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临终前全身充满监抢救器械,为何还要读日本首相三木武夫的书?

解密戴笠之死

1945年10月,抗战刚刚胜利,全国还沉浸在一片喜庆中,国民党局特务头子戴笠却犹如一只热锅上的蚂蚁,备受煎熬。 原因是,他的军统要保不住了。为了作出建立“民主政权”的姿态,保障人民不受司法和警察以外机关拘审和处罚的权利等,蒋介石不得不做出些“表面

/wp-content/uploads/2020/12/MNjaQb.jpeg插图

毛泽东一生亲爱念书,与书为伴,以书为友。一生以念书为乐,手不释卷,废寝忘食,孜孜以求。革命战争年代云云,社会主义建设时期亦云云。直到生命多病弥留的最后岁月,他老人家躺在病床上,甚至在生命进入抢救状态的最后时刻,仍然以惊人的毅力坚持念书。

毛泽东晚年患有老年性白内障,两只眼睛险些都看不见器械了。1975年7月23日下昼,在周恩来总理的亲自关照下,眼科专家唐由之医生给他做了拖延已久的白内障针拨手术。手术之后的第二天,毛泽东的左眼就能瞥见器械了。他就要求医生摘掉蒙在他眼睛上的纱布,借助刚刚治好的这只眼睛不停地念书。这时候他虽然能自己看书,但由于身体过于虚弱,两手已经没有举书的力量了。为了知足他念书的需要,身边的工作人员就帮他举着书。为了珍爱他刚刚治愈的一只眼睛,医生嘱咐他不要看书过多,不要使眼睛太疲劳。可是,他掉臂医生的劝告,照样天天不停地念书。

1975年8月,也就是他老人家做完眼科手术后不久,他就同以往一样夜以继日地读鲁迅著作、读二十四史等多种书籍。他用哆嗦的手在新印的大字线装本《鲁迅全集》、二十四史的许多册的封面上画了红圈,在书中画了许多红道道。一边读,一边用哆嗦的手提笔在《晋书》三个分册的封面上划分写了“一九七五,八”,在五个分册的封面上划分写了“一九七五,八月再阅”、“一九七五,九月再阅”。在《鲁迅全集》第五卷第五分册的封面上还写下了“吃烂苹果”四个字。

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工作人员很为他的康健忧郁,可是他自己并不在意,天天还坚持念书。

/wp-content/uploads/2020/12/ZR3Ufi.jpeg插图(1)

1976年9月初,毛泽东再度病危,医护人员立刻实行抢救并增强监护。医护人员通过监护器械重要地考察血压、心律、呼吸等数据,并随时为他输氧、输液……

从9月7日到8日下昼,弥留之际的毛泽东仍坚持要看书。7日这天,经由抢救刚苏醒过来的毛泽东示意要看一本书。由于声音微弱和吐字不清,在身边的工作人员没能明了他是要哪一本书。毛泽东显得有些着急,用哆嗦的无力的手握着笔在纸上画了三横,人人还不知其意。他又用手敲敲木制的床头。此时有工作人员猜出他是不是想看有关日本首相三木武夫的书。三木武夫是那时日本自由民主党总裁、内阁总理大臣。他正在日本举行大选,此时病重的毛泽东仍密切地关注着他在日本大选中的情形。当工作人员把书找来时,他略微颔首,露出满足的神志。在工作人员辅助下,毛泽东只看了几分钟,就又昏厥已往。凭据医疗组照顾护士纪录,那时的情形是这样的:8日当天,毛泽东看文件、看书11次,共2小时50分钟。他是在抢救的情形下看文件、看书的:上下肢插着静脉输液导管,胸部安有心电监护导线,鼻子里插着鼻饲管。文件和书是由别人用手托着。

昔时有关他老人家念书的最后纪录是1976年9月8日晨,也就是在他老人家临终前一天的5时50分,在全身充满多种监护抢救器械的情形下读了7分钟。毛泽东辞世的那一刻,也就是他老人家念书生涯竣事的时刻。

本文作者徐中远系毛泽东晚年的图书管理员,在毛主席去世后担任毛主席中南海故宅图书资料整理负责人。

毛泽东为何要“以一个延安换取全中国”?

【编者按】 2021年,我们将迎来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近百年来,为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使命,无论是弱小还是强大,无论是顺境还是逆境,中国共产党都初心不改、矢志不渝,团结带领人民历经千难万险,付出巨大牺牲,敢于面对曲折,勇于修正错误,攻

相关文章