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长向排长投降

入朝作战前,主席向杨成武连敬三杯酒:你们20兵团的任务是把防线稳定在38度至38度4之间

杨成武 1951年5月下旬,杨成武领导的20兵团准备开赴朝鲜战场的前夕,毛泽东找杨成武去谈话。接到电话,他迅速从天津赶到北京。同他一起进入中南海的还有兵团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张南生。他们在丰泽园见到了毛泽东。落座后,毛泽东高兴地说:我听恩来、荣臻说你

1948年底淮海战役打响后,刚刚被“前线提升”为国民党军第八军军长的周开成,随李弥的十三兵团受命去救援在碾庄被解放军笼罩的黄百韬兵团。周开成的第八军虽然号称“全美式装备的机械化军队”,但在解放军的阻击下寸步难行,其人马死伤近1/3。1949年头,在解放军的攻击、笼罩下,淮海战场上负隅顽抗的国民党军队死伤惨重,已经完全丧失了战斗力。

国民党十三兵团长李弥眼见军队溃逃在即,为稳固军心,就把周开成等高级将领找来,语无伦次地对他们说:“你们忍饥受寒已经一个多星期了,这叫忍人之所不能忍,为人之所不能为。只有大智大勇的人才气做得到。现在补给虽然很少,然则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只要把这厄运挨过,你们的事业未来一定可以乐成。‘天生人,必养人’,总有一天运气会好转的。人人求老天爷不下雨,不下雪,多晴几天,空投就多些,吃饱了肚子就好办。有人若是着实受不了,要投共军,我绝不阻拦。但希望不要带武器走,未来还要见面的。以后你们回来,我们迎接。”然后还煞有介事地给周开成等教授“保命履历”说:“明天早晨,每一个军长选最好的一个团带到西边张庙堂准备突围,其余军队由军长指定一个师长卖力指挥。”

会后,周开成等人跑回各自的指挥所,根据李弥的“教授”准备突围。1月9日早晨,周开成命所部向西移动,很快被解放军发现。解放军各部一面集中火力堵住敌人外逃通道,一面迅速组织气力向敌人提议进攻。战到黄昏,第八军一个师长找到周开成讲述说,自己的军队险些全军尽没。紧接着,另一个师长打电话来讲述说,自己和军队完全被解放军笼罩了。周开成此时已经无兵可调,但照样对该师长答应:“我马上派运送团支援你们!”谁知该师长听后竟回答说“不要来了”。周开成厥后才知道,在打电话时该师长已经让手下打起白旗向解放军投降了。

正当周开成焦头烂额之际,解放军又向他的军指挥部提议了一次猛攻,外围官兵纷纷向解放军投降。周开成见大势已去,只好率副官、参谋长、一个师长和警卫人员向西逃,准备去找李弥。但实际上,此时的李弥早已化妆逃离了兵团指挥所。

周开成对李弥的情形全然不知,只是盲目出走。但没走多久,就遭到射击。他还以为是友军,便让副官高声喊“第八军军长在这里,不要打枪”。谁知这么一喊,枪声反而更紧了。这时,周开成这才发现逃跑无望。无奈之下,他记起了日前曾收到过解放军送来的劝降信以及李弥说过“要投共军,我绝不阻拦”的话,于是立刻派副官去联络投降。过了一会儿,一位姓伍的排长率领几位解放军战士前来受降。此时的周开成早已忘记了李弥所说的“希望不要带武器走”,向解放军走过去,将手中的三寸白朗宁小手枪交给伍排长,又叫卫士们将武器交给了解放军。

周开成被俘后,经由学习革新,其政治立场和思想观点发生了转变,于1975年被特赦。


泉源:人民政协报

作者:姚冰阳

于谦“两袖清风”美名传

于谦是我国明朝著名的清官,他为官清廉、忧国忧民,在国家危亡时勇于挺身而出,保卫了国家,人称“救时宰相”。 于谦严以律己,为官不搞排场,生活节俭。他被任命为兵部右侍郎兼巡抚河南、山西都御史,上任时,乘坐的是普通的骡马车,既无锣鼓仪仗,也无卫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