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者寻踪」《新莱茵报》展现辉煌岁月:国际无产阶级最早的马克思主义舆论阵地

1587年他们被遗弃在岛上,究竟遭遇了什么?

1587年,一百多人从英格兰航行到北卡罗来纳州,试图建立新的殖民地。三年后,他们消失了,几乎没留下任何关于他们命运的线索。摄影:MARK THIESSEN,NATIONAL GEOGRAPHIC 撰文:ANDREW LAWLER   最近,考古学者在北卡罗来纳州的一块田地里发现了一些陶器碎

1848年欧洲革命风暴产生了广泛影响,在外漂流的马克思和恩格斯发现,欧洲各国的无产阶级缺乏头脑指引,便有了回德国开办一张大型政治性日报的想法。对此,列宁曾评价道:“马克思和恩格斯加入1848—1849年的群众革命斗争的时期,是他们生平事业的突出的中央点”。

1848年4月间,马克思恩格斯起程回德国直接加入革命。到达科伦后,他们便立刻着手此事。马克思申请取得了在科伦的居住权,以便于向导共产主义者同盟的代表分赴德国其他都会确立组织、开展流动,恩格斯则卖力在巴门、莱茵省等都会为报纸征股并确立支部。这一份新的报纸名字,就是厥后赫赫有名的《新莱茵报·民主派机关报》!在天下无产阶级党报史中,它成为那时德国人民革命的顽强中央,为马克思的战斗一生树起了历史丰碑,也为马克思恩格斯的战斗友谊书写了精彩篇章。

自从昔时带着一腔热血愤然脱离《莱茵报》编辑部,马克思心有不甘,这一次他要重振旗鼓,继续未竟之事业。

1842年的《莱茵报》只是一个缺少政治力量支持的“光杆司令”,而相比之下,《新莱茵报》则拥有了更多新生力量的支持,越来越多的组织吸收了相当数目的拥护者,革命实践赋予了这份报纸的使命:转达共产主义者同盟总的指示和在德国宣传民主主义与社会主义头脑。这无不源于1848年2月马克思和恩格斯揭晓的《共产党宣言》,提出了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开办《新莱茵报》正是他们践行这一科学理论的大好机会。在《新莱茵报》创刊前,马克思和恩格斯为共产主义者同盟起草的《共产党在德国的要求》,其依据就是《共产党宣言》,这份文件成为《新莱茵报》出书时代所有事情方针和行动计谋的指南。

1848年6月1日,《新莱茵报》在德复刊。马克思卖力总的向导和组织事情,恩格斯负担了大部分社论撰写的义务。枪杆子内里出政权,笔杆子一样能够闹革命!他们撰文矛头直指德国民主革命问题,指斥普鲁士国民议会,支持波兰人民的民族解放运动,表达对捷克人民民族解放斗争的同情,支持意大利人民争取自由与民族独立事业,最主要的是,他们意识到武装人民的意义,这是革命胜利的条件。

只要在马克思恩格斯的向导下,报纸就会站在工人阶级的立场上,坚决捍卫工人权益。资本家依然是资本家,普鲁士政府依然是反动的普鲁士政府。当《新莱茵报》文章一涉及到政治敏感问题,法院照样会时不时传讯马克思、恩格斯及报纸的其他卖力同志,股东们自然不愿再支持《新莱茵报》,政府依然把马克思算作外国人,随时准备将他驱逐出境。报纸编辑部组织群众,发动他们同日益疯狂的反革命势力作斗争,他们的行动招致政府检察机关指控,工人组织和民主整体向导人被逮捕,矛盾冲突愈演愈烈,政府对科伦采取了戒严措施,下令《新莱茵报》及其他民主派报纸住手出书。停刊给编辑部在经济上和组织上带来伟大难题,为了清偿欠债,马克思拿出了自己所有的现金,经由周旋戒严排除,报纸得以复刊。

1849年2月,普鲁士反动政府以《新莱茵报》“侮辱检查长和中伤宪兵”罪名,把马克思和恩格斯押解到法庭接受审讯。审讯当天,马克思在发言中对检察系统为代表的整个旧制度,权要、老朽的军队,溃烂的法庭逐一举行了凶猛的抨击。他庄严地声明:现在报刊的首要义务就是要摧毁现存政治制度的一切基础。恩格斯说:我们的罪行就是准确地指出了确凿的事实,并从中得出了准确的结论。他们的有力驳倒让法官们哑口无言,指控罪名不成立,只得将他们释放。

恩格斯在外围加入大规模民主整体聚会、工人联合会并揭晓演说,政府下令抓捕恩格斯。对于这样的情形已习以为常,“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恩格斯索性与他们打起了游击战。在与搜捕者周旋时,恩格斯所到之处也不忘领会当地人的生活情况和情绪。这时刻的恩格斯只能作为政治流亡者暂避,守候战斗发作。“树欲静而风不止”,其间,普法尔茨临时政府建议恩格斯担任种种民政的和军事的职务,恩格斯都拒绝了,他心里清晰自己在为谁而战、将为谁而战。恩格斯不为其所用,普法尔茨临时政府便要以反政府宣传的罪名逮捕他。

至昔时5月《新莱茵报》被查封的时刻,股东们早已退出。为了战胜资金不足的难题,马克思从父亲的遗产里拿出几千塔勒现款,恩格斯从他小我私家生活费中挤出几百塔勒来开办报纸。他们不得不变卖一些资产,还借了一些钱,支付房租和事情人员的人为。

《新莱茵报》停刊后,作为其续刊的《新莱茵报。政治经济谈论》出书。在履历了论战、斗争、挫折后,马克思和恩格斯深刻地意识到,坚持工人政党组织的独立性就不能委曲求全加入其他组织,必须确立自己的隐秘组织,对共产主义的宣传也必须隐秘举行。同时,无产阶级必须同农民结成联盟,革命的共产主义的实质就是:宣布不断革命,并认可无产阶级的阶级专政是到达祛除阶级差异的一定的过渡阶段。

在波澜壮阔的战斗岁月,《新莱茵报》成为马克思和恩格斯一生报刊流动中最精彩的篇章。不同于以往的工人报刊,《新莱茵报》是在科学共产主义指导下建立的国际无产阶级最早的马克思主义舆论阵地。恩格斯厥后回忆说:“这是革命的时期,在这种时刻从事办日报的事情是一种兴趣。你会亲眼看到每一个字的作用,看到文章怎样真正像榴弹一样地袭击敌人,看到打出去的炮弹怎样爆炸。”马克思就是报纸的灵魂,恩格斯强调《新莱茵报》的成就“首先归功于马克思”。开办《新莱茵报》时代的厚实履历,使马克思经受了1848年德国革命的战斗洗礼,积累了党的向导人开办党的机关报的厚实履历,实践了他在《莱茵报》时期提出办“人民报刊”的美妙愿景。最主要的是,《新莱茵报》时期标志着马克思最先作为科学社会主义首创人和无产阶级革命领袖登上了历史舞台,而且开启了他和恩格斯波澜壮阔的战斗人生。

1884年,在马克思去世一周年之际,恩格斯以《马克思和〈新莱茵报〉》为题撰文纪念马克思,足见在恩格斯心目中,《新莱茵报》时期的实践履历对于马克思的头脑历程与革命战斗来说,占有何等主要的职位。《新莱茵报》时期更是马克思和恩格斯一生友谊与互助的极其关键时期,马克思和恩格斯经受住了配合战斗的艰辛磨练。可以说,从1844年在巴黎的历史性会见起,到1883年马克思逝世,长达40年的同志加兄弟般的革命战斗友谊与头脑交相辉映,被人们称为“革命友谊的典型”。

泉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阮益嫘

(作者单元:中国社会科学网采编中央)

抗美援朝中的一级爆破英雄黄家富

他本是火箭筒班的战士,却主动请缨执行爆破任务;他一次战斗炸毁地堡兵洞15个,歼敌200多人;他就是志愿军“一级爆破英雄”、特等功臣——黄家富。 1931年,黄家富出生于璧山县丁家乡(现重庆市璧山区丁家街道莲花坝村),在苦难中成长的他,1949年参加中国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