老王头王三和他的兵们赶着“大清花”及十几匹骡马同样下到江边,目的却不是为了让骡马饮水,他要让它们每个都撒上一泡尿……老王头对马夫班的战士说:“猫狗识道。猫记千狗记万,就是说猫走一千里狗走一万里也能回到它原来的家。猫狗为什么识道?由于它做着记号呢,就是撒尿,走一起撒一起。不管它什么时刻迷了路,只要闻闻撒的尿,它就又能找到回家的路了。”

头顶上的天空幽暗无比,见不得一星半点的星月,冰凉的寒风依然一阵紧似一阵。鹅毛大雪铺天而降,白的江岸黑的江水在此时此刻的夜空中格外明白。

悲壮却非悲情,更多的是视死如归,衷肠一腔。

冒着漫天大雪,战胜极端严寒,九兵团十几万人马隐藏开进10个昼夜,以突然而果敢的战术动作将美国海军陆战1师及美第10军的其他军队支解笼罩于长津湖区域。战斗是异常惨烈和残酷的。天气过于严寒,枪冻得拉不开栓,迫击炮的炮筒也冻裂了无法发射,干粮早已吃光,暂且筹措的土豆冻得邦邦硬。就是这样石头一样平常硬的冻土豆,还不能保证每个战士都能分到。适逢朝鲜半岛50年一遇的严寒,零下30多度的气温啊,志愿军战士们前仆后继提议着一波又一波的攻击。勇士们的热血浸透了白雪笼罩的山野,很快凝聚、冻透,结成冰块。为了阻击敌人,志愿军战士们坚守着自己的阵地,哪怕成连成排地冻死也决不放弃。对这场极端严寒条件下的生死对决,我在《长津湖》中有如下记叙:

美国人终于战战兢兢爬上了山头,他们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

积雪笼罩的堑壕之中是一具具中国武士僵硬的身体,他们一个挨着一个趴在自己的战斗位置上,有百十号人,都持枪而待,枪口全都指向下面的门路,那是陆战队将要经由的地方。这些中国人的衣着都异常单薄,没有大衣,多数人还戴着单帽、穿着单鞋。冰雪在他们的脸上凝聚成了寒霜,每个人的眉毛胡子上都挂着麋集的细小的冰凌,微风拂过,铮铮有声。

百十口子冻僵的人都从堑壕里抬了出来,抬到了平缓的坡地上。他们的身体弯曲着,保持着持枪射击的姿势,弯也弯不平,搬也搬不直,枪支抱在他们的怀中,冻结在他们的手上,拽也拽不下来。每个人的脸上都凝聚着寒霜,头发和眉毛胡子上密布着晶莹细小的冰粒,在斜阳朦胧余晖的照射下晶莹剔透。

面临着中国军队和中国武士不怕牺牲、无所畏惧的战斗精神,美第10军彻底溃逃,战争部署被所有打乱,所属步兵第7师之步兵31团即“北极熊团”也险些招致全歼的厄运,团长麦克莱恩上校被打死,团旗也为志愿军缴获。陆战1师更是伤亡惨重,北边的鸭绿江也不去了,而是转过身来向南“进攻”——率先撤往兴南和元山,打破志愿军军队的层层围追堵截,从海上逃跑了。在西线,面临着中国军队同样繁重的袭击,沃尔顿·沃克中将指挥的美第8集团军主力履历了一模一样的“最长的退却”,几十万“团结国军”的军队一直撤到三八线四周才站住脚跟。麦克阿瑟妄图于1950年12月前竣事朝鲜战争的设计化为一枕黄粱,就连沃尔顿·沃克中将也命丧逃跑的“退却”之路。

中朝军队乘胜提议第三次战争,攻取汉城,之后又进行了抗美援朝战争的第四次和第五次战争,将战线稳固在三八线四周。固然,另有厥后的上甘岭战争,另有金城反击战,血与火的抗美援朝战争一直连续到1953年7月27日。经由两年九个月零两天的艰辛鏖战,中国人民志愿军终于迫使美帝国主义及其帮凶在息兵协议上签字,迎来了胜利的曙光与和平。

70年后的今天,重温那首著名的战歌,铿锵的旋律和直抒胸臆的歌词依然会让人热血沸腾。

雄赳赳

雄赳赳

跨过鸭绿江

保和平

卫祖国

就是保家乡

中国好儿女

同心团结紧

抗美援朝

打败美帝野心狼

跨过鸭绿江,一个“跨”字道尽了人世百态、世事沧桑。由于它不是“渡”,不是“迈”,不是“走”,更不是“蹚”,它是“跨”。“雄赳赳,雄赳赳,跨过鸭绿江……”那是一股子无可阻挡的气焰,是压倒一切敌人而决不被敌人所屈服的英雄主义精神,是中华民族优秀儿女们坚贞的神色、坚定的措施,是青春热血、理想信仰。这一跨,从1840到1950,跨越了整整110年的历史时光,把一个积贫积弱、任人宰割的旧中国永远甩在了死后。

能战方能止战,所有的和平都是打出来的。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岂论已往、现在照样未来,都永远是我们战胜一切艰难险阻、克敌制胜的精神支柱。(王 筠)

(泉源:解放军报)

国军大洪山抗战:战士攀上日军坦克扔手榴弹

抗战爆发后,时任国民政府第四十四军(当时编入第二十三集团军)军长的王缵绪(川军将领,刘湘去世后曾任国民政府四川省主席)奉命开赴抗日前线,向宜昌集中,准备增援平汉铁路沿线。1938年1月,川军王缵绪部奉令组建第二十九集团军,归第六战区管辖。王缵绪当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