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亮传》(25)| 诸葛亮向刘禅推荐的接棒人为何是他

(纪念抗美援朝70周年)彭德怀警卫员丁朝忠:“敌机在哪不重要,彭老总必须在安全区域”

新华社贵阳12月13日电题:彭德怀警卫员丁朝忠:“敌机在哪不重要,彭老总必须在安全区域” 新华社记者赵婉姝 1950年10月19日,中朝边境的小城安东(今丹东),细雨蒙蒙。 沿着鸭绿江大桥和一座座浮桥,一队队志愿军正快速过江。一辆“嘎斯-69”吉普车疾驰而来

/wp-content/uploads/2020/12/ZfiAr2.jpeg插图

诸葛亮对自己死后大事放置的第三点,即后方成都主持朝政的人选是若何确定的呢?

凭据《三国志·蒋琬传》纪录,诸葛亮临死前,曾经隐秘向后主刘禅上表,郑重推荐自己的接棒人:

臣若不幸,后事宜以付琬。

意思是说,微臣若是不幸去世,后事最好交付给蒋琬。

这位蒋琬事实是什么样的人?诸葛亮为何会推荐他来接替自己,而没有选择在北伐前线主持三军退却的杨仪呢?

从蒋琬的从政履历中,我们可以获得下面四点主要信息:

其一,蒋琬一最先就在刘备的政权中服务,今后没有任何摇动和改变,更不是从其他盘据者手下改换门庭前来投奔者,以是其从政履历具有无可嫌疑的清白性。

其二,蒋琬是从荆州追随刘备进入益州的老手下,与厥后在益州加入的人土相比,在从政履历上又具有充实的完整性。

其三,蒋琬确实如诸葛亮所言,具有特殊的治国理政才气。不仅能够胜任周全卖力成都后方军事供应的重任,而且义务还完成得异常精彩,做到了“足食足兵”。稀奇需要指出的是,“足食足兵”这一褒奖,是《三国志·诸葛亮传》中曾被用来赞美诸葛亮在刘备进攻汉中时,在后方成都保障后勤供应的特殊显示的,不是任何人都当得起的高度评价。现今诸葛亮在前线,看到蒋琬在后方云云优异的显示,固然会联想到自己当初的作为,这就为蒋琬人选接棒人加上了异常要害的一分。

其四,为蒋琬再加上要害一分的是他的特殊品质。首先,他对“茂才”这一荣誉称号的谢绝和忍让,显示出对名利能够理智看待的正确态度;其次,他在成都主持丞相留守府署的公务时,会与大量的同寅相同和相处,把义务完成得很好,证实他能够协调好与同寅的人际关系,调动起人人全力事情的努力性,具有总览全局、协调队伍的胸襟和心胸。事实上,蜀汉雄师在汉中前线的后勤供应,主要照样从后方的成都调运而来的,以是蒋琬在成都提供的足够后勤供应,才是杨仪在汉中能够顺遂完成后勤调剂的条件。也就是说,杨仪在前线的乐成,现实上是站在蒋琬的肩膀上才得以实现的。

总之,蒋琬与杨仪相对比,在第一、第二、第四这三点上,都胜过了杨仪,尤其是在第四点的品质上,胜过杨仪确实太多;在品行方面,诸葛亮给了蒋琬“托志忠雅”的高度评价,即志向忠诚正直,而对杨仪的评价则是较差的“性狷狭”,即性情急躁狭隘。至于在第三点才气上,蒋琬也毫不逊色于杨仪。

于是,这样综合对照下来,诸葛亮最终选定了蒋琬,杨仪只能出局。

诸葛亮去世之后,后主刘禅根据他生前的推荐,提升蒋琬为朝廷首席大臣,出任尚书令,总管尚书台军国秘密公务;不久又加任署理中都护的职务,被稀奇授予节杖,同时兼任益州刺史。蒋琬这时在蜀汉朝廷的角色定位,书上说是“总统国是”。

建兴十三年(235年),蒋琬正式升任上将军,总管尚书台公务,封安阳侯,成为名副其实的蜀汉朝廷首席辅政大臣。

蒋琬最先执掌国政的同时,蜀汉朝廷提升吴懿为高级军职车骑将军授予节杖,担任汉中前线战区的军事主座,迅速填补了北部军事重镇汉中无人镇守的空缺。这位吴懿,史书上也写成“吴壹”。他是刘备皇后吴氏的兄长,陈留郡(治所在今河南省开封市)人氏。吴皇后是后主刘禅的继母,吴懿算是刘禅的母舅。放置吴懿去镇守汉中,刘禅固然能够放心。

在后方成都,朝廷又提升一批老资历的将领:以费袆为后智囊,姜维为右监军、辅汉将军,邓芝为前智囊兼任兖州刺史,张翼为前监军,再加上依旧担任侍中的董允,他们五人与蒋琬密切配合,形成一个同心协力的领导班子,配合处置军政事务。至此,蜀汉政权由于诸葛亮突然去世引起的暂时不安和人心浮动的时期,终于顺遂度过了。

蒋琬执政的时间,是从建兴十二年(234年)起至延熙九年(246年)病故为止,前后连续十二年。这十二年间,蜀汉王朝的军政大局只管也有短时间或小范围的问题泛起,然则总体而言,基本上保持了较为稳固的局势,没有泛起太大的危急。

蒋琬执政之后,蜀汉与曹魏之间的匹敌呈现出难得一见的“半休眠”状态。

然则,面临曹魏,蜀汉事实应当接纳怎样的总体战略方针,是自动进攻,照样被动防守?在蒋执政的这十二年中,曾经发生过显著的转变。

最初,蒋琬是想继续诸葛亮生前的自愿,接纳自动进攻的战略方针,以是在延熙元年(238年)亲自率军北上,出电汉中前线。而朝延为了增强他的职位,在第二年提升他为军队的最高主座大司马。他也很快制订出开端的进攻设计,以为已往诸葛亮多次进攻秦岭以北的平原地带,因门路艰险,运输难题,始终未能取得预想的乐成,还不如充实利用汉水运输的有利条件,从汉中顺汉水东下,前往进攻曹魏的魏兴、上庸二郡(治所分别在今陕西省安康市、湖北省竹山县)。于是,他下令在汉中大量制造舟船,做战前准备。

然则,设计上报朝廷之后,朝臣一致以为这样发兵一不能得手,溯流而上从原路退回汉中就会异常难题,以是并不是最好的计谋。于是后主刘禅派费袆、姜维等前往汉中向蒋琬说明讨论的效果。恰巧蒋琬在这时旧病复发,难以挥兵出发,以是他的这个设计最终未能实行。

不久,蒋琬向后主刘禅上了奏疏,讲述自己与费祎等人仔细商议之后的效果,决议对原有的战略方针举行重大修改。这份奏疏,《三国志·蒋琬传》中明确纪录如下:

芟秽弭难,臣职是掌。自臣奉辞汉中,已经六年。臣既暗弱加婴疾疢;规方无成,夙夜忧惨。今魏跨带九州,根蒂滋蔓,平除未易。若器械并力,首尾椅角;虽未能速得如志,且当盘据蚕食,先摧其支党。然吴期二三,连不克果;俯仰惟艰,实忘寝食。

辄与费袆等议:以凉州胡塞之要,进退有资,贼之所惜;且羌胡乃心,思汉如渴;又昔偏军入羌,郭淮破走;算其是非,以为事首。宜以姜维为凉州刺史。若维征行,衔持河右;臣当帅军,为维镇继。

今涪水陆四通,惟急是应;若东、北有虞,赴之不难。

意思是说,消灭腌臜平定祸难,乃微臣的职责。自从微臣受命进驻汉中,已经有六年。由于我愚昧无能,加上身患疾病,计划没有取得成效我日夜忧虑不已。现在魏贼占有了天下十三州当中的九州,势力渐大,要想彻底消灭很不容易。若是我们与吴国器械协力,首尾夹击,虽然未必能艮快实现吞灭魏贼的自愿,总还能够支解和蚕食其土地,先摧垮其分支的部门。然而与吴国约定配合向曹魏提议进攻,已有两三次了,接连都未能实现预定的设计。微臣时刻都在思量若何改变这种艰难的局势,确实是废寝忘食。

微臣自作主张与费祎等人商议,以为凉州是少数民族聚居的边区军事要地,进退都有依附,也是敌人很看重的地方;而且当地的羌族人民心中,异常忖量汉朝,犹如口渴想喝水一样平常。早年我们的非主力部队就曾经进入羌人居住区,打败敌将郭淮。我们频频对照盘算,以为主要的事情照样在于进取凉州。因此,现今应当任命姜维为凉州刺史。若是姜维到时候向凉州偏向出征,去占领河西区域,微臣自当率领军队,做他的有力后援。

现在的涪县(今四川省绵阳市),水陆交通毗邻四方,能够有用应付前方的紧急情形;若是东、北两个偏向泛起外来的威胁,从涪县赶往援救并不难题。

蒋琬在上奏获得批准之后,于延熙六年(243年)从汉中退回来,驻扎在涪县。这时他的病日益严重,最后在延熙九年(246年)十一月病死,并就地埋葬,被朝廷谥为恭侯。

蒋琬从汉中退回涪县,是蜀汉政权历史上具有多重寄义的转折点:蜀汉的战略,从自动的努力进攻,变为被动的消极防守;将琬的角色,从立志进取的三军统帅,变为准备引退的养病大臣;蜀汉的政局,从蒋琬执政的时代,变为费祎最先接班执政的时代。

延熙十一年(248年)五月,费祎以三军主帅的身份,正式前往汉中镇守。他的这一行动,是想仿效诸葛亮、蒋琬出镇汉中的先例,显示自己同样没有遗忘诛讨奸凶、兴复汉室的未竟大业。然而在现实行动上,他并没有自动大规模进攻曹魏的深远谋划,依然处于全力守成的战略防御状态。

延熙十二年(249年),曹魏政权内部泛起严重的权力争斗,司马懿诛杀了首席辅政大臣曹爽。曹魏的右将军夏侯霸,由于与曹爽关系亲密,受到死亡威胁,越过秦岭前来投降蜀汉朝廷。这夏侯霸是曹魏上将夏侯渊的二儿子,而夏侯渊的妻子与曹操的妻子是亲姐妹,以是曹操算是夏侯霸的姨父。司马懿沉重打击曹魏的焦点支持势力,夏侯霸难免一死,只得远走蜀汉。幸亏他的堂妹,就是张飞之妻,更是后主刘禅两位姊妹花皇后的生母,以是他来到蜀汉,少不了有优厚的待遇。

然而更为值得注意的是,夏侯霸来降,肯定带来了曹魏政权高层发生严重内斗的详细情报。五年前,曹魏大肆南下进攻汉中遭到重创,造成了关中区域的人力和物力被大量花费,损伤了元气。现今对方的高层又泛起严重的内斗,这就相当于对方的肢体和头脑都受到了重击,这岂非大肆进攻曹魏的绝好良机吗?照理说,身为蜀汉首席辅政大臣的费祎应当对曹魏的要害区域关中迅速大肆出击才是,然而异常惋惜,费祎不仅没有向北方进军,反倒在两年以后的延熙十四年(251年)从汉中回转了成都,不再驻电汉中了。为何会这样呢?

基本原因在于,此时蜀汉综合国力的下降趋势十分显著,基本没有气力去举行自动的进攻和开拓,只能继续接纳被动的防御和守成了。

此时蜀汉综合国力的下降,最为显著的是哪一方面呢?这是值得探讨的谜团。

笔者以为,最为突出的应当是治国理政精英队伍的逐渐凋零。

那时三个鼎立国家政权的综合国力,主要显示在这几个方面:一是所占地域的巨细,二是所占物产的若干,三是所占人口数目的若干,四是所占精英人才数目的若干,五是政权现实首脑的才德崎岖。

前三个方面,蜀汉政权此时的费祎时期与当初的诸葛亮时期相比,并无太大的更改。然则第四、第五方面的情形则大为否则。政权现实首脑的才德崎岖,也就是费祎与诸葛亮相比,差距固然一望而知,相当显著。难以一下子看出的,则是精英人才数目的不停削减。

在诸葛亮时期,除了诸葛亮本人,文职的另有蒋琬、费祎、董允、陈震、向朗、王连、杨洪、张裔、费诗、杜微、杜琼、李严、杨仪等,武将有赵云、王平、魏延、吴懿、邓芝、李恢、马忠等。然而到了费祎退回成都的延熙十四年(251年),除了费袆,上述其他的文臣武将已经所有脱离人世。在这种情形下,就是委曲维持被动的防御和守成的现状,费祎都市感应异常吃力,怎么另有气力去举行自动的进攻和开拓呢?

为何就没有足够的新生血液来弥补蜀汉王朝的精英人才队伍呢?这就与蜀汉政权的发展历程密切相关了。

仔细分析诸葛亮时期的精英人才,大多数是当初刘备进入益州创业时,从荆州带过来的;而刘备在荆州吸收的大批精英人才来自四面八方是东汉末年天下大乱之时,在艰辛磨炼之中幸存下来的精髓,有的来自北方的黄河流域,好比赵云、魏延、吴懿、邓芝,有的来自南方的长江流域,好比蒋琬、费祎、董允、向朗。因此,诸葛亮时期的精英人才队伍,现实上是吸收了刘备创业时期外来人オ中的一大部门,是名副其实的“得天下英オ而用之”。

然则,到了费祎时期就截然不同了,在外来人オ先后凋零之后,人オ队伍的弥补泉源地,就只有一个益州了。在这种情形下,精英人才的匮乏逆境,就不可制止了。

更为不幸的是,就连费祎自己也在延熙十六年(253年)的一次欢宴之上,由于损失小心,被一名假扮成曹魏投降者的刺客就地刺杀身亡,使得蜀汉政权本已严重残缺的精英人才队伍又痛失了领军的人物。

费祎执政的时间,若是从他担任上将军一职的延熙六年(243年)算起,到被刺的延熙十六年(253年)止,恰好十年。他死之后,蜀汉政权就进入最后的十年了。

蜀汉政权这最后的十年,是综合国力进一步下降的十年。

在上面所说的综合国力五个主要方面之中,不仅第四方面精英人才的数目继续在削减,更主要的是第五方面,即政权现实首脑的才德显著低下。

事实上,费祎最先执政之时,后主刘禅已经三十七岁了,历久处在虚位之上的他,也最先着手掌握军国大政的决议权。费祎死后,四十七岁的他,固然会来独自施政,别人也再没有充实的理由加以阻止了。

陈寿在《三国志·后主传》中评价刘禅说:

后主任贤相,则为循理之君;惑竖,则为幽暗之后。

意思是说,后主刘禅其人,任用贤能的丞相时,就是一位遵照原理的君主;被太监小人疑惑时,就是一个昏庸糊涂的天子。

于是,在蜀汉政权的最后十年,以往那种“亲贤臣而远小人”的政治状态,就酿成“亲小人而无贤臣”的遗憾情景了。综合国力在这时的进一步下降,那也是无法制止的了。

笼罩操作天子刘禅的小人,主要是侍中陈袛、太监黄皓。作为军事统帅的上将军姜维,感应在成都难以与他们二人相处,就率领雄师在陇西和汉中对曹魏作战,以求在外保全自身。

与此同时,北方的曹魏内部,司马懿及其儿子司马师、司马昭,先后乐成消灭了否决势力,最后在司马昭执政之时,综合国力获得恢复和提高。

一盛一衰之下,蜀汉王朝的消亡厄运就来到了。

刘禅景耀六年(263年)五月,司马昭派遣上将钟会、邓艾、诸葛绪等,发动十八万雄师兵分三路,南下进攻蜀汉。就在钟会的主力军团被姜维阻挡在剑门关之际,邓艾指挥一支奇兵,从西面的阴平小路绕已往,直插姜维后方的成都平原。十一月,邓艾攻克成都,后主刘禅宣布投降。蜀汉政权至此消亡。

在此之前,诸葛亮的儿子诸葛瞻、长孙诸葛尚,曾经率领守军在成都比面的绵竹抗击邓艾,惋惜此战失败了,父子俩一起英勇牺牲,诸葛瞻时年仅三十七岁。

在诸葛瞻、诸葛尚英勇牺牲之地西边不远,即绵竹市西边的茶盘街有一座纪念他们父子的“诸葛双忠祠”。祠庙修建于清代乾隆年间,占地ニ十余亩,清雅幽静,适合往来游人发思古之幽情,被誉为“忠义永存之地”。这正是:

一门英烈传千载,三代忠贞耀九州。(泉源|《诸葛亮传》 作者|方北辰 天地出书社|出书)

/wp-content/uploads/2020/12/Rj6VBv.jpeg插图(1)

温馨提醒:《读者报》头条号天天对《诸葛亮传》举行连载,敬请连续关注。

有温度、有态度、有深度!《读者报》封面浏览:

/wp-content/uploads/2020/12/VZNrEr.jpeg插图(2)

这一天,那一年

他们本该拥有幸福童年 却在暴徒劫掠中成为孤儿 他们本该对明天充满希望 却在战火中丧失一切 他们本该安享天伦之乐 却目睹亲人子女被蹂躏凌虐 …… 1937年12月13日 南京陷落 此后的6个星期 昔日繁华的六朝古都成为真实的人间炼狱 28案 日寇集体大屠杀带走19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