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抗美援朝70周年)彭德怀警卫员丁朝忠:“敌机在哪不重要,彭老总必须在平安区域”

这一天,那一年

他们本该拥有幸福童年 却在暴徒劫掠中成为孤儿 他们本该对明天充满希望 却在战火中丧失一切 他们本该安享天伦之乐 却目睹亲人子女被蹂躏凌虐 …… 1937年12月13日 南京陷落 此后的6个星期 昔日繁华的六朝古都成为真实的人间炼狱 28案 日寇集体大屠杀带走19万

新华社贵阳12月13日电题:彭德怀警卫员丁朝忠:“敌机在哪不重要,彭老总必须在平安区域”

新华社记者赵婉姝

1950年10月19日,中朝疆域的小城安东(今丹东),细雨蒙蒙。

沿着鸭绿江大桥和一座座浮桥,一队队志愿军正快速过江。一辆“嘎斯-69”吉普车疾驰而来,跨越行军序列,消逝在朝鲜境内的夜幕里……

“那时我基本不知道,这辆车里坐的人,竟然是我们志愿军的司令员彭德怀!”那时作为警卫营营长的丁朝忠,随彭德怀先于志愿军大军队数小时入朝。

“我们一到达新义州,迎面而来的就是敌机的低空侦探和扫射。我们隐藏在树林中,敌机贴着山梁,掠着树梢飞来飞去,有汽车就在眼皮子底下被炸得燃起大火。”丁朝忠说。

此时的朝鲜,战火已燃至平壤。美军狂妄地呐喊着要在感恩节(1950年11月23日)前占领全朝鲜,正向中朝界限鸭绿江扑来。

丁朝忠回忆说,他们一行南下途中遇到大量后撤的朝鲜人民军和国民。朝鲜国民遇到志愿军第一句话就问:“你们有飞机没有?”一听说没有,都一个劲儿地摇头。

“制空权是美国的,一样平常的伪装隐藏基本逃不过他们的眼睛,一旦被发现,炮弹就像雨点一样落下来。”丁朝忠说。

就在彭德怀入朝的第二天,南朝鲜一支先头军队与他们擦肩而过。察觉危险后,彭德怀处变不惊,与丁朝忠等随行人员行使庞大地形,继续向北挺进。

“敌人做梦也没想到,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司令员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进了朝鲜。”丁朝忠说,他们一行昼伏夜出,彭老总于21日9时在东仓与北镇之间的小乡村大洞,与金日成会晤。

经商议,志愿军司令部设在大洞北面的大榆洞金矿。由于矿洞里阴晦湿润,司令部设在山坡下一座木板搭的工棚里。

工棚里亮着一盏油灯,板壁缝里不时冒起阵阵白雾,再凝结成霜。地上有一条小水沟,散发出硫黄的气息,一张行军床,就放在水沟旁。

“谁能想到,这竟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的驻扎地?彭老总平时就在这间屋子里往返踱步,对着板壁上的一幅作战舆图紧锁双眉。”丁朝忠说。

丁朝忠回忆说,彭德怀在朝鲜战场上曾数次遇险。一次,敌机在司令部上空盘旋,空袭警报响起时丁朝忠恰幸亏防空洞中。“我在洞里没看到彭老总,拔腿就朝洞口跑,有人拉我说‘你疯啦?’”

洞外天已渐黑,却被敌机投掷的照明弹照得明晃晃的,炸弹掀起的热浪震得人头皮发麻。丁朝忠向彭德怀所在屋子快步跑去,见彭老总正披着大衣在烛光下看文件,屋里满是浓郁的火药味儿。

“我看彭老总全然没有察觉,便和警卫排的几名同志连拉带拽把老总扶进防空洞。”一行人刚进洞里,一长串子弹就擦着屋檐扫射过来。

“我的责任就是确保彭老总平安,敌机在哪不重要,彭老总必须在平安区域。”丁朝忠说。(完)

连环画再现这段诸翟往事,你有没有看入迷?

抗战期间,许多英雄豪杰为民族解放英勇斗争壮烈牺牲。他们可歌可泣的故事我们不该淡忘,他们不畏牺牲的精神值得我们褒扬学习,让我们在连环画中看看闵行英烈的抗战故事。 西横泾埋忠骨 选自:《血沃春申》 编著:朱墨钧 绘画:张勇钢 西横泾(村),位于诸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