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军大洪山抗战:战士攀上日军坦克扔手榴弹

跨过鸭绿江:这一跨,从1840到1950,跨越了整整110年历史时光

鸭绿江,一条著名的大江。 真正让它声名远播的是那场战争,英雄的中华儿女以铁血精神迎击来犯强敌。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官兵们来自于五湖四海,走过了大江南北;他们操着各种口音,穿着各种款式的土布军衣;他们身上的征尘尚未消散,手中只有简单的武器……男兵

/wp-content/uploads/2020/12/YBJRN3.jpeg插图

抗战发作后,时任国民政府第四十四军(那时编入第二十三集团军)军长的王缵绪(川军将领,刘湘去世后曾任国民政府四川省主席)受命开赴抗日前线,向宜昌集中,准备支援平汉铁路沿线。1938年1月,川军王缵绪部奉令组建第二十九集团军,归第六战区统领。王缵绪立刻就任第二十九集团军总司令,携宗子王泽濬奔赴前线对日军作战。

严阵以待1939年11月尾,王缵绪率部到达第二十九集团军驻守地湖北省境内,其属下划分驻扎在宜城、襄阳、樊城、桐柏、大洪山一带。那时的事态是,武汉已经失守,国民政府迁都至重庆,而日军召集精锐军队约10万人,向湖北宜城、襄阳、樊城、桐柏、大洪山一线发动攻势,贪图攻入四川。

为防日军进攻四川,国民政府制订了“守护国府中枢门户和待机反扑武汉的两大义务,恒久保持桐柏、大洪山一线,以攻为守,袭击日军”的作战目标。在详细军力部署中,由第二十九集团军总司令王缵绪担任湖北宜城区域的襄阳、樊城、桐柏、大洪山南麓、京(山)钟(祥)公路、襄河两岸守备的主要作战义务,置重点军力于汉(阳)宜(城)公路方面,随时向武汉外围及平汉路出击,并要求“勉力增强襄河东岸军队,以纵深配备,坚决阻止敌之北上;掩护我左翼兵团之右翼防务的主要的军事义务”。

王缵绪到达前线后,考察各处地形,下令搭建营房、修筑工事。他曾经警告川军将士说:莫要开口说四川,我们是中国人,起劲抗战不但为四川,中华民族独立的金字塔,靠我们用骨血去砌成。

1939年头冬,王缵绪发动了第二十九集团军对日军作战的“冬季”攻势,并连系地形部署了作战设计:二十九集团军以第四十四军第一五〇师为攻击军队,第一四九师为掩护军队,第六十七军为总准备军队。完成战略部署后,王缵绪指挥军队自襄河东岸南下,以夜间突袭的方式袭击钟祥、洋梓日军主要据点,迅速占领了钟祥以北的汪家河、王家钟及王家店的日军阵地,取得了毙伤日军近万人的战果。

至此已形成敌我双方僵持状态,一直延续到次年战斗仍未竣事。

拼死争取

1940年头,日军召集军队团结军力凶猛反扑,对第二十九集团军形成笼罩合击之势。日军用火炮、飞机同时向我军阵地凶猛地轰击扫射,日军十三师团,在20多辆坦克的掩护下发动起凶猛攻击,妄图重新占领王家店。王缵绪身先士卒,率领第二十九集团军英勇决战,以血肉之躯与敌人的坦克相格斗。全体官兵全然不顾头上的飞机低空扫射,奋力回手。战斗中,有的战士冒着枪林弹雨攀上日军坦克,把手榴弹向坦克里扔。

日军进攻受阻后,就兵分两路,贪图划分向大洪山器械两面举行夹攻。王缵绪率领二十九集团军与日军延续鏖战了十余昼夜,双方均伤亡惨重。王缵绪突发奇兵,指挥第一六二师向南面的猴儿寨出击,举行了反包抄,截击日军腰背,从而乐成地击退了日军的进攻。

1940年2月,为了严防守备桐柏、大洪山一线,王缵绪以第四十四军守备赛马寨、牯牛岭、青峰山、王家岭、三阳店之线,军部位于袁家台;第六十七军在张家集、长岗店区域整理待命,军部位于竹林港;以期周全阻击日军北进。

3月初,王缵绪率领第二十九集团军推进鄂中京钟公路大洪山,执行该区主要的攻防作战。这时,日军又发动更大规模的进攻:他们北犯襄阳、双沟,西犯随县、枣阳,严重地威胁到第二十九集团军总部驻地(张家集一带)。王缵绪率主力军队接纳硬碰硬的打法,向日军实行反出击,在王家店、彭家岭、张家集一带,与日军举行了一场极为惨烈的战斗。至7日晨,日军终于不支,退守下大洪山西北要隘。随后,王缵绪又亲自率军向日军阵地凶猛攻击,断敌归路,一举毙伤日军5000余人,缴获大批日军战马。随后,日军不停支援,死力反扑,王缵绪率部与敌鏖战8日之久,敌人始终未能突破我军防线。

铜墙铁壁

不久,日军兵分三路再次向第二十九集团军驻守阵地进犯。一起从汉口沿汉枣公路西直犯随县、枣阳和双沟,另一起从钟祥沿襄河东岸北进,直犯张家集、襄阳和双沟;其一起日军从钟祥由北南下,先向我第二十九集团军防守的三乐河、长寿店、赛马寨猛攻;另一起日军骑兵千余人马和便衣队七八百人从长寿店北上袭击;第三路日军由牌楼河、张家集向东突击;贪图对我军举行合围。王缵绪发现情况后,下令前方将士暂退,将一起日军诱到峡谷中,集中主力进攻,杀得日军遗尸数千。另两路敌人见状,立刻仓皇溃逃。

王缵绪因指挥作战有功,被国民政府晋升为陆军上将。

日军久攻不下,遂改变战术,在第二十九集团军南面以精锐骑兵自钟祥沿襄河北窜,攻入枣阳,北路则自信阳西进,攻陷桐柏、唐河,拟与南路会师枣阳,形成对桐柏、大洪山一带区域的我军实行包抄。王缵绪立刻指挥第二十九集团军提议反扑,鏖战三天三夜,克复枣阳,迫使日军退却至随县。这时,由于我军没有重武器,无法攻坚,于是暂缓了攻击。此役相继在大洪山一带鏖战经旬,共巨细作战20余次。

5月中旬,日军第四十师团再次以8000多军力由随县经三阳店南下。王缵绪将所属军队在客店坡、板凳岭、杨林河等处布阵。此时,日军从信阳、随县、钟祥三地同时发动对枣阳及襄河器械两岸的强势攻战,击破我第五战区中央兵团的军事警备区。而王缵绪率领的第二十九集团军奋力抵制日军,顽强恪守阵地。此次战事极为惨烈,张自忠在战场上以身殉职。在这危急时刻,李宗仁电嘱王缵绪:集中主力,从大洪山北上尾击日军。王缵绪即令其宗子、第四十四军军长王泽濬率第六十七军的第一六一师,出板桥向日军提议攻击。王泽濬率部经由一悉搏击之后,终于收复宜城南瓜店,并回收了阵亡将士的遗体。

6月6日,日军再次南下。王泽濬率第四十四军官兵,勇猛尾击日军三个师后,便遭到日军强烈的还击。此时,王泽濬不得不向父亲王缵绪坚守的大洪山一带退却。这时,日军第八师团长谷川指挥两个师团凶猛围攻大洪山,王缵绪率部在大洪山西麓、南麓一线与日军艰难地鏖战20余日,王缵绪本人也在战斗中负伤,三军8万多官兵仅剩5万人。但击伤日军第40师团长天谷直次郎,击毙日军高级军官10余人,使日军付出了重大价值。今后,王缵绪接纳了游击战术,行使有利地形,在山区之中与日军周旋,死死地拖住日军不放。尔后,王缵绪还数十次指挥属下对日军举行主动出击,偷袭日军,把日军牢牢地阻止在大洪山一线。

1941年秋,日军贪图争取大洪山南麓的青峰山。王缵绪指挥军队与敌死战,青峰山阵地几经易手,最终将日军击退。

王缵绪率第二十九集团军在大洪山与日军浴血奋战了一年零四个月,乐成阻止了日军向四川推进的贪图。王缵绪也因此一战而扬名天下,被那时的媒体称为“大洪山老王推磨”。泉源:中新网

1982年,11位副总理集体“下岗”

1982年11月,邓小平与胡耀邦交谈 改革开放后中国政府的第一次机构改革,邓小平称之为“革命”。 1982年1月13日,他在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发表了题为《精简机构是一场革命》的讲话。他批评当时党和国家组织机构臃肿,“许多人员不称职,不负责”,“不改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